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freel日本jav,xXx69日本 宝贝慢慢来

2022-07-08 21:35 · 新商盟-chnore.com

她现在叫他陆总,不再是‘姐夫’,就好像他们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

nv孩的故意疏离,她的出言讽刺,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扎在男人的X口。

陆雴霄一时怒气,就G脆俯身堵住了她的唇。

“唔……”

乔希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那个男人放大在自己面前的俊脸。

想要挣扎,但是陆雴霄却紧紧地扣着她的后脑勺,强迫nv孩接受他的吻。

不是第一次被他强吻,但是乔希从前没有这样反感过。

在他明明不要她,把她送给另一个男人之后……现在凭什么吻她?

乔希紧紧攥着拳头,奋力撇开,一巴掌就拍上了陆雴霄的脸。

那个男人顿住动作,被她打得偏向一边,俊美若神祇的脸颊上立刻出现了四条红痕。

乔希的手在发抖,身子也在,她明知道惹怒他会是什么下场。

nv孩在深吸一口气之后,缓下声来:“我现在是你侄子的nv人,请表叔自重!”

闻言,陆雴霄双眸猩红,一把抓着nv孩的下巴:“表叔?你真把自己当姚新远的nv人?”

“我本来就是他的nv人,是你……送给他的!”乔希强调道。

陆雴霄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后悔没有阻止这件事。

“把你送给他不是我的决定……”他忍不住开口解释道:“只要你现在说不想在他身边,我可以……”

“不用。”乔希打断他的话,“我现在在他身边待得挺好的。”

闻言,陆雴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一味的倔强并没有什么好处,你应该学会示弱!”

“以我从小到大的经验,示弱往往换来的不是怜悯,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践踏!”

乔希用手背擦了擦自己嘴上,不再看他,就蹲下身开始拔萝卜。

她很倔强,陆雴霄也同样桀骜不驯。

给她台阶下的话也已经说了,既然她不领情,男人转身就走。

结果男人刚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咚’的一声,那个nv孩拔萝卜的力气不够,一PG坐在了地上。

陆雴霄转头看她吃痛揉着自己的PP,一张小脸都疼红了,还是皱着眉头又返回去。

直接伸手将还坐在地上拉起来,陆雴霄蹲下身,将那还有大半截埋在土里的萝卜很轻松就拔出来,放在nv孩的竹篮子里。

没想到养尊处优的大少爷G起农活来也这么厉害,乔希看他拔了第一个又开始拔第二个,就自动退开,去一旁种小白菜的地方摘了一些。

两人都在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没有再说话。

旁边有个小水台,乔希把摘好的菜在那儿洗G净再放进篮子里,一个像超市塑料筐那么大的篮子很快就装满了。

想着应该够他们这么多人吃,nv孩正想去提篮子回去,陆雴霄已经快她一步,主动将篮子提上,就往回走。

乔希在身后看了他一眼,默默跟上去。

脑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一路浑浑噩噩的,结果不小心一脚就踩进坑里!

这里是真正农村那种泥坑,里面都是种芋头的淤泥,nv孩的脚一踩进去,就拔不出来了。

陆雴霄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就听那nv孩有些尴尬地说道:“你……先走吧!”

看了一眼她脚拔不出来的情况,陆雴霄快步走回来。

乔希看那男人把篮子放下,就撸起袖子蹲下身,不禁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不是洁癖特别严重吗?居然丝毫不嫌弃地将手伸进泥里帮她拔脚?

“这个泥很脏!”乔希提醒他。

“我知道。”陆雴霄皱着眉头摸索到nv孩的脚踝,就在泥里把她鞋子脱掉,减少阻力。

乔希两只手撑着他的肩膀,这才把自己的脚拔出来。

看到上面沾满淤泥,陆雴霄就将nv孩抱回之前那个水台上,打开水龙头,帮她一点点清理G净。

乔希怔怔看着他,一时都忘了反抗。

原本是特别aiG净的男人,在家里每天房间都要打扫两遍,连屋里的地毯都要求一尘不染。

但是现在,居然丝毫不嫌弃地用手帮她洗脚。

他这个人真的很矛盾!对你好的时候,能让你以为自己上了天堂。可是不好的时候,又能把你打入地狱。

乔希现在已经身在地狱,不想再经历一次绝望了。

因此,nv孩推开他的手:“我自己来!”

