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翁乱妇熟妇的荡欲,杏花村的女人 宝贝再快一点别停

2022-07-07 18:58 · 新商盟-chnore.com

剧烈的疼痛就让她的意识有些清醒过来了,有的时候药物不是万能的,当人产生剧烈疼痛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刺激一切的东西,嘤咛一声,“二,二彪子,你在干什么?”

二彪子一怔,但马上就意识到了雷小小这个时候清醒过来了,她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嘿然一笑道:“三嫂,那个,你被人下了药你知道不知道?我救了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我正在救你,你知道不知道?”

一连三个知道不知道的问得雷小小直发蒙,她本来就没完全清醒,只是意识被剧烈疼痛刺激得恢复了过来,哼声道:“你,你在我身上干什么?”

这个时候也解释不清楚了,二彪子想到长痛不如短痛,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然后下面一沉,猛地挺进,伴随着雷小小嘶声裂肺的呼喊声,二彪子的终于冲破了她的狭窄甬道,进入了她的身体里,当然,这样情况下二彪子那巨大的东西也只进去了一半而已,不过再进就说什么也进不去了,尽管都说女人那个地方是有伸缩性的,但是也是有一个底线的,超过了那个底线,也是承受不住的,当二彪子停下动作低头一看,洁白床单上居然梅花点点片片十分的醒目,看这个样子,是被强行进入而弄出来的鲜血,靠,就跟弄个处子一样,二彪子给予了雷小小第二次破瓜的痛苦。

这一刻,雷小小成为了他二彪子的女人,看着雷小小脸上的痛苦表情,二彪子却是被一股强烈的幸福感笼罩着。

“疼,疼啊!”雷小小这个时候只能是无助地叫喊着。

倒是一边看热闹的白倩看得热血沸腾,这样的场面可是不常见啊,知道二彪子这小子厉害,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这样厉害,把个女人能折腾成这个样子,堪称男人的一大奇迹。

别样的刺激场面也让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冲动起来,看着看着一双桃花媚眼开始水汪汪地泛起春情,双腿紧夹却是怎么夹也夹不住那股春潮的澎湃,只感觉水打湿着她下面的裤衩子,直接席卷了她的身心。

直接也甩掉高跟鞋,甩开裙子,身上只剩下白花花的一大片,爬到床里,凑到二彪子身后,吃吃声道:“李副局长,我来帮你啊!”

二彪子回头看了看白倩,看着她那水汪汪都要泛出水来的桃花媚眼,看着她那白花花一大片的身子,他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了,嘿嘿一笑,“白副局长,不着急,咱慢慢来,漫漫长夜,时间长着呢!”

要是搁在一般女人身上,二彪子这样明显的暗示早已经羞臊得不说话了,但是白倩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那绝对是有抗压能力,这样的女人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拟的,她不但不羞臊,反而把身子凑得更紧了,舌头伸出来轻轻地舔了一下二彪子的脸蛋,还一边抓着二彪子的手往她下面那个地方送去,吃吃嗲声道:“那人家可就等着你了,你看看,人家那个地方都出水了。”

对于白倩这样的大胆表白,二彪子只觉得下面受到到的刺激就更加猛烈了,那种强烈的快乐感觉油然而生,这种男人的满足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幸福就在这一瞬间。

缓慢的向前挺进,他一步一步的占有着雷小小的身体,不打无准备之仗,现在不是考虑白倩那一仗,而是先要把雷小小给拿下,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这征服女人吗也得一个一个地来啊!

