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男朋友下面被吃出了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2022-07-12 22:10 · 新商盟-chnore.com

回去之后,小丽果然已经离开了,就连凌乱的床铺都收拾都干干净净,一点都看不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

我在屋里呆了一会后,很快往弟妹的屋子走去。她现在生病了,正是我献殷勤的好机会,就算不能弄她,但至少赚点便宜还是没问题的。

弟妹躺在床上,打完点滴后,气色看起来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弟妹,你也真是的,生病了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了,如果你真出了我什么事,我这个当哥哥的心里哪里过意得去?”我走过去坐在床边,一脸关切的对弟妹说道。

平时我们两个一直相处得不错,关系也是相当的好。但自从发生了这些事情后,两个人之间明显发生了一些隔阂,每次见面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甚至我的目光都变得大胆起来,老是下意识的盯着弟妹身上的某些部位。

“哼,我死了你才开心的吧?”弟妹翻了一个白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接着,她看到我一脸的落寞,口气又软了下来:“哥,其他的事情暂时不说了,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我们就算再苦再穷的,你也不能再那样任性了,万一就连你也走了,那我可真是没办法活下去了!”

弟妹说着,好看的脸蛋上很快流下了两行清泪,其中包含了她很多很多的委屈。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在弟弟去世后,弟妹的心里一直都在强撑着。也就是因为我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使得她有了依靠,才没有去做傻事。

当然这也怪我,一直只是想着干弟妹,倒是忽略了这些问题。

“弟妹,你放心好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拿那种事情开玩笑了。还有,你的身子骨弱,等回头我去城里买点营养品回来,给你好好的补补身体,等回头给我们胡家也留个种,生一个大胖小子!”我点了点头,但最后说出的那句话绝对是真心的。

家里就只有我这个一根独苗,传宗接代是肯定的,而且弟妹一看就是一块上好的良田,等回头娶进门后,我好好的耕种一番,肯定会大有收获的。

听到这话,弟妹顿时气乐了,她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但跟平时不同的是,却带着一种浴拒还迎的味道。

这时,我再也忍耐不住,低下头狠狠的亲在了弟妹的樱桃小嘴上。柔软甘甜,那种美好的味道,只要亲上一次,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同时,我的一双手也变得不老实起来,悄悄从被子里攀上了弟妹的那两座,并且大力的揉了起来!

弟妹在突然遭遇到这样的情况,下意识的是想要反抗的,但她的那点力气哪里能跟我相比,再加上生了病就更加没有办法反抗了,只能暂时由着我。

可我哪里是那么容易满足的话,很快就松开了手,从弟妹的衣服缝隙里摸索了进去。

入手柔滑的肌肤顿时让我舒服不已,慢慢的又往弟妹的裤子上摸了过去!

眼看着我就要得手了,只要脱下了弟妹的裤子,她今晚就再也逃脱不掉,只能成为我的女人了。

正在这个时候,弟妹好像突然惊醒了一样,猛的一口狠狠咬在了我的嘴唇上!

弟妹这一口,咬得非常用力,等她松开牙齿后,我嘴角处的鲜血立刻滴答滴答的淌了下来!

“哼,别忘记我说的话!你要是再乱来的话,我马上死给你看!”弟妹眼神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我当然知道了,但是在娶你之前,先给点好处总行吧?”我看着弟妹,毫不退让的说道。

弟妹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认准了的事情,就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这也是我最欣赏的地方,只要把她娶进了家门,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你想都别想,如果急了的话,你就去找其他的女人呗!”弟妹别过头,一副懒得再跟我废话的模样。

“你给我等着,早晚我要把你弄得跪地求饶!”我看着弟妹,心头火气,在她胸口狠狠抓了一把后,接着转身出了屋子。

这时,弟妹一脸强硬的神色顿时变得疲惫起来。在村子里这种地方,一向人言可畏,她就算再怎么想要跟一个男人好,都得先掂量掂量。

我回到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心里一个劲的在想着怎么才能对付刘老棍子!

这是最开始的一步,最关键的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但就算在睡梦中,我都还在想着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做好早饭给弟妹端过去后,很快出去在村子里转悠了起来。

刘老棍子现在最大的靠山就是找了两个壮实的徒弟,大虎和二虎两兄弟。

说不好听的,什么师父徒弟的,不过是一些掩人耳目的名头而已。只是我相信这两兄弟不是那种看重利益的人,一定是有着特殊的原因。

所以在真正跟刘老棍子较量之前,我要先摸清楚这些情况,将他们逐个击破,到时候剩下这老流氓一个,那就好对付了!

“有人在家吗?”

我手里提着一篮子鸡蛋,站在大虎家门口喊道。

来别人家里,空着手总是不好的。算起来,虽然差了一些岁数,但我跟大虎两兄弟的父母倒是同辈。

“谁啊!”

