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啊在上课呢学长&女生叫男生到她家桶她,听了会湿的女喘声

2022-07-12 20:11 · 新商盟-chnore.com

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柳芳芳道:“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饥渴的老女人服务赚钱,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依靠肉体,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

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心里畅快了很多。

“小浩,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时尚品牌,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摇摇头,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

“因为在那些长久得不到满足的老女人眼里,除了化妆品,时尚品牌能彰显她们的身份,表明她们的财富,同时还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外,她们别的一些需求,只有像我们夜来香这样的高级会所能满足。”

柳芳芳喝完水之后平静了许多。

我长舒一口气,有些愕然,也有些庆幸。

“那芳姐,公关是做什么?”

明白了柳芳芳现在的工作,以及夜来香会所的性质之后,我突然对我即将要面临的这个岗位产生了好奇。

“姐刚刚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吗小浩。”

柳芳芳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片刻后继续解释道:“公关就是我所说的,负责满足这些女人的第三类需求的客人。”

我疑惑道:“那要怎么才能满足她们呢?”

蓬!

“还不懂吗?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恨其不争的赏了我一记暴栗,“一般的男公关负责的是,夸赞女人身上穿戴的奢侈品,或者她们身上的化妆品。稍微高一级的男公关则是从这些女人的心理层面着手解决问题,比如这个女人老公出轨,那么她需要什么?肯定是爱啊!只要你能让她感觉到爱意,爱情的存在,她就愿意为你买单!当然,不管什么级别的公关,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让客人高兴,客人高兴了,自然愿意花钱。”

柳芳芳说的时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则是一脸尴尬,问道:“芳姐,你的意思是,针对客人缺失的东西下手,让她们满足?!”

“能让你这个小笨蛋明白过来,的确很不容易了。但就是这个道理。”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又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

“那公关怎么赚钱?难不成依靠他们给的小费?”

我皱眉道。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在这盈利模式里找到赚钱的点。但如果真的靠小费,和卖肉又有多大的区别?!

柳芳芳道:“你不要小看了这个行业,小浩,我问你,你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会来会所消费吗?”

我想了想道:“寂寞。”

“没错。”

柳芳芳放下双腿,自然并拢,轻抚了一下裙角,透出一股知性气息,“就是因为他们寂寞,当然,更因为她们有钱!我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我看得见,这些女人都是因为感情或者生活上的问题,导致压力太大,或者情感得不到满足,才会来会所寻求解决。而一旦公关将她们哄得高兴了,一掷千金又算什么?”

说着柳芳芳笑了笑:“就像男人古时候逛青楼一样,她们可能并不需要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得到心理上的安慰。”

我点点头没说话,心里若有所悟。

“当然要赚钱的话,光这样还是不够的。因此所有的高档会所都设置了两种消费模式,一种价格性对低一些,而另外一种则是对于那些女人很开心的情况下设置的。比如小浩你今天哄得一个女人很开心,你可以让她替你点一杯夜来香特制龙舌兰,其实这就是一种普通的酒水,但是在夜来香,可以卖到一万块一杯。”

说完柳芳芳眉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儿,仿佛我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移动的人形自走钱包。

“一万块一杯?!”

我难以置信的盯着柳芳芳,希望她下一刻会告诉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是骗我的。

但事实上并没有,柳芳芳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道:“一万块一杯,真的会有人买单?”

“放心,有的。”

柳芳芳看出了我的惊愕,但并没有感到很意外,“刚刚跟你说过,这些女人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她们可以用各种时尚潮流的名牌包包,名牌服饰来装饰自己,就为了得到几句赞美。又为什么不能花一万块替让自己的开心的小子买单呢?!”

我算是明白了柳芳芳的意思,“而通过这些高档消费赚到的钱,我们作为公关是能拿到提成的是吗?”