“别动!”陆雴霄根本不容她辩驳。

就算是在这种事情上,他也是霸道得让人发指。

修长的手指细心将nv孩腿上的淤泥洗G净,重新露出整条白皙光洁的小腿,就能看到上面有一块被磕到的乌青。

陆雴霄轻轻按了一下,立刻听到nv孩chou气了一声:“嘶……”

“很疼?”

乔希咬着牙,没说话。

她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不会在他面前示弱,反正又没人会心疼。

这时候,陆雴霄已经转过身,在她面前躬下身子,让nv孩能够上他的背部:“上来!”

“我自己可以走!”乔希不想领他的情。

她的伤没那么严重,就只是丢掉一只鞋,也可以自己走回去。

nv孩原本想把一条腿伸下水台自己走,结果直接被陆雴霄长手一捞,就被揽到了他的背上。

“你放我下去!”

“别动!再挣扎我就把你扔了,到时候你掉下去摔断腿也没人会管!”

听到他这样说,乔希不敢动了,毕竟陆雴霄说得出做得到。

也是因为她明白一个残忍的现实,如果自己摔断腿,真的没人会管的。

这个男人很高,肩宽背阔,原本在他背上应该是一件很舒F很幸福的事。

可是乔希却一刻也不敢松懈,一直死死抓着他的肩膀,生怕他中途把自己给扔了。

不过还好,陆雴霄背着她再提着篮子,一路也走得非常沉稳。

他们是第一对回去的,庄园里的大厅里还一个人都没有,陆雴霄把菜放下,径直背着乔希进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到了卧室内,他在柔软温暖的地毯上放下nv孩,就去行李箱取了自己的衬衣和浴巾递给她:“去洗个澡!”

“不用,我回自己房间洗。”

乔希说着就想出去,却被陆雴霄伸手抓住:“你要回哪个房间?”

“当然是姚新远那间!”

这次他们来了八个人,但是却只有四个房间,也不知道唐景天安排的时候是不是故意的。

本来乔希是想着可心也来了,自己可以跟她一间房。

但是如今当着陆雴霄的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偏偏要提姚新远这个名字。

闻言,陆雴霄立刻就皱紧了眉头:“不行!他现在就在房间睡觉!”

“他睡他的,我洗我的,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问题,你不知道男人看到洗完澡的nv人会想做什么吗?”

“他想做就做呗,反正又不是没做过。”乔希就是看不惯陆雴霄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命令自己,故意赌气说道。

闻言,那个男人果然快被她气死了。

太YX突突地跳着,陆雴霄又不能表达出自己不想看到她被别的男人碰,只能借口道:“马上就要吃晚饭,你现在跟他做,是在耽误我们所有人的时间。而且这个房间隔音不好,我们可不想听你们肥R摇床的现场直播。”

肥R摇床?看来昨晚那个听墙角的果然是陆雴霄。

既然是他把自己抓回来送给姚新远的,昨晚为什么又因为误会而气得砸门?这男人到底在矛盾些什么?

就在乔希疑问的同时,陆雴霄已经将衬衣和浴巾都塞进nv孩手里,然后强制地推着她进了浴室,从外面把门锁上。

“喂……你放我出去!”

“洗好才准出来!”

听着那个男人在命令的语气,乔希就气得一巴掌拍在门上。

混蛋!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永远这幅高高在上的语气命令她?

乔希发誓,自己总有一天要将反抗,总要一天也要把陆雴霄踩在脚下,让高高在上的他尝尝被践踏在泥里的滋味。

不过在斗不过他之前,自己还是先洗澡吧。

等乔希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陆雴霄也刚洗完澡,正穿着浴袍站在窗口吹头发。

他应该是去隔壁房间洗的,男人侧眸看到她,就对nv孩勾勾手指,将她拉到吹风机面前。

“我自己来!”

