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之路

2022-07-15 11:24 · 新商盟-chnore.com

  幸福毁灭

  卡尔推开房门,房间里摆满鲜花,是玫瑰,安娜最喜欢的花。安娜躺在床上,妩媚地看着他。卡尔高兴地走过去,伸手去摸怀里的戒指盒,那是他买的礼物。然后他听到一声巨响,整个天地旋转起来。

  卡尔的鼻子最先有了知觉,一股浓重的味道涌入他的鼻腔,甜腻腻的。他的脑子里一瞬间绽放出了无数的玫瑰花,就像他带着安娜去过的玫瑰牧场。人们都说玫瑰花香味不重,但那一次,满山坡的玫瑰花在艳阳照耀下,香甜如蜜,殷红如血。

  想到血,他忽然觉得那甜腻腻的味道里掺进了一丝腥味,然后腥味越来越重,很快扩散开,从鼻腔到嘴里,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才发现嘴里满是黏稠的液体,这液体同样也顺着鼻子在脸上流淌。他的意识猛然间复苏了。

  他伸手擦掉糊住眼睛的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歪倒在地上的椅子,然后是被血浸透的床单。他费力地抬起头,当他看清床上躺着的安娜时,他忍不住尖叫起来。

  汉克斯在卡尔报警后五分钟就带着警员赶到了,破了警队到达现场的最短时间记录。因为他和卡尔是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现场凌乱不堪,汉克斯让人用最快的速度将卡尔送到医院,然后开始搜索房间。至于安娜,已经没有必要送医了,一把刀插在她的心脏上,她已经死去多时了。

  汉克斯在现场提取了指纹和凶器,然后赶到医院。医生告诉汉克斯,卡尔的身上有几处刀伤,但不严重,真正严重的是头部受到的重击,可能会造成严重的脑震荡。具体表现为头晕、呕吐、记忆力紊乱衰退。

  汉克斯坐在卡尔的床边,两人默默相对,心里都无比痛苦。半天,卡尔先开口:“安娜……”汉克斯躲开他的目光,轻轻摇摇头。卡尔神色木然,他已经猜到了,只是确认一下。他咬牙问:“有什么线索吗?”汉克斯点点头:“有一些,我就是想来问问你案发时的情况。安娜死于刀伤,而你的伤主要是头部被重击。还记得你家的那尊大理石维纳斯雕像吗?那就是凶器。凶手一定是以为你已经死了才仓皇逃窜,没想到你能挺过来。”

  卡尔茫然地盯着天花板,努力回想着:“很多事我都记不起来了。我本来应该是在费城谈生意的,为什么会忽然回家呢?昨天应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日子,我的记事本上没有记录这一天。”汉克斯问:“你还能记起回到家时看到了什么吗?”

  卡尔努力想着:“房间里亮着灯,我推开门,桌上好像有瓶红酒,安娜躺在床上。我想掏戒指给她,然后,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汉克斯皱着眉:“不能想起更多了吗?”卡尔拼命想,脑子却越来越乱,直到汉克斯一声惊叫:“卡尔,停止!”卡尔才发现自己的鼻子和嘴不知什么时候又流出了鲜血。

  医生对汉克斯说:“病人现在脑部情况还不明朗,你不能再逼他用脑过度!”汉克斯无奈地说:“他的回忆对我破案很重要,我也是不得已。他还有没有可能想起当时的情景?”医生说:“这很难说,记忆这东西其实很脆弱,可能他明天就想起来,也可能他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照我看,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为了他以后的生活着想,我建议你劝他改行过简单的生活,做生意恐怕已经不适合他了。”

  汉克斯临走时对卡尔说:“你好好养病,案子就交给我吧。我们在现场发现了陌生人的指纹和脚印,正在比对,相信一定会有结果的。”卡尔点点头,这动作让他一阵眩晕:“我的手机呢?我需要给客户打个电话,取消约好的谈判。”汉克斯说:“你的手机在现场摔坏了,正在警队修复,我过几天就给你拿回来。你可以先用我的手机。”

  疑凶落网

  卡尔拨通了客户的电话,告诉他自己有事,无法再继续谈合作的事了。客户惊讶地说:“卡尔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吗?我们谈得很好啊。您说您要赶回去和妻子庆祝,所以把谈判提前了。”卡尔愣住了,他紧张得喘不过气来:“我说过要庆祝什么吗?”客户想了想说:“好像是您妻子给您发了条短信,说是个什么纪念日。抱歉,当时我没听清楚,也没好意思多问。”卡尔说:“谢谢你。”

  放下电话,卡尔陷入沉思,他知道自己肯定想不起来昨天是什么日子了,但他可以看短信。他给汉克斯打了电话:“我有了新的线索,我的手机里应该有一条安娜的短信,这能解释我为什么会提前回家来。”汉克斯缓缓地说:“是的,警方今早已经把手机修好了,这条短信也查出来了。我一会儿给你送过去。另外,嫌犯已经锁定了,根据指纹比对,嫌犯叫德克,他偷窃、吸毒,是个有前科的家伙。我们怀疑他尾随你进入家中。”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