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岳母小说藤花,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蓝色情意

2022-07-15 18:09 · 新商盟-chnore.com

躲在办公桌下面的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来,毕竟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她丢不起这个人。

“贺海,贺海……老公,许总怎么招惹你了?”

我跑到走廊,妻子也追了出来。

“刚才我说的你没听到吗?这个畜生睡黄花大姑娘,还是睡人家老婆我都不管!”我点上了一支烟,气急败坏般的继续对她说:“可是他刚才嘴里喊着你的名字,我怎么能……”

“就这事儿呀?”妻子抿着嘴一笑,怕被别人听到,贴在我的耳边,她对我说:“我们公司的同事都知道,许总就是个色狼!

老公,其实我一直怕你担心,不敢告诉你。许总对我有意思,而且已经暗示我几次了,估计他这次升我当主管,也是想得到我……不过老公你是了解我的,我绝对不会……”

“原来你俩躲在这里?”

妻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刘悦扭扭哒哒的走了过来。我俩好像是站在统一战线,但她的目的是要让妻子身败名裂,看到刘悦洋洋得意的样子,我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

就算有一天,我真的要和妻子离婚,也不想有人伤害她。只是我太想知道真相了,因此,我倒希望刘悦把实情说出来。

“刘悦?你找我做什么?”

“白大主管,你老公是老实人,不过我认为他有权知道一些事情。”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和许总上过床,公司的人谁不知道呢?我已经告诉你老公了!”

“你胡说八道!”妻子有了几分怒火,拉着我的手,赶紧对我解释道:“老公,刘悦的资历老一些,如果不是我破格提拔主管,她的晋升机会会很大!

她就是有意针对我,别听她胡说,咱们走!”

我恍然大悟,难怪刘悦对妻子恨之入骨,原来是职场上职位的争夺。刘悦用这种方式报复妻子,可见她人品有多恶劣,那我还能相信她的话吗?

显然,妻子不想我和刘悦有太多的接触,拉着我就想要下楼。可是我笑了笑,再一次甩开了妻子的手。

“白静,你怕什么?清者自清,你让她说说呗!”

我的话说完,妻子那张脸明显抽出了一下,眼神更是慌乱的很。能够看得出,刘悦手中的证据,让妻子胆战心惊。

“白大主管,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怎么会把你老公找来呢?”刘悦一脸的坏笑,仿佛是胸有成竹……“那你说吧,但是我希望到此为止……刘悦,我对你已经够忍让了,如果我和许总清清白白,以后你可以不针对我了吗?”

妻子性情温顺,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没有冲着刘悦大呼小叫,反而是一脸的无奈。我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妻子一眼,在那一瞬间,我莫名的有些心疼她。

我在心里问自己,假如妻子没有出轨,一切都是我疑神疑鬼,我还能配得上妻子吗?尚帅对妻子的骚扰我置之不理,以及我对她的不信任,都足矣说明,我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了。

“呵呵……白静,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遇到什么事儿你都能沉得住气!”刘悦又是一声冷笑,她眼睛直直的看着妻子,问道:“那天下午我回到办公室,我听到你在许总办公室呻吟,别告诉我你是牙疼。”

当刘悦说出这番话,我的心就是一疼,目光也看向了妻子。

“那不是我!”

“你还狡辩?白静,那天我亲眼看到你进了许总办公室,然后就传出了呻吟声,你还说不是你?难道许总办公室还有别的女人在场?”刘悦近乎咄咄逼人的对妻子说道。

“办公室只有我和许总两个人,那呻吟声……的确是从许总办公室传出来的!”

妻子好像是难以启齿,连脸都红了,还在偷偷地看着我。而我一颗心也跟着悬了起来,难道妻子要承认了吗?

办公室只有妻子和许总一男一女,并且妻子承认了,呻吟声就是在许总办公室传出来的。面对强势的刘悦,妻子隐瞒不下去了!

我凄惨一般的笑了笑,眼圈立即就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该怎么做呢?真的要离婚吗?突然间发现我好舍不得!

“你倒是说啊,呻吟声是怎么回事?呵呵……真的是你牙疼?”

