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头玩我们两个_他的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照着做

2022-07-13 10:05 · 新商盟-chnore.com

杨玉萍把高扬揽在怀里,但是很快又把他给推开了,因为她的脑海里居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前天自己跟高扬那些羞耻的事情。

杨玉萍啊杨玉萍,你脑子里想些什么呢,怎么老是想这种肮脏的画面,高扬是你的表外甥,你作为一个长辈怎么能想这样不要脸的事情呢?

杨玉萍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的,她不知道的是,这时候高扬也在经历着同样的纠结。

为了能让杨玉萍留下来,高扬能够想到的办法之后一个,那就是自己帮表舅妈怀孕,但是这种事情他根本开不了口,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自己要是跟表舅妈发生了关系,那不仅自己的一辈子毁了,表舅妈的名声也被他毁了。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做!

高扬摇了摇头,努力把这种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赶出去。

而就在这时候,李贤英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玉萍,小扬回来了没有?”

两人听到声音,连忙分开,杨玉萍一脸娇羞,只不过这时候李贤英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她的身上,自然也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异样。

“表姑婆,你找我有啥事?”高扬看着表姑婆满头大汗的样子,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扬啊,听说你把老杨家撞邪的闺女给治好了,是不是有这事?”

“是啊,怎么了?”

“了不得了哦,小扬,现在你在咱们村上可是名人了,刚刚老王家抱了个孙子,非要你给他取个名字,还拉着给了我个红包。”李贤英扬了扬手手上的红包,然后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高扬一听是这么一个小事,于是就随口应付了一句,“就叫王小牛吧。”

边上的杨玉萍一听,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心想,这小子取名字也太随意了吧。

“王小牛,小牛,嗯,好,我就这告诉他家去。”

李贤英嘴里反复捣鼓几句,然后就准备转身一溜烟的上老王家去,但是这刚走没几步,她又折返过来,看了杨玉萍一眼,“玉萍啊,孩子这事情得抓抓紧了,小扬也是家里人,而且张半仙也说了,只要有小扬在你一个月保准怀孕,可一定要抓抓紧了。”

说完这些,李贤英这才离开了。

杨玉萍脸色有些尴尬,毕竟高扬是自己的小辈,造小孩这种事情毕竟是很隐私的事情,在小辈面前说这种话,让她的脸没处搁。

吃完饭之后,杨玉萍出去洗碗,而高扬则是躺在凉席上,他心里明白不想让舅妈离开的话就只有自己去帮表舅妈,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怎样说服表舅妈同意这件事情。

而至于所谓的亲戚关系,其实高扬心里也明白,要说血缘关系,他跟表舅的血缘关系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甚至以法律的规定,两个人都不能算是血亲。

这也是高扬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这样想着,高扬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表舅妈留下来,让她以后过上好日子。

杨玉萍忙完之后,高扬壮起胆子迎了上去,“表舅妈,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啥事啊?”杨玉萍抬头看了高扬一眼,发现这小子眼神有点不太对劲,好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闪烁不定。

“到房间里说吧,在外面说不方便。”

说着,高扬也不管杨玉萍愿不愿意,直接伸手拉着杨玉萍往房间里走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高扬想要跟自己说什么,但是被他的大手拉着,杨玉萍心里涌出一阵暖意。

但是进了房间之后,高扬也不再犹豫,直接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杨玉萍。

他,要帮助表舅妈怀上孕!

杨玉萍一听,整个人愣在原地好几分钟,明白了高扬的意思之后,头立马帅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不行,小扬,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我可是你舅妈,你怎么能跟我……”

一想到高扬要跟自己那个,杨玉萍这脸羞的一下子就红了。

但是杨玉萍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无比听话的高扬此时居然冲过来一把抱住了自己。

“表舅妈,我喜欢你,我不要你离开,我要你过上幸福的日子!”

高扬认真的注视着杨玉萍的眼睛,在这双眼睛里,他看到了除了慌乱之外,还夹杂着一丝丝别样的神色。

“小扬,这样不行,要是被你舅舅知道了,那可怎么办?”杨玉萍被高扬这样紧紧地搂着,立马浑身无力起来,只能做着无用功一样的挣扎。

杨玉萍从小就打心眼里喜欢高扬,但是这种喜欢随着高扬渐渐的变大也发生了变化,特别是看到高扬通过房间里的窟窿偷看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那个小屁孩已经长大成人了。

想到这里,杨玉萍整个人如梦初醒,也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股子力气,直接用胳膊肘撑住高扬的胸膛。

除了辈分之间的羞耻感之外,也有作为人妇的愧疚感。

“小扬,你现在把我放开,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舅妈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你要是执迷不悟,那等会儿我就告诉你表舅,把你赶出家门!”

