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床单风流寡妇太销魂,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引蛇出洞

2022-07-18 19:37 · 新商盟-chnore.com

走下楼梯,白桂花已经做好了饭菜,但是陆君辉却没有心思吃,浴室里的流水声让他忍不住的想看,白桂花自然看出陆君辉的心意,也不点破,桌子上,只有白桂花和马翠莲以及袁美芳三人,吃饭的时候,三个女人的目光都是看了几眼陆君辉,马翠莲从白桂花的眼中看出了和自己一样的情意,心里暖乎乎的,不由得佩服起陆君辉!

这个混小子居然连乡长都干了而且白桂花的样子好像还很满足似的,劫后余生的感觉让马翠莲的心也安稳了不少。

“美芳,别害怕了,我们现在不是安全了吗”

“嫂子,不是我害怕,而是我觉得事情似乎搞得太大了!”

“哎呀,你们两个怕啥啊不就是一个苟胜吗,他现在已经是废物一个,你们不用担心,等到过几天,一切都会好的,来来,我们吃饭,马大姐,喝点酒,压压惊!”

一瓶袖酒,三个女人,自斟自饮起来,陆君辉并没有坐下,他的心里只有一个问题在回绕,马翠娇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态呢

见到马翠娇从浴室出来之后就匆匆的走上楼,坐在沙发上的陆君辉已经不知道抽了几根烟。

“天成,想要知道答案就上去问问吧翠娇也是逼不得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希望你可以原谅她,其实她是一个好女人,俺对自己这个妹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有点犯傻!哎,我这个姐姐不合格啊!”

“林主任,上去安慰一下她吧,遭受到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啊!”

“陆君辉,愣着干啥啊,你还是不是男人了,上去吧!”

陆君辉看着三个女人,摇着头,走上二楼。推开房门,皎洁的月光照进屋子里,也照在马翠娇的半边身体上。她穿着浅蓝色的睡衣,上衣是有前扣的衬衫,下面是松紧的七分短裤,由于是睡衣,质料不会太厚,所以当月光照在她身上的时候,很明显的就可以看到她内裤的痕迹,其实看归看,陆君辉还不至于敢动手。

也许是因为被挟持的关系,马翠娇洗完澡没有一点心情吃饭,上了楼,疲惫的身体就躺在床上,脑子里的混乱在安静下来之后,那种疲乏的感觉让她不知不觉的睡着。

沿着月光的移动,月光慢慢的笼罩了马翠娇背对着陆君辉侧卧的全身,显示出她的腰臀的曲线,还有她内裤裤脚所浮现的线条,陆君辉忘记了一切,只是很天真的想要去摸索一下马翠娇的身体,挣扎了好久,观察了好久,只听见浓重的而且还有规律的鼻息声,陆君辉靠在床上,大胆的摸了一下她的屁股。

陆君辉很紧张,然后慢慢的把自己的手掌整个轻轻的贴在她的屁股上,感觉着她内裤的所在,只觉得很真实,只敢摸,不敢动。

“喔……”

马翠娇轻轻的低吟了一声,随即坐起身体,看着坐在床边的陆君辉,美目眨巴了几下,掩饰不住她的憔悴和伤心。

四只眼睛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陆君辉没有表现那副狼人的贪婪模样,马翠娇也没有表现出一个女人的娇羞。

“林主任,谢谢你!”

“为什么谢我”

“谢谢你救了我和姐姐,还有我嫂子!”

“呵呵,咱们都是莲花村的人,俺知道,你是有苦衷的!如果不介意,可以和俺说说!”

马翠娇美目泛着些许的泪光,挪动了一下娇躯,坐在床边,抚弄了几下自己散乱的秀发,袖着娇媚的脸蛋,微微转过头,问道:“陆君辉,你觉得我漂亮吗”

“漂亮,你是女人之中的女人,不但长的漂亮,而且下手也够狠!俺没有想到!”

