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倩 高义 被群交的白洁第56章

2022-07-04 19:12 · 新商盟-chnore.com

景卿见莫怜的心情倒也迫切,在正常情况下需要五天的路程他生生将之节省到了两天,累死了七匹名驹,方抵达了湖州,只比青莲晚到一天。

“怜弟!怜弟!”被莫彦属下带到莫怜的藏身之处,景卿便迫不及待地入院寻他了。

在那一树的海棠下,有白色小花沾染一肩秀发,秀发的主人手执一卷经书,倚靠在湘妃椅上悠闲品读,对于景卿的叫唤只勾了勾眉角,并未起身。

“王爷,恕草民不能起身相迎,抱歉了呀。”口中道恭维的歉,人却无半分敬意与悔意,莫怜的话中,多少有些愤懑。

“啊!无碍无碍!那个,怜弟,可不可以像以前一样叫我景兄呢?”景卿近乎讨好地应道,在对他说出那番话后,又用那种手段将人困在自己的身边,景卿面对他还真的是十万分的心虚和小心翼翼。

“草民哪敢啊!”放下手中的书卷,莫怜缓缓起身,一手搭上景卿的肩,一手捋了捋飘到脸颊的发丝,妩媚一笑,“难道王爷您口中的‘景兄’‘怜弟’另有含义?呐,也是。人家早已是您景王的男宠了嘛。”

“不,我、我没那个意思…”被莫怜这突然转变的反应给弄懵了景卿堪堪退了几步。

“啊呀,人家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景兄你至于如此怕我吗?”莫怜抚胸哀号,故作伤心状,然后凑到景卿面前,魅惑地在他耳边轻吐气息,“景兄你,要的也不过是怜弟我的身体,不是吗?”

不是吗?不是吗?…

这几个字,在景卿耳边不断回响着,以至于被莫怜引进内室都无甚知觉。

当他真正反应过来时,却已是和莫怜在床上纠缠了起来。

曾经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画面终于真实的发生了,心中的渴望也实现了,可是景卿的心却痛了起来,那是种被压在地上碾磨的痛楚。

“不…”想要推开莫怜的怀抱,却又贪恋着他的温暖,景卿的眼神开始迷醉了起来,渐渐地开始热情地回应着莫怜。

只是莫怜却挡开了他的手,将他压在身下。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