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_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2022-07-06 21:16 · 新商盟-chnore.com

恍然大悟,微微一笑,平静的看向宛琪,问道,“那,宛爱卿觉得此子如何?”

“此子虽然只有十岁,还未及冠,但心智坚硬,心思也颇深,有些小聪明,如果是培养成隐军之一,怕会难以养熟,一旦翅膀硬了,难服管教,但如果是入宫伴驾,做个玲珑随侍,以那小子的机灵、心智以及还未长开的容貌,到是勉强可以暖床。但还是要先绝了那小子不该有的心思才行。如果是臣来评价的话,是个有脾气没运气的刺头····”

周敏嗤嗤一笑,莫名觉得喜感,“朕,什幺时候说要他暖床?!他才十岁,朕可下不了手,而且,朕今生有燕绥一人就够了。”

宛琪对于周敏的话微微蹙眉,原本在正轩殿的时候,她就想说,但几番斟酌后,才打消了念头,此时看见周敏的态度,她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女皇,“陛下,有句话,臣自知不该说,但近日陛下的行为,对晏绥的态度,着实让臣不解和担忧。先不说之前京畿处的皇城军权之事,就说陛下明明自己查到了大理寺账册事件,以此为证,贤王一脉绝对无法翻身,可陛下却多此一举将此事交给了晏绥。还有今日早朝陛下对阮贵君的用意,臣,实在不明用意。”

“宛爱卿,朕知道你有很多疑惑和不解····但朕这幺安排自有朕的用意,对于燕绥,朕知道你又很多担忧或者说是不安····不过,宛爱卿大可安心,燕绥不管行为多幺荒唐不合礼数,都是授了朕暗中的旨意。你只需要竭尽全力的帮助他即可,但也不要太明面,以免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

周敏见宛琪依旧怀疑的眼神,心中忐忑,但面上继续安抚道,“朕把他放在朝上,不外乎就是掣肘贤王,就算是阮浩宇也是如此,朕给男子官职,一是如殿上所言,知人者善用,二是让他们牵引住贤王等人的视线,方便大司马的隐军行事。毕竟,卢天元进入皇城之事和王婷婷南城查案欲杀人灭口的人证物证都在一同往皇城疾驰,贤王这十年并不是真的无所事事,两袖清风的高高挂起,虽然暂时掣肘了她安排在皇城京畿护卫的权利,可就算是百足之虫还死而不僵,况且她还并未大势而去,京畿护卫先不说有多少她的人,正按兵不动,就说沧澜国中,她的势力可远比我们想的深厚,还有江湖中,她也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更别说她还得民声。”

周敏一想到隐军隐藏在民间的情报组织传回来的消息,就头疼,如果不是碍于面子,周媛不想背负篡位弒君,坑杀嫡姐的名头,她的势力,早已可以助她篡位,而不是等到现在都还在等清君侧的罪名。

“陛下是想让晏绥等人做靶子?!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扰乱贤王等人的视线。然后利用晏绥等人这把刀将朝堂上有异心的臣子一网打尽,而且必要时,可以出来做和事佬,让文武百官感念女皇仁心。一招既可以刬除贤王的威胁,又能洗刷多年昏君的恶名,如果手段利用得当,还能全一个仁君贤明的名头。”宛琪听到周敏的解释,突然眼神一亮,不由得越加佩服周敏的心计和谋划。

周敏见宛琪一副女皇深谋远虑,臣大写的服气模样,不由尴尬。

那位抱着玉观音上场的群众,原本以为自己搬出传家宝会大发一笔,没想到只是一件垃圾物品,顿时失望无比,灰溜溜地下了台。

司机这时朝眼镜男子露出钦佩的目光:

“乖乖,先生你太牛了!三位大师都用了那么长时间,才判断出来那是一件废品,你只看了几眼就能看出它的好坏,实在是牛啊!”

他朝男子竖起大拇指,心中的疑虑一扫而空,崇拜至极。

男子推了推镜框,嘿嘿笑起:

“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有男子坐镇,很快又出现一座玉观音,被司机成功拿下。

这件玉观音色泽清纯,手感温润,是上好的玻璃种品质。

且价格也很适中,只有5万元,十分适合放在新房里。

司机抱着玉观音喜笑颜开,朝男子鞠了三次躬,又看向萧玄:

“小伙子,看到没有,这位先生真是高人啊!”

“他的眼光比台上的大师还要毒辣,你真的不考虑请他帮忙?”

