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伦交乱口述那忘年之请求不满

2022-07-15 17:54 · 新商盟-chnore.com

没想到薛雨晴给我的这张卡里居然有十万块钱,她这么会给我这么多的

我并没有任何的喜悦感觉,反倒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说真的,我倒是缺钱得很,可是这钱怎么拿着有点烫手的感觉呢。

在银行门口抽了好一会儿香烟,我拿出手机给陈慧打了个电话,好半天才听到陈慧的声音:“佩春正,有事吗”

我急忙道:“陈经理,薛雨晴给我那张卡里面的金额是不是不对啊怎么会给了我十万呢”

“十万”陈慧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片刻后,她就淡淡的道:“那你就用着吧,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她说不管多少,都让你收下,不用还给她。”

看来这个薛雨晴也是不缺钱的主,我只好道:“行,那我就留着吧。”

“好。”陈慧应了一声,接着问道:“你今天有没有事情”

“没事。”

“那你过来帮我个忙,我有点事要你帮忙。”陈慧说道:“我的地址在白云公寓,到了给我电话吧。”

说着,她就掐断了电话。

我顿时愣住了,奇怪,她要我帮什么忙

虽然我想不明白,不过还是开着车子朝她说的白云公寓而去。

半路我还买了点水果,毕竟去她家里做客,要是不带点什么东西,好像也说不过去。

到了地方后,我给陈慧打了个电话:“陈经理,我到了。”

“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陈慧说了一声,就掐断电话。

我把车子停在路边等着她,差不多五分钟后,她才从公寓里出来。

“佩春正,这边。”陈慧朝我招了招手,一看到我手里提着的东西,她顿时一愣:“来就来,还买这么多的东西”

“当然,我空着手也不好意思来的不是。”我笑着道:“不知道陈经理今天叫我来是有什么吩咐”

“干苦力活。”陈慧神秘一笑:“难道你以为我叫你来是有什么好事”

看到她的眼神,我心里都不禁恍惚了下,如果她现在不是我的大姨子,我还真是想要对她下手了。

陈慧在面前带路,走到电梯门口,按下按钮,电梯的门顺势打开,她轻轻移动步子率先走进去,然后身子侧着面向我,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陈慧似乎很喜欢那种淡雅的香水味,因为我好像每次闻到的基本上都是这种味道。

我不知道陈慧到底叫我来是帮什么忙,而且还神神秘秘的样子,这让我有些好奇下来,眼睛到处乱瞄,一下子就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

上次我好像才抱过,好像和陈瑶的也没什么分别,都是差不多的尺寸。

不过陈慧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恤,下身则是一条阔腿裤,脚下则是一双透明的拖鞋,露出小巧可爱的脚趾头,好像两腿之间隐隐衬出一道诱人的裤痕。

望着陈慧这迷人的身材,我心里不禁在想,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能娶到她这样的女人当老婆,仅仅只是一颦一笑,估计都能美死。

不过我现在有了陈瑶,而且还有表姐还有王琴,这种想法还是不要有的比较好。

电梯一直向上走,然后停在五楼。

“到了!”

陈慧将我领到七楼的一间套房门口停下来。

她打开房门,先脱鞋子进屋,然后又拿出一双拖鞋,丢在地面上:“穿上吧!”

我看到这拖鞋,心里暗道,幸好我没有脚臭,要不然今天非得丢脸死不可。

刚到屋里,陈慧就把我带来的水果拿走,然后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坐。”

反正我也没什么好尴尬的,更没有什么客气的,一屁股就坐下来。

我才刚坐下来,就看到陈慧白花花的大腿露出来,我这才发现,这裤子居然侧边留有一条缝,一直从裤脚到大腿处。

仅仅只是露出那么一点,就显得非常诱人,不禁让我想起昨晚王琴被我扛在肩膀上的那双腿,好像比陈慧的还要少几分白皙。

想起昨晚和王琴的事情来...

