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的爱爱小说,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2022-07-14 11:32 · 新商盟-chnore.com

杨羽对着就是一顿狂捏,这一抓,杨羽就感觉还不止C呢,弹性极好,又柔又软,杨羽很想跟表姐比较下,谁的手感更好。

这个初吻也吻得太狂野了,连杨羽都快喘不过来,只好慢慢地准备离开紫舒的舌,头,可紫舒却吻上了瘾,还舍不得离开。

让老师看看奶子好不?杨羽看着紫舒那股没吻够的劲,知道这事即要趁热打铁,也要细嚼慢咽。

紫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衣服早已经被拉了起来,整一个奶子完全挺在外面,正被杨老师双手抓在手上,杨老师还直勾勾得看着,顿时感觉好难为情。

杨羽一边打量紫舒的奶子,一边捏着,还不忘赞美:真看不出来,才十六岁,奶子就这么大了,发育的真不错。

紫舒觉得反正都已经被老师给摸了看了,还有啥难为情的呢,也就慢慢大胆了起来:人家十二岁时就发育好了。

这么早?那岂不是憋了四年?杨羽这句话当然是开玩笑,就算再早熟,还是没这么快想到那方面事情上去的,可谁知紫舒的回答让杨羽大吃一惊。

嗯,我家隔壁的晓叶很早就被男人开苞了。紫舒倒没憋四年,自从两年前隔壁的晓叶被开了苞,就整天跟她说那些事,什么舒服什么姿势啊。说多了,紫舒就开始向往,那时起才知道自己的身体的秘密。

你怎么十六了还没有碰过男人呢?杨羽两手抓着奶子揉,跟着紫舒聊天。

紫舒两腿分开坐在杨羽的腿上,却还是比养羽矮上一点点,显的很娇小,双手一直抱着杨羽的脖子,被杨羽双手抓着奶子,浑身舒服,还从来没跟男人聊性事,感觉也很刺激,尤其是跟自己的老师。

我不是没男朋友吗。紫舒有点不好意思。

那杨老师帮你开苞好不?杨羽终于问出了这个一直想问的问题,虽然这个问题他完全可以不问,直接强行上了紫舒,相信紫舒也不会怎么样,但是她就是想听紫舒亲口说出来,因为男人都爱听觉和紫舒那种难为情的表情的享受。

果然,紫舒脸都红起来了,欲言又止,双手抱紧,直接把头靠在杨羽肩膀上,就是不回答。

杨羽当然不会放过紫舒的逃避,他就是要好好折磨这个小骚货。

把你开苞了好不好?杨羽凑到她耳边,又问道。

不好,你是我的老师。紫舒说话又柔又细,本来在第一次被杨老师从后面抱着她就开始湿了,接着一顿狂吻,早就发了春,又被杨老师摸着奶子捏了好久,早已经不是湿不湿的问题,而是快憋不住,可这种事情,她怎么好意思当着杨老师的面亲口说出来呢。

杨羽已经感觉越来越好玩了,他就是要逼紫舒说出来,于是杨羽换了种逼供的方式:老师才好啊,那些小屁孩都牙签似的。

噗!

紫舒听到牙签似的差点喷笑出来,心想:奇怪,杨老师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呢?第一次当然要留下最美好的回忆,牙签才不要,我就喜欢大的。

不要开苞是吧,那算了。这话杨羽当然是故意说给紫舒听的,她就想看看这紫舒是要脸还是要破:那就给你吃吧。

紫舒一听不做当场就急了,下面都要溢出,没东西堵住那怎么行,可又一想杨老师的后半句话,她又岂会不理解这吃的含义呢。

啊?不要不要。紫舒使劲的摇摇头,心里却是早就很想吃了,可嘴上哪能说,那岂不是马上被杨老师误会成自己是个骚货?

这可由不得你哦,杨老师很暴,力的哦。杨羽故意威胁她,其实这是欲擒故纵,声东击西。

紫舒一听要强行,这不是正合自己的意吗,但是但是,这事第一次见面就,太不好意思了吧,而且现在自己心里第一想的还是那事,就急忙说道:啊?不要,不要。我给杨老师那个还不行吗?