一个弯着腰,面容有些憔悴的男人很快走了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后,他顿时一愣,表情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这人是王新山,大虎和二虎的老爹!

看到王新山的神情有点不对劲,我立刻反应过来,昨晚的事情怕是已经慢慢传开了,很快村子里都会知道我要跟刘老棍子那个老流氓势不两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大家的反应。

“山哥,好久不见了,不请小弟进去坐坐吗?”我心中冷笑,表面上却一脸平静的说道。

王新山跟大虎两兄弟虽然是父子,但绝对不是一类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老实,背地里也是很能折腾的主儿。

平时这家伙看到我都是衣服非常热乎的模样,现在却显得这么冷淡,绝对是古怪。

“哦,今天不太方便,等改天吧。”

王新山犹豫了一下后,很快转过身走进去,想要重新关上门。正在这时,我伸手一挡,直接卡在了门缝上!

“山哥,咱们这么多年乡里乡亲,到了你家的门口都不让我进去,难不成是看不起我胡江龙?”我眯起的眼睛里,很快闪过了几抹的寒芒说道。

看到我有点生气了,王新山这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接着请我到了堂屋坐下。

“哥们,有什么话直接说好了,咱都是明白了,我也不想万一搞错了什么,影响到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王新山给我倒了一杯水后,接着神情冷漠的说道。

可能是因为大虎两兄弟跟了刘老棍子,王新山说话的口气明显不同了!

“既然山哥开口了,那我也直接说了!以后在咱们村,我跟刘老棍子只能活下来一个,所以你最好劝劝大虎两兄弟,不要跟着那个老流氓一条路走到黑!”我甩了甩膀子强硬的说道。

按照我的猜测,大虎两兄弟跟着刘老棍子的事情,王新山这个当老爹的肯定出了不少的点子和力气,而且在背地里肯定得了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四下看了看,王家还是跟从前一样,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当然我家里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村里出了名的贫困户!

看了好一会,我也没看出来什么,突然当我的视线转到王新山的身上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王新山不但身上的衣服皱得很,就连裤子的拉链都没有拉好,联想起之前他的反应,还有早就过世的老婆,我心如明镜,突然笑了起来!

“胡老弟,你笑什么呢?他们两兄弟长大了,翅膀硬了,想要跟着谁,我也做不了主,也管不着。行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王新山说完,下意识往旁边的屋子瞅了一眼。

“行,你忙,我先走了!”我二话不说的站起身,很快离开了院子。

但是我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附近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王新山的家门口。

如果没猜错的话,刚才肯定有女人躲在王新山的屋里!

说白了,我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要力气更是不在话下,所以村子里才有很多的女人在暗地里喜欢我!

但王新山就不同了,他都一把年纪了,还穷得叮当响,哪里会有女人愿意跟他好呢?

原因只有一个,跟刘老棍子有关!

“哼,刘老棍子倒是有几把刷子,难怪大虎两兄弟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不过苍蝇不叮无缝蛋,等我搞清楚了你们在背地里的那些事,到时候一个都别想跑掉!”我冷笑着,心里发狠的说道。

大概几分钟后,果然不出我的预料,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女人从王新山的家门口跑了出来!

我不动声色的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接着悄悄跟了上去。就算没有看清楚正脸,单单从女人走路时扭动的那股子浪劲儿,我都可以看得出来,正是住在村东头的李寡妇!

李寡妇的本名叫李云香,三十多岁的年纪,在当年那可是附近十里八村响当当的漂亮姑娘!

当时提亲的人,几乎踩坏了她家里的门槛,后来嫁到了我们村,可惜好景不长,没过一年半载男人就得急病死了,从此成为了村里有名的俏寡妇。

正所谓寡妇门前多是非,李云香当然也少不了这样的麻烦。但后来这些麻烦很快就消失了,原因就在刘老棍子的身上!

我记得很清楚,刘老棍子当时对村子里的人声称,李云香认了他当干哥哥,如果以后再有人敢欺负李云香的话,那就是跟他刘老棍子过不去!

什么哥哥妹妹的?刘老棍子是什么德行,我可是一清二楚。他对别人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独占李云香罢了!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李云香又成了王新山的相好,这关系可真是够乱的……

跟着李云香一路回到了家后,我在门口又等了几分钟,才走上前轻轻敲了几下门。

说真的,以前我对李云香也是有几分想法的。女人到了她的这个年纪,可以说完全成熟了,不提那丰满的身材,就连走起路来,都带着一股子诱人的味儿。

“谁啊,这大中午的!”李云香很快走了出来,一看到我满脸笑意的站在门口,脸色唰一下子变了。

“是我啊,嫂子,你这大中午的还匆匆忙忙的,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嘴里说着,提着那一篮子鸡蛋递了过去。

刚才从王新山家里出来的时候,我把鸡蛋又带了出来,反正差不多都撕破脸皮了,也没必要便宜了别人。

“哦,进来坐吧!”李云香回过神后,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热情的说道。

“谢谢嫂子!”我点点头,很快走进去。

有女人的屋子就是不一样,到处透着一股子的香味,更何况李云香本来就是一个爱打扮的女人。

可能是刚到家换过衣服的原因,李云香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蕾丝睡衣,露出了一双光洁白净的大腿。

再加上饱满的胸口和妖娆的腰肢,成熟的味道十足,看得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下方很快起了反应,鼓起了一大片!

