鬣狗多福的情爱抉择

2022-06-18 18:37 · 新商盟-chnore.com

  朴朴

  有这样一个故事,每次看过都令我黯然落泪。在东非洲的伦盖提大草原上,住着鬣狗多福和它三个还未满月的子女。

  虽然鬣狗一直被视为草原上最阴险的动物,但它们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狮子和花豹都视它们为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一有机会便会毫不犹豫地攻击,这对于尚未成年的小鬣狗,无疑是危机四伏。所以,每次出去猎食前,多福都要很小心地将孩子们藏好。

  这天傍晚,觅食回来的多福,还未到洞口就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它大声吼叫,却没有听到孩子们的回音。洞穴上覆盖的杂草已经不翼而飞,边缘布满巨大的爪印,它心爱的孩子们不在洞中!

  草丛里,横卧着三具尚未冰冷的尸体。多福怒吼一声,发狂般掉头向附近一座石山跑去。不久前那里曾搬来一只花豹,当时多福就有点忐忑不安。只是因为孩子太小未能及时搬走,然而就是这一迟疑,竟导致了灭顶之灾。

  丧子之痛使多福忘记了恐惧和危险,它眼睛通红,毛发耸立,一步步逼近花豹居住的洞穴。几乎可以看见花豹身上清晰的云状花纹了,对方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多福不再考虑,凌空一跃,扑到花豹身上凶狠地咬将下去。然而,花豹居然没有丝毫反抗。多福定神一看,这才发现花豹咽喉处有严重的伤口,从迹象看,它似乎遭到了狮群的围攻,花豹死了。

  多福有些讶异,花豹的动作比狮子敏捷许多,即使不敌对手,全身而退也非难事。再打量一下周围,多福明白了,花豹尸体旁还有两只小豹扭曲的尸体,看来是为了孩子,它只能拼死抵抗。

  多福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哼叫。循声看去,只见一条狭窄的小石缝里,一只小公豹正在瑟瑟发抖。这是一个侥幸的逃生者,可是,没有母亲乳汁的喂养,它肯定也无法保全生命,可怜的小东西。

  也许是多福身上的乳汁味道吸引了小花豹,它挣扎着努力爬过来,一口含住了多福的乳头。多福不禁浑身一哆嗦,哦,母亲,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在多福的悉心哺育下,小花豹——现在它叫雅赛——快满一岁了,长得十分健壮。而这时,多福又到了发情期,它一改母性的温柔,不耐烦地驱赶雅赛去开始独立的生活。可是,雅赛舍不得离开多福,多福赶一次,它就默默离开一次。但是,过几天又叼着鲜嫩的小羚羊出现在多福的面前,当多福享用食物的时候,它仍像幼时一样,乖巧地替多福梳理着身上卷曲的鬃毛。

  在一次成功的求偶之后,多福惊喜地发现自己又怀孕了,随着腹中的胎儿越来越成熟,多福的乳房又渐渐鼓胀起来并分泌乳汁。闻着养母身上熟悉的奶香味,雅赛变得莫名的兴奋,经常很冲动地挤到多福丰满的腹部,尽管总是遭到毫不客气的驱逐可还是乐此不疲。

  多福即将临产,现在必须认真考虑雅赛的事了。不管心里有多少不忍,但雅赛毕竟是一只花豹,它与生俱来的天性对鬣狗后代有着无穷的威胁,多福不能冒这个险。

  然而,多福的吼叫、利爪和尖牙都在雅赛的固执面前无济于事。多福看到雅赛身上漂亮的皮毛被自己抓得成块地脱落,有时也会有些心酸,可是为了孩子,它别无选择。胎动得更加频繁了,多福做出了一个可怕的决定,要杀死雅赛。

  当雅赛将一只野兔邀功般放在多福面前时,一直对它非抓即咬的多福突然难得地轻轻舔了舔雅赛的耳朵。雅赛受宠若惊,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多福已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雅赛颌下的颈大动脉和气管正位于自己的上下齿之间,只要轻轻一合,温热的豹血就会马上涌进自己的喉咙。

  然而,含着雅赛的致命部位,长于杀戮的多福却发现自己咬不下去了。但是,胎儿又是一动,多福终于狠了狠心??

  就在这一刹那,四周冒出三头凶猛的母狮。雅赛从多福怀里倏然跳出,爬上身边一棵粗壮的大树,然后凌空一跃,轻松逃出了狮群的包围圈。

  多福闭上了眼睛,打算听天由命了。就算没有身孕,它也无法抵挡三只狮子的围攻。永别了,我亲爱的还没来到世间的孩子们。

  然而,奇迹出现了。多福听到狮群的骚动声,万分惊奇地睁开眼睛,简直难以相信,已经成功脱逃的雅赛,竟不顾一切地在狮群后方展开了猛烈攻击,猝不及防的狮群阵脚大乱。趁这个稍纵即逝的短暂机会,多福闪电般冲了出去,很快消失在草原深处。

  雅赛喘息着追上了多福,它的脖子被撕开了一个硕大的伤口,汩汩的鲜血滴得满地都是。好不容易撑到多福身边,雅赛如释重负地重重昏倒在地上。多福久久凝视着雅赛虚弱的身体,没有谁能知道它此时的心情,终于,它长叹一声,悄然离去。

  当天夜里,多福在一个隐蔽的草穴里顺利产下了四只小鬣狗。雅赛在昏迷中悠悠醒来,发觉自己孤独地躺在冰凉的地上,身边没有期望中养母那关切的目光。雅赛不信多福会弃它而去,等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有等到多福后,不禁猜测,是不是养母又遇到了什么不测。此时的雅赛,身上已没有了一丝力气,于是决定养好伤后立即去寻找养母。

  一个月过去了,雅赛的伤口基本恢复,它开始了执着的寻母历程。突然,雅赛的耳朵竖了起来,鼻子也不停地翕动,它闻到了敌人的味道。不远处的草丛里,果然趴着四只小鬣狗,好像是不到两个月的幼仔。雅赛知道,它们是养母的同类,但在它看来,只要不是多福,别的鬣狗都是自己的天敌,它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四只小鬣狗的性命。

  哈,雅赛兴奋地伸出了舌头——远处急急奔来的不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多福吗?可是,它还没来得及迎上去,多福已经径直扑上来,狠狠地在它的肚腹上咬了一口,鲜血顿时喷涌而出。雅赛顾不上疼痛,它只是不敢相信似的死盯着多福,它不明白,多福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

  多福呜呜地哀鸣着,走到孩子们的尸体边,温柔地舔着,轻轻地拨着,希望它们能够再度醒转过来,可是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从孩子们的尸体边抬起头来,多福此时的眼里只有无底的悲哀和绝望。

  雅赛觉得,那简直就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因为,在那种眼光下,还没有开始战斗,雅赛就已经失去了全部斗志,雅赛输了。

  于是,雅赛就那么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养母,任凭它慢慢接近,任凭它用牙齿含住自己的咽喉。雅赛的眼前模糊起来,儿时的欢娱又在记忆里清晰无比地重现了。啊,雅赛终于又能接触到养母熟悉的气息了,它们之间的距离又是如此的亲密无间了,尽管,雅赛很清楚,它现在是想要自己的命。可是,雅赛丝毫也不想动弹,惟一希望的是,这片刻的温暖,能够多停留几分钟。

  雅赛眼里那种奇怪的憧憬和幸福,使多福在将要咬下去的瞬间,怔在那里。稍一迟疑,它便明白了雅赛此时的心境。泪水,悄悄地涌上了多福妈妈的眼睛。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