尽管从小我就在装傻,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耳濡目染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柳芳芳又给我讲解的清清楚楚,再不明白,我自己都要觉得我是傻子了。

“是,会所一般是和公关五五分成,而一旦某位公关业绩出众,会所会提高和他的分成比例,同时也是为了能继续收拢他,让他替会所赚钱。”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接着道:“而能赚钱的方式远不止提成。小浩你也要弄清楚一件事,这些女人非富即贵,也许她们和自己的亲人,老公关系不太好,但她们也有自己的人脉圈子,说不定就是政商某领域的贵人。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是按照柳芳芳的说法,只要我业绩足够好,能够通过那些女人拿到足够的资源,到时候无论是从商还是从政,都易如反掌,富贵又岂是难事?!

“好!芳姐,我跟你做了!”

我不再犹豫,当即拍手答应,而柳芳芳却是朝我抛了个暗含秋波,幽怨无比的眼神,“什么叫跟我做了?”

柳芳芳这话的语调娇媚无比,完美的符合她的名字,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晚的幽秘景象。

我连忙咳嗽几声,掩饰尴尬,同时端着一杯水道:“芳姐,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柳芳芳沉吟片刻道:“现在还不行,你等等。”

说着柳芳芳就出了门,我正疑惑着她是什么意思,却见柳芳芳又从那辆CC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几本杂志。

进房间之后柳芳芳将几本杂志抛到我面前,“小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争取把这三本书上的东西融会贯通,这些才是你的制胜武器。而且……”

说着柳芳芳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心里一紧,“而且什么?”

赵权‘噢’了一声,随即说道:“没事,还早呢,天还没黑,合同上不是写着今晚吗?璐姐你不用着急。”

韩璐脸色唰的一下就变红了,什么不用着急,好像说的自己很着急做那事儿一样。

“我不是那意思,我意思是说,这条补充条款能不能……”

不等韩璐把话说完,赵权就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走到了她的身旁。

从上而下,他近距离打量着韩璐那张妖精般的脸蛋儿,魔鬼一样的身材。

“璐姐,你真的好美,看看你的脸,五官秀气,肌肤细腻。再看看你的锁骨,深凹的都能放下颗鸡蛋。还有你的脖颈下面,那么挺,我都替这打底衫感到委屈,都快撑破了。”

“还有你这两条雪白的大长腿,真性感,尤其是穿上肉色丝袜后,实在太诱人了!”

赵权就这样近距离的评价着,而且越评价他身子弯的越低,嘴巴都快凑到韩璐耳朵上了。

嘴巴中吐出的热气,还有话语中浓郁的调戏味道,直撩的韩璐脸色通红,很是羞人。

但在羞人之余,她心里也隐隐充斥着恼火。

原本她以为赵权是个正人君子,不会趁人之危的,可哪成想赵权竟然这么猥琐。

这会儿还凑在她身子旁边,说着些近乎下流的话。

韩璐实在受不了了,猛地一把将身旁赵权给推开,“赵权,你……”

她原本想让赵权冷静一下,再尝试着谈谈能否拿出些股份,把那条补充条款给换掉。

可话都没说完的,韩璐那张粉润的小嘴儿就被赵权给强行亲上了。

火热,还有些烟草淡淡的香味,这让韩璐慌乱的大瞪着眼睛,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想要拒绝,想要推开赵权,可是那种火热的亲吻真的让她好有感觉。

之前她看影视剧,都不明白接吻有什么好的,食物残留的地方,还有口水,得多脏啊!

但是这会儿她切身体会到了,真正接吻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些,只会感受那种火热。

这一刻,那火热甚至灼烫的她想要闭上眼睛,去好好享受来自赵权霸道的亲吻。

当如水双眸快要彻底闭合的时候,韩璐猛地清醒过来。

这不是在恋爱,这是赵权蛮横的、近乎耍流氓的表现!

