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甜的小说 总裁超级甜宠的小说

2022-07-04 22:13 · 新商盟-chnore.com

不一会儿,对面来了两路人马,朝花月锦和羽舒泠走来。

一队兵,为首的是个面熟的小哥,中郎将柳煜。

一队家仆模样的,为首的是花镜。

“锦主子!您终于回来了!教主都要疯了!”花镜率先跑到花月锦面前,风澜教的一队人马也跟上了花镜。

“您失踪之后,教主想起了您上一次被人暗杀的事,心中大恸。这些天为了找您也是茶饭不思的,人也憔悴了很多。我怕教主出什么事,所以这几天给教主下了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请锦主子恕罪!”

说着,花镜跪地,等花月锦发话。

“无事,你做的很好!”花月锦点点头,扶起了花镜:“你帮我看看羽少阳,他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羽舒泠也在一边附和:“镜姐姐,看在月儿的份上,帮我救下我哥哥吧!”

花镜方才没注意到羽少阳,现在一瞧,平日意气风发的少将军现在竟看起来有些憔悴落寞,心中有些动然。便伸手探了探他的脉象。

“他体内有种毒,这毒我并未见过…”花镜正准备往下说,却被羽舒泠哭着打断。

“毒?怎么办?是不是那花妖?月儿怎么办啊!我哥哥不能有事啊!”羽舒泠听了这话,哭着扯着花月锦的袖子:“月儿你平时那么聪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我哥哥不能有事的…”

花镜见羽舒泠哭的手足无措,方才被打断话的不悦也消失了,她接着方才的话说:“放心,这毒我虽解不了,但并不会要了他的性命!反而还会助他修行。虽无百利,却也无害。”

“我哥哥他…”

“没事,回家喝两副安神茶,睡上一天便好,保证他比从前更精神。”花镜拍了拍羽舒泠的肩,安慰她到。

“呼—”羽舒泠长舒了一口气,眼前一黑,身子一下软了下去,被旁边的花月锦扶在了怀中。而一边的羽少阳因为没了搀扶也险些倒地,幸而被柳煜手疾眼快接住了。

花镜忙去给羽舒泠号脉,知晓她无事也就松了一口气,对花月锦说:“无碍,她只是太累了。”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