萧玄摇了摇头:“不必了。”

男子眉头皱得更深,看着萧玄的目光里,似有一丝怒气。

司机见萧玄如此固执,不由地摇头叹息一声,目光里有一丝鄙夷的神色。

萧玄没有理会他们这种蝼蚁的目光,继续观察舞台上的每件玉器。

临近结束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一块直径三十公分的玉盘走到台上。

众人看到,这块玉盘通体晶莹剔透,表面上有一丝丝乳白色的雾气在流动,看上去极不寻常。

“这块玉,看上去不简单呐!”

在场的观众,不少都是经营玉器生意十几年的老行家,立刻就感觉玉盘非同寻常。

崔书元等人一一甄别,得出一致结论:

“这块玉盘,是非常罕见的极寒冰种玉石做成的,通体光泽明亮无比,手感冰寒顺滑,且表面上有天然的冰雾环绕,绝对是玉中的王者!”

“在这个星球上,除了天上掉下来的陨玉外,没有任何玉石可以和它相比!”

“按照我们三人的观点,这块直径三十公分,厚度一公分,重一千五百克的极寒冰种玉盘,价值2000万到2350万之间!”

“哇!!!”

全场轰动。

这块玉盘的价格,直接打破往届品玉大会的价格记录。

如果按照2350万的价格拿下的话,回去整卖或者加工成其它精制品,起码可以卖出5000万以上,甚至1个亿的天价。

这么好的玉,瞬间成了抢手货,几十个玉器经销商同时起身,准备加入到竞拍的队伍中。

“荒唐!这块玉盘根本不是极寒冰种!!”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像一盆冷水,把刚才的热闹气氛扑灭下去。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缓缓起身,一脸权威的表情。

主持人是个美丽的女子,一双美眸睁得滚圆:

“这位先生,在座的可是我们华国赫赫有名的三位大师级鉴宝师,他们可以说是在玉器行业,具有最高的权威,你难道在质疑他们的判断吗?”

眼镜男子不屑一笑:

“我根本不是在质疑!因为他们的结论,根本就是错误的!”

他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走到台上,用手摸了摸玉盘,大声道:

“这块玉盘,的确是这个星球上,除了陨玉之外最好的玉种。”

“但它不是极寒冰种,而是传说中的蓝光玉!”

“你说什么?!蓝光玉!怎么可能?!”

张伯仲三人全部震惊,同时起身瞪着男子。

男子不屑一笑,掏出一只打火机点燃,用火在玉盘外围的空气里转了几圈。

随后,奇迹出现!

只见原本发出白光的玉盘,陡然间通体湛蓝,发出无比耀眼的蓝光。

拿在手里,就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极其耀眼夺目。

“哗!它竟然真的发出蓝光!”

“这……难道真是蓝光玉?!”

张伯仲三人彻底傻眼。

蓝光玉,是和陨玉一样,属于传说中的玉种。

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关于这两个玉种的记载寥寥无几。

没想到,竟有人能够一眼看出这是蓝光玉,这简直要颠覆张伯仲他们的世界观。

“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伯仲身为故宫博物馆的金牌鉴宝师,见过的古董宝物何止千万?

不曾想,自己今天竟然看走眼,不如一个年纪轻轻的后辈。

男子嘿嘿一笑,脸上都是傲然的表情:

“我,是故宫博物馆的新任馆主,赵新镜!”

“什么?赵新镜……赵馆主!”

张伯仲惊得眼皮直跳。

他倒是听说过新任的馆主叫赵新镜,是个年轻有为的人才。

没想到,他今天竟然到了品玉大会,恰好被他碰到自己看走眼的尴尬一幕。

“哇,没想到他竟然是博物馆的馆主,这次的品玉大会,真是卧虎藏龙啊!”

“厉害!实在太厉害了!一眼就看出传说中的玉种,赵馆主果然是年轻有为,祖国的希望啊!”

“唉!没想到堂堂玉器界的泰斗,也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幸好赵馆主及时出现,要不然的话,我们很可能就买错东西了!”

……

底下的气氛热闹非常,不少人朝赵新镜投去钦佩赞赏的目光。

先前的那个司机,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看一看赵新镜要做什么。

此时发现他竟是博物馆的新任馆主,简直开心得不行,感觉自己无意中攀上了一棵高枝。

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赵新镜得意地咳嗽一声,示意众人安静。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