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美女衣服,男女啪啦啪图片动态图新晋人强

2022-07-18 10:08 · 新商盟-chnore.com

到单位后,陈慧一看到我,就道:“你来得正好,先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了,然后我们去蓝美那边,那边出了点事情。”

“蓝美出事了”我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为了蓝美的单子,我可是差点喝出胃出血。

陈慧点点头:“是北方那边交仓出了问题,不过客户是我们的,所以我们需要去处理,你先去看看邮件吧,看来真的要启动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计划了。”

我一头雾水的打开电脑,点开邮箱,一下子就看到了新发来的邮件,一封是蓝美发来的邮件,质问为什么交仓会出问题,另一封则是北方仓同事发来的,还有蓝美货物破损的图片。

说蓝美的货物是因为装车时没装好,所以导致的,看来还得跟蓝美的人好好解释一番,难怪陈慧会让我跟着她去蓝美那边看看了。

要是这个事情处理不好,说不定就会把我们和蓝美之间的合作推到冰点。

看完之后,我跟陈慧道:“陈经理,看来这事我们要和蓝美好好解释,要不然会把我们的合作给毁了的。”

“不错。”陈慧点点头:“虽然我们当初谈合同时是有一定的破顺率,但是这事还是亲自去蓝美那边,找那个郭经理谈谈,这样,我先给他给电话,要不然等我们贸贸然过去后,万一人家不在呢。”

这话也是道理,去拜访之前还是先要和人家通通气,要不然会造成误会的。

陈慧拿着手机拨了号码出去,谈了几分钟,一直都是陈慧在跟那个郭经理道歉,什么不好意思抱歉之类的,总之好话说了一箩筐,可见她这个职位的压力可小。

不但要把部门的营业额提升上去,而且还要把客户的关系维持好。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

屁股决定思路,坐在某个位置后,就要为这个位置的事情而操心,正如我之前那样,总觉得坐办公室是件很轻松的事情,可是等到我真正坐上来后,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没过多久,陈慧就回来了,摇了摇手机跟我道:“郭经理约我们今晚上吃饭,看来又要破费了。”

“约在哪”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吃饭,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喝酒的事情。

“聚味楼。”

忙活了一天后,临下班时,我跟表姐说了声,随后就开着车带陈慧朝着聚味楼而去。

虽然我一直对别人的威胁不感冒,但是对于陈慧的话,我还是不得不听,我下意识的问道:“难道薛雨晴是什么可怕的来头”

“对。”陈慧点点头,淡淡的道:“若非平时,你只怕这辈子都不会认识她,更不会听说她,她的身份比我们家的还要可怕,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那好吧,估计又是什么豪门逃婚的事情。”我微微一笑:“陈经理,我这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是我的,永远都不是我的,但要是我的,别人一定夺不走。”

“但愿你以后还能有这个底气跟我说这番话。”陈慧靠在椅背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其实你和瑶瑶的事情,我并不是很好看。不过既然她选择了你,愿意用一辈子做赌注,那就不要让她失望,只要你跟着我,我会带着你去开拓疆土。”

“佩春正,也许你也隐约看出了我们家的身份,但是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还不知道你们的事情能瞒过我的父母多久,但是我希望你能尽快成长起来,永远不要让瑶瑶失望,也不要辜负了她的深情,我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很爱你。”

陈慧的话让我有些压力过大的感觉,但是我也明白,这年头物质是决定幸福指数的标准之一,要是没钱,那就真的什么都是。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贫穷夫妻百事哀。

不管是不是为了和陈瑶在一起,我都不能一个月拿着一点点的工资,我还想要帮表姐实现她的愿望呢。

一想到表姐,我又忍不住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没想到我们最后还是……

我正想着问题,放在中控台的手机就响了,我看也没看,就接通耳朵里的蓝牙耳机。

“呆子。”表姐柔美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到我的耳朵,听上去,就让人从心里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种没办法用言语形容的美感。

“姐。”

每次听到表姐的声音,我发现我都忍不住有些沉醉,心神一阵荡漾。

“少喝点酒。”表姐轻柔的声音如同春风拂面:“要是你喝不下了,就给我电话,我去把你接回来,要不然我一个人不放心,记得随时给我电话,可以吗”

“嗯,没事的,要是我真喝不了,我会给你电话的。”我心里一阵感动。

“那你先去吧,我随时等你的电话。”