“当然不是……刘悦,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别在公司里乱说!”妻子抬起了头,郑重的对刘悦说:“那天下班之后,我都到了楼下,许总又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有些事情找我谈一下。

我只好上楼了,许总给我下载了一段内衣广告的宣传片,可能是电脑进了病毒,结果打开那个文件之后,里面竟然是男女性爱视频。

所以,你听到的声音,是电脑音响里发出来的声音。刘悦,你既然跟踪我,应该看到了吧,我立即就从办公室跑了出来!”

听完妻子的解释,刘悦皱起了眉头,一时间没有说话。显然,对于妻子的这番话,连刘悦都无法分辨出真假!

而我的心情大起大落,好像经历了几个生死。我渴望得知真相,但又极其怕那一天到来,此时内心中矛盾至极。

“刘悦,你答应我了,要帮我保守秘密,对吧?”甜甜的一笑,妻子就对刘悦说。

我不敢确定妻子和许总有没有上床,不过我了解男人,刘悦偷偷跟着妻子的那天,她应该和许总还是清清白白。

正是因为如此,许总才在下班之后,把妻子叫回了办公大楼。那下载下来的性爱视频,绝对不是电脑进了病毒,估计是许总想用这种方式勾搭妻子,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妻子那么敏感,如果她没有跑出许总办公室,而是选择一起看性爱视频,恐怕那天许总就得手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吧?”我看着刘悦,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然不止这些!之前我就找到了你,为什么没有立即让你来找白静对峙呢?”刘悦依然满脸的自信,又看向妻子,说道:“就在昨天下午,我找到了白大主管出轨的铁证。”

那天刘悦给我发来短信,只告诉我妻子出轨了,但显然她还不够确定。能够看得出,刘悦的个性不只是强势,她做事有一定的目的性,不是信口开河的人。

刘悦所说妻子出轨的铁证,问题就出现在昨天下午。今早刘悦这才找到我,准备和妻子摊牌。

“什……什么铁证?刘悦,你还是要针对我吗?”

“我针对你?白静,昨天下午三点多,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和许总去贵苑酒店了?还是进入的总统套房对不对?啧啧啧,许总为了你,还真是下血本啊!”

贵苑酒店?这是我们市为数不多的几家五星级酒店!

“你……你胡说,没有的事儿!”妻子立即为自己辩解。

当刘悦的话没有说完,我就看向了妻子。夫妻几年,我对白静还算了解,她惊慌的脸,一只手摆弄着衣角,分明验证了妻子是在说谎。

同时也证明了,刘悦所说是实情。

妻子竟然和许总去开房了,这和捉奸在床还有什么区别?昨天妻子几次想要和我做那事儿,是她处于对我的愧疚吗?还是因为许总没有满足她?

“你还不承认?”刘悦冷哼着,就从身上掏出了手机,继续说道:“就怕你白大主管不承认,我把你干的好事儿都给录下来了。”

说着话,刘悦已经找到了录下的视频。她想要交给妻子去看,但我一把就抢了过来。

视频的背景就在贵苑酒店门口,刘悦躲在一辆车中,当然了这并不重要。我亲眼看到,妻子和许总从车里下来,俩人脸上都挂着笑,一副兴奋不已的神态。

进入贵苑酒店的时候,许总比妻子稍许慢了一步,我看到他用力在妻子屁股上拍打了一下。而妻子回过头,只是一嘟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立即联想到了那天晚上,妻子的屁股都被拍红了。既然许总有拍人屁股的习惯,会不会那天妻子的屁股被拍的通红,就是许总所谓呢?

这个可能性极大,因为妻子就是在那一天升职。说不定作为报答,妻子就跟许总上了床。

“刘悦,你……你竟然三番两次的跟踪我!”妻子重重的吐出一口粗气,那眼神满是对刘悦的仇视。

“呵呵,我只是想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刘悦一脸的不屑,同情的看向我,又说道:“而且我不希望他这样的老实人,一直被蒙在鼓里!白静,你这样的贱女人,不配拥有幸福!”

