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哈啊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急不来

2022-07-07 07:20 · 新商盟-chnore.com

尽管不想但也不能不承认,确实是老张的强行猥亵让她感觉到甜蜜。

“我是不是有病啊,被人猥亵了,竟然还感觉到高兴?!”

将烟屁丢到地上后拿高跟鞋踩熄,顾芳菲感觉有些头痛,不是生理痛,还是脑袋里面觉得很累,她无数次的劝自己放弃所谓的贞洁,跟别的女人勾搭上让自己舒舒服服的,可终究还是敌不过她对丈夫的感情,她觉得许墨对她真的很好。

不想背叛,可生理又极度的需要,所以她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真是有病,没有病,谁会把性转移到一个女人身上,草!”

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顾芳菲忿忿起身,使劲甩弄下松开的长发,任它们肆意披散在身后,迈着慵懒如猫的步伐往休息室外走去。她的步伐不再如人前那般性感诱人,却在慵懒中拥有了更为媚人的味道。

可就在转角的时候,她竟然遇到了老张。

而且她发现老张挺古怪的,竟然兴高采烈的拿着手机,跟她张牙舞爪的。

“你有手机我怕你啊?我还有包呢!”

她抡起包来就准备迎敌,结果却迎来老张的喊声,“给你看个视频!”

吗的,原来是看视频,我以为你又要折磨我呢……

顾芳菲长出了口气,然后扭动着傲然的性感步伐继续离开,不再慵懒。

至于那份视频……她才不看呢,老张这个老流氓,指定不会给她看好东西,八成是岛国那些俩人就能演满90分钟的电影,甚至有可能还是非洲那些人与狗、驴与人啊之类的那些恶心人的东西。

可她都没走出几步远的,老张就重新把她给拖回了休息室,根本不容拒绝。

顾芳菲有些急眼了,“老张,你是不是畜生的有点过分了?上午你已经折磨过我一次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而且你看清楚了,这里是走廊,有监控!!!”

老张很诧异,“我管监控干什么,我又不曰你,给你说刘楚楚的事呢!”

顾芳菲不想说,但老张强行把视频塞给了她。

起初她一挥手想要拍开手机,可当她视线余光看到屏幕上许墨的身影后,她赶紧变拍为抓,将手机一把给夺到自己手中,哪还有先前不想看的拒绝模样。

老张也不说话,就在旁边注视着顾芳菲的面部表情。

起初的时候顾芳菲脸上还带有好奇,可渐渐的随着视频中许墨将真情吐出,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到视频最后的时候,隐隐还带有一种狰狞。

‘砰’的一下子,老张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挡了,可终究没有阻止手机的摔碎。

价值近千块钱的手机呢,用了还不到三年,说碎就碎了,这当老张大为痛心。

“这是我的手机,不是你的,你干嘛呢?你发泄干嘛不摔自己的手机!”

望着地上的尸体,老张心疼到不行,琢磨着这都四五分裂了,怕是很难修好。

可就在这时候,‘砰’的又是一声响起,地上再次出现几块手机尸体。

随即有‘嗒嗒’的脚步声朝着休息室外走去,忿忿的话音飘来,“这下公平了。”

望着远去的步伐看似慵懒实则疲怠的顾芳菲,再看看地上两部手机的尸体,老张觉得顾芳菲留下的话好像没毛病,确实挺公平的,俩人手机都给摔了。

可问题是,他咋老琢磨着这事不太对劲儿呢?

嘀嘀咕咕的起身将两部手机尸体划拉起来,老张跟着顾芳菲追了上去。

在途经宿舍楼门前时,他终于追上了顾芳菲,也彻底醒悟过来。

“你这不对啊,你发火摔自己手机就是了,你摔我的干什么,你得赔我手机!”

顾芳菲现在显然没心情跟他计较这些,甚至都不想搭理,转身就想走。

老张却是不放她走,看似很鸡贼的始终紧抓着手机问题不放。

顾芳菲再三想要离开,可也再三的被老三给抓住,她不良情绪彻底爆发——

“赔!赔!赔!我赔,我都赔,你想要我怎么赔都行,我现在赔你睡让你玩都行!走,现在我就跟你回宿舍,我把自己的身子都赔给你,赔!!!”

