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无弦琴

2022-07-18 10:39 · 新商盟-chnore.com

  演奏家坠楼

  “玉女歌手安冰,携绯闻男友、青年小提琴演奏家洪加,赴晋城新视界大剧院举行个人演唱会。”这个消息让刑警小王高兴坏了。他不仅是安冰的“粉丝”,也是洪加的“粉丝”,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所以,他费了好大劲买了两张票,请他的顶头上司——刑警队长李越,一起去看演出。

  演出开始时间是晚上八点,十分钟过去了,主持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李越感觉有点不对劲。突然音箱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天啊,怎么会……”声音尖细得像冰刀刮过寒冰,将全场的人都镇住了。接着,音箱里响起了那个女人凄惨的哭声。

  小王确实熟悉他的偶像,一听声音就叫了起来:“是安冰!”李越心头一凛,叫声:“不好,出事了。”就往台上跑去。小王紧紧在后面跟着。

  穿过宽大的舞台,绕到背景墙后面,李越看到后台乱作一团。安冰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号啕大哭,她还戴着耳麦,耳麦显然是开着的,所以将她的叫声和哭声传遍了整个剧院。

  李越掏出证件,说:“我是公安局的,出了什么事?”经纪人康小凯正在那里安抚安冰,闻声跑了过来。他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结结巴巴地说:“警察同志,你们来得正好,洪加出事了。”

  这时,剧院的吴经理也跑了过来,康小凯只好通知他,演唱会临时取消。

  李越和小王跟在康小凯的身后,来到了楼梯间。这里是后台通往剧院内部工作室的必经之路。顺着楼梯往下,则通往地下室,地下室主要是操纵舞台升降用的。

  才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李越就看到了洪加:他躺在地下室靠近楼梯的地板上,脑袋边的地板全被鲜血染红了,一把小提琴的琴梁折断,落在血泊里,两个工作人员神情惊慌地守在旁边。

  他们惊惧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他俩主要负责舞台的升降,所以,工作地点就在地下室。他们正在那里工作的时候,忽然听到“咣——咚”一声响,他俩吓得从工作间跑出来,便看到洪加躺在地上,立即通知了剧院吴经理和康小凯。

  出于职业习惯,李越问道:“那时候,楼梯上有没有人?”

  一个说:“不知道,我没注意。”另一个却说:“洪加应该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我往楼上看了,楼梯上并没有人。”

  李越绕着洪加的尸体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细节:洪加的一只鞋底上沾满了水,另一只鞋底不仅有水渍,而且沾有一块淡绿的软乎乎的东西。他掐下一点,捻了捻,又软又滑,送到鼻前一闻,香气扑鼻。是香皂!

  洪加的鞋底怎么会沾上香皂?李越当即就顺着楼梯往上寻找,上到二楼,在演职人员休息室门口,他看到淡绿的地板上有一摊水渍,水渍里还有星星点点的肥皂泡沫,两块用剩下的淡绿香皂碎块躺在地板上。香皂的颜色与地板相近,很难被人发现。很显然,洪加没有发现地面上的水渍和香皂,水渍里的香皂滑溜无比,脚一踩上去立即滑动,洪加把持不住身体,失去平衡,从二楼摔下,跌到地下室,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定情信物

  李越皱着眉头思量,这到底是一次意外坠楼事件,还是一次蓄意的谋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浮进了他的脑海,他立即问康小凯:“你说你们所有演职人员是在七点半离开休息室,去的后台?”

  “是的。”康小凯点头。

  “那洪加为什么没有离开?”

  “洪加当时也离开了。”吴经理接腔说,“我是和洪加—起走的,我还帮他提过琴盒。演出开始前两分钟,洪加才发现,他的小提琴还放在休息室里,所以,他匆匆忙忙地回休息室来拿琴。我帮他提的琴盒里装的,根本不是他演出时要用到的琴,而是—把无弦琴。”

  “无弦琴?”

  “是的。”吴经理和康小凯双双点头。

  这时接到报案的市公安局也派人赶到了现场。

  赶来的刑警在对演职人员进行调查时,李越来到后台乐队所待的位置,查看那把无弦琴。

  这是一把小提琴,深红色,琴面暗淡,没什么光泽,倒显出一点沧桑和古朴来。除了没有弦,它与一般的小提琴并没有什么区别。

  李越让技术员对琴盒和琴提取指纹,技术员在那里忙碌的时候,他则走向呆坐在一旁的安冰。李越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拉把椅子在她对面坐下,问她:“你应该比较了解洪加。洪加的琴盒里放着一把没有弦的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