“你……”妻子气的身体都在哆嗦,但她没有去理会刘悦,抓住我的胳膊,声音哽咽着对我说:“老公,对不起……”

“白静,什么都别说了,咱们离婚吧!”同样声音哽咽着,我裂开嘴凄惨的笑着……“白主管,人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刘悦在一旁就是一声长叹,稍一停顿,她又说道:“本来我想要你身败名裂……现在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你好自为之吧!”

看来刘悦没我想的那么阴险,她见妻子悲痛不已,也有些于心不忍了。而我脑袋好像被敲了一棒,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想要痛哭一场,但仅有的理智告诫自己,我一定不能落泪。

既然我和妻子的婚姻走到了这一步,我只能理智面对。

“刘悦,我做错什么了?要付出什么代价?”突然间,妻子抬起头,对着转身离去的刘悦说道。

“呵呵,服你了!”刘悦回过头,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她扭捏着又走过来,冷冷的对妻子说道:“白静,你还要为自己辩解吗?你和许总去开房我亲眼所见,而且我也拍下了视频,你还能说些什么?

实话告诉你吧,我有个朋友在贵苑酒店做大堂经理,你和许总进入的是哪一间总统套房我都知道!”

“这样吗?那最好了!刘悦,你现在就可以给你朋友打电话问个清楚,我和许总进入的套房,是不是早就有人住下了。”妻子快速的说着,随即停顿了一下,她看向我,喃喃的对我说:“老公,对不起……我的确和许总去贵苑酒店了,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怕你多心,我没敢告诉你!”

我摸了摸有些发胀的脑袋,用力挤了挤眼睛,并没有理会妻子。她的话让我糊涂了,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思考,一男一女前往酒店,不就是为了那点逼事儿吗?

“那是怎么回事呢?你倒是说啊!”我清了清嗓子,看着妻子问道。

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我的嗓子竟然有些嘶哑!

“老公,你先别着急,我全部都告诉你!”见我失魂落魄,妻子焦急的对我说:“是这样的,公司总部派下来了一个副总,由我和许总接待,下面的员工并不之情。

其实林总已经在贵苑酒店住了几天了,明天就要回公司总部去了……昨天下午我和许总有事儿向林总汇报,因为一些原因,林总不方便来公司,我只好和许总一起去贵苑酒店了。”

我依然没有说话,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了刘悦。她对妻子的解释根本不相信,先是一声冷哼,从身上掏出手机,就给她贵苑酒店的朋友打去了电话。

“老公,我全部都告诉你了……你情愿相信我竞争对手的话,也不信任我吗?”

“不知道!”

我低着头,随意回答了一句。没人比我更希望信任妻子,只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所有指向妻子出轨的证据,她都能够一一化解。不过她的解释太完美了,这反而说明了问题。

“不错,白大主管没有说谎,是我误会你了!”片刻之后,刘悦挂断了电话,她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妻子,话里有话的说道:“白静,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事儿你做没做,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我就是有些可怜,那个真正对你好的人。”

“你……刘悦,你为什么总针对我?”

说完话,刘悦转身回公司去了。她认准了妻子已经出轨,那话里的含义,我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过既然刘悦说妻子没有说谎,那就是说昨天下午在贵苑酒店总统套房内,并不是只有妻子和许总两个人,总公司的林总也在场。

妻子有没有出轨,连我都分不清了。但是我手中还有内衣店老板娘发来的照片,我必须要向妻子问个明白。

“老公……”

“既然我都到你公司了,顺便参观一下你的办公室吧,好不好?”

“好啊,只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哎,你跟我来吧!”

能够看得出,妻子并不想让我去她的办公室,不过最终她还是答应了我。那个家是我和妻子共同生活的地方,她尽量不会把秘密带回家,可是妻子的办公室,我轻易接触不到,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当然不想错过。

妻子的办公室不大,不过干净明亮。进来之后,妻子顺手把门给关上了,拿起她的水杯要给我倒水。

“林总给了我几包咖啡,你尝尝怎么样!”

刚才我已经得知了,从公司总部调派下来的人就是林总。

“白静,你还记得那天我领你去的内衣店吗?”我直入主题,妻子身体打了个哆嗦,微微皱着眉头,我提醒道:“水都流出来了,别烫着手!”