这个、这个……

老张很是尴尬,在顾芳菲死命的推搡中,他赧然的说道:“其实我就是想借这件事情跟着你,让你别那么伤心而已,你别误会,我真没在乎这块手机。”

说不在乎是假的,但担心顾芳菲遭受事情真相冲击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也是真的。从根本上来说,老张终究是个善良的人,只不过有些小花花心思而已。

可顾芳菲却不管这个,一把就掏住了老张的身下,攥在小手里紧抓不放。

边往宿舍楼里扯着,顾芳菲边气急败坏的说着,“你不就是想要我陪你睡觉吗?你不就是想要我的身子吗?想怎么玩都满足你,你不用装,今晚我全都给你!”

身受挟持,尤其是那种地方受到挟持,老张真是不敢反抗,疼的厉害啊,是男人都懂,那可真是拽着往哪就往哪,绝对不带反抗的,全程配合。

所以纵然他没有那份心思,也只能被顾芳菲给成功‘挟持’到了宿舍。

被一把推进单身宿舍后,顾芳菲开灯拉窗帘一气呵成,房门更是被她头都不回的摆腿给关上了,反锁过后她来到了老张的近前,使劲挺起了本就傲人的上身。

“来,你不是想要吗,你想要哪,我今晚全都给你,任你糟蹋!”

这……确实挺诱人的,透过白色的衣服,老张甚至都能看到里面粉色的嵌着珠花的文胸,那光亮异彩的珠花恰好垂在当间来回的摆动着,分外诱人。

可他真不是这意思,于是连忙做出解释,“芳菲,我真没有,我确实上午对你做出过不尊重的事情,可那也是被你给激的,我老张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

老张说了好多,直说的口干舌燥几乎要冒烟儿了,顾芳菲这才一屁股瘫坐在床上,随即掩面哀嚎,一句话也不说的就是嚎,声音中斥满了伤心欲绝。

老张再三的劝慰无果,只能坐在旁边递纸巾。

昨天刚买的一包纸巾呢,今天才刚开封,不多会儿就让顾芳菲给祸祸上了,那一地的纸蛋子,大扫帚划拉都划拉不过来。顾芳菲很不负责任的说道:“你爱睡哪睡哪,你愿意睡我都行,我还管你睡哪?

这是相当的不负责任了,甚至连对自己都很不负责任。

可是,望着她被紧紧撑起的裙子,望着她那双裹在肉色丝袜内的嫩足和双腿,老张怎么就那么兴奋呢,还有种想要狠狠上去搞一搞的冲动……

站在床前,思虑再三的老张还是抽了根烟后,离开了宿舍,他说得值班。

顾芳菲身为乘务长,关于航班变化的事情她自然了解,所以她很清楚老张凌晨3点前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在这长达五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做些什么。

但老张没有,所以在老张走后,她摸起枕头给摔到了门上,“憨熊!”

憨熊,是她对老张的评价,都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老张要去值班,既憨又熊!

不过没枕头真的很难睡着,所以她只好无奈起身,下床去拿枕头。

只是拿回枕头的她满脸笑意,而且隐隐还有些甜蜜。

原本她以为今晚会是她这辈子心情最坏的一晚,可事实上经历过后才发现,心情也不算坏,起码没有刚才那么伤心欲绝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老张,她觉得老张这个人……其实挺好的,

让她心里特别的温暖……

躺在牵引车上,夜色微风轻拂,微微还有点凉,而且蚊子还嗡嗡的咬着,让老张特别懊悔之前的举动,恨不能甩自己俩大耳刮子。

“你是不是缺心眼,顾芳菲都提示的那么明白了,你今晚得狠狠弄啊,都荒了十好几年了,这种事情哪能错过?没别的,就一个字,猛干啊!”

狠狠将烟屁弹在地上,老张长长叹息一声,终究不是头纯牲口啊!

