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

2022-07-07 07:26 · 新商盟-chnore.com

出门后,三虎心里还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回去要和翠儿好好说说,要她以后多“教教”张寒才是。

三虎心里想的是,不单要让张寒睡了马兰,更要他睡得那骚娘们服服帖帖,给张德旺戴顶大大的绿帽子,要是能让马兰给张寒生个大胖小子来,那就更解恨了!

屋内,张寒因为昨晚和翠儿弄了一宿,加上中午又在张老师家喝了不少酒,这个时候他也有了些许睡意,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梦中,张寒一会儿有翠儿陪他睡觉,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强行和杏儿发生关系。

最后,马兰也送上门来,拿她的柔软甩他脸。

这梦做得张寒都不想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张寒只感觉周围一片大亮,梦里的女人们,也在亮光中消失了。

他睁开眼,看见一人拿着手电筒照着他,惊得他一屁股坐了起来,“谁呀!别照了。”

却听见这人说:“哼,你个死张寒,睡够了没?赶紧起来吧!我家张老师让我来叫你过去吃饭!你一会过来了,可不许再欺负你杏儿姐。”

张寒这才看清,原来是杏儿来了,她说话的语气虽然严厉,可那双美眸中,却又带着娇媚。

他乐呵呵道:“杏儿姐,你可真吓了我一跳。我睡了多长时间了?外面天黑了吗?”

杏儿没好气道:“现在都快八点了,我们家张老师也刚起来不久,他说要请你吃一天的饭,就非要让我过来叫你。”

“嘿嘿,张老师对我可真好。”张寒嬉皮笑脸道。

“死张寒,就我家张老师对你好,你杏儿姐对你不好吗?”

说完,杏儿自己先红了脸。

“杏儿姐对我最好了。”

看到杏儿娇媚的样子,张寒想到下午没完成的事,刚刚梦里他涨得难受还没软下去,这会又酸胀了起来。

充血的欲望刺激着,他突的就坐起来,吓了杏儿一跳。

杏儿后退了一步,惊呼道:“死张寒,你又发什么神经?”

张寒也不答话,忽地又从床上蹦下来,把她揽入怀里:“杏儿姐,再让我亲几口吧!你的嘴巴好甜,想死我了,我刚刚都梦到你了,真的。”

说着,张寒把手电筒抢了过来,关上了电源。

屋内瞬间漆黑一片。

“死张寒,你别这样,你想干什么呀?唔唔……”

不等她说完,下午的一幕再度重演。

她的香唇,再次被张寒给牢牢控制住了。

杏儿只感觉酥麻感传遍了全身,她顿时就瘫软在了张寒怀里。

张寒这次可不想再失去机会了,他寻找着杏儿的裤腰带,拉扯的她的衣服,他想着,只要攻破杏儿防线了,一切都好说。有了翠儿教他的经验,他保准自己可以征服杏儿。

因为不在自己家里,杏儿也没了顾忌,不经意蹭到张寒那,她娇羞着,半推半就的依着张寒。

不过,当张寒的咸猪手才刚刚摸到杏儿柔嫩滑腻的小腹时,忽然一道手电筒的光从窗户照进来,吓得杏儿魂不附体。

她闪到黑暗处,轻拍了一下张寒的脸,低声道:“死张寒,杏儿姐总有一天会被你害死,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躲床底下吗?”

张寒摸着被打的一边脸,坏笑道,“杏儿姐,你迟早会是我的人,放心,这次可不会让你趴床底下,我先看看这人是谁,先把他打发再说,你躲门后。”

“哼,你快去吧。”

杏儿小声说完,就轻声躲到了门后。

张寒来到门边,还没等对方敲门,他便先把门给打开了。

门外,翠儿正准备敲门,见门突然打开,露出张寒的脸,她表情一喜。

“张寒,你还真在家呀!三虎说这个点你可能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还不让我过来瞧。怎么?张老师没有叫你过去吃饭吗?要不你上嫂子家吃吧!”

