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荷塘乡野

2022-07-14 07:02 · 新商盟-chnore.com

妻子出轨的证据,几乎已经坐实了,要是她在我面前,还能怎么解释呢?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都碎了,甚至眼圈都有些发红。

我真想立即质问妻子,她为什么要背叛我?难道我对她不够好吗?恐怕是我的收入,无法满足她的欲望。

只是以我对妻子的了解,她不是爱慕虚荣的人……

“他们……他们有在你店里买内衣吗?”我重重的吐出一口粗气,然后询问老板娘。

“肯定有啊,不然他们来我店里干嘛?”老板娘嘟嘟囔囔的说道:“我对他们那一对,印象还挺深刻的,那女的事儿太多了,试穿了好几套内衣!

你瞧,最后那女的选了那一套,眼光还真不错。”

我顺着老板娘指着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了货架上的那套内衣。妻子昨晚穿回家的内衣,竟然和货架上摆着的内衣一模一样!

红色的胸罩和黑色的丁字裤!

胸罩的颜色只是鲜艳,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那条黑色的丁字裤,只能勉强遮住隐秘处,连毛都挡不住。我猜测正是因为如此,那奸夫才把妻子的毛给剃掉了!

老板娘没必要骗我,最起码证明是妻子说谎了。本来白静和陌生男人逛内衣店,就有很大的问题,既然她还对我说谎,这说明了什么?

就算我想要为妻子开脱罪名,事实摆在眼前,我必须要承认她已经出轨了!

“那女的和你什么关系呀?长得可真够漂亮的!”老板娘见我板着脸,试探着问道。

“她是我老婆!”

老板娘得意的对我一笑,对此她并没有感到意外,当她问我的时候,就猜到了那女的是我的妻子。

“我也不好说什么,这种事儿也正常!你最好从自身找一下缺点,女人出轨就两种可能。一,你的经济满足不了她,二,在床上你伺候不动她……我看你这么瘦,应该是在床上……”

“不,在床上我能满足她!”

“呵呵,男人都这样说,那你能坚持多长时间?”

“半个小时能有吧!”

“那你可以啊!”老板娘盯着我下面,喉咙动了一下,又对我说道:“不像我前夫,还没等我有感觉呢,他就完事儿了……现在找你这样的男人可难了,还不如单身的好!”

男人最怕别人说不行,我就和老板娘争论了几句,不过我并没有夸大。但是老板娘对这种话题很感兴趣,又盯着我那个地方,让我感到特别的不舒服。

不是我吹牛,要是我愿意的话,稍微调戏老板娘几句,她就能把卷帘门关上,然后和我干一发。

“姐,帮我个忙吧!中午我把我老婆带过来,你帮我做个证!”

“行,我最看不惯这种出轨的女人!”老板娘看似一身正气,紧接着,她抿嘴一笑,又看了一眼我的下面,说道:“姐是好人,能帮你的还有很多,随时等你开口。”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而且她又是离异,老板娘好像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但我假装不懂老板娘的意思,随口敷衍了几句,我就离开了内衣店。

我的脑袋浑浑噩噩的,这个家就快要拆散了,心也跟着凉了。

显然,昨晚妻子先是和那男人买了内衣,又开了房。最起码妻子被一个男人干过一次,甚至还帮他口过。

今早我还和妻子接过吻,只觉得恶心至极,一瓶矿泉水都被我给漱口了。

我开着车直接到了妻子的公司,但我没有惊动她,就坐在车里等她。说不定中午妻子下了班,能和那男人去干一下,最好让我抓个正着。

这一等我就等到了中午,妻子和另外两个女同事,一起从办公楼里出来了。她的身边没有男人,我又升起了一丝希望。但是转念一想,妻子公司里的人,全都知道白静结婚了,她应该不敢在公司里乱搞。

“白静!”

“咦?老公,你怎么来了?你没课吗?”

“嗯……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妻子看到我,看上去倒是挺开心,她随着我上了车。白静性格温柔,开朗,坐在车里不断的说着公司里的趣事。

她还想凑过嘴来亲我,但被我躲开了。一想到她这张嘴,含过别人的几把,我就钻心的疼痛。

不过随着离着内衣店越来越近,妻子没有那么淡定了,她坐立不安,时常用眼睛的余光看我。

“老公,在我公司附近吃点就可以了,你要拉我去什么地方?”

“你升职了,我得送你一件礼物……就送你内衣怎么样?”

“我……我有不少的内衣了,而且公司……”

妻子越来越慌乱,虽然我心里不是滋味,却有一种报仇的快感。只要到了内衣店,老板娘为我作证,白静根本就没办法解释!