那天我领妻子去内衣店,她就紧张不已。这会儿我提起了内衣店,妻子就彻底慌了,水杯里的水已经满了,流在了地上。

“什么……什么内衣店?我忘记了!”

“记不记得也没关系!就在刚刚那间内衣店的老板娘,给我发来了几张照片,你看一下吧!”

我找到那几张照片,然后就把手机扔在了办公桌上。妻子端着冲好的咖啡走过来,放在我的面前,用哆哆嗦嗦的手,这才拿起我的手机。

眼睛直直的盯着妻子,她在看到那几张照片,脸立即就红了。我没有催促妻子,依然在等她给我解释。

照片里的那个西装革履,身材魁梧的男人,手一直放在妻子的腰上……两个人都这么暧昧了,妻子还能说些什么呢?

“老公,对不起,是我说谎了……我不该骗你!”过了许久,妻子缓缓地开口了。

“白静,如果你觉得我对你还不错,就别瞒着我了,把所有实情告诉我好不好?”

我内心激动了起来,还是希望她能对我坦白。或许,我得知了真相会选择和她离婚,但最起码我不会那么恨她了。

“嗯,我全部告诉你!”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尽量压低声音,好像生怕隔墙有耳似的,说道:“照片里的人就是总公司的林总,他这次来我们分公司的目的,主要为了调查一下周边市场,有一些打着我们公司名号,实则卖假货的小加工厂,等查清楚了总公司那边就会走法律途径。

那天我和林总去的那家内衣店,就是调查这件事儿,主要是为了查清那老板娘的进货渠道。”

“你说的这些我并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搂着你,而且他还喊你老婆……”我面无表情的说着,突然间想起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皱起了眉头,我立即问道:“白静,你们分公司的许总,还有总公司的林总,好像和你关系都不错嘛!”

妻子进入这件内衣公司,才半年多而已。凭什么这么多老总,会一起关照她呢?

昨天下午妻子和许总,林总一起待在了贵苑酒店,会不会他们三个在一起3P了?身为一个男人,我对男人的心理太了解了。而且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许总和林总绝对都对妻子感兴趣。

许总在办公室做那事儿,都要喊着妻子的名字,甚至在进入贵苑酒店的时候,还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而在内衣店内,林总的手一直放在妻子的腰上,分明就是占她的便宜。

两个身居高位,居心叵测的男人,想要得到妻子不是轻而易举吗?很有可能昨天下午,妻子在贵苑酒店内伺候了两个男人!

那种淫秽的场面,我不敢想下去了,因为妻子很有可能跪在两个男人的胯下。

“老公,你什么意思?千万别乱想……我承认许总不是什么好人,他暗示了我许多次,偶尔也会对我动手动脚。”妻子一怔,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像是昨天下午,你在视频里也看到了,许总还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不过林总是正人君子,他和我只谈论工作上的事情,从来没有越轨的行为!”

照片上的林总西装革履,身材魁梧,长得更是仪表堂堂。听到妻子夸赞林总,我不免心中觉得有些不爽。说不定林总身体好,把妻子伺候舒服了,不然她为何这般维护林总呢?

“正人君子?呵呵……正人君子就搂别人的媳妇?还一口一个老婆喊着!”我冷嘲热讽的说着。

“老公,你倒是听我解释呀!”妻子微微皱起了眉头,就对我说:“是这样的,我们要调查那些内衣店,总得要掩饰一下吧?

其实林总说以兄妹身份调查那些内衣店,但是我觉得有些不符合常理,主动提出假扮夫妻……林总把手放在我的腰上,喊我老婆都是我暗许的,我也应该喊他几声老公才对,不过只要一想到你,那两个字我就喊不出来了!

老公,希望你理解一下,我和林总做的这些事儿,都是为了工作呀!”