说着,她就掐断了电话。

这辈子,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辜负表姐的深情。

一方面是陈瑶的感情,另一方面又是我和表姐自小到大的感情,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方面,我都不愿意辜负。

“你表姐的电话”陈慧在一旁淡淡的问道。

我点点头,哈哈笑道:“嗯,她可能是怕我喝醉了吧,上次她就担心了一天,然后你又说了那么一句话,她还以为我在外面又找了女人。”

“得了。”陈慧没好气的道:“我那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的手机正好没电了。”

我接着嘿嘿笑道:“陈经理,冒昧的问一句,那天晚上你有没有留下来”

“留下来你个头。”陈慧脸色一变,几分薄怒的道:“狗嘴吐不出象牙,好好的开你的车,这话不要传到瑶瑶的耳朵里,要不然我们两个可都会有麻烦的。”

我哈哈一笑,没有再说话。

要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要是被陈瑶和表姐知道,那真的就是天大的麻烦了。

没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聚味楼。

停好车,就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陈慧一报上郭经理的名号,服务员就带着我们找到一个包厢外面。

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郭经理的声音:“进来。”

我和陈慧推开门进去,正好看到蓝美的郭经理还有另外两个人,不过好像不是上次我们一起喝酒的。

“陈经理,小唐,你们来了。”郭经理站起来,笑吟吟的跟我们道:“快来坐。”

陈慧和我走过去,坐了下来,然后陈慧笑着问道:“郭经理,晚上好。”

好在今晚上郭经理并叫白的,而是叫了好几瓶红酒,不过一看都是价值中高档的。

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陈慧就道:“郭经理,高部长李经理,你们先做坐,我去外面一下,佩春正,你帮我招呼好几位老板。”

我点点头,笑着道:“陈经理,交给我吧。”

等陈慧一走,我就站起来,给他们三人倒了三杯酒:“三位老板,估计红酒不是很过瘾,要不我们还是换白的吧,上次我估摸郭经理都没喝尽兴,这次我们好好喝个痛快怎么样”

郭经理脸色微微一变,然后笑着道:“唐老弟,你就别埋汰我们了,光是喝红酒,我们都有些受不了,要是再喝白的,我们可就要爬着回去了,而且我们这两位大佬可不能喝酒的。”

“那有些遗憾了。”我遗憾的道,然后端起杯子:“看来我们只能喝红酒了,请。”

“请。”

和这三人喝完这杯后,陈慧就从外面进来。

又闲聊了一会儿后,郭经理他们三就提出了告辞,劝了一番后,我们只好把他们送到聚味楼的外面。

陈慧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离去,然后松了口气:“这事总算是成了,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我回眸看了下,陈慧今晚也是差不多喝了一瓶多的红酒,俏脸上粉红粉红的,就连白皙的脖颈也变得粉红,看上去诱人至极。

都说醉酒的女人最美,这句话果然不假。

陈慧原本有些端庄的气质里又多了一丝的妩媚,而且还带着一分娇柔,看上去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我们也准备走吧。”陈慧说了一声,刚想迈步下台阶,不料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我急忙伸手去扶,却一不小心碰到了她柔软的酥胸上,顿时一阵巨大的反弹力传到我的手心里。

陈慧哎哟一声:“佩春正,我好像又把脚踝扭伤了。”

也不知道该说她倒霉还是什么,我急忙把手从她的酥胸上挪开,道:“陈经理,我先扶你到那边看看吧。”

“嗯……”陈慧轻轻应了一声,很自然的伸出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也很自然地搀扶着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全程丝毫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就好像我们两个的关系并不是上下级和大姨子这么简单。

把陈慧扶到长椅子上坐下来,我就半蹲在她面前,笑着道:“陈经理,我给你看看吧。”

说着,我就一手抓着她的小脚,一手抓着她的高跟鞋,轻轻往下一脱,白皙光滑的脚丫子就露出来,不过我并没有留意到,而是把目光都投在她的脚踝上。

只见她的脚踝现在已经一片红肿,我苦笑一声:“看来你又把伤口给拉扯到了,我先给你揉揉,活活血,待会儿回去了,你找个冰袋敷一下。”