很快我就把车开到了内衣店,妻子没有立即下车,她胸脯一上一下的抖动着,一看就紧张到了极点。但是在我的催促下,妻子勉强的冲我一笑,只能从车里下来了。

“小海,我就在内衣公司上班,没必要再话这个冤枉钱了。”

在内衣店门口,妻子拉住了我的胳膊,她额头上连汗珠都流了下来。在这一瞬间,我对妻子没有任何的同情,心中反而是一阵冷笑,妻子是心虚,不敢随着我进入内衣店吧!

“没事儿!”

我说着话,就拉住了妻子的手,她的手心里都湿透了。随着我进入内衣店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出来,妻子的身体都在颤抖着,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

“咦?”

然而内衣店的老板娘并没有在店里,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生帮她看店。小姑娘告诉我,老板娘去省城进货了,最起码明天才能回来。

当着妻子的面儿,我装作若无其事,但在心里把老板娘骂了一遍,她怎能言而无信呢?不过我和老板娘无亲无故,她失信于我倒也正常。

既然来了内衣店,我肯定要送妻子一套内衣,给她挑选了一套性感的内衣。我有了一种邪恶的想法,说不定那天我就彻底失去白静了,趁着现在她还是我的妻子,我要用力干她几发!

在吃饭的过程中,我几次想要和妻子坦白,不过还是忍住了。八成妻子是被公司领导给潜规则了,而那老板娘又只认钱,要是她先被那奸夫找到,说不定被收买就隐瞒了真相。

所以,我必须要稳住情绪,不能让妻子看出什么破绽。

吃完饭我把妻子送到了公司,可我开着车,竟然有些茫然。我该何去何从呢?下午没有我的课,我更不想一个人回家。

于是我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的饭店,自己一个人借酒消愁。很快就到了下午六点多,妻子早就下班了,但她没有给我打电话,说不定现在又躺在那奸夫的怀里了。

想到这些,我就给妻子打去了电话,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她很快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呢?”

“我刚刚回家,你怎么没有在家啊?”

松了一口气,我就准备把电话挂断。但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声音:“你先别闹了,我老公马上回来了,看他回来怎么收拾你!”

当听到这个声音,我眼睛瞪得溜圆,妻子在和谁说话?难道她把奸夫领回了家?

我猛地站起身,跑出了饭店,没有结账,甚至没有开车。当到了楼下,我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宝马车。

要是这对狗男女被我捉奸在床,就算搭上我自己的命,也要把他俩给杀了。

跑到楼上,我快速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妻子就站在客厅中,她看到我之后立即怔住了。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闪开!”

我直接推了妻子一把,浴室里有动静,若有若无的歌声传了出来。走过去,我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里的门被我拉开,里面的歌声嘎然停止,但是我整个人呆住了。里面的人光着身子,那身段纤细,柔软,最重要的是她流着红颜色的长发。

“啊!”

她缓缓地回过头,四眼相对,她那充满着泡沫的身子,一览无余的暴露在我眼前。紧接着,她双手抱住酥胸,就传来一声尖叫。

“对不起!你继续!”红着脸,我一低头,就把浴室里的门给关上了。

“白静,你老公就是个死变态!”

浴室里的女人破口大骂,不过我不敢还嘴,谁让我没搞清状况,就看到她的身子了呢?

太多的证据指向了妻子出轨,以至于我做事有些沉不住气了。如果刚才我在门口仔细听一下,应该能够听得出,那歌声是女人的声音。

我红着脸把目光看向了妻子,她胸脯上下抖动着,小脸通红,一看就气坏了。此时最尴尬的人是我,苦笑着我朝着妻子走了过去。

“那个……那个我以为……”

“呵呵,你以为什么?抓奸夫呗?是这个意思吗?”妻子连续的反问,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她一声冷笑,继续对我说:“贺海,你这两天总疑神疑鬼,到底什么意思?”

妻子一向温柔,突然间发火,竟然问的我哑口无言。不过我还是有些恼怒,她有没有出轨自己清楚,怎么还有脸在我面前自恃清高呢?

“好老婆,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你知道我有多么在乎你!今晚你穿上那套内衣,咱们好好来一发!”见状,我抱住妻子,贴在她的讨好似的说着。

“别这样……美心还在浴室呢,被她看到了多不好?”妻子顿时消了气,一嘟嘴,轻轻地掰开了我的胳膊。

我没有底气了,从头至尾我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是楼下那辆宝马车,都得到了解释,那是妻子的闺蜜美心的座驾,显然这段时间妻子一直由她接送。

所以,是我理亏了!

“贺海,你是不是有病?信不信我报警抓你?”这时,美心裹着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好啦,好啦,你别说我老公了,他又不是故意的!”妻子赶紧为我打圆场。

平时我和美心见面,少不了掐架,从我和妻子恋爱的时候,美心就看不上我,暗地里说了我不少的坏话。而我同样瞧不上她的所作所为,美心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无所事事,连份儿正式工作都没有。

可是现在美心却开上宝马了,估计不知道是那个瞎了眼的土豪送给的她。假如妻子真的出轨了,绝对是受到了美心的影响。

“哼!”

