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出轨的女人爱爱故事

2022-07-13 10:01 · 新商盟-chnore.com

我点点头答应了妈妈,时间还长着呢,三姐可是要跟在我身边72小时呢。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开着妈妈给我买的A8出门去了,虽然不是什么太好的车,用妈妈的话来说,男人开的车一定要沉稳大气,从开什么车就能看出这人怎么样。真是期待在公司里见到大姐啊。

不多时便开车来到市中心,公司总部就在C市最繁华的一条步行街上,这步行街已经不能叫步行街了,叫商业步行城还差不多,占地面积极广,各类写字楼,商场,休闲广场等等依次伫立,人群密密麻麻熙熙攘攘,间或几辆准备进入地下停车场的车子在车库入口处排队等候。这里基本上就是C市的经济商业中心了,各类商业店铺的租金更是高得吓人。这里自然也是我家的产业,想当初,这里可是花了整整6年时间才开发出来了,宝鹭集团在这里投入的资金人力物力更是一个天文数字,现在当然应该显示出这里的价值来。

宝鹭集团的总部大楼是一栋55层的超高层,虽然不是这里最高的建筑,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这里最有价值的建筑物了。整个大楼都是属于宝鹭集团的办公区,由于旗下产业很多,所以部门自然也很多,有些分公司一个公司就占了2、3层,比如小姨管理的地产公司,什么材料部,设计部,成本部等等,就占了大楼3层楼的空间。

大姐的办公室当然是在顶楼,从50楼开始基本就是公司各个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的办公区域了,暗示着你只要有真本事,足够努力的话就能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

刚一进入大门就被大厅的气势给镇住了,虽然以前也来过看过,可这几年这大厅明显也重新装修过。将近20米的层高给人一种空旷的错觉,加上大厅四周单面反光的镜面玻璃幕墙,把四周景色都收入眼底。中间一个小型人工喷泉,让整个空间活跃了起来。四周点缀着各种绿色植被,各色当季鲜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到了植物园呢。整个大厅没有那种暴发户似的金碧辉煌,只有一种典雅高贵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

「唉唉,小兄弟,做什么呢?出去出去,这里是办公场所,闲杂人等不得入内,门口有牌子怎么就看不见呢。」还没等我欣赏完这大厅的风景就听见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转头一看,就见一个穿着深蓝制服的年轻人边比划着边向我走来,原来是大楼的保安啊。

「哦,不好意思,我是……」「是什么是,出去出去。」还没等我把话说完,这小保安就撵着我往门口走去。

这保安一边拉着我往门口走去一边还不屑地说:「瞧瞧你,瞧瞧,就你还想进这儿?这什么地方你不知道?是你这种人能来的?」「我……」我无语,我这打扮是随意了点,一件皱不拉几的短袖,花花绿绿的沙滩短裤,一双淘宝上买的廉价凉鞋,双手插在裤兜里。虽然看起来是不那么像正经人,但咱不能以貌取人是吧。

不过转念想想其实也不怪这保安啊,他也是在尽他自己的职责,是不是?我这身打扮随便去到那个正儿八经的地方可能都会被保安拦住,说是办事儿的谁也不信。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正在和保安推拉之间,身后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哦,是白秘书啊,没事儿,有些闲杂人等当这儿是参观地了,正赶出去呢。」保安一见来人,立刻换了一副笑脸恭敬地回答。

闲杂人等?他妈的老子过几年可是这儿真正的主人啊,什么时候成闲杂人等了?一想到这保安吃软怕硬的嘴脸,火气一下就冒出来了。「你他妈才是闲杂人等呢,我找池尹静,让她出来接我。」一怒之下,大声对着保安吼道,谁想这一可捅了马蜂窝了,本来大厅比较安静的,这时在大厅里的人,等着办事儿的、前台坐着的礼仪小姐、公司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齐刷刷的往这边看过来。

正值班的几个保安一见情况不对,一起往这边走了过来。拽着我的那个保安一脸冷笑:「说你是小混混你还真是,白秘书,你可看到了啊,这样的小混混一言不合就出口成脏,咱这什么地方,说什么也不能让这样的小混混在这里撒野是不?哥儿几个,把他弄出去。」说着就招呼着一起值班的几个保安要动手。