妻子的这番解释合情合理,嘴角动了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因为为了艺术,我做的一些事情还要过分,妻子却能够体谅我。

就像孙晓燕所说,我的人体素描很巧妙,甚至在全市都能拍的上名号。偶尔我会参加一些人体素描比赛,我做不到把妻子的人体素描供人欣赏,但有时候也会请一些模特。

描绘一幅精致的人体素描,最少需要四五个小时,或者时间更长一些。聘请那些人体模特,除了很高的费用之外,她们脱光衣服要和我独处一室几个小时。

所以,妻子为了工作和林总假扮夫妻,我无言以对!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也怪不得我,你为什么不早一些告诉我呢?”

虽然我心中依然不爽,但只好对着妻子勉强的笑了笑。

我的手中还有尚帅调戏妻子的一段视频,只是现在若我拿出来,好像一点作用都起不到了。角色对换一下,如果我是妻子,她若拿出同样的视频,我随便一句话就能够敷衍过去。

“老公,都是我的错……不该对你说谎的!”妻子一嘟嘴,顺势坐在了我的腿上。

妻子双手挽住我的脖子,她的吐息我都能够感觉到。总觉得妻子越来越敏感了,要是我现在在她办公室来一发,妻子绝对不会反对,估计还会觉得特别的刺激。

“那你穿回家的红色胸罩和黑色丁字裤,真的是公司的样品?”

“不是呢……是林总送我的,在那间内衣店,我们问了那个老板娘不少的问题,如果什么都不买,估计老板娘会怀疑……所以,林总就随便给我挑选了一身儿内衣!”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内衣店的老板娘也曾说过,妻子购买内衣的时候,事儿特别多,总是问东问西。

“哦,那你有没有穿着那身内衣给林总看呢?”

“讨厌,怎么可能呢……啊……老公,不要,你别乱摸呀,这可是在我公司!”

在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伸进了妻子的私密处。她嘴里虽然说着不要,不过下面却湿透了。

“是吗?你是回到公司才穿上林总给你买的内衣,对吧?”

“嗯,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在公司换下了内衣,还把毛给剃了……可真没想到,你竟然疑神疑鬼了。”

“都是我的错……不过老婆你的毛又长出来了,摸你的下面特别的扎手,你把剃毛器拿出来,我现在就给你剃掉!”

我的话说完,妻子那张脸明显抽出了一下。之所以问那么多,还摸妻子的下面,我都是为了让她把剃毛器拿出来。

妻子刚才也说了,她是在公司把毛给剃光了。如果她说的是实情,那剃毛器应该就在她的办公室。

“这多不好意思,怪难为情的……不要!”

“咱们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难为情的?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呢?或者,你上一次根本不是在公司剃掉的毛,剃毛器没有在你办公室,对吗?”

“老公,我都对你解释清楚了,你怎么还胡思乱想呢?”妻子一嘟嘴,撒着娇对我说:“不过剃毛器确实没有在我身边,那天美心过来接我,你是知道她的,她到我办公室就翻箱倒柜的一阵折腾。

剃毛器被美心找出来了,她就抢走了!要是老公嫌我下面扎手,下班之后我再去买个剃毛器,晚上你亲自给我剃掉怎么样?”

怎么会这么巧,剃毛器真的如妻子所说,被美心给拿走了吗?而且妻子已经和她闹僵了,我也不能让妻子现在和美心索要剃毛器。

但是妻子的话我无法信任,说不定那天在内衣店回来之后,妻子就和林总就去了贵苑酒店。在房间内,妻子换下了红色的内衣和黑色的丁字裤,然后按照林总的要求,把私密处的毛给剃掉了。

所以,我认为那个剃毛器,现在还在林总的手中。

“是这样啊!”我笑了笑,眼珠一转就对妻子说:“老婆,我今天上午没课,就在你办公室等你下班,中午咱们一起吃饭!你下楼去车里帮我把止疼片拿上来,我牙疼的厉害!”

我并没有说谎,刚刚刘悦质问妻子,我认为她真的出轨了,急火攻心牙疼的厉害。妻子好像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走了出去。

等妻子走远,我就去翻找她的柜子。有一个柜子上锁了,但是钥匙就放在妻子的包里,柜子的锁还是被我给打开了。

“妈的,贱人!”

当打开柜子,看到里面放着那张兰桂坊的黑色卡片,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原来妻子真的是人尽可夫的小姐……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