紫舒撅着嘴巴,一副无奈的样子,她已经等不了要了,本以为杨老师会一气呵成上了自己,可他却偏偏让自己等,终于紫舒感觉自己下面要憋不住了。

杨羽一听,果然把她给这话给逼出来了,心里是高兴得不得了,但杨羽还是不够满意,他还要紫舒放下一切,包括她的自尊:给我什么?杨老师没听清呢,你大声说!

紫舒趴在杨老师的肩头,紧紧着抱着,身子甚至开始有点发抖,见杨老师还在调戏自己,但心里却很开心:杨老师好坏,你知道的啊,给你开苞!说着轻轻地把嘴巴凑到杨羽的耳边害羞的说道。

杨羽知道也只能问道这个地步了,把紫舒推开点,紫舒就像头母猫一样看着杨羽,脸还是通红通红的,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还害羞什么呢。

紫舒看了杨羽一眼,满脸的尴尬,但是却感觉特别刺激,又急忙抱紧了杨羽的脖子,只是这一次,紫舒是双腿跪了起来,将屁股高高翘起,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杨羽其实自己也快憋死了,就是为了从心里彻底征服这个女人,而眼下就是用身体去征服的时候了,不然之前的一切多少白塔。

二话不说,就脱光了两人的裤子。

杨羽双手托住紫舒的大屁股,紫舒这个心都要跳出来了,双手紧紧得抱住杨羽脖子,只见杨羽对准,一按,就进去了。当即紫舒一阵惨叫,没过多久,就是撕心裂肺的呻吟,口中不停的叫着:给杨老师开苞了给杨老师开苞了。

整整连续抽了半个多小时,最后一次,紫舒当着杨老师的面,尿了一地,紫舒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尴尬,周一哪还有脸见杨老师呢?

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开得更艳丽了。

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而这事,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除了表姐,也只有表姐知道,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忙了什么,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

杨羽拿着跟小竹竿,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还有一簇假胡须,就往山上爬去了。

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不过,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然后在山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摸索着找,路上遇到村民就问。

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从北面山去还要爬两座山,杨羽这一路走得慌,走着走着,结果没路了:我列了个去!这是杨羽的口头禅,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都啥跟啥吗。

回头看看,杨羽真想开骂,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

这山可靠大的啊,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羽有点担心起来,一旦走不出去,天一黑,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这不是闹着玩的,可能没有老虎狮子,但是巨蟒毒蛇那是真心多,哪怕是野猪,急了也会冲你而来。

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我压的别说村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梨花了。杨羽口干舌燥,心烦意乱,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

正在杨羽迷茫之际,看见前方一村妇,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

大姐,这梨花村怎么走?杨羽边跑边喊,深怕这村姑跑了。杨羽跑到了村妇一看,真是叹息,没想到,这深山里,连个普通的村妇都那么美。

这村妇完全素脸,穿着朴素,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正扛着一棵树,这树可真不小,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

这农村,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比如床,木桌,竹椅,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所以,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从山上扛到村子,那个累。当然还有更累的,有些人想挣几块钱,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因为没公路啊,那只能扛,这浴女村出去,就要扛几十里路,爬过五座山,每天只能扛一棵,每棵给你两块钱,这些,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那时候的苦,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

梨花村?那正好,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村妇停下来休息,非常热情。只见村妇将树拐杖上,知道担子的人都清楚,一个扁担都会配一个拐杖,担起来的时候,放在另一个肩膀,这样两

个肩膀受力,减速一个肩膀的压力,农村的男孩子都特别矮,都是这样给压矮的。

太好了,我没去过这村,差点给迷路,真是谢谢大姐带路了。杨羽当即转危为安,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可看着村妇质朴的样子,又是女人还长得这般标志,却出来如此辛苦,不免心中酸酸的。

要不,我来帮大姐扛扛?杨羽知道人要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个道理杨羽一直记在心里,见这村妇如此辛苦为生活奔跑,杨羽觉得能出一份力是一份。

开什么玩笑,看你这白嫩兮兮的,一看就是城里人,这树上百斤呢,你拿什么扛?村妇一看杨羽的模样,这帅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别说扛树了,能爬这山就已经不错了。

杨羽一听不服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跟着表姐砍过拆,虽然十来年没扛了,但是自己高中怎么说也是体育特长生,那跑步后面都拉着几个轮胎跑的。

我先帮扛扛看,不行,就给你,你累了,再给我,这样,我们轮着来,也会轻松很多,反正我们一起赶路,早点到,总是好的。

村妇一估量,这句早点到总是好的说道她心扛里去了,家里还有娃子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就答应下来了。