「你说你找谁?」刚才那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由于我是背对着她的,又被保安拽着,没看到那人。

「池尹静,让她下来!」我怒气冲冲地大声吼道。

一听我说这话,那保安一脸不屑:「哟哟哟?找池总啊?池总也是你能见的?还让她下来?逗我玩呢是吧?你给池总提鞋都不配!撒泡尿照照自己先。哥儿几个,别和这小子废话,弄他。」「你他妈说话小心点,老子让池尹静给我提鞋你信不信?」我冷声说道。

一边和保安推搡着,一边摸出手机准备给大姐打电话。可我哪能敌过4、5个身强力壮的保安啊!何况这中间肯定还有当过兵的。刚拿出电话就被这几个保安推糅之间给弄掉了,这还得了?一拳就照着拽着我的那保安面门挥了过去,那人一下没反应过来,被我一拳打倒在地,鼻血一下就出来了。唉,16、7岁的小伙子哪能不冲呢?对吧。

一见我打人了,那几个保安「唰」的一下从腰间抽出了警棍,准备制伏我。

「等一下」那银铃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看着他,不要动手,我给池总打个电话。」见着事情要闹大,这叫白秘书的肯定要通知公司高层的,这时大厅里围满了人,叽叽喳喳地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小子,告诉你,一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被我打到在地的保安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我恶狠狠的说。

我懒得理他,一边冷眼看着几个把我围住的保安,一边从地上捡起手机来。

「好了,池总说她马上下来,事情不要闹大了。」这白秘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出来。

不多时,就见人群一阵骚动,纷纷往两边散开,远远就看见大姐走了过来,身上当然是穿着早上我特意为她挑选的那套粉色职业装。

见到大姐来了,那保安看着我冷笑:「池总来了,小子,劝你识相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怎么回事儿?」大姐还没走近,清丽冷艳的声音就先传了过来。「池总,是这样的……」那白秘书抢先一步走到了大姐身边,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我由于人群的遮挡,恰好挡住了大姐的视线,她还没看见我。

「是啊,池总,你看,这小混混不仅不听劝,还动手打人,你看,把我打成这样,他先动的手啊,在场的大家都看见了,我们只是尽责而已。」那保安见到大姐连忙过去点头哈腰地邀功,回头对我一阵冷笑,似乎是在说:「小子,池总一发话那可就对不住了啊。」我都正眼都没瞧他一下,自顾自地对着大姐的方显喊道:「池尹静,是我。」就见大姐从人群后探出头来,一看是我,愣了下,连忙拨开挡在前面的几人快步跑了过来,「小楠?你过来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怎么样?没事儿吧?」大姐走到我身边,轻轻摸着我的头关切地问到。

「没事儿,就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不开眼,净咬人。」我冷冷地说。

大姐明显一愣,似乎还没见过我这么生气的样子,牵起我的手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儿就好,误会而已,走吧,去我办公室。」「池总,池总,这小子乱闯公司啊,还打人,你看你看。」眼看大姐拉着我就要走,这保安还不依不挠地挡在大姐面前嘴里念叨。明眼人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我和大姐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啊,就这傻逼还捏着自己的鼻子诉苦,周围不少人摇摇头,这货也就到头了。

大姐冷冷地看着挡在面前的保安:「他是我亲弟弟,让开。」「啊!?」这傻逼嘴大大地张着,半天说不出话来,鼻血流进嘴里还不知道。之前围住我的几个保安偷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周围看热闹的人心里都在庆幸自己没参合进来。

大姐拉着我的手厌恶地看了一眼这货:「你也是尽责,我不怪你,医药费公司报销。」然后回头朝着一边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吩咐道:「给保安部开个会,以后别以貌取人,若是再发生这样的情况我饶不了你们。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散了吧。」「是是,好的,我们马上安排会议。」那几个人一边擦着头上的冷汗一边点头哈腰。