从卧室里换好衣服,美心冲着我一声冷哼,扭捏着屁股就离开了我家。虽然我对她厌烦,但不得不说美心的身材真不错,尤其是穿着紧身裙,显得她的屁股梗翘了。

“老公,也不能全怪你,都是我没有向你打个招呼……美心下午健身去了,出了一身的汗,非要来咱们家洗个澡!”妻子撒着娇,双手缠住了我的脖子。

妻子的这番话,我的心里就是一暖,从结婚到现在,她一直温柔体贴。看着妻子,我的眼圈有些发红,她到底有没有背叛我呢?

“好了,别生气了!”妻子喃喃的说着,一只手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

“白静,我……我……”我的情绪激动了起来,把妻子抱在了怀中,就开口说道:“你实话告诉我……呵呵,你脖子上的草莓印怎么来的?”

在一起那么久,我对白静的感情深厚,她的呢喃声,让我的心情复杂了起来。可是我突然间看到,妻子的脖子上发红,竟然有嘬出来的草莓印。

我的心顿时就凉了,妻子今天就算没有和那奸夫上床,也肯定是亲热过了。脑海中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个画面,那男人趴在妻子的脖子上,像疯子似的亲吻着妻子。

“哎呀,真的吗?”妻子说着话,就把我给推开了。她朝着浴室走去,站在镜子前随口对我说道:“烦死了,美心就是个疯子……刚才她送我回家的时候,对着我又亲又啃的,难看死了!

明天上班那些同事肯定要取笑我,以为是你嘬出来的呢!”

美心?真的会是她吗?就算我向美心询问,她也绝对不会为我作证。不过要是妻子身子上还有草莓印,那她还怎么解释呢?总不能还推给美心吧?

“啊……老公,你别这么粗鲁,我都有点怕了!”

面无表情的朝着妻子走过去,我拦腰把她抱了起来,倒是把她给吓了一跳。我什么也没有解释,抱着妻子把她扔在了床上。

“老公,你怎么了?你再这样我真怕了!”妻子双手捂着胸,用眼睛的余光怯怯地看着我。

我只想查看一下,妻子除了脖子上,其它部位有没有被嘬出草莓印。所以,我的动作极其粗鲁,并没有和她亲热,只是快速的把她的衣服扒光了,包括她的内衣。

从妻子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她的确有些害怕。但是妻子并非是心虚,只是对于我的做法不解。

而我仔细查看了一下妻子的身子,除了脖子上的草莓印,还有昨天被拍打红了的屁股,妻子身子皮肤光滑,白皙细嫩,别处并没有伤痕。

“咱们老夫老妻的了,你怕我做什么?我刚喝了点酒,就是有些激动!”俯下身子,我就想要去亲妻子。

既然妻子的身上没有草莓印,我除了相信她的解释,还能怎么办呢?而且被我抱在了床上,衣服也被我扒光了,我必须要履行男人的义务。

说着话,我的手放在了妻子的下面,她的毛都剃光了,手想要插进去更容易了。但是当我刚摸到妻子的私密处,却发现她早已经湿透了,甚至滴在了深色的床单上面。

妻子一向敏感,可我还没有和她亲热,她怎么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妻子下班之时和那奸夫亲热了,不单单是给妻子嘬出了草莓印,连她的下面也被摸过了。

“白静,你怎么湿成这样了?不会是美心也给你摸过了吧?”盯着妻子的眼睛,我冷冷的询问……“才没有,平时和美心洗澡,她就喜欢动手动脚,我挺讨厌她这样的……不会让她摸下面的!”妻子一嘟嘴,娇嗔道。

“这样啊?那我还真好奇,既然没有人碰你,你怎么就湿成这样了呢?”我真诚的看着妻子,期待着妻子的解释。

如果再疑神疑鬼下去,恐怕我会崩溃,我希望妻子能坦然相告。或许我一时会悲痛不已,但是彼此都会早一些解脱。

假如妻子真的出轨了,我想,她要用各种理由搪塞我,现在比我累得多。

“你刚才的样子太可怕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呵呵,白静,你的解释太牵强了吧?害怕我身体就会变得敏感?”

“嗯……可能是吧!刚才你好像是……好像是要强奸我!”妻子咬着下唇,小脸通红通红的。仿佛是怕旁人听到,她贴在我的耳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以前我听别人说过,女人都期待被强奸,会特别的刺激……我总觉得说这些话的人不正常,可是现在我信了!

老公,你脱我衣服的时候,我就湿透了!是不是我变坏了呀?可是我现在好想要哦!”

