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的灵异漫画家

2022-07-14 21:36 · 新商盟-chnore.com

  “妈的!臭娘们!老子辛辛苦苦的出去赚钱,回来连口饭都没有!”隔壁的夫妻又吵起来了,摔东西的声音没有停过。

  龚茹姬把电视声音调响些,看着电视想起了自己的继父,她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母亲嫁给了继父,继父经常不让她吃饭。

  有时母亲烧饭烧晚了他就动手打她母亲,母亲不在时还会偷看她洗澡。导致她现在洗澡时还总觉得门缝会漏出一双眼睛盯着她。

  就在3年前妈妈病死了,继父没过几天也消失不见了,她想着自己吃的苦终于到头了。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后隔壁安静了,龚茹姬叹了口气,关了电视躺在床上进入深深地睡眠。

  第二天早晨“啊~”一声尖叫从隔壁传来吵醒了龚茹姬,龚茹姬穿上外套出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魏姨,怎么了?”龚茹姬看着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妇女说。

  妇女没有说话,用颤抖的手指了指他们家的房间,龚茹姬连忙跑过去,刚走进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龚茹姬心里咯噔一下,压抑着恐慌的心理走了进去,遍地的血迹,有些被溅到墙上,衣柜敞开里面男主人的尸体被剁开了!

  龚茹姬再也忍受不住捂着嘴跑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喂!警察嘛!平安小区10幢9楼这里有人死了!快来!”

  报完警龚茹姬把魏姨叫进自己的房子里,安慰道:“魏姨,先喝点水冷静一下,一会警察就到了。”

  魏姨呆滞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被吓的不轻。

  没过多久警官赶到了,查看了一下现场没有发现凶器,便找龚茹姬和魏姨了解情况。

  警官刚进门就被龚茹姬家血红色的电视背景墙所吸引了:“这面墙漆的挺好看。”

  龚茹姬笑了笑说:“我也这么认为。”

  “好了,进入正题吧!”警官严肃到。

  龚茹姬走到魏姨身旁坐下,警官开始询问:“请问魏女士,你和你丈夫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魏姨点了点头:“昨天我在家做饭有些晚了,我老公回家就骂了我一顿,还把家里的东西摔了,大概吵了两个小时,我觉得自己委屈就跑去娘家了。”

  “大概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概是……有八九点了吧!”

  警官点了点头又问到:“龚女士,你呢?昨天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龚茹姬想了想道:“昨天我在家里看电视,就听到隔壁吵起来了,还有摔东西的声音,过了很久听到很大的摔门声,之后安静了我就睡了,没有听到别的声音了。”

  “魏女士回来过吗?”警官转头询问道。

  “没有,我睡在娘家了。”

  “那你今天回来是要干嘛?”

  魏姨搓了两下手说到:“今天早上我想回家那行李,跟他办离婚,谁知道……”

  “魏女士是做什么工作的?”警官抬头问到。

  “我没有工作,是家庭主妇。”

  “那龚女士呢?”

  龚茹姬淡淡的说:“我是灵异漫画家。”

  警官看了看四周起身说:“好了,就到这里吧,我去调一下楼道里的摄像头。”

  看警官叫走了在隔壁查看的另一个人,龚茹姬对魏姨说:“魏姨,你别多想了,这几天你就先住在娘家吧。”

  “好。”魏姨点了点头,不在多说,像没有灵魂似的走进了电梯。

  目送魏姨进了电梯,龚茹姬走到隔壁观察了一下,里面有几个警官真在搜查现场。

  她心里想着,魏姨也是个可怜人,每天都做着家务,还要被那个男人打,现在算是解脱了。

  在隔壁站了会,没过多久刚才那两个警官就回来了,眉头紧皱,跟龚茹姬点了点头,对着正在记录的警官说到:“老徐啊!我们算是摊上一个难办的案子了。”

  那个徐警官问到:“怎么了?有多难办啊?”

  “我去看过录像了,那段时间除了女主人出去过就再也没有谁进来或者出去了。”那个警官认真的说。

  徐警官挑了挑眉:“不会是有鬼吧!”

  “你觉得呢?快点做事吧!”

  龚茹姬回到家中继续画着稿子,那些警官没过多久就回去了。

  徐警官到了楼下看着那栋楼说到:“老周你看,这里的阳台倒是挺好看的。”刚才调查龚茹姬他们的警官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过了几天警官们依旧没有半点头绪,但是又接到了另一起惨案。

  死法更加的憨人,死者被分尸后装进行李包,凶手把它带到了树林中,几天后报案的人发现时尸体已经被野狗咬的血肉模糊。

  周警官他们接到报警就飞快的赶到现场察看,调查后发现这个案件和之前的案件有相同之处。

  同样是夫妻间不和,同样死者当天和妻子吵架,同样是被分尸,警方很快就判断是同一个凶手。

  “警官,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时有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周警官的思绪,周警官仔细一看是龚茹姬?

  “你怎么在这啊?”周警官奇怪的问到。

  龚茹姬举起手上的购物袋说:“我去买了点吃的。”

  “嗯,这里又有一个死者被分尸了。”周警官紧皱着眉头。

  “到底是谁这么狠心。”龚茹姬感叹了一句。

  “是啊!”周警官点头。

  “先走了,再见。”龚茹姬不知怎么了冷着脸,突然对周警官没有了之前的热情。

  周警官一头雾水,回到警局他越想越不对劲。

  对着徐警官问到:“老徐,如果一个人本来跟你说的好好的,下一秒又对你很冷漠,就像陌生人一样,你觉得她会不会是人格分裂?”

  徐警官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说……刚才那个女的?”

  周警官站起来拿起外套:“走,我们去平安小区看看!”

  到了现场周警官开始研究起了阳台之间的距离,想到之前龚茹姬说过她是画灵异漫画的,画灵异漫画应该会有很多种杀人方法。

  看了看对面的大厦,立马和徐警官去那里调出了录像,最后证实他的想法没错,凶手就是她!

  周警官和徐警官冲进了龚茹姬所在的楼层,将她家门敲开,龚茹姬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呵呵,被发现了呢~”

  周警官不解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你能理解一个小女孩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继父打的心情吗?你能明白一个女孩被自己继父偷看洗澡的心情吗?我再也无法隐忍下去了,终于有一天我杀了他!他喜欢打我妈我把他手砍下来把他埋在我妈那!他喜欢看我洗澡我把他的眼睛挖出来放在浴室里让他看个够!我想让他看着我怎么折磨那些跟他一样的人,所以我把他的血……涂在了那面墙上!”龚茹姬嘴角挂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