「大姐,你看,我鞋坏了。」我手里拿着刚才在混乱中被踩坏的凉鞋在大姐眼前晃了晃。

「好了,一会叫人给你买新的。」大姐捏了捏我的手说到。

「那你帮我拿上去,这人不信你能给我提鞋。」我指着那保安不屑地说。

大姐二话不说就从我手里接过已经踩坏了的凉鞋提在手上,一手牵着我往电梯走去。

那被我打了一拳的保安这时已经的头脑呆滞了,两眼无神愣愣地看着前方,周围的人同情地看着这人。

随着我和大姐的离开,大厅又逐渐恢复了秩序。

刚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的时候,又跟进来一个人,对着大姐和我微笑着点点头,按下了顶层按钮。

「小楠,这是白雪,我的秘书,你们还没见过吧。」大姐拉着我的手介绍到。

「你好,我是白雪,很高兴见到你,池楠,池总经常提起你。」白雪优雅地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

柔若无骨,肌肤胜雪。这是我对白雪的一对纤纤玉手的评价。

「你好,我是池楠。」我礼貌地回应着,听到她的声音我立刻反应过来她就是刚才阻止保安动手的那个声音的主人。

白雪身高大概170左右,比大姐稍稍矮一点,一身合体的灰色职业套装紧紧包裹着那对丝毫不输大姐的胸部,膝上10公分的包臀短裙将她的臀部线条完美地勾勒出来,一双黑色超薄蕾丝边丝袜紧紧贴在那双修长笔直的双腿上,脚上一双10公分的尖头黑色高跟皮鞋将整个人的气质完美地显示出来。绝对标准的锥子脸,如同黑珍珠的漆黑美妙的双眼,玲珑秀气的鼻子唯美的生在那美丽文静的娇颜上,娇嫩的唇线,柔美的粉腮,似乎轻触就能破掉的粉嫩面颊,典型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美人!

来到顶层大姐的办公室,大姐把我那双坏掉的凉鞋放在门边就拉着我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办公室很大,大概和我家车库差不多大小吧,四周都是落地窗,随便哪个位置都能清楚地看到四周的景色。

「白雪,你下去给小楠买双新鞋吧,42码的。」大姐一坐下就让白秘书去给我买鞋。

「好的,要哪种款式?」白雪很认真地问到。

「随便了,只要不难看就行。」我大大咧咧地说。

「扑哧」白雪一下就笑了出来,「没见过你这么随意的富二代,那我就随意了啊,到时候别说难看啊。」「你买的还能难看啊,快去把,我和我弟弟说说话。」大姐笑着对白雪说。

白雪扭着那对大美腚出门去了,大姐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双拖鞋,拉着我就往卫生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过来洗洗,光着脚上来都脏了。」「大姐,我要你给我洗。」我笑嘻嘻地对这大姐说。

大姐白了我一眼:「我说过让你自己洗了吗?」我顿时语塞。

「哇,这里重新装修过吗?这个卫生间好大。」我一进这个独立卫生间就发出了感慨,以前我来的时候还没这么漂亮,卫生间占了大概100多平米的地方,四周是单面反光的落地玻璃幕墙,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当然这只是不开灯的情况下,镜面地板,还有一个足以容纳7、8人的大浴缸,浴池上面是透明的有机玻璃的全景屋顶,这也太奢华了点。

「当然重新装修过,有时候加班累了就洗洗。」大姐不在意地对我解释到。「过来坐吧,我给你洗洗,你看看你的脚底,多脏。」我依言坐在了浴池台子边上,大姐从边上拉过一个小巧的水洒蹲下身子开始仔细帮我洗起脚来,大姐蹲下的时候那开裆裤的微开缝自然而然地张开来,那粉嫩的小蜜穴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我的眼前,配上镜面地板的反光,上下两个角度都能清晰地看到大姐的私密部位。肥厚的粉嫩阴唇从裤缝里稍稍露了个头,粉褐色的屁眼微微张开,偶尔几根稀疏的阴毛露在外面晃呀晃的,晃得我心里痒痒的。