她下意识的就要抬头去推开赵权,但下一瞬赵权火热的双唇却主动脱离了她粉润唇瓣。

紧接着,赵权更是拿起签字笔,将那条补充条款给勾掉,并且亲手在上面按下指纹。

“璐姐,亲你是为了给你长长记性,你要是再这么继续莽撞下去,你会吃更多的亏,直至把你整个人都搭上。当然,你确实也很美很性感,所以亲你也有我冲动的因素在里面。”

将按下指纹的合同递还给韩璐,随即赵权就绕过办公桌,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这时候的韩璐心里好乱,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赵权明明强行亲吻了她,夺走了她的初吻,可是她却没有半点恼意。

而且看着手中那份被赵权主动勾去附加条款的合同,她也实在没有去恼火的理由。

如果赵权刚才强行跟她发生些什么,她只能认着,哪怕把她第一次夺走她也没办法去怨恨什么,毕竟那条附加条款是她自己主动添加上去的。

而眼下赵权只不过亲了她一口,还是为她长个记性,这……确实也做的挺大气了。

不过想要把心底的‘谢谢’说出口,韩璐做不到。

被人强行亲吻了还道谢,那得多下贱啊……

红着脸将合同收好,韩璐赶紧转移话题,想要避开这尴尬的处境。

她问道:“赵权,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哪来的这一千万?毕竟之前你还在做兼职。”

赵权早就料到韩璐会问这个,于是他说道:“我说我来自一个超级家族,你信吗?”

韩璐翻了翻白眼,“我跟你说正事呢,你不想说就算了。”

赵权很是无语,只好将合同卷起来攥在手里,“那你还是当我彩票中超级大奖了吧!”

韩璐猛地愣怔,“上个月新闻上报道,有人独中1300万大奖,不会是你吧?!”

赵权苦笑,说真话不信,说假的反倒信了。

不过想想也对,比起超级家族来,还是中彩票的事情更容易让人相信些。

“行了璐姐,这事以后再说,你现在还是出去帮忙宣布下我的新身份吧!”

对于那群瞎蹦跶的兔子,赵权可是念念不忘。

韩璐站起身来,稍稍整理下裙子,然后又从桌上抽出一块纸巾,来到近前递给赵权。

赵权不太明白,自己一没哭二没尿的,给纸巾干什么?

韩璐脸色微红,“擦唇膏,被人看到你嘴唇上沾染着我的粉色唇膏,像什么样子。”

羞羞说完后,韩璐就赶紧离开办公室,再也不敢单独面对赵权了。

望着韩璐慌乱的婀娜身影,赵权心里某根弦动了一下。

脑海中更是冒出一句话,被他给忍不住的念叨出口: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不错……

这个时候的办公区域内,大家看起来一片忙活的景象,但无不交头接耳。

他们谈论的内容就只有一个:赵权、孙晓芸、黄小山。

“我估计孙晓芸踹了赵权这事八成是黄小山的原因,在他们进门的时候,我有看到孙晓芸揽着黄小山的胳膊。”

“靠,不用估计,肯定是!你没见孙晓芸最近新包新手机新衣服的吗?赵权个LOW壁哪有钱买,光那部手机就一万两千多,赵权俩月不吃不喝都不定能买得起。”

“也是赵权活该,窝囊废一个,没本事娶孙晓芸那么漂亮的女人干什么?他能看得住才怪!女人越漂亮受到的诱惑就越大,这个男人养不起她,她自然就钻下个男人怀里了……”

大家在嘀嘀咕咕的,鼻孔里塞着卫生纸的徐军也在心里哼哼小曲儿。

他都想好了,黄小山安排的差事他完成的这么利索,到时候黄小山肯定会在黄副总面前美言他几句,他保准能爬到高高的。以后再讨好下韩总,没准还能抱得美人归呢!

至于赵权……

切,窝囊废一个,典型的LOW壁,他就是活该倒霉,谁让他养不起孙晓芸?

而且徐军觉得这事也不怪自己,要是孙晓芸两条腿夹得紧,黄小山能有机会?