渐渐的,雷小小的身子开始放松下来,看来她已经完全适应了二彪子的那个巨大,女人就是这样,一开始总是伴随着疼痛的,但是时间长了,进出的多了,那个地方也自然而然地给弄大了,就感觉不到那个的大了,二彪子感觉着她下面那个地方越来越热,是该开始进攻了,一鼓而下,战败之,直接撑起下面东西开始了小幅度的动作。

“噢,嗯嗯!”随着二彪子的动作,雷小小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声,似乎是找到了快乐的源泉。

“二彪子……快动啊。”被春药药性煎熬的雷小小着急的敦促他,充斥情-欲的杏眼焦急的看着他,鲜红的小嘴在二彪子的脸上乱-亲乱吻,刚才的意识清醒让她不堪二彪子那样对她,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很喜欢这样的享受了,二彪子带给她的那种感觉是她的男人刘三公子无法给予的,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她要享受这样的感觉,这一刻,她忘却了自己有男人,忘却了她的身份,她的地位,一切的一切都忘却了,她只专心地享受着这种幸福的感觉。

“好的三嫂,我来了。”既然美人相邀,那还有什么客气的,不用怜惜那液体横流的花瓣,二彪子大肆挞-伐起来,雷小小随着二彪子的动作不停摇腚摆腰迎合他的动作,花径里的液体或被二彪子的巨大东西挤压出去,或被他的巨大东西外抽带出来,大量的液体顺着雷小小的腚沟而下,流得她整个腚沟都是自己的液体,床单早就可以拧出水来,那一句话真的是说的好啊,女人真是水做的。

后面的白倩看得实在好笑,抱着二彪子大腚子帮忙使劲,一边嘴里还道:“怎么着,她是你三嫂,你小子还是什么人都下手啊!”

二彪子正高兴着呢,闻言嘿嘿笑了起来,也不去多做解释,一句话就表明了他的态度,“现在不是流行嫂子吗!”

靠,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啊!

“好……好舒服啊,二彪子,再用力点,用力啊……”被春药迷失神志的雷小小不停地敦促二彪子更加用力的进攻她,而二彪子当然很乐意的遵照她话,二彪子一手抱着她的光滑玉背,一手搂着她的流畅香肩,以便能更用力的狠狠插她的下面那个东西。

俯下自己的身子,二彪子轻轻亲吻着她的双山头,下面加快了速度,而雷小小的叫声也越来越激烈高昂,她的腚子也难耐的左右摆动着,两人的下面以最亲密的方式接触着,随着二彪子的动作发出了沙沙的声音,混合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火热的激情慢慢的燃烧起来。

在春药的刺激下,雷小小抛弃了以往的一切顾忌和矜持,**不断,忘形的迎合二彪子的**,她的双腿几乎要把二彪子的腰给夹断,雷小小的热情让他忘记一切,他的动作由原来的快而轻换成慢而重,睁大眼睛瞪着雷小小春潮勃发的脸蛋,生怕错过每一个细微表情,咬牙竭尽全身力道耸动,巨大东西一记一记,节奏分明有力的干着二彪子的不再神秘的桃源洞府。

终于,雷小小舒服的叹了一声,被抱在怀里的娇躯一阵如同抽筋的颤抖,温暖紧凑的下面那个东西在喷出大股液体的同时骤然收缩,她迎来了第一次高峰顶点,二彪子顺着雷小小下面的吸力猛然顶了进去,那个中心点被顶的雷小小尖叫了一声,丰-腴的腰肢一拱,像只八爪鱼一样抱着二彪子,下面的那个里面蠕动收缩更加疯狂起来。

眼见雷小小已经脸色发白,手脚抽搐,直翻白眼了,毕竟是第一次承受二彪子这样自行火炮的攻击,要不是她因为吃了春药导致身体需要强烈刺激的缘故,只怕她根本就不能坚持住这么长时间,人都是有一个适应性的,循序渐进,雷小小直接就来了一个重火力,所以她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就如一只半死的人,瘫软在那个地方不能动弹,嘴里只是若有若无地发出喘气声,鼻子里只是若有若无地发出呼吸声,证明她还是活着的。

这个时候,一直看热闹的白倩终于咧着嘴乐了,一把搂住二彪子的后背,嘤咛一声道:“现在是不是轮到我了!”