杨羽还真的把树给扛起来了,虽然重如泰山,自己可是个男人,总不能输给女人,咬咬牙,硬是给扛了下来,往前走去。

你来梨花村是来旅游还是找人呢?村妇见这小伙子这么热心,就跟在旁边聊起来。

找人呢,叫什么傻二狗。杨羽也就跟着回答,反正也要打听傻二狗的住所。

傻二狗?村妇一听,乐了:真巧,我这树就是卖给傻二狗他爹的啊。

杨羽一听,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那就是帮助自己啊,对傻二狗他可有兴趣听了,就撒个谎,询问有关傻二狗的一切消息。

原来这傻二狗的爹就是个手艺人,就是靠制作木椅竹椅而发家,会每个月运到城里去卖,这原创的手工的东西在城里可吃香了,哪怕卖得很高的价格,城里人也觉得还便宜,这傻二狗他爹就靠这手艺活发了,成了梨花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

因为村妇跟这傻二狗爹是长期做生意,所以还算熟,将所有傻二狗和他家的事都聊了个遍。

信息收集,无论在哪个年代,那都是入手解决问题的第一要素,杨羽深知这个道理。

两人轮流扛了一个舵小时,总算到了梨花村,奇怪的事,这梨花村却看不到一棵梨花树。

姐姐,你先去卖树,我呀还有点其他事。杨羽找了个其他理由,现在可不是去傻二狗家的时候,不然还不被当场揭穿啊。

那村妇也是奇怪,这杨羽不是要找傻二狗吗,怎么到了反而不去了,不过,这她并不关心,她知道杨羽帮她扛了好几里的树。

杨羽那肩膀都已经渗出血丝了,疼得要命,以后可不敢硬撑了。杨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掏出那白布,串在了那竹竿上,衣服反穿,还戴了个秀才冒,拿出假胡须,贴到了鼻子下方,等整顿一番,自己很是满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举着竹竿就重新进了村。

而那竹竿的白布上,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先生。

杨羽站直了身子,装出一副书生样,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我是一名大师,风水大师。

这招换了忽悠别人,哪怕是三岁小孩,都行不通,可这傻二狗他爹偏偏是个迷信狂热分子,这生意人往往都如此,蛇打七寸,杨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中傻二狗他爹的七寸,要是成了,杨羽想想都兴奋,这表姐美如天仙的身体就属于自己的了,到时,一定要她像昨晚的紫舒一样干得她失禁,表姐失禁起来的模样杨羽想想都觉得刺激。

杨羽不急着去傻二狗家,何况刚才那村妇应该还没走,先在村里溜达一圈熟悉下环境和人文再说。这村子和浴女村的最大区别就是迷信,因为杨羽发现自己刚走进来没几步,就村妇围过来要求算命。

杨羽只好装模作样,摸摸自己的八字胡须,一阵沉思。杨羽当然不会算命,但是算命无非做好两点就能骗过去,一就是说好话,二是学会观察。杨羽看了看眼前这村妇,三十出头,屁股大,奶子足,嘴角还有颗痣,一看就是母老虎的命。

这个大姐长的一副旺夫相,屁股大说明根基稳,奶子大说明子孙多福,再看你嘴角这颗痣,真是吉人痣啊,只要回家多跟丈夫每日多行几次房事,好运自然就来了。杨羽说起话来还真有模有样。

这村妇一听,竟然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当场乐了,急忙往杨羽手上塞了几块钱,杨羽当场愣在那里,自言自语道:我呀的随口说的,这也能挣钱?还是办大事要紧。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傻二狗爹家旁,这座宅府比旁边的房屋不知豪华了多少,浓浓的一股迷信气息,门上贴了秦琼尉迟恭,两边各种一棵大树,正面墙壁内嵌了一面镜子,杨羽定睛一看,那不是傻二狗子吗?这样子跟表姐和那村妇描述的一模一样,脸大脖子粗,一看就知道是个2B,这2B正坐在门口咬着玉米棒。

杨羽马上装出走累了的样子,一副疲惫模样,走了过去,坐他屋前的台阶上,拿出壶子准备喝,看看这2B傻乎乎的啃着玉米,也馋了,笑着说:傻二狗子?给叔叔也啃一口如何?

