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湿成这样_30岁女人摸一下就有水

2022-07-12 21:32 · 新商盟-chnore.com

站在他的身后,正冲他微微一笑,道:“年轻人你也喜欢看戏吗?来,进来坐坐,我请你喝茶看戏。”

袁豪楞了一下,思索着也没什么事做,而且走了一个上午也累了,不妨一起坐下聊天喝茶,重温一下爷爷生前唱过的戏曲。

“年轻人是干什么工作的,怎么今天这么有闲情逸致过来看戏?”老者疑惑地看着袁豪,他非常好奇,一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不应该对传统戏曲这么感兴趣,毕竟世风日下,中华传统文化已然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的年轻人也多已被西方文化侵蚀,崇洋媚外的人比比皆是,能喜欢来这里的都是一些已经退休或者闲来没事做的老人家,这个圈子里的人,也都是出于对传统文化的怀念以及传承的信念才形成的。

见老者满脸疑惑,袁豪谦虚地说道:“我刚经过这里,还正在找工作,从小跟爷爷学了点中医医术,但也只是皮毛而已,之前一直在村里当个小村医。”

“哟?原来你学的是中医,真是难得啊!现在已经很少有你这样的年轻人了,不过,可惜啊,现在中医已经每况愈下,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这工作不好找啊!”老者长叹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袁豪感到惋惜。

“这工作是不好找,但是,我也只会中医了,而且,爷爷临终前也曾叮嘱我,叫我不要数典忘祖,一定要把他教给我的中医医术发扬光大。”袁豪沉声说着,眼神里透露出无比的坚毅。

老者楞了一下,他突然对眼前这位小伙子产生了一种欣赏之意,无他,就凭他对华夏传统文化的信仰以及其坚毅的态度。

良久,老者拿出了一支笔和纸,随即便在上面写了起来,字迹朴实无华而兼纳乾坤。

老者笔落,随即把纸条递给袁豪,道:“小伙子,你随这个地址去吧,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一间中药铺,他医术精湛,德医双馨,对中医医术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想必他会对你有帮助,见字如见人,他叫蓝峰……”

“什么!?蓝峰!?”

袁豪惊讶地接过老者递过来的纸条,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城北区潼关路45号保芝蓝药铺。

“你认识蓝峰?”老者瞪大眼睛,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奇。

“嗯,多年以前,我爷爷曾在巴马雪山救过他一命,此次来这里,寻找他也是我的一个目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袁豪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得到蓝峰的消息。

“既然你们认识,那就好办多了,医者仁心,相信你会在这里有所作为的!老朽也希望你能够把华夏的传统中医发扬光大……”

道别完老者,袁豪径直走出了茶楼,往街道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忽然发现身后好像有人在叫他。

不对啊?怎么总感觉有人在叫我?况且,这里也没人认识我吧?

袁豪转过身,四下张望了一下,可也没发现有认识的人。

“嘀嘀……”

袁豪正要转身,忽然发现在他正前方不远处,一辆红色大众出租车车窗里探出了一个脑袋。

擦!那不是黑牛陆金贵吗!

看见陆金贵,袁豪笑吟吟地走了过去,“还说是谁在叫我呢,原来是你啊黑牛!”

陆金贵见袁豪走了过来,马上下车并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一副下人见了主人般恭敬,满脸笑吟吟地对着袁豪道:“豪哥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去哪里?下次想去哪里了,你通知我一声,我随传随到!”

“瞧你说的,你又不是我的专职司机,我今天出来找工作,刚经过这里。”袁豪边说着,边坐上了副驾驶座位。

“以后我就是你的司机,只要你需要,我肯定先为你服务,你现在要去哪里,我今天就做你的专职司机。”对于陆金贵来说,袁豪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没有他,他的妻子恐怕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只不过,他这么厉害的医术,怎么会沦落到要四处找工作的地步呢?