说完这句话,杨玉萍这心里就后悔了,因为这句话实在说的太重了,当然这也不是她的本意,她只想不让高扬犯错,仅此而已。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跟倒出去的水一样,是无法收回的。

高扬也没有想到表舅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本来以为表舅妈已经对自己有些好感了,这种事情肯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现在居然会闹到这种场景。

“对不起,表舅妈,是我一时冲动了。”高扬只好松开手臂,一个劲的道歉。

但是他的道歉并没有得到杨玉萍的原谅,看着杨玉萍转身离开,高扬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此时高扬的心情除了颓丧之外,还有深深的愧疚,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隔壁的杨玉萍此时嘴角上甚至还挂着一丝丝的微笑。

杨玉萍一想到高扬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由的一暖。

这小子长大了也学会疼人了,而且现在也能赚钱了,只是不知道谁家的姑娘会有好福气能嫁给小扬做老婆。

杨玉萍不禁又想到了自己的婚姻,自打结婚以来,除了陈建明那寥寥数分钟的宽慰,其余的时间都是跟冰冷的被窝度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过做女人的甜头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杨玉萍不禁感叹道。

时间过得很快,吃晚饭的时候,高扬看见杨玉萍依旧像往常一样做了晚饭,而且也还跟自己说话,这让他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表舅妈也不是完全不搭理自己了。

想到这里,高扬再度振奋起来,他决定先挣钱再说,只要有了钱,到时候如果表舅真的和表舅妈离婚,那自己就来养她。

解开衣物,萱萱胸前那多饱满顿时映入眼帘,不过她的这对饱满跟林雪儿的比起来要差上不少,虽然看着也是相当的白嫩,但那规模不是一个级别的。

更何况经过老金的拿手推拿丰胸法,林雪儿胸前的那对饱满可是有了不少的长进。

这东西要说二次发育,那是需要长久的刺激才能做到的,跟老金的推拿丰胸手法可是不一样的。

“金叔你……你检查吧。”

萱萱说完,就羞赧的别过头去,都不敢看老金跟杨凯。

这还是她第一次让除了杨凯的其他男人看自己的胸部,不免觉得羞耻,但形势所迫为了自己的健康她也只能这样了。

老金放下手中的棉签,手套倒是没有脱掉,就上手去查看萱萱的病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用棉签检查的时候,他就发现萱萱这对饱满里面好像是有一个疙瘩,这也是导致她胸闷的原因之一。

但是老金总觉得好像不太正常,一般如果有这种疙瘩的话,应该是疼痛,而不是胸闷。

这时候老金伸手上去,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这对饱满上的温度,不免心里有些波澜,但他也就只是有点波澜而已,并没有其他想法。

经过他一番摸索,。总算是发现了问题所在!

老金想了想,说道:“小杨,萱萱,是这样的,你们最近是不是房事不是很和谐?我看着乳房下面好像是血液不通,导致的胸闷,不过影响不大,我做一个疗程的推拿活血就好了。”

这一番检查,老金可是相当的用心,索性问题不大,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去医院的时候没有检查出来。

但是还有个问题老金没有说,那就是萱萱身上的问题绝对不只是这么简单,因为他在萱萱这对饱满下面好像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波动。

这种波动还是他年轻时候才感受过的,那会他可是花费了不少功夫才对付了,本来他以为这种东西已经消失了,结果现在又出现了。

萱萱听着老金说问题不大,心里顿时放心了不少,看了看杨凯,就点点头,说:“那就麻烦金叔了。”

杨凯自然没啥一件,别说老金带着手套呢,就是不带手套,现在也是在看病,即便他再不讲理也不能拿自己女朋友的健康开玩笑。

得到允许,老金才说道:“那你现在就躺下吧,我给你按一按就没事了。”

萱萱听话的躺在沙发上,这时候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些,没有之前刚解开罩罩时候的难为情了。

老金看萱萱已经躺下,就直接上前用手抓住这对柔软,不过他没有着急动作起来,而是不停按压萱萱这对饱满。

他这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在调戏萱萱一般,看的杨凯着急,好几次忍不住想要质问老金,但每当这个时候,老金总是扭头朝他投过来放心的眼神。

随着老金慢慢展开动作,萱萱一张精致的脸庞上浮现痛苦之色。

到这时候,老金总算是做好了前面的催化准备,开始给萱萱按摩。

这一下,他就感受到那股波动的对抗,虽然很隐晦,但老金这些年的功力已经越来越深厚,对这微弱的抵抗还是没什么难度,很快他手指上就慢慢发力,那力道一点一点渗透进萱萱的饱满当中。

“嗯……”

就在这时,萱萱忽然身子一颤,喊出了声。

同时她的脸上布满潮红之色,那模样就跟刚刚经历了一番大战一样,看起来诱人至极。

老金自然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是刚刚老金察觉到萱萱饱满下面那股子波动在作祟,幸好让他给发现了,不然以后萱萱可就已经毁了。

最后又做了几下加强揉按,老金这才收手。

杨凯看老金停了下来,顿时松了口气,刚刚他甚至以为老金实在调情!