见到是翠儿,张寒有些意外,心说下午的时候,三虎不是来过一趟吗,自己跟他说清楚了晚上吃过饭就去他家找翠儿“学习”,翠儿这时候咋还找上门来了?

只是,张寒却不知道,昨晚他与翠儿睡完之后,翠儿的心思已经全在他身上了。

这整整一天,翠儿都在想张寒,想了一天到晚上终于忍不住了,就编了个理由,偷偷跑过来看看他。

张寒憨憨笑道:“哦,翠儿嫂子好呀,杏儿姐刚过来叫我了,这不,我正准备出门去她家呢。”

“你个死张寒,跟嫂子说话咋还这么客气了,昨晚……”

刚听到昨晚两字,张寒猜到翠儿可能会说啥,吓得他连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眼下杏儿还在屋里呢,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昨晚和翠儿搞到一起了,自己指不定就睡不到她了。

翠儿见张寒给自己使眼色,不知他屋里有人,只以为他是怕隔墙有耳,于是也不敢乱说,改口道,“昨晚你没喝醉吧?。”苏晴拿了电话就跑到了一边,我眯起了眼睛,苏晴还要躲着我!这个电话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成?

没一会苏晴就回来了,可是她的脸色却有些不对劲。

我疑惑的问道:“怎么?你们陈总又叫你出去?”

苏晴摇了摇头,面色古怪的道:“不是,陈总叫你出去。”

陈总竟然叫我出去?她叫我出去干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苏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陈总说她有些事想跟你说,所以就叫你出去。”

我仔细看了看苏晴的样子,苏晴好像是有些不高兴,看样子苏晴有些不想让我去。

我本来想拒绝,但是我转念一想,要是我见到了陈总,那是不是就可以问问苏晴的内裤去了哪里?

想到这,说什么我也要去下去看看这个陈总了!

我犹豫了一下对苏晴说道:“苏晴,你之前为咱们家付出了这么多,我也应该为你付出一些,现在陈总叫我帮忙,要是我帮了她,指不定陈总能记住咱们的恩情,到时候让你升职加薪呢。”

苏晴却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我笑了笑又安慰了苏晴几声,然后便下楼去了。

陈芸就在我楼下等着,一到楼下我就见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我的楼门口。我一看,这正是陈总的车。

我走到一边就拉开了车门。

一看到陈总我立刻就皱了皱眉,陈总皱着眉头,看样子有些不开心,而且车里面若隐若现的有一股酒味,难道陈芸还喝酒了?

陈总拍了拍身边的作为,让我坐到她身边。

我愣了一下,陈芸现在穿的还是今天我见到的那件衣服,根本没换。

我立刻想到了苏晴今天说的话,她和陈芸的内裤都湿了,所以两个人都没穿,看看她这个样子,难道陈总里面还没有穿内裤?

这下我顿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眼了,有些情不自禁的网陈芸的双腿上看去。

陈芸的上围非常的夸张,我已经见识过了,今天仔细一看,陈芸的这双美腿也足够完美!丰腴洁白而且看样子还非常的有弹性,重要的是还不胖。我忍不住就往她的双腿之间看去,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什么都看不清。

好在陈芸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要不然可够我出丑的了!

自从我上了车之后,陈芸就什么都没说,我转头一看,这才发现,陈芸喝的有些太多了,坐都有些坐不住了,一个劲的往下滑。

我急忙伸手,一把拉住了陈芸,不过这一拉可好,好巧不巧的正好抓住了陈总的衣服,陈总的衣服竟然刺啦一声,裂开了不少,胸前的一对丰满往外跳。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吓了一跳,急忙道歉。

陈总却好像什么没听见一样,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她刚刚坐稳,便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直勾勾的看着我问道:“我好看吗?”

这是哪一出?我疑惑的看向她,不禁想到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陈芸她不会是想要勾引我吧?

我打量了她一番,咕咚吞了一口口水,要说不好看那是假的,陈芸的身材非常的诱人,而且长得也非常的漂亮,浑身上下自内而外的透着衣服成熟的韵味,车里面满是陈芸身上的香气。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下面顿时有些控制不住的起了变化。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陈芸顿时喜笑颜开:“那你想睡我吗?”