李云香也注意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惊呆了的杏眼还是瞒不过我的眼睛。

“胡兄弟,大中午跑来嫂子这里,不会是家里没人做饭,想要在嫂子这里蹭一顿的吧?”李云香在我对面坐下后,一边整理着蕾丝睡衣的下摆,一边说道。

“蹭饭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蹭点其他的东西?嫂子,你这一天天挺忙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碰着了你在家呢。”我看着李云香,一脸坏笑的说道。

屋子里没什么外人,再加上我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老弟,你今天可不老实哦。说吧,找嫂子到底什么事,能帮上忙的话,嫂子就答应你了!”李云香白了我一眼后,痛快的说道。

其实我看得出来,李云香表面上一脸的平静,但心里却跟猫抓得似的,坐立不安。

她刚刚才从王新山的家里回来,我接着就找上了门,再加上说话时似有似无的暗示,她肯定猜到了一些。

“嫂子,你可不要答应得那么快,万一等下我开口了,你又做不到可怎么办?”我叉开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悠哉的说道。

说起来,李云香家里的沙发很软很舒服,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搞过!

“老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平时也不怎么来嫂子这里窜门,今天既然来了,肯定是有特殊情况的吧。再说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有什么不好开口的。”李云香说着,站起身从对面走过来,在我的旁边坐下。

说话的同时,她一双柔软的手不停在我的大腿上滑来滑去的。感受到这样直白的挑逗,我下方再次变得茁壮起来,很快撑起了一片。

看到这样的情形,李云香不禁张大了嘴巴,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渴望,只是我的身体虽然起了反应,但并太想跟李云香发生什么。

不为别的,她是刘老棍子的相好,而我现在跟那个老流氓已经撕破了脸,早晚都要大打出手!

但仔细想想,如果想要把大虎和二虎两兄弟争取过来,王新山无疑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而当中的关键可能就要落在李云香的身上了。

“嫂子,看来你很寂寞啊,难道那两个老男人都满足不了你吗?”我强忍着升腾而起的邪火,笑呵呵的说道。

听到这样直接的话语,李云香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有些事情肯定瞒不过你们这些明白人。但你更加应该知道,嫂子一个人在村子里孤苦伶仃的,连个依靠都没有。刘老棍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有他在,至少别人不敢随便欺负我。”

心中暗喜,我紧随其后关好门后,走到她的跟前,说道:“小雅,孩子睡了吗?”

我扫了眼客厅的婴儿床,没见到小家伙,上次就是被他给打断了的,我还真怕等会那小家伙再来那么一次。

“嗯,睡了,在他的小房间里。”赵欣雅声如蚊音,看我的眼神有些躲闪。

“那咱们开始吧,不过,小雅,这沙发太窄,你躺下可能不好操作,你看能不能进卧室?”

听到她的回答我心中大定,看了眼沙发故意说道。

赵欣雅听到这话,本能地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比刚才红得还严重。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红着脸点点头,转身慢慢地向着卧室走去。

从后面看到她那婀娜的身姿,我忍不住有些小激动。

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赵欣雅一脸娇羞地坐在床边,身子还微微颤抖着。

我迈着激动得有些发颤的双腿,站在她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搭在她肩膀上。

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那白皙的肌肤。

不过我没敢一直盯着看,而是将目光放到了她身上那由上至下的吊带连体睡裙,感觉等会操作肯定会很不方便。

“小雅,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可能操作起来不太方便。”

可能是因为我心中那难以启齿的小心思,我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而且磕磕巴巴,说完我老脸不自觉就红了。

“嗯……”

娇羞地看了眼我,赵欣雅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略微一顿就闭着眼睛,轻轻地点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到赵欣雅这幅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我顿时激动了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我站起身就靠了上去。

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我伸手小心翼翼地开始解扣子,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很快她那白皙的肌肤就展现在了我面前,看上去就跟穿着比基尼一样。

我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这身材真是太好了。

虽然已经生过孩子,可她的身材却未曾受到半分影响,反而多出了几分成熟风韵。

“王叔,准备好了吗?”

正当眼前这一切触动着我的神经时,见我还没动作,赵欣雅微闭的美眸轻颤了下,满脸羞红地问了声。

“啊……好,叔这就开始!”