“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给,我现在要到这里找一个人。”袁豪边说着,边把刚才老者写给他的纸条递给陆金贵。

“嗯,行!你稍等,十分钟左右到!”陆金贵憋了一眼纸条上的地址,对于江城这个地方,这个老司机再熟悉不过了。

“对了,你妻子现在怎样了?”出于关心,袁豪问道。

“诶,我刚想说,我说你真是神了!她现在不单可以下床走路了,一些基本的生活也可以自己料理,而且,我按你的吩咐,让她每天喝一杯滴有几滴雪山花露水的水服用,现在的脸色比以前看起来还要好,真的是太神奇了!”陆金贵激动的说道,眼眶顿时湿润了,“豪哥,你的大恩大德,我陆金贵没齿难忘……”

陆金贵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这个男人虽则没有什么本事,但只要别人对他好,他便永远都会记在心上。

袁豪拍了拍陆金贵的肩膀,安慰他道:“康复过来就好嘛,行了你,诶,别哭啦,我最受不了男人在我面前哭了。”

陆金贵顿了顿,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道:“豪哥到这里是要找工作吗?不过我说你医术这么神奇,也不至于这样吧?嘻嘻,我觉得就凭你这一手绝活,肯定可以在随便一家三甲医院里混一个主任医生什么的。”

陆金贵当然知道袁豪医术的高明,毕竟,三甲医院里面的主任医生也没能够治疗好他的妻子啊!

袁豪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哎,千里马常有,这不是还没有碰着伯乐吗!况且,现在人们多是信奉西医,中医也已经日渐衰落,我也是有心无力啊,我又没有学历,难啊……”

“哎,不过也是,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都看学历,但即使有学历,如果没关系,也是不好混,不过,豪哥,我还是相信你有朝一日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的,你绝对是一位难得稀缺的人才。”陆金贵虽则也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很早便出来打工的他,对社会的阅历还是挺丰富的,他也相信,像袁豪这种有着精湛医术的人,肯定会有一番作为,只是没有碰上合适的机遇而已。

他深知现实社会的险恶,在日渐败落的社会风气里,像袁豪这样不求名利的年轻人,几乎绝种了吧。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纸上面写着的地址,城北区潼关路45号保芝蓝药铺。

袁豪下了车,只见街道两边均是一排低矮破旧的房屋,看起来也有一段历史了,沿路还有一些房屋已被拆除,而在离药铺几百米开外,一支施工队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挖掘机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听起来让人心烦气躁。

药铺临街而开,朱红色的大门半掩半开,大门正中一块偌大的牌匾异常醒目,只见上面写着“保芝蓝”三个大字。

袁豪环视了一下药铺四周,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明明大白天的,怎么街道的店铺都不打开大门做生意?袁豪楞了一楞,带着疑惑,他轻轻的推开了药铺半掩着的大门,朝里走了进去。

只见药铺正中间,一位年纪看上去约莫五十岁的男人正在认真地执药。看见袁豪走进来,男人随即迎了过去,“小伙子,看你精神饱满、容光焕发的,不像是来看病的,请问有什么事?”

袁豪心底暗暗一惊,看来蓝峰的医术造诣并不简单。

此时她已经把衬衣和裙子脱了,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内和一个罩罩,看得老马目瞪口呆。

胸前的饱满,比隔着衣服看要大多了,估计两只手都抓不过来。

那美腿更是又长又嫩,让老马一阵口干舌燥,心脏狂跳不已。

紧接着,张淑芬伸手把扣子解开了。

衣服取下来的一瞬间,她胸前的饱满上下晃动起来,看得老马血脉喷张,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扑到陈淑芬。

张淑芬完全不知道老马在偷看她,放好衣服之后,躺在按摩床上,“好了,马师傅。”

“来了。”

老马吞了下口水,平复一下体内的燥热,转身慢慢朝着陈淑芬摸了过去。

眼看着张淑芬还没用毛巾盖好身体,他脑子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哎哟……”

突然,老马脚下一绊,整个人往张淑芬身上扑过去。

顺着摔下来的惯性,老马双手好巧不巧地抓在了那双波澜壮阔上面。

那滑嫩充盈的手感,让他整个心都飘起来了。

“啊!”