不过看老金那一头细密的汗珠,也知道这不是什么简单的工作,而且是他想多了,心里不免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杨凯赶紧拿起萱萱的衣服遮住萱萱那娇嫩的身子,对老金报以感激的眼神。

“谢谢你金叔,我感觉好多了。”

慌忙穿好衣服,萱萱礼貌的对老金说道。

这对老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点点头,就准备回去了。

杨凯一看老金准备走了,跟萱萱说了句什么,就对老金说道:“金叔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还麻烦你。”

说着,杨凯就跟着老金除了家门。

从杨凯家的别墅出来,老金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四周,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坐在杨凯的车上,老金想了半天,最后还是问道:“小杨,你跟你女朋友还没结婚?”

自己女朋友在大医院没治好的病被这个老头给治好了,他心里也觉得舒服,就跟老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是啊,不过我们已经订婚了,准备下个月就举行婚礼。”

说完,他好像是想起来什么,接着对老金说道:“金叔,你要是不嫌弃,到时候可一定要到场啊,你可是我们的大恩人。”

老金看着杨凯开心的样子,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确切的说是深深的担忧。

刚才在杨凯女朋友身上他可是清楚的感受到以前那极其难对付的一种东西,现在又出现了,到底是偶然,还是有心人故意这么做的?

思来想去,老金都没有个主意,索性问杨凯道:“小杨,你女朋友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你记不记得在她不舒服的日子前后有什么不太一样的事情吗?”

被老金这么一问,杨凯的脸色慢慢变了。

老金一看就知道这其中有些不对劲,但具体的他也说不上来。

要是杨凯不说话那他也没有办法,但是这一次他肯定不会放过有那种手段的人。

不管是处于自己的角度出发,还是为了其他人,他必须要这么做,一旦让他们壮大起来,那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很危险的。

而且他老金跟年轻时候的那些熟人都是很危险的,当初也是他跟那些人一起把别人打下神坛的。

杨凯脸色是变了变,但是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对老金说道:“金叔实不相瞒,你这么问,之怕是你也知道什么吧?”

他的话听着好像是在问老金,但不等老金说话,他就说道:”确实,跟你说的差不多,我女朋友是半个月前开始不舒服的,正好在那时候,我家遇上了点事情,我女朋友就去处理,结果回来的时候,当天昏睡了一整天,我也没当回事,但后来想想,还是觉得好像不太对劲。“

老金一听,大概能确定就是那些人了,但这事不能跟杨凯说。

杨凯见老金不说话,又接着说道:“第二天,萱萱就说她胸口闷,我就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什么毛病没查出来,大夫说可能是太过劳累了,可是休息了几天,她还是觉得胸口闷,就又去检查了,结果还是一样,所以我就托人,然后就打听到你了。“

说完,杨凯都觉得有限莫名其妙,因为最后竟然找到了老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

不过老金今天的表现,确实是让他眼前一亮。

在那些大医院里,说是一个个专家什么的,但最后不还是屁都不知道?结果在老金这里,仅仅是推拿按摩了几下,就好了。

虽然当时那样子看着有点不太好看,当总归是病好了,不用担心了。

老金想了想,就对杨凯说道:“小杨啊,这件事你不要跟萱萱说,还有你要注意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记下来,如果有机会的话跟我说,到时候我想办法给你解决。”

不管是给萱萱治病,还是一口就说出来萱萱在生病之前遇上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这些都已经让杨凯催老金信服不已,这时候老金一说话,他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下来。

回到自己的诊所,老金心里久久不能平复。

今天萱萱的症状看着简单,可如果不是他,其他人还真的难以发现这其中的猫腻。

而且他对萱萱也是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这个女人似乎不简单,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跟那些人有联系。

还有一点是让老金想不通的,那就是杨凯是从什么地方打听到自己能治这方面的病的呢?

他虽然能猜到一定是熟人介绍来的,但具体是什么人,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也算是他的一个信号,因为有人已经盯上他了,以前那种潇洒快活的日子估计是不会太长了。

简单洗漱过后,老金就出门去吃饭了。

他虽然是一个人,但是生活质量并不差,平日里时不时的喜欢出去吃顿好的。

这不今天就大学城旁边一家不错的馆子去改善改善伙食,这几天他对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该补一补了。

老金是这家店的熟客了,跟里面的老板都认识,所以他出发之前就跟老板打了电话,预定了一个桌子。

等他到了店里,老板已经吩咐厨师做好了老金今天的饭菜,只是今天老金看着这老板,总是觉得怪怪的,好像在刻意避开他一样。

这让老金有点郁闷,但没想太多,就开始吃饭。

只是这几口饭菜下去,老金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他开始犯困了,就好像是被人下药了一样。

本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太累了,没当回事,就接着吃了,可是这越吃就越晕,等他反应过来出事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咣当一声,老金一把推开桌子上的碗筷,趴到在桌子上。

这时候从门口忽然闯进来两个中年男人,都带着墨镜,看不清容貌,不管三七二十一,驾着老金就从饭店里出来。

从饭店里出来,这两人就带着老金上了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扬长而去。

老金晕过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醒过来,发现脸上罩着一个黑色的布袋子,眼前漆黑一片。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