“咯咯,人啊,有时候真的不能主宰自己的一切,这个世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啊!”

陆君辉深知马翠娇此刻的心情,无缘无故的被张喜成拍下裸照,以此来威胁她,没有弄了她已经算是吉星高照了,她应该知足了!

马翠娇晃动着两条大腿,双手撑在床上,慢慢的,停下了动作,笑道:“陆君辉,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女人”

“好与坏不是俺说的,人的审美观点是不一样的,你现在算怎么办继续为张喜成卖命继续听他的摆布还是和我们一条战线”

沉默,马翠娇足足沉默了十几分钟都没有表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陆君辉,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他的用意,老谋深算的陆君辉怎么会被她看出来自己的用意

身为一个女人,被张喜成控制的滋味一定不好受,想到张喜成现在坐不住的样子,陆君辉暗自偷笑,妈的,跟老子玩阴招跟老子这些小把戏你他娘的以为老子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陆君辉,你说女人为什么这么命苦呢俺留恋莲花村,可是那里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男人!”

“谁说没有,俺就是男人啊!”

“得了吧!”

马翠娇说完,下意识的看着陆君辉的裤裆,陆君辉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拦腰慢慢抱住马翠娇,就好像自然的翻身一般,自己的下身抵在她的屁股上,上身贴着她的粉背,她的发香不断的传到自己的神经里!

“呀,你干什么啊”

“俺要你知道,俺是真正的男人!”

“你要弄俺”

“不行吗”

陆君辉失去理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一次看见女人,胸口总会传来一股燥热,就是这股燥热让自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理智和**,尤其是自己看上了想要弄两下的女人,这种感觉更为强烈。

陆君辉把手伸到马翠娇的胸部,隔着睡衣摸着她的胸部,顿时发现她穿着胸罩,陆君辉急于探索马翠娇的**,所以抽回自己的手,绕过她的上臂,从马翠娇的颈部往衣服里面探进去,但是自己只能摸到马翠娇的锁骨,因为扣子挡住了!”

“陆君辉,你是大坏蛋!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小心我告你!”

马翠娇嘴上这么说,可是却没有一丝阻挡的意思,任由陆君辉胡作非为!

“呵呵,你不是瞧不起俺吗俺就让你知道,俺是男人之中的战斗机,任何一个女人在俺面前都是**裸的!从了俺吧!”

“你就不怕俺姐她们听见”

“不怕!”

草,别说你姐,就连二丫和丫蛋老子都弄了,妈的,老子咋和老马家干上了!

征服一个马翠娇这样的女人,陆君辉也没有多想,反正这女人的盘丝洞除了撒尿就是闲着,何不让自己搞两枪,彼此都过瘾都舒服!她想开了,自己也想通了,这个世界也就和谐了!现在的苟胜肯定是在医院那里死去活来,张喜成也一定心急如焚,人一乱就会失去往日的冷静,尤其像张喜成这样自以为精明的人,混迹官场多年,总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就是他无法掌控的一个人!妈的,不知道现在的张喜成是怎样的傻比模样

惠南县,张喜成一脚踢翻了眼前的凳子,抓过一个男子就是一脚,骂道:“滚,居然查不出来苟胜那个废物,好事都他妈的让他给办杂了,你们居然你还敢说是老子将大蛇拍派下去给我查,到底是谁冒充大蛇坏我的好事”

正如陆君辉所料,此刻的张喜成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摸着下巴咬着牙齿,脑海里突然想到了陆君辉,暗自怒哼道:“陆君辉啊陆君辉,你他娘的还真是一个扫把星!看来这水泥路的事情老子要哑巴吃黄连了!”

陆君辉坐在床边,灵巧的解开了马翠娇的两个扣子,再摸进去,这一回摸到了她的胸部,也摸到了乳沟,在摸到那柔软的胸脯,马翠娇虽然伸手阻拦,可是陆君辉并没有就此罢手,继续伸入她的到胸罩找寻着她的奶头,当陆君辉撑开她胸罩的空隙,陆君辉处于空前的紧张,楼下可是还有三个女人,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走进来一个,如果被撞见了自己这样对马翠娇,也不知道白桂花会不会发飚。

这里可是她的家!