张淑芬吓得惊叫一声,马上从按摩床上坐起来,双手护着胸,一脸防备的对老马质问道:“你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

老马装作一脸慌张,连连道歉,摸索着从张淑芬的身上站了起来。

看着老马可怜巴巴的模样,李淑芬只能叹了一口气,也不想跟一个瞎子计较了。

“没事儿,你快点按吧。”

看到张淑芬对自己居然没有很大的意见,老马心中暗爽了一把,看来有戏!

他走到张淑芬的上方,双手按摩着张淑芬的脖颈,心里却一直在回味着刚刚的手感。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享受到这种美妙,满足而又刺激的感觉了。

可这种感觉越是美好,就让越让他想要更多,刚刚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都来不及好好揉捏几下。

转了转眼睛,老马心生一计。

“小芬啊,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刚刚碰到你的时候,感觉你那里好像因为太大,所以有点下垂,我会一种保养按摩,可以让那里变得挺翘,还可以更加丰满,你要不要试一试?”

张淑芬闻言,当即小脸一红。

被一个男人按摩胸部?那怎么可以?

“不用了。”张淑芬直接拒绝了。

“我知道男女有别,但这也是为你好。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医生,按摩我是专业的,你的胸部如果不及时保养的话,随着年纪变大,肯定会下垂的更厉害。到那时候,就算想保养都没有用了……”老马继续劝说道。

张淑芬也知道自己随着年龄增大,那里是有点下垂了,她之前也从网上查了一些方法去保养,但是没有效果。

现在听到老吴说自己是专业的,她莫名有点心动了。

老马看到张淑芬好像有点动摇,立即乘胜追击,“小芬,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妇科主任,而且到国外深造过,后来眼睛瞎了才做的盲人按摩。刚才不小心冒犯了你,我可以免费帮你保养,算是给你道歉。不过保养的话,要把毛巾拿掉才行。”

“那……那好吧。”

张淑芬听到免费两个字,最终还是忍不住答应了,毕竟每个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

而且老马之前给她按摩的时候,效果一直挺好的,也很规矩,说不定真的能让她那里变得更挺翘,更丰满。

老马闻言,心中狂喜不已。

念想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机会了。

只要走出了这一步,后面拿下张淑芬就简单了。

他慢慢伸手掀掉了张淑芬身上的毛巾,那片雪白再次暴露在他视线里。

虽然是第二次看了,但依旧给他带来强大的视觉冲击,亢奋不已。

不过他没有马上动手,摸到的张淑芬旁边,低下头,对着张淑芬的丰满轻轻的哈了一口气。

“啊……”

张淑芬原本有些羞涩的闭上了眼睛,但是胸口突然传来的温热和酥麻,让她猝不及防,舒适的叫出了声。

“马师傅,你干什么?”张淑芬睁开眼看到老马把头埋在自己胸口,突然有些慌乱。

“别紧张,我现在帮你放松身体。”

听了老马的解释,张淑芬感觉老马很专业的样子,心里踏实了不少。

老马听到张淑芬刚刚那声音,心头火热的不行,换了一边给张淑芬哈了一口气,让张淑芬又闷哼了一声。

他的手也没闲着,用指甲的背面从张淑芬的胸口开始,慢慢往下划去,到了那里边缘的时候,又反过来,用指腹开始往上面划。

这种轻轻的撩拨让张淑芬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腹部爬来爬去,痒痒的,又很舒服。

等老马把她腹部全部划了一个遍,那块地方像是被火燎了一般,让她整个身体都开始升温。

“马师傅,你快点……”张淑芬此时特别希望老马给她按摩那里,所以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小脸也一片羞红。

老马一听,知道张淑芬来了感觉。

他根本不是在帮张淑芬放松,就是要撩拨她,把她的感觉撩起来。

此时老马自己也受不了了,两只粗糙的手掌顺着腹部一路向上推了过去……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