「看什么呢,昨天晚上还没看够啊?」大姐俏丽的脸上依旧是那副冷艳的表情,只是脸颊微微泛起了霞云。

我嘿嘿一笑:「当然看不够了,大姐你实在是太漂亮了,看多少次都不够。」感受着大姐柔软的手指在我脚上滑过的触感,我突然有了一种在天堂的感觉。

大姐洗得很仔细,那纤长的手指在我的脚趾缝中搓了又搓,洗了又洗。我知道这是大姐的洁癖在作怪,于是故作委屈地苦笑道:「再搓皮都给搓下来了。」「再洗洗。」大姐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我顿时不敢造次,没办法啊,大姐以前在家里积威颇深,家里除了妈妈就是大姐最有权威了,天长日久下心里自然对大姐很敬畏。

这时大姐似乎觉得穿着高跟鞋这样蹲着很不方便,就把脚上的鱼嘴高跟鞋踢到了一边,把她那粉嫩小巧的脚露了出来,光着脚踩在地上,10根娇嫩的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明晃晃地出现在我眼前,水嫩嫩的,好想上去咬一口啊。

接着大姐又把外衣脱了下来挂在一边,露出那件淫靡的背带粉色小可爱,两条背带的夹子牢牢地夹在大姐的乳头上,一前一后的拉伸使她那长度堪比妈妈的长乳头形成一个横着的S形。

「哇,大姐,你就不怕有人进来看到吗?」我看到大姐随意的举动兴奋地说着。

「嗯,没事儿,这层楼只有我、妈妈和白雪的办公室,平时就白雪一个人进来,其他人一般没事不会上来的。白雪现在下去给你买鞋,没有40分钟不会回来的。」大姐淡淡地说。

「那你平时和妈妈再一起上班的时候不是很好玩?」我邪恶地对着大姐说,言下之意大家都懂的。

大姐抬起头来,那张冷傲娇艳的脸上露出一个令冰山都足以融化的笑容:「想不想玩我和妈妈玩的游戏呢?」「嘿嘿」我怪笑着抬起被大姐洗干净的右脚,用脚趾夹着她长长的乳头用力拉扯着,一边说:「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专门跑到公司来干嘛?」大姐任由我用脚趾逗弄她的乳头,双手依然搓揉着我的左脚,看看洗得差不多了,抬起我的左脚用她那性感迷人的小嘴含住吮吸了一下,拿出来的时候她的口水被她的舌头和我的脚趾扯出了一根透亮的细线。

「那你想怎么玩呢?我的大少爷。」大姐双手捧起我的双脚放在那对柔软的大奶子上,双腿逐渐张开,让我能清晰看到她的裤裆。

「嘿嘿,你和妈妈平时怎么玩的现在就怎么玩吧?我也不挑,是吧。」我用脚底按摩着大姐的乳房,一边兴奋地说。

「那让我想想怎么才能让你玩得高兴。」大姐低下头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看着大姐认真思考的样子,我自然是上下其手,把该摸的摸了个遍,该捏的捏了个够,直到大姐忍不住有些微喘了起来才放开手,期待着看着这脸颊微红,眼里水波流转的冷艳大姐。

大姐抬起头来,有些羞涩的看着我说:「以前妈妈给我说过一个游戏,可那时因为你还小,我的身子是留给你的,所以我也从来没有玩过,今天就便宜你了,不过你可要配合我啊。」看着大姐眼里闪闪发光的样子,我心里不断猜测着,一会要玩的东西,兴奋又期待,只差钻到大姐心里面去看看了。

「出来吧。」站起身拉着我走出了卫生间,她上衣没有穿上,只是把那双高跟鞋重新穿上了,就这样晃着那对大奶子来到办公室。

就看见大姐在四周都是透明落地窗的办公桌前脱掉了那条开裆裤,随意地放在办公桌上,转身从身后的一个衣柜里拿出一条亮紫色的吊带丝袜对着我晃了晃。我瞪大了双眼看着大姐,大姐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幽幽地说「只要不开灯,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我望着外面同样高度的几栋大楼放下心来。

「来吧,你帮我穿上。」大姐脸色微红,手里拿着那双丝袜对我轻声说到。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