我的脑海中嗡的一声,她怎么忽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低头一看,陈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分开了双腿,我向着下面轻轻的一看,好像都已经看到了新大陆。

我觉得我的太阳穴在突突突直跳,我急忙咽了口唾沫。

难道是我撞大运了?但是我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啊!陈总怎么突然想到勾引我来了?我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穷屌丝,虽然长得有些小帅,可是陈芸的身边怎么会缺帅哥啊?

而且前些年破产了之后,更是落魄到了极点。我现在在一个公司里面做收发员,就是最没技术含量的工作,每个月的工资也少的可怜。

我何德何能啊?有什么地方吸引了她啊?

我眯起眼睛又打量了她一番,不会是陈芸故意给我设的套吧?

我笑了笑道:“陈总你和我开什么玩笑啊,你喝多了,早点回去吧。”我拉开车门就准备下车。

忽然陈总直接就坐到了我的腿上,伸手按住了我的胸膛,看着我道:“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要是真的让你玩,你玩吗?”

陈芸轻轻的移动,身上的触感告诉我,她的下面还真的没有内裤!

陈芸在我身上轻轻的动着,下面一个劲的摩擦着。

她的呼吸也变得慢慢的急促了起来。

而且随着我下面膨胀了,陈芸更加放肆的摩擦了起来。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陈芸,陈芸她没理由啊!难不成陈芸她是在试探我?

我轻轻的推开了陈总道:“陈总,你喝多了,别开玩笑了,苏晴还在等我呢,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我用力想把陈芸从我的身上弄下去。

“等等!”陈芸忽然说道。

我抬头一看,果然陈芸好像是清醒了不少,她眯起眼睛看了看我道:“明天到我的公司来,我有事找你。”

莫名其妙,看着她的样子,我已经断定,刚才陈芸就是在考验我!而且看来我好像是通过验证了。

陈芸为什么来考验我?难道是为了苏晴?我又有些想不通了。

我立刻回到了家里,到了家一看,苏晴都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更好,我的裤子可是湿了一大块,要是苏晴还没睡可就尴尬了。

第二天睡醒,我向公司请了个假,我隐隐约约的意识到,陈总叫我去她那好像是要告诉我什么重要的事。

所以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去陈总的公司,很可能这件事就是关于苏晴的。

我急忙到了苏晴的公司,一到楼下就被门口的小秘书拦下了,我说是陈芸叫我来的之后,公司的小秘书就让我到苏晴的办公室呆一会。

小秘书把我带到了苏晴的办公室门前就离开了。

我伸手一动把手,苏晴的门竟然没关,我干脆推开门就走了进去,这还是我第一次进苏晴的办公室。

苏晴的办公桌摆放的整整齐齐井井有条,看得我非常的欣慰,苏晴真的是个贤淑的好女人啊,能娶到这样的人真的是我的幸福。

我离近了办工桌,忽然一股奇怪的气味传了过来,我仔细的闻了闻,这个气味好像就来自于这个办公桌!

我急忙凑近了,就在办工桌的桌面上,竟然隐隐约约的有一股骚味!

而且我凑近了一看,桌面上竟然有一个水印。

我仔细的看了看,得出来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这个水印竟然是一个臀印!

我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苏晴被人抱在桌子上弄的景象。

一个男人抱着苏晴在桌子上抽弄着,苏晴的身上全是汗水,屁股上的汗水造就了这个臀印!

难道陈芸叫我来公司竟然真的是做这个的!

我猛地出了门,门外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传来,几个女员工正在聊天呢。

“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老婆为了升职正在和别人操着呢!”

“你知道什么?没准他就喜欢被戴绿帽子呢!”

“哈哈,没准他那方面不行,所以她老婆才找别人呢!”

看着正在交流的几个人,我强忍住了心中的激动,我立刻冲过去问道:“你们看到林苏晴了吗?”