她似乎喜欢我大口的吸住她的酥胸,我另一只手不老实的捏着她的另一个大球。

吻了一会儿后,王琴也控制不住,和我互相接吻,两个舌头缠绕在一起,两个人用尽力量挑逗对方的感觉,这时她又伸手过来握住我的大兄弟。

她轻轻的抚弄它,经过刚刚的感官刺激,我的大兄弟又渐渐得胀大了,她一手握住我的大兄弟,用大兄弟的脑袋在她的入口磨来磨去,浪水湿润了大兄弟的脑袋,有时让大兄弟的脑袋陷入花瓣中,然后又提起花瓣让大兄弟的脑袋去顶她的珍珠豆,极度渴望的需要我的插入。

“我受不了了,我想要了……”

她低声吼了声,一把欺身骑在我身上,一手扶着我的东西,然后张腿跨坐在我身上,接着一下子就坐下来。

“哦……好大……”

王琴一声娇吟,整根大兄弟被她的花瓣吞没,不留一点缝隙,大兄弟被紧紧的包住非常的舒服,然后她不断的上下抽动,有时转圈圈,有时前后左右摆动。

“我爱死你了……再大点,我想要……”

我拼命的挺动大兄弟冲撞着她的花瓣,进出时和浪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来。

接下来她又把双腿轻轻往两边掰开,让双腿变成曲膝外展的姿势。

翘臀被垫高了,两腿向两侧大大的展开了,我欲火高涨,粗大的大兄弟用劲地向前一顶,王琴那肥嫩的大翘臀往上一迎,撞个正着!

花宫深深的含住我大兄弟的脑袋不放,然后长长娇吟一声:“哦……”

我尽最大的可能的将硬硬的大兄弟往王琴那肥嫩的花心的深处猛插,因为我发现王琴的秘处里的有一处柔软突出物,当我每次撞击时着,她秘处里的嫩肉就会更紧紧的锁住我的大兄弟,而且不只紧紧的锁住,更不停的蠕动将我的大兄弟往里面吸吮进去。

王琴整个丰满的身体就像筛子一样贴着床褥摇个不停,王琴的双腿也再次情不自禁紧紧的缠夹在我的腰上,肥嫩的花心更加突出的挨着我的大大兄弟的插干。

她的双手毫无意识的紧搂着我的背部,像条八爪鱼一样把我紧紧的搂住,并且娇躯直扭,肥嫩的翘臀高挺狂扭着迎合着我进攻的速度。

温暖湿润的秘处也一紧一松的吸咬着我的枪头,浪水更一阵阵的往外流个不停。

强烈的快感更让我不停的撞击着王琴那高高挺起来的肥大翘臀。。。。。

我愣了下,迅速把心思收回来:“啥事”

她放下腿,朝我走过来,高耸的巨胸在我面前晃了晃,“佩春正,你实话告诉我,你在和瑶瑶谈恋爱之前,有没有谈过女朋友”

我心里暗道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

“还没呢。”我挠挠头:“以前读书的没想那么多。”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那时候暗恋的是表姐,当然这个不能告诉陈慧,只得含糊其辞的解释道。

她朝我瞄了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我身边,有意朝我身上靠过来,身上轻轻地靠在我的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夹杂着女人的体香味,扑面而来。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做这个动作来,这简直是要人命,我内心一阵燥热。

心里不禁活络起来,她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她纤细的腰肢,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向她的腰际落了下去,尽管我不是这么想的,但就是不受控制,不过当我的手触到她细软的腰身的一刹那,立刻又缩了回来。

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妈的,我这干的是什么事儿啊!

陈慧露出狡黠的微笑,轻轻推开了我,朝我点了点头:“恩!不错,看我没有看错你,看来那天晚上你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应该是我说什么梦话了吧。”

原来,这女人是在考验我啊!

而且居然又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真想知道陈慧那天晚上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老是耿耿于怀的。

“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干嘛吗”陈慧走到对面的沙发上重重地坐了下去,然后双腿交叠蜷缩在一块儿,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又露了出来,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发的感觉陈慧的表情,好像是有意在诱惑我。

她随手给我扔过来一个苹果:“知道我今天找你来什么事情吗”

“什么事情”我有些疑惑起来,总不能是叫我过来聊天的吧

可是看样子似乎又不像。

“是这样的,我买了些家具,但是一个人又不好装,正好你没事,所以就叫你过来了。”陈慧手指朝着客厅的角落指过去,我这才发现墙角堆了不少的箱子。

“这算什么事情,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小意思。”我眨了眨眼,说道。

吃完苹果后,我们便开始动手把陈慧要弄的家具拿出来。

我发现这都是各种合板做的,什么床头柜,工作台,梳妆柜,发现是差不多各种都有。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就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没有刻意地寻找话题,也不觉得尴尬。

陈慧也换上一身家居服在旁边帮忙,不时的递螺丝刀或者锤子之类的,在旁边给我打下手,两个人的配合很默契。

虽然和我离得不远,但是鼻孔中钻进淡淡的清香,让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感觉自己就是这房子的男主人,而陈慧就是女主人。

好不容易装完一个台子,我刚想转身找个零件,却没想到陈慧就坐在地方低头捡东西,我一低头,正好顺着陈慧的领口就看了进去。

虽然我并不是故意的,但最关键的还是是陈慧这件家居服不太合身,领口略微有点大。

眼睛一瞥,一条深不见底的细细沟壑就出现在我的眼底,一件黑色的胸罩包裹着山峰的一小部分,可是这仅仅的一小部分也足够惊心动魄了!