那傻二狗子撇了一眼,转过身,护住了玉米,继续吃。杨羽乐了,这不正是2B的表现吗,正常人哪是这样子的?

我用糖跟你换怎么样?杨羽说着拿出村口买的糖,递过去给傻二狗。

那傻二狗看了看糖,呵呵一笑,喊道:你当我是傻逼啊,还吃糖,回去哄三岁娃子去吧。傻二狗说了一句,继续啃自己的玉米。

这次轮到杨羽愣在那里了,分明的表明我杨羽才是那个傻逼啊,看这话骂的。杨羽只好收回了递过去的手,喝起水壶继续喝,咕隆咕隆地喝得津津有味。傻二狗这时转过头了:叔叔,你喝的啥?

杨羽也学着转过了身,保护起水壶:这东西你不能喝。说着,又继续喝起来。

那傻二狗一听说不能喝,更好奇了,傻傻得看着杨羽喝,然后递来了玉米,说道:我跟你换?

杨羽心中暗笑,傻子终究是傻子,幸好自己留了一手,装出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好吧,只许喝一口哦?

那傻二狗一听,乐了,拿起水壶就咕噜咕噜得喝,喝到一半他才感觉怪怪的,就递了回来,往屋内跑去了。

杨羽心中暗自好笑,还不中招?就起身躲在了树荫下,等了半个钟点,才看见傻狗子他爹从外面回家,这傻狗子他爹长得跟傻二狗子还真一模一样,脸打脖子粗,像个屠夫。

杨羽急忙钻了出来,大摇大

摆着装着算命先生的样走了过去,把竹竿举得高高的,嘴里还喊着:算命,算命了!

果然,这傻二狗他爹看了一眼,正要准备转弯回屋时,只听见那算命先生自言自语到:这谁家的房子,晦气这么重,完了,要折寿啊!快走!

傻二狗爹一听,心想这不是在说我家吗,家里有关公坐镇,上个月刚请了大师来扫晦气,怎么可能有晦气?难道又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回家?

大师稍后,你说这房子晦气重,还请大师详谈?傻二狗子不信了,就想问问哪里不对了。

杨羽哎了一声,无奈摇摇头,说道:这屋上空阴云密布,连大树根基都蛀虫,连照妖镜都碎了,你还说没晦气?这晦气都快成妖气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快赶紧走,不宜久留。杨羽说着故意装着要逃跑的样子,边走边不断的摇头。

傻二狗爹愣了,这更不可能啊,这上空阴云密布倒是真的,但我这颗是香樟树,从风水大师那买过来的,从来没听说,这香樟树还有蛀虫的,这算命先生肯定忽悠我,然后抬头一看,心一下子,凉了半截,那嵌在正屋上方墙壁内的镜子真的碎了。

傻二狗爹已经吓得一身冷汗,急忙跑那香樟树下根底一看,差点晕过去,正有几条白虫在爬来爬去,竟然全被这算命先生给说中了,一下子魂都吓没了,急忙上去追赶杨羽。

大师留步,大师留步,大师果然是高人啊。傻二狗爹还没说完,就塞进了一叠钞票:大师,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杨羽就是不接钱,一个劲的摇头。

大师,你别摇头啊,我慎得慌。傻二狗爹都快急哭出来了。

好吧,替人销灾,是我积德之人该做的事,我是不会收钱的。稍我再算算!杨羽又装模作样往屋走去,心中差点笑喷出来,这乌云密布那只是巧合而已,至于那照妖镜,刚才闲得无事,一个石头给你砸的,还有那香樟树,哪会蛀虫?那都是我杨羽随便收集的虫子往那倒上去的,你这么急,哪会仔细看这是啥虫子?

傻二狗爹急忙跟上。杨羽东看看西看看,伸出手指,装出观音菩萨算的样子,配合杨羽的眼神还真是有模有样,杨羽都怀疑自己有演员的天赋。

屋子确实不干净,糟糕,已经有人中招了。杨羽一脸惊慌样,急忙往屋里内奔去。

傻二狗爹一听有人中招,那就更急了,比杨羽跑的还快,进屋就喊着:傻二狗,傻二狗!