这几个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捂住嘴巴笑了笑,其中一个人指了一间办公室。

我的心中一阵翻江倒海,八年的感情,五年的婚姻,难道都抵不过现实吗?我的步伐越发的沉重,到了门口我猛地把门踢开了!

苏晴和一个小白脸吓了一跳,急忙转头看来。

“老公你怎么来了?”苏晴吓了一跳。

我指着小白脸怒道:“这是谁?”

苏晴急忙道:“老公,你别激动,这是我的一个客户,我们正在谈生意呢。”

“谈生意用谈到床上吗?你同事说的我可都听清楚了!”我冷冰冰的道。

“你在干什么?你疯了?”陈总的声音忽然传来。

我一愣:“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怎么又开始怪我了?”

陈总瞪了我一眼,解释道:“这个人是孙总,是来公司谈业务的,你没事瞎激动什么?赶紧给孙总道歉!”

我一愣,这难道是个局?

苏晴急忙说:“孙总,陈总,不怪他,是我没有和他说清楚。孙总这次是我的错。”

陈芸瞪了我一眼:“你不知道苏晴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多少!”

苏晴眼眶好像有些红红的,看的我心中剧痛。

陈芸笑着看向孙总道:“孙总,今天是我照顾不周,希望您别在意,要不咱们改天换个地方再谈。”

孙总低头看了看陈芸的上面,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孙总一走,陈芸立刻看向我:“跟我来!”

我一路跟着陈芸到了她的办公室。我刚一进门,陈芸立刻双手按着我的胸膛就把我推到了门口,她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身上。

闻着陈芸身上的芳香,我有些乱了阵脚,我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这个陈芸今天叫我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弄吧?还是她就是想要勾引我,让我犯错?

我急忙道:“别这样,陈总。”

陈芸笑了笑道:“怎么?你怕了?你放心吧,这是我自己的办公室,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这段时间就是咱们两个人的天地!”

这怎么能行?苏晴可就在公司呢?我怎么能作出这种事来。

我强行的推开了陈总,急忙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陈总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她把腿翘了起来,看着修长的美腿,还有那若隐如现的下面,我真的有些后悔,我怎么就拒绝了。

陈总笑了笑道:“很好!你通过了我的考验。”

考验?果然是考验!

我一阵阵后怕,这老娘们不会就是想要揭穿我,然后告诉苏晴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这么做?”我愤怒的问她。

陈总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要让你帮我个忙,但是帮这个忙就需要你有足够强的意志力!”

神经病?我冷冷的看着她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陈芸看了看我道:“我知道你怀疑苏晴出轨了是吧?”

我见怪不怪,这的确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陈芸都撞到好几次了,要是她还看不出来那就奇怪了。

我索性也不隐瞒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就是怀疑怎么了?不过那也不用你管。”

陈芸咯咯咯笑了几声道:“如果我说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呢?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

我一听这,急忙的看着她道:“你什么意思?”

陈芸她能这么简单的就告诉我吗?

“只不过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陈芸笑了笑说道。

我早就预料到了肯定是有条件的!

我点了点头:“你开条件吧!”

陈芸点了点头道:“我要你去帮我勾引一个人!”

让我去勾引别人!这不就是让我去出轨吗?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怎么能作出那种事来?

我断然拒绝了陈芸的要求,这种要求我不能接受!我也是有底线的。

陈芸摇了摇头道:“其实也不一定是勾引,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办法,只要你能抓住这个人出轨的证据就行。”

原来陈芸是让我去抓这个人出轨啊,这倒是不难接受。

陈芸顿了顿继续道:“如果你同意的话,你就把你现在的这份工作辞了,我会介绍你给别人当司机,到时候她会给你一个月一万块,另外我也会追加给你一万块,只要你能帮我拍到她和一个叫高崎的男人出轨的证据。”

一个月两万块!我心中着实震惊了。

之前我还有些犹豫,毕竟我也不是很有把握,而且去抓别人出轨证据这件事,我总觉得像是卧底一样。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