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记

2022-07-16 19:29 · 新商盟-chnore.com

  一、小叔的心事

  惠乔带着儿子,与婆婆、小叔共同居住在城郊的老房子里。因家境贫寒,家中的摆设很简单,客厅的角落有一尊观音像,惠乔的婆婆虔诚地在观音像前摆放着供品。

  惠乔是个苦命的女人,丈夫阿富在四年前神秘失踪了,四十出头的她拉扯着十五岁的儿子天毅,守着婆婆艰难度日。

  “阿富啊,你这么孝顺,怎么就丢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跑了呢?你媳妇和你儿子天天都盼着你回来呢。”老人家的眼泪不知不觉滑落了下来,惠乔的眼圈也红了。

  这时,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推门进来。婆婆赶紧招呼:“阿贵啊,你回来了啊?”

  阿贵是阿富的亲弟弟,比哥哥整整小十二岁。自阿富失踪以后,弟弟阿贵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他成天埋头苦干赚钱养家,从没有怨言。奇怪的是阿贵一直不交女朋友,眼看三十好几了,当妈的不免心里着急。

  惠乔搬来椅子,让婆婆坐下。老太太颤巍巍坐好后,对阿贵说:“阿贵啊,你也该找个媳妇了。你要是看中了哪家的姑娘,妈去帮你说合。”

  阿贵神色凝重起来,像是下决心要说些什么。他扭头看看天毅:“天毅,到房间看书去。”

  天毅不情愿地进了屋,却在门后支起了耳朵,门外传来叔叔阿贵激动的声音:“妈、嫂子,哥都失踪四年了,他不会回来了!”

  惠乔和婆婆没说话。其实她们心里都明白,阿贵说的很可能是真的。阿富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四年前母亲重病,急需一笔巨额医药费救命。就在全家焦急万分的时候,阿富居然神秘失踪了!村里人纷纷猜测,孝顺的阿富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撇下一家人跑了,说不准是在外面出了事,再也回不来了。

  沉默许久,阿贵还是开了口:“我们都清楚,只要我哥还有一口气,就是爬他也会爬回来。”

  老太太捂着胸口,揪心地说:“你说这些干什么?干什么呢?”

  阿贵说:“妈,我要结婚。这婚事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辈子不结婚了。”

  这话让老太太暂时忘记了悲伤,她赶紧抹抹眼泪:“答应答应!是哪家的姑娘啊?”看阿贵欲言又止,老太太急了,“到底是哪家的姑娘?你倒是说啊!我认识不?”

  阿贵摇摇头又点点头:“认识……不过她不是姑娘了。”

  “二婚?”老太太有些不快,但还是点了点头,“我们这样的家境就不挑了,只要人好就行!”

  “我要娶……”阿贵抬眼看了看惠乔,“我要娶嫂子!”

  老太太一听,差点瘫倒。惠乔更是蒙了:“娶我?小叔,我可是你嫂子,比你整整大十岁呢!”

  阿贵认真地说:“我不在乎,我会对天毅好,对你好。”

  老太太急得直拍腿:“要是你哥回来了咋办?”

  “哥如果活着,早就回来了。四年了,就算是守孝也够了!”阿贵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不知所措的母亲和嫂子惠乔。

  一直在隔壁偷听的天毅瞪大了眼,愣在那里。

  阿贵好像铁了心,非要娶惠乔不可。又过了两年,阿富依旧杳无音信,阿贵最终得偿所愿,和大嫂惠乔成了亲。

  不管怎样,阿贵总算成亲了。家中的门窗、家具依然陈旧,但半新的大红喜字却给老房子带来了一些喜气。

  二、洗头的规矩

  这天,天毅晚自习回来,一把撕下了贴在门口的大红喜字。阿贵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天毅看也不看他,扭头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卫生间里突然传来了老太太的惊呼声:“天毅啊,不能这么洗头!”

  惠乔和阿贵听到,赶紧跟到卫生间。只见天毅脑袋湿淋淋的,正把头浸在脸盆里洗头。

  惠乔问:“妈,怎么了?”

  老太太反过来问阿贵:“阿贵,你也这样洗头吗?”

  阿贵摇摇头:“我都是洗澡的时候一起洗的,仰着头。怎么啦?”

  老太太神秘而严肃地说:“以后你们都记住了,洗头一定要仰着头洗。我也是最近才听人说,鬼都是长头发,它们会在半夜里飘到屋顶上,只要看见有人低头洗头发就跑出来,把头发垂到那人的头发上面,让那人帮它们洗头发。”

  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吓得天毅惊恐地望着屋顶。惠乔觉得可笑,却不敢说婆婆迷信。

  婆婆关于“鬼洗头”的一番话说得有鼻子有眼,可惠乔没往心里去,笑笑也就过去了。可就在这天晚上,她却意外见到了“鬼洗头”的惊悚一幕──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