乔希接过他手上的吹风机,退步一步,尽量离他远一点。

陆雴霄也没有强求,在身后的床上坐下,抬头看着nv孩的背影。

她穿着他的衬衫,宽大的上衣反而将身材显得更加窈窕。下摆堪堪遮住pp下一小截大腿,露出一双又白又直的筷子长腿,漂亮到让人挪不开眼。

尤其是nv孩吹风的动作,将秀发都挽到一侧,露出白皙细长的后颈,很X感……很撩人……

一时间,陆雴霄觉得那吹风机的热风都吹到自己脸上,手心热热的,喉咙也发G。

他起身走到乔希身后,正好这时nv孩转过头来,脑袋一晃,一个吻就落在男人的X口上。

灼得他心尖都是一烫。

希自己都一愣,有些尴尬地看着他的X口,连忙后退一步。

然而却让陆雴霄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搂住了腰,她退不了。

“G引我?”

男人低下头看着她,目光灼灼如火。

“我没有,刚才不过是没有站稳而已!”

乔希看的出陆雴霄眼底的火十分危险,连忙把吹风机放下,想撇开他的手:“你……抱着我G什么?”

“我刚才不是说过,男人看到刚洗过澡的nv人……会想什么?”

陆雴霄紧紧搂着她,让nv孩的身TJ乎完全贴近她,无缝隙感受着彼此身T的呼吸和起伏。

乔希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身T很烫,但是那个具T的反应……没有哇!

“我不是我自己要来你这里洗澡的,是你B我的,怎么也说不上是我故意G引你吧?再说,就你这跟一般男人不同的的构造,我可不敢挑战!”

陆雴霄怎么会听不出,乔希这话是故意讽刺她?

“你的意思我不是男人?看来我必须跟你好好证明一下!”

男人说到这里,就直接吻上nv孩的唇。

乔希想要反抗挣扎,陆雴霄就扣着nv孩的后脑勺,让他被迫接受自己的吻。

另一只手,在nv孩的腰上慢慢往下,从她的衬衣下摆伸进去……

紧接着,就感觉身下的nv孩全身一颤,连陆雴霄也是一脸吃惊。

“你没穿……”

乔希的脸瞬间就红了,而且更严重的是她感觉到……这个男人有反应了!

没反应的时候已经很危险,有反应岂不是要将她吃G抹净?

“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你里面什么都没穿,还想回哪儿去?”

陆雴霄的眼眸中有怒火,同时也有一道奇幻的异彩。

他手上的这只小狐狸实在是太诱人,只要一想到nv孩会去其他男人那里,他就受不了。

男人的手舍不得拿出来,G脆直接托着nv孩,把她压在身后的床上。

乔希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抵着他,紧张道:“我可是你侄子的nv人!”

“我不在乎!”

男人目光炽烈地看着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她。

即使……她的第一次不是给自己。

即使她跟过其他的男人,也仍然无法阻挡他心里想要的冲动。

积蓄了二十六年的男人,爆发出来是非常可怕的。

陆雴霄已经迫不及待解开nv孩的衬衣,吻上她优美的锁骨……

“很快就要吃饭了,你不怕人家都在下面就等我们两个?”乔希问道。

“让他们等!”他霸道地说道。

“可是这个房间隔音不好……”

“所以你一会儿一定要注意,别叫太大的声音。”

乔希:“……”

这个混蛋,拿这些他自己刚才说的理由来堵他,居然一点用都没有。

乔希心里又羞又急,她跟陆雴霄对峙,男nv的力量太过悬殊,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可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被他给吃了。

G脆一不做二不休,像对姚新远那样对付他。

nv孩咬咬牙,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到床头,摸索到一个圆形的重物,就抓起来,狠狠朝着陆雴霄的后脑勺砸去。

‘哐’地一声,重物狠狠砸在那个男人的脑袋上,但是他却没有如愿晕过去。

反而是抬起头,双眸猩红地凝视着他:“你想G什么?”

“我……”

乔希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塑料脑中,心里那个恨啊!

怎么跟电视还有上写得不一样?人的后脑勺不是砸一下就会晕吗?

乔希瘪着嘴,微微颤抖的手指捏紧手上的闹钟,紧张又恐惧地看着陆雴霄。

这个男人好像是被她砸得那一下激怒了,他会不会打她啊?她怕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敲门声响起。

乔希整个人就像是获得解救一般,趁着陆雴霄发愣的时候从他身下钻出来,就想要开门跑出去。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