陈慧微微点头,俏脸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害羞,变得更加娇羞,看上去可爱极了。

我一边揉着,一边竟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一种没办法形容的瘙痒感从心里传来,喉咙也变得有些干涩。

我偷偷吞了吞口水,努力想要把这种感觉压制下去。

揉了一会儿后,陈慧就轻声道:“好了,我们先上车吧,回去我再用冰袋敷一下。”

“那可以。”我点点头道。

我拿着她的鞋子,接着道:“我还是扶着你过去吧。”

陈慧点点头,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半个身子几乎都挂在我身上,然后试着单脚跳着朝停车场而去。

我看她这么辛苦,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陈经理,你现在的动作让我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情。”

“不准笑!”陈慧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再笑我明天就炒了你鱿鱼。”

虽然她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最后陈慧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佩春正,我发现跟你在一起就特别倒霉,说,你是不是老天派下来折磨我的要不然为什么每次我跟你出来,不是遇到山洪就是扭伤了脚。”陈慧腰部的肌肉微微收缩了下,不过没说什么,小手伸出来搭在我肩膀上,慢慢朝着车子走去。

本来我还以为,只要把那小子打一顿,就没那么多事了。

可是没想到我们才刚走了没两步,后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刚想回头看,后背就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一阵剧痛跟着传来。

我身子不由一阵踉跄,急忙把陈慧护在身后。

“草你妈的,敢打老子!”后面传来秦晓气急败坏的声音:“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我草你妈的!”

说着,后背又一阵剧痛,是那种疼到骨子里的感觉。

我怒火中烧,这小子居然跟我玩偷袭!

我一个转身,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我飞来,虽然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急忙闪身一躲,正好躲过了这黑乎乎的东西。

这东西一砸到我脚边,就砰的一声巨响。

我低头一看,没想到这居然是个砖头,而且边上还有两块,说明这就是之前秦晓砸中我后背的。

“姓秦的!”一旁的陈慧气得俏脸发白,嘴唇也跟着哆嗦:“你神经病吗”

“我神经病”远处的秦晓狰狞一笑:“陈慧,不管你们今晚上是不是出去开房,我都会娶你的,然后狠狠操你!我还要操你身上的三个洞!”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说出这么恶毒的字眼来,我还以为上等人的社会都是很斯文的,但是没想到也会有这种败类。

“你——王八蛋!”陈慧也没什么恶毒的词汇,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个词。

我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妈的,看来老子今晚要给你点颜色才行!”

但是没想到秦晓居然拔腿就跑了。

“佩春正,你怎么样了”陈慧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我活动了一下,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疼,当即就苦笑着道:“陈经理,我后背好像肿了。”

“我们到车里,我给你看看。”陈慧着急的道:“然后去医院包扎一下。”

顿了顿,她有些纠结的道:“佩春正,真对不起,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没事。”我摇头苦笑:“陈经理,这要说对不起还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算了,不要说这些。”陈慧摇摇头,轻声道:“这个人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看得出来,这个叫秦晓的肯定是给了她很大的伤害,我也闭嘴不再谈,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去说这些事也不太方便。

上了车后,她就道:“佩春正,你赶紧把上衣脱掉,我给你看看。”

说着,轻轻在我背上摸了两下,她的手指柔软,还带着点点的清凉,就像是清风拂过,让我浑身舒坦,忍不住轻轻的哼了一声。

“没事的,我打小就皮厚肉粗的。”我故作轻松地笑着道。

“不行,那可是砖头!”陈慧秀眉蹙起:“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好吧。”我脱下上衣:“那你帮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陈慧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后背被打肿的地方,柔声问道:“疼吗”

我摇头笑了笑:“不疼。”

心里却暗道,你问的这不废话吗,你被打成这样试试

“肿起来了,看来需要去医院看看才行。”陈慧顺手把我衣服拉起来:“去医院,别到时候你表姐问起,你又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难道我要说被狗咬了”我有些好笑的道:“那我就去医院里处理下。”

一路上陈慧都没有说一句话,脸色也有些不佳,可能是因为那个秦晓说的话吧。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然后拿出手机摁了摁,我很自觉的没有去触她的底线,要是待会儿惹恼了她,那可就不妙了。

没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医院,陈瑶没有从车里下来,而是继续在玩弄手机。

我只好一个人去医院里处理伤口,然后拿了些擦的药物,这才从医院里出来。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