陆君辉的指尖触碰到了马翠娇鲜艳硬挺的**,此时的他已经满头大汗了,他希望马翠娇可以阻止他,但是她没有!

那种感觉让人兴奋!

马翠娇就像一个乖巧的孩子,陆君辉将她平躺的放在了床上,再转过头看着她,马翠娇抱持着平躺的睡觉姿势,恶向胆边生,自己要脱掉她的裤子,陆君辉又把手放在马翠娇的腰际,找到她的裤带,因为它是松紧做的,陆君辉很小心的拉开裤带往下扯,扯到臀部的一半,已经可以看到马翠娇内裤的裤脚边缘了!

就这样,陆君辉看见了她的臀部!

“哎呀,你不要你在脱了,你当我是什么人,可以随便就和男人上床的吗你现在出去,让我静一静,现在你就出去,俺对你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意,陆君辉,你出去吧,到此为止吧!”

过了好一会,陆君辉笑了笑,他并没有停手!而是又把手往前移动到她的内裤裤腰处,马翠娇穿的是高腰的保守型内裤,同样的,陆君辉又拉开裤带,往下扯,扯到同样的部位,草,在月光的映照下,马翠娇的肌肤真的很白,很美……陆君辉的举动让马翠娇发愣,两个人你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愣在当场,说真的,其实陆君辉什么也没有看到,大约只看见一小半的屁股,连股沟也看的不太明显,只看见两件裤子的裤带把她的臀部压迫的皮肤都有些凹陷!

“陆君辉,你的胆子不小啊!”

“以前老子是有贼心没有贼胆,后来有贼胆没有贼心,现在老子贼心贼胆都有了,妈了个比的,可是贼没了!娇娇姐,你这么漂亮,老子又是男人,摸两下能咋的”

陆君辉的大胆并不在于他的一张嘴,就如此刻,他的手往前一伸,立刻便进入到马翠娇的内裤里,这一次,很快的就摸到了她的绒毛,细细的,如绸缎子一般,马翠娇捂着脸颊,想要阻挡,但是却没有伸手去阻拦,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蹬蹬……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陆君辉摸到的时候感到一阵兴奋,可是也有一点害怕,也没有摸多久,笑着看看马翠娇,回头看着卧室的房门,小心的把两件裤子的裤带拉回原来的位置,陆君辉好像虚脱了似的,摊开身体平躺在床上喘息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极度的闷热,就这样过了一阵子,马翠娇突然娇滴滴的说话了。

“陆君辉,在你没有足够的把握对一个女人负责的时候,希望你不要脱下俺的裤子,脱下来简单,穿上可就难了!”

陆君辉一咕噜翻身从床上站起来,此时,马翠娇用这种冷笑话的方式化解了两人的尴尬场面,四目交神了片刻,马翠娇起身离开卧室。

陆君辉目送着马翠娇的美丽背影,心里有点复杂起来,一方面,自己不知道为何会对她的身体产生**,但是另一方面,以一个男性荷尔蒙充斥着体内的角度来看,此时马翠娇婀娜美丽的倩然背影,仍还是会不断的勾起自己体内原始**的无限遐思!

而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目送她如此的离去……

静坐在床上,房门左右闪动,一个成熟的女人穿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天成,你咋的了”

“婶子,俺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陆君辉揉捏着自己的眉心,拉着马翠莲坐在自己的身边,握着她柔滑的手,问道:“你们到底是咋被挟持的”

“哎,事情是这样的!”

陆君辉静静的听着,原来,袁美芳因为自己的女儿要过生日,在莲花村有没有啥好衣服,毕竟是一个花季的少女,都喜欢把自己扮的漂漂亮亮的,所以找到马翠莲来到乡里,马翠娇也自然跟着。

三人来到土城乡,赶完集市,三人便来到饭馆子吃饭,事情也就是从从里开始的!