我一直想不通,陈慧和陈瑶同时亲生姐妹,为何两人的身材有那么大的差异,陈瑶的还算是正常,和表姐的不相上下,但是陈慧怎么会是这么火辣的身材!

在这一刻,我简直有种流鼻血的冲动,心跳也不禁加速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

我急忙摇摇头,把这些可怕的念头赶出去,心里一直跟自己说,陈慧不但是自己的上司,而且还是自己的大姨子,千万不能乱来。

看来应该不是我想象的那种事情。

洗好澡后,我从浴室里出来,也不知道陈慧是无意还是有意买的,没想到这衣服还挺合身的。

不过我总觉得这衣服有点像是比较正式的西装,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陈慧特意买这种的。

“不错,挺合适的。”陈慧看了看,沿着我转了两圈道:“看来佩春正你还是天生的衣服架子。”

“那还是陈经理买得好。”我笑着道:“谢谢陈经理了。”

“少拍马屁。”陈慧白了我一眼:“要是瑶瑶问你,你就说这身衣服是你自己买的,不要说我,要不然我怕准跟你没完!”

说着,她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这个威胁挺大的,我也知道这不能说出去,要不然我们两个都死得很惨。

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嗯,我知道,这事你知我知就行了。”

“行,那你等我下,等会儿我带你出去吃饭。”

说着,我竟发现她的神情似乎带着一丝的狡黠,总觉得有点阴谋的味道,但是又感觉不出来什么。

我只好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没想到赵谦居然我打来了电话,我想也没想的就接进来:“老赵。”

“佩春正。”赵谦在电话里哈哈笑道:“今晚上有没有空我想带你去参加一个酒会。”

“酒会”

我愣了下:“什么酒会”

“就是一群人吃吃喝喝的,你有没有时间”赵谦笑着道:“有时间的话,哥带你去溜达溜达。”

“这个……”我犹豫了下:“今晚上不太巧啊,我正好有个饭局。”

“是不是和女孩子约会”赵谦不怀好意的一笑:“那就不打扰你,下次有时间我们再一起聚聚就好了。”

“行。”我觉得和陈慧出去吃饭还是要紧,要不然这个女人还不知道会想出什么办法整我呢。

掐断电话后,我忍不住想到,赵谦最近到底在搞什么东西,难道真是开小超市

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有什么大的动作一样,可是这家伙却一直守口如瓶的,非要我过去才告诉我。

玩了下手机后,陈慧就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她居然就这么出来,难道就不怕我突然把持不住,把她给吃了

还是说对我超级信任

陈慧从浴室里出来,看了我一眼:“你先等下,我换身衣服。”

“好。”

我点点头。

没一会儿,陈慧就穿着一套很普通的衣服,不过人美就是穿什么都好看。

尽管是普普通通的,但看上去还是很养眼的。

“我们走吧。”陈慧淡淡的招呼了一声。

我收好东西跟在她的后面下楼,然后上了我的车。

我突然发现陈瑶的车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专属座驾,现在正好有薛雨晴赔偿我的十万块,我都要考虑要不要换个新车。

“陈经理,我们去哪吃饭”

陈慧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随便去吃吃就好了,难道你还想着请我吃大餐”

我一阵愕然:“要我请客”

“不然呢”陈慧斜着脑袋看我一眼:“你才刚收了薛雨晴的十万块,难道请我吃饭都不愿意就没想着巴结巴结上司”

看到她露出玩味的笑容,我笑着道:“那你想吃什么”

“去一品食府。”

……

等吃饱喝足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虽然我和陈慧是上下级,但是我们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未婚妹夫和大姨子的关系,要是待在一起久了,也不好。

陈慧大概也是发现了这点,所以吃饱后,就让我送她回去。

    分页
  • 1

相关文章:

雁渡寒潭

单位的哪些行为是妨碍工会工作等违法行为?

咽喉癌的早期症状及表现

桐谷茉莉(桐谷まつり)所有作品番号及封面|盘盘云*磁力链BT迅雷下载

羞于见人的葫芦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