所以该当赵权倒霉,该当做他徐军的垫脚石,被他踩着爬高!

“还敢动手打我?草……”

正暗暗腹诽的时候,突然,文件夹拍打玻璃的声音响起。

这是韩璐招呼人注意的习惯,就好比主人敲打饭盆狗就会赶紧窜过来。

包括徐军在内的所有人也是这样,听到拍打声赶紧抬起头来。

徐军抬起头看向韩璐,却也意外看到了跟在韩璐身后的赵权。

这个LOW壁跟在韩璐身后干什么?难道被挖墙角不觉得丢人,还跑韩璐面前告状了?

不单是徐军这么想,就连包括孙晓芸和黄小山在内的所有人都这么想。

只是,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他们意料。

韩璐目光扫视众人,最终落在了身旁赵权的身上。

“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情,从今天开始,赵权就是我们公司的新老板,大家鼓掌欢迎!”

在韩璐说完后,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懵了,好像公司内有棵懵壁树把他们覆盖了似的,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

韩璐秀眉微皱,她提议的欢迎,结果却没一人响应,这很尴尬。

于是她招呼向远处的孙晓芸,“孙晓芸,你老公成为公司大老板了,你应该鼓掌吧?”

孙晓芸还没从懵然中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傻傻回道:“我们今早离婚了。”

这下轮到韩璐愣怔了,看看赵权,再看看孙晓芸,她忍不住的挑起了大拇指。

“孙晓芸,你真是好眼光。那什么,咱公司楼下有配眼镜的,提我有优惠。”

孙晓芸能听出话里面有挖苦的意思,但她真的没心思去追究。

她这会儿就想知道,今早被她一脚蹬了的那个穷鬼LOW壁,怎么就变公司老板了呢?!

不光她不明白,黄小山也不明白,徐军也不明白,整个公司的人都不明白。

但是在韩璐的带领下,大家还是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不过很快就有人站起身来,热烈的鼓掌,看样子手都快拍废了。

“好,欢迎新老板,欢迎欢迎,我就看赵哥一表人才,日后绝对是人中龙凤,果然!”

赵权记得很清楚,这货之前还向他索要赔偿来着,声称不给就不客气了。

不过此刻在这货的带领下,整个公司里响起了无比热烈的掌声。

大家看起来都很高兴,就跟49年建国那天似的,只差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了。

然而赵权却挑起了嘴角,更是将手臂抬起环指向众人,最终定格在徐军身上——

“徐军,到我办公室里去,我先听听你的报告总结怎么样了。”

徐军身子忍不住的一哆嗦,那脸色比苦瓜还苦。

他是万万没想到啊,原本挺好拿捏的窝囊废赵权,这会儿怎么摇身一变成大老板了?

不过赵权可不是只针对他,随后更是环指所有人。

“还有你们这群爱瞎蹦跶的小兔子,一个个的都别着急哈,我今天挨个听你们做报告!”

不是整天喜欢瞎壁壁吗?今天老子让你们壁壁个够!

赵权虽然摇身一变成了公司大老板,但却是没有办公室。

所以在离开办公区域的时候,他把嘴巴凑到了韩璐的耳朵旁。

“璐姐,救命啊,壁装完了才发现办公室没有,这事太尴尬了!”

韩璐脸色微红,赵权说话也太糙了,不过这糙话还是让她直想笑。

她也能理解赵权被全体同事拿言语围攻的事情,换她她也会这么做的。

所以稍稍沉默过后,韩璐就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我给你腾出来。”

赵权连连摆手,“别,咱都说好了这公司的真正掌权者还是你,我哪能抢你办公室。对了,我觉得黄副总那间办公室不错。”

韩璐在刚才就发现孙晓芸满脸懵然时跟黄小山互有眼神交流,心里猜到了几分关系。

这会儿听到赵权又点出了黄副总的办公室,顿时心中明镜似的。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