二彪子自然还是没有满足的,区区一个雷小小那能满足他的大胃口,眼见白倩主动凑上前来,他也是喜上眉梢,笑呵呵地道:“你说呢?”

白倩这还不明白是什么吗,那她就白活了,女人白当了,一声叫唤,直接甩开那已经湿答答的裤衩子,“我来了!”

和这个女人之间那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二彪子顺利进入,那边白倩是顺利接受,一切都是那样和谐,两个人也算配合默契了,再说了两个人那也都是身经百战的,不用多说,接下来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那都是不用说话就能明白的,有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两个人就明白对方心中在想什么,二彪子干的舒服,白倩也享受得舒服。

这一夜就在和谐的生活当中度过的,比起雷小小来,这个白倩自然就是抵抗能力超级强了,两个人大战了无数个回合,直到两个人筋疲力尽地互相搂抱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伴随着阳光照射进来的第一缕光芒,一声尖叫响彻云霄,“啊,啊,啊——————”

当二彪子和白倩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声音的发起人就是抱着被子,一脸咬牙切齿要杀人样的雷小小。

“二彪子,你,你对我干了什么?”当发现对她干了那种事情的那个男人是二彪子的时候,雷小小终于如梦初醒,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然是把杀气对向了二彪子。

二彪子好整以暇的一笑,虽然内心里也有点尴尬,但是做就做了,二彪子从来就不是做完就后悔的人,做了就是做了,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三嫂,昨天晚上你在人间仙境娱乐城里的一楼酒吧让人下了春药,我救了你!”

“你,你,你是怎么救我的。”雷小小眉头挑动起来,别看她外表打扮一副在外面混的很开放的女人一样,其实骨子里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对那种事情不是很开放,这一辈子她就有一个男人,但是现在,有了第二个男人了,这让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二彪子还没说话,那边白倩已经笑着道:“啊呀,妹子,咱们都是过来人了,这种事情还用说出来吗,吃了春药只用做那种事情才能解药的,昨天晚上可是你哭着喊着要我们家二彪子给你解药的,现在怎么着了,反悔了啊,可惜已经晚了。”

“二——彪——子——”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吐出来,由此可见雷小小是生老大的气了,“我要杀了你啊!”

嘤咛一声,这个时候白倩却是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怒火中天的雷小小,吃吃笑道:“怎么着,李副局长,这个女人搞不定啊!”

本来要是没人在的话,二彪子兴许还就服了软了,毕竟是他不对在先的,女人吗,总是要给点小面子的,他二彪子是一个大男人,不能欺负女人不是!

但是现在白倩在一边看着,他就不能低头了,男子汉大丈夫在一个女人面前对另一个女人低头,那绝对不是二彪子的性格啊,把脖子一梗梗,二彪子腰板挺得笔直道:“我说三嫂,这话可就说大了吧,杀了我,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要不是我,你早被那个黄毛给祸害了。”

雷小小咬牙切齿地道:“救我,那你又是怎么救我的,救我出来不被别**害,就被你祸害!”

二彪子一阵语塞,还真是这么回事,救雷小小出来是不让她被祸害的,但是现在反倒是他直接下了手祸害的人家,这个事呀怎么说都是自己没理啊!

倒是一边的白倩有些看不下去了,要说她和二彪子之间已经是良好的合作关系,两个人昨天晚上可是合作得非常愉快,自然见不得二彪子让别的女人指责,哼了一声道:“呦,又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装什么正经人啊,跟一个男人是睡,跟两个男人也是睡,不就那么回事吗!”

白倩的话一出口,二彪子就知道不好,这个雷小小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的家庭出身,她的身后背景,那都不允许她干出这种事情。

    分页
  • 1

相关文章:

雁渡寒潭

单位的哪些行为是妨碍工会工作等违法行为?

咽喉癌的早期症状及表现

桐谷茉莉(桐谷まつり)所有作品番号及封面|盘盘云*磁力链BT迅雷下载

羞于见人的葫芦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