这时,一个比傻二狗爹还急的村妇跑了出来:老爷,老爷,不好了,傻二狗不知怎么的,浑身红疹,像是中了什么邪术。

啊?傻二狗爹快晕过去了,才想起杨羽来:大师,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们二狗啊,我晚年得子,又是三脉单传,孩子他妈死的早,我就这个儿子了,你得救救我啊!傻二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杨羽看到这场景,心里都快笑哭了,那娃子只是喝了点酒,而且这娃子正好对酒精过敏,而这事正好是那半路遇到的村妇告诉他的,结果派上用场了。等酒精一挥发,自己就好了,压根不用去什么医院,而这些村妇也愚昧,以为是中了什么妖气,不过,这也正好,帮了杨羽的忙。

傻二狗爹当然是知道傻二狗这事的,以前就犯过过敏,但他就一文盲,医生说啥他也不懂,有一次傻二狗又喝酒结果过敏了,就被村里的风水大师说成中了邪,结果呢,他信了。

你说这人啊,无知可可怕。

杨羽打量了下屋内的一切,又看了看正前方被拜祭的红脸关公,继续说道:幸好有四象和关公坐镇,不然就危险了。

傻二狗爹已经对杨羽佩服得无敌投递,开始的天气,镜子,树全部说对了,刚才连傻二狗都中邪也未仆先知,给他钱他还不要,这是活生生的菩萨啊,现在他竟然看穿这四根柱子是四象,厉害厉害。

杨羽一算伸手算着,邹紧了眉头,傻二狗爹已经真成了哈巴狗了,紧随在杨羽身后,杨羽转弯他也转弯,杨羽停他也停,每次想问,又欲言又止,怕打扰了大师。

找到了,屋内果然有妖气,是蛇妖!杨羽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恐的样子,当然都是装的:你们养了蛇?

蛇?没有啊!我们有养蛇吗?傻二狗一愣一愣的,看着那村妇,那村妇使劲得摇摇头,这村妇杨羽猜测估计是傻二狗的保姆。杨羽见这两人还傻乎乎得反应不过来,心里比谁都急啊,又不能明说,那样会被怀疑,必须借助别人的口说出来。

见他们一点都没往表姐媛熙身上想,杨羽急死了,一看那村妇,就知道是个文盲,只能给点提示了:傻二狗是不是属鼠?

是啊,大师怎么知道?那就对了啊。蛇吃鼠,这蛇是冲着你这三脉单传的儿子来的,你看他那红疹就是征兆!杨羽瞪着眼睛,一副很吓人的样子。

傻二狗脸色苍白,一屁股软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着完了完了。

杨羽都觉得自己可以拿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了,这多亏看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书本啊。但问题是,呀的这两傻子,还是没把表姐给联系在一起,杨羽恨不得吼给他们听:呀的,老子的表姐属蛇,你家傻二狗属鼠,老子绕了60度就是想撇开关系,你呀的,脑子被驴踢了,快想啊!

老爷,会不会跟你的儿媳妇有关?那村妇竟然比这傻二狗的爹还聪明,这傻二狗是有多笨啊,怪不得生个儿子也是如此,但呀的,这种人,怎么就发财了呢?

杨羽终于松了口气,成败就在此了。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那李媛熙就是属蛇,下周我就要去提亲了,难道?傻二狗狠狠的瞪着杨羽:大师,我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属蛇,这可怎么办?

哎呀,这蛇鼠配是自古以来的禁忌,你怎么就犯这么低级的错呢?还亏你拿关公坐镇!杨羽气得都快跳起来。

可那媒婆说,蛇鼠不冲啊,鼠马才冲相啊!傻二狗爹一脸迷茫,也不知这怎么回事,他哪里知道这都是杨羽忽悠人的,蛇鼠本来就不冲。

连镜子都裂了,香樟树都蛀虫了,你儿子都中邪了,关公的脸都憋红了,你看这四象四柱都快被妖气腐蚀了,这四象一倒,关公也镇不住!这还不算冲?这是要克夫啊,你儿子的命危在旦夕,你做爹的真是狠啊!杨羽拿出各种东西能忽悠就忽悠能瞎编就瞎编,吓死他,不吓他也活活折磨死他,谁让娶我表姐,那是你儿子娶的吗?呀的,那是老子的女人!

村妇也进了里屋,估计是照顾傻二狗去了。

好,下周我让媒婆去退婚吧,哎!傻二狗爹本来对这本婚事很满意,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

杨羽心里乐了,这话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你可别怪我哦,但是杨羽还是不放心,以免被揭穿和怀疑,他要撇开一切关系: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

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

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

杨羽

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

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