第二天早上回到宿舍的时候,顾芳菲依旧在睡觉,而且睡姿特别不雅观,说她睡的像头猪一样,怕是猪都会觉得委屈。

那么漂亮的一个娇媚女人,睡觉竟然会流哈喇子,连枕头都湿了。而且衣服也不脱,甚至连肉色丝袜都还套在身上,两条腿就那么床东床西的劈开着,要不是有个裙摆兜着都能劈开个一字马。

当老张进门时,恰好见到她伸手探进衣领,然后在胸前抓弄着。

手掌抽出后随手一弹,像是弹灰似的,随即手臂一耷拉,又呼呼大睡。

老张都服了,你真是个女人吗?咋睡相跟面相完全不一样呢?

不过他还是挺喜欢关注睡梦中的顾芳菲,这恬静的睡容美的让他心动。

忍不住的,老张凑上前去,悄悄低下头,然后在顾芳菲那粉红的唇瓣上亲吻了一口,很香甜,有种果香的味道,想必是唇彩的缘故。

老张隐隐有些小兴奋,又吻上了她夹着修长睫毛的眼睛。

这次顾芳菲有了反应,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弄眼,要不是老张躲得快,那只白皙的手臂都该打到他脑门上了。

她白皙的小脸上染着诱人的绯红,前面的头发被沁出的细汗粘在了额前,媚态横生。

孙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进了何洁的怀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这是干嘛?”何洁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推开孙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孙斌一脸害怕的看着何洁。

何洁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孙斌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心有不忍便答应了下来。

孙斌眼底闪过一抹坏笑,跟着何洁走到了床边。

何洁先爬上了床,可是还没坐稳就又吓了一跳:“小斌、你脱衣服干嘛?”

“睡觉呀,小斌每次睡觉都要脱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脱?是不是要小斌帮你?”孙斌装傻,然后指着何洁的衣服就要动手。

何洁大羞,一边躲闪一边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会嫂子自己脱。”

何洁看孙斌没有纠缠了,心里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孙斌就抱上了她,整个人睡在了她的怀里,脑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着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孙斌装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何洁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毕竟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还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孙斌的脑袋死死的贴着何洁,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

“小斌,听话,快睡!”

何洁刚刚自己解决到一半,被孙斌敲门打断,本来身体就难受。

此时听到这充满刺激的话,让她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孙斌说话的时候,那喷薄出的热气时刻在刺激着她。

还有孙斌的身体触碰到她的身体,这她莫名的有些心慌。

何洁扭动身子想保持点距离,却被孙斌死死的抱住,动弹不得。

“呜呜呜。我怕,我怕。”突然一声巨雷,孙斌吓了一跳,整个人在何洁的怀里瑟瑟发抖。

何洁被这连番刺激,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了,控制不住叫出声。

孙斌心里兴奋的很,不过他也知道不能太过明显。

等雷声消失后他停止了抖动,身体要慢慢跟何洁分开了一点。

何洁突然有一种失落感,刚刚紧绷的身体也随之软了下去。

突然,她的手被孙斌压在了身下,一个东西紧紧的压在了她手心上。

何洁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情不自禁的用手抓了抓。

不过她随后又收回了手,忍不住拿在鼻尖嗅了一下,那感觉让她如痴如醉。

“嫂子,你刚才抓的小斌好舒服呀!”何洁正在回味,突然被孙斌的话惊到了。

她回过神来,看到孙斌抬头看着她,自己的手还放在鼻尖,那感觉让她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嫂子,再帮小斌抓抓吧。”孙斌说完也不给何洁反应的机会,直接坐起来,抓着何洁的手放在了自己那里。

何洁看着孙斌一脸兴奋和期待的样子,最终还是没忍心拒绝。

孙斌虽然是个傻子,但终究也是个正常男人,有着正常男人的身体反应和需求。

而且她自己心底也有一个声音一直催促她去摸摸这个她念想了很多个夜晚的东西。

何洁吞咽了下口水,用手抓紧孙斌那里,开始活动。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