被她这一催促,我脸上有些发热,连忙定了定神。

虽然我心中对她有些想法,可过来最终还是要帮她解决病痛的根源,所以要是不赶紧动手,也不太好。

“小雅,那我就开始了……”

虽然心中充满了期待,可我没有鲁莽的下手。

不仅仅是因为我想要营造出独特的情趣,还因为要是太猴急,让赵欣雅临阵放弃那就不太好了。

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经过之前的过渡,可还没到那一步。

“嗯。”

发出了声细如蚊吟的羞涩应答,赵欣雅红着脸轻轻一点头,把头扭向了一侧。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狂跳,颤抖着将手环抱了过去,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中。

这近距离地贴在一起,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我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对于任何男人而言,只要不是柳下惠,面对这种情况,要是没有想法,那就真不是男人了,我自然也不例外。

我呼出的热气喷在赵欣雅的脖子上,似乎也影响到了她。

不仅让她的脸变得更加通红,浑身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哪怕已经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可再度发生这样的事,依旧让我忍不住的兴奋。

不过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已经不满足于此了!

闭上双眼温柔的帮她疏导了一次后,我强忍着心中的迫切,慢慢直起身子,起身扶着赵欣雅躺在了床上。

“小雅,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因为我也不能天天过来帮你,而且时间长了,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孩子都不好。”

我坐在床边,故作一本正经担忧地看着她说道。

“王叔,有什么办法吗?”

赵欣雅赶忙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慌乱。

昏暗的灯光下,她红润的脸颊带着一丝慌乱,反而让她看上去楚楚动人。

“办法到是有,就是穴位推拿法,引导刺激身体穴位,一方面可起到消炎的效果,另一方面,可以改变激素地集中。”我故意说得隐晦些。

赵欣雅寻思了半天,开口问道:“王叔,你就说吧,我该怎么配合你,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

我一听有戏,心中暗自窃喜的同时连忙说道:“因为穴位有些暧昧,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跟说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别有什么想法。”

赵欣雅看着我点了下头,眉宇间带着一丝迟疑。

“我一会主要会按你身上的明尾穴,以及玉池穴,这玉池穴就是这……”

我隔空指了指赵欣雅的大腿内侧,磕磕巴巴地说着,心中一阵狂跳,连带着脸上都有些火辣,生怕她直接拒绝。

听完我的话,她脸上先是有些呆滞,随即眉头紧锁,迟迟没有说话。

“没事的,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咱们可以先这样,不过你要记得下次再疼的时候,直接打电话不要再发微信了,我怕我睡着了看不到。”

看到她的迟疑,我知道这事急不来,强压下心头那股火气硬着头皮说道。。

“我接受。开始吧,王叔!”可当我这话刚出口,赵欣雅竟然重新闭上了眼睛。

“什么?你说什么?”我激动地又问了一遍。

“我接受,王叔,你开始吧!”赵欣雅躺在那脸上红的仿佛要滴血,任君采撷的样子看得我心头那股邪火再度被点燃了。

“小雅,那我就开始了……”

看到躺在床上美眸紧闭,楚楚动人的赵欣雅,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说完颤抖着将手朝她的会阴穴伸了过去。

虽然我心中怀揣着坏主意,可我说的这几处穴位,对她的确有所帮助。

由于我是坐在床边上,所以侧着身体非常变扭。

“小雅,我能坐上来吗?这么坐着实在是不舒服,而且也用不上力量。”这种坐姿影响了我的发挥和享受,我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面对我的要求,赵欣雅不知道是过于羞涩还是习惯了,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她的嗓子里始终含糊着喘着粗气。

得到她的回应,我兴奋的连忙脱掉鞋爬上床,就要分开坐下去。

“王叔,你干什么?”

赵欣雅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一脸警惕地盯着我。

“我是为了方便能用上力,如果不喜欢我这么坐的话,那我就下去,但是这样的效果会更好些。”看到赵欣雅难看的脸色,我连忙解释道。

赵欣雅见我非常认真地解释,看着我一脸犹豫。

不过迟疑一会后,感觉我并不像在说谎,她索性再次慢慢躺回了床上。

这一刻,我的这颗老心脏仿佛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看到赵欣雅躺了回去,我暗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继续按了起来,相比起之前手上的动作收敛了一些。

“小雅,按这明尾穴可能会有点疼,你别紧张,很快就好了。”

随着手不断下移到她腰部时,在按之前我故意说了声。

“好……”赵欣雅抿着嘴,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就仿佛蚊音般。

可随着我的动作,赵欣雅双腿顿时合拢了,让我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小雅,能把腿分开些吗?你这样我找不穴位。”

不过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我耐住了心中的急切,轻声说道。

赵欣雅咬着的嘴唇又用力了些,没有说话,可却顺从地将双腿慢慢分了开……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