妻子平时的确很少说这种放荡的话,可是她说的话,让我也有了感觉,身体某处支起了帐篷。可能是妻子真的想要了吧,她主动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把我那玩意掏出来,然后就含在了嘴里……

看着妻子坐在床上,脑袋卖力的上上下下动弹着,我内心中又舒畅,同时也有些心酸。不过既然妻子期盼着被强奸,今晚我满足了她的要求,干她的时候比往常要野蛮的多。

尤其是后入,看到妻子那发红的屁股,我说不出什么滋味,也在她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几下。

第二天早上妻子做好饭,就匆匆的下楼了,美心的宝马车早已停在了楼下。我实在是想不通,美心整天无所事事,怎会每天接送妻子上下班呢?真的只是因为炫耀吗?会不会美心和妻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我根本没什么胃口,吃了一些妻子做的东西,就准备去一趟内衣店。刚准备下楼,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你是不是白静的丈夫?你很爱她吗?呵呵,她把你绿了知道吗?”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给我发来这条短信,显然是和妻子有一定的关系。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心噗通噗通的狂跳着,立即按照这个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可能我真的有些疑神疑鬼了,甚至神经都有些衰弱。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我发来短信的人,就是妻子的姘头,他发来的短信无非是向我炫耀。

只是我连续拨打了三遍电话,每一回都被他给直接挂断了。我尽量平复下心情,用颤抖的手编制了一条短信:“你到底是谁?你要是个男人,咱们就出来见一面!”

“呵呵,你不用激将法,我原本就不是男人!你是不是察觉到了白静不对劲儿?”

“你什么意思?能不能见面聊?”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时间!等我和你再联系,你早一些做好和白静离婚的准备,比如财产转移,你如果真的恨她,不单单让白静身败名裂,还要让她一无所有,对吗?”

当他给我发来这条短信,我又给他发去了几条短信,希望约见他出来见一面。只是他却没有继续给我回复,我再拨打这个电话号码,然而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给我发来短信的人是谁呢?从短信内容上看,他很有可能是一个女人。除此之外,还可以确定一件事,这人之所以找上我,是因为他对妻子恨之入骨!

妻子得罪了什么人呢?她性格温顺,很少和别人红过脸。那人会不会和妻子一个公司?不然他怎会得知妻子出轨了呢?

虽然我对妻子产生了怀疑,但我们之间毕竟是有感情,我还是担心她被小人给阴了。想要打个电话提醒妻子一下,不过我又一想,或许这个给我发来短信的陌生人,他手中有妻子出轨的证据,那我可就得不偿失了。

到了楼下,我突然想了起来,前一段时间妻子公司聚会,他们公司所有员工在一起合影。于是我又跑到楼上,把那张照片给拿上了,想让老板娘帮我指定一下奸夫。

照片中那个长相仪表堂堂的男人,就是妻子公司的老总,如果妻子是被潜规则,他就是给我戴绿帽的人!

“你怎么又来了?昨晚我们老板说了,你要是有事儿,就给她打电话!”

帮老板娘看店的那小姑娘,扫了我一眼,连屁股都没有抬一下。其实昨天她已经告诉我了,老板娘最早要今天回来,不过按照车程来算的话,老板娘回到店里,估计最起码得下午了。

没有办法,坐在车里面,我只好给老板娘去了电话。

“你好,昨天我……”

“我……我听出你的声音了!小……小弟弟,你……你找我……找我做什么?”

“不好意思,打扰你的好事儿了,要不你先忙?”

老板娘接通电话之后,她说话的声音近乎于娇喘。昨天老板娘告诉我了,她离异单身,估计去省城进货,顺便和男人约了一发。

我还没有那么变态,更不是偷听狂,就准备先把电话挂断。

“切,你在想什么呢?我在跑步,好热啊,里里外外都湿湿的!”老板娘还是喘着粗气,尽量平复下心情对我说:“你先让我喘几下,累死我了!”

我只觉得一阵无语,但没有打断老板娘,静静听着她的喘息声。如果不是老板娘告诉我是在跑步,我还是认为她和男人在床上!

“小兄弟,这个季节你来过省城吗?到处都是花儿,景色真是太美了!”过了半分钟,老板娘缓缓地对我说:“我打算在省城好好逛逛,要不你也过来吧玩玩吧,就当是旅游了,车票和住宿都算我的!”

老板娘的话让我皱起了眉头,她话中的含义我自然明白。依照老板娘的性格,她主动开口和我约泡,我也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我受过高等教育,若是一面之缘就能上床,我绝对无法接受。而且老板娘的话让我有些反感,恐怕她和前夫离婚,也是因为她在外面偷腥,不由我联想到了自己的遭遇。

“对不起,希望你能自重!”我冷哼着就对老板娘说。

“你……给脸不要脸的东西,难怪你老婆会出轨,活该!信不信由你,现在你老婆就跪在地上给人家舔!”老板娘大发雷霆,说完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