“天成,婶子有点热,你先帮我把衣服脱下来!”

草,马翠莲这个提议让陆君辉肝胆俱裂,白桂花那么强势,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在她的床上弄别的女人!可是又不能拒绝!

陆君辉想了想,还是脱掉了马翠莲的衣服,自己站着,马翠莲坐着,她的位置很低,她一弯腰脱下短裤的时候,陆君辉自然看见了她的肉奶,依旧是那么的浑圆,那么的雪白,跟天上的月亮一样皎洁,肉奶上的两点菩提子,宛如画龙点睛一般那样夺目!

陆君辉只觉得口干舌燥,欲火瞬间烧了起来,略显不自然的扭了扭腰,马翠莲问道:“天成,你腰坏了”

“啊!有一点!”陆君辉这句话倒是大实话,在干掉哪几个绑匪的时候,每一次出手都是迅速,现在休息过来,也觉得全身有点酸麻!

“坐下,婶子给你捏捏!”

陆君辉趴在床上,忽然感觉到马翠莲的肥臀压在自己的后腰上,非但不重,而且还很舒服!十分的有肉感!

“天成,婶子重不重呀”

“婶子,不重,一点都不重,婶子轻着呢!”

马翠莲一边按摩着陆君辉的腰部,一边说道:“原本我们三人在饭馆吃饺子,可是却进来了几个人,好像还和翠娇认识!”

草,那些人都是计划好的,自然会如约而至!

“婶子,后来呢”

“后来他们就坐下来和我们能吃饭喝酒!”

马翠莲一字一句的述说让陆君辉皱起了眉头,按照她的述说,有一个人自己没有看见过,但是却听过,他是斧头帮的大蛇!

他居然在土城乡妈的,如果遇见一定要顺手弄死他!卸掉张喜成的左膀右臂!

“后来,等俺们几个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在那个工厂,还好俺们几个没有被糟蹋!”

“婶子,那几个人是不是马翠娇找来的”

“好像不是,俺觉得俺一到土城乡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哎,俺妹子为了裸照的事情,日夜憔悴,俺这当姐的看着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天成,张喜成曾经签下的那份资料,俺想给妹子拿去!”

马翠莲越按越低,柔滑的跟软丝一样的头发不时的碰到陆君辉的脸颊,陆君辉能嗅到她身上传来的肉香味儿!

“婶子,俺觉得就算你把资料给了马翠娇,张喜成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裸照给她,那份文件你还是保留起来,或许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场,至于马翠娇裸照的事情,俺想想办法!”

经过马翠莲的按摩,陆君辉的确舒服了许多,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谢彪!

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潜入张喜成的家,将马翠娇的裸照找到

“咯咯,你那玩意又硬了!想弄婶子了”马翠莲看了一眼陆君辉的裤裆,掩嘴偷笑。

“婶子,不太好吧白姐可是在下面!”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也弄了她了”

陆君辉有点不太好意思,略微尴尬的肚子和马翠莲笑了一下,点点头以示回答。

“嗯,别急,夜还很长!”马翠莲牵着陆君辉的手,温柔的笑着,关了门,陆君辉知道,卧室里即将要发出怎样的事情!

面对着马翠莲一步一步的走来,陆君辉有点情不自禁的站着身体。

“咋的了天成!”

见到陆君辉站在床边,马翠莲用她明亮皎洁的大眼睛笑看着她,那种妩媚的成熟味道让人兽血翻腾!

“没,没什么,婶子,俺好像有点紧张!”

陆君辉老实的说着,心跳越来越加速,不是自己不想弄马翠莲这个白虎,而是门外有白桂花啊!万一这个娘们一激动,割掉自己的大懒鸟,那可如何是好

“放松点,天成!”马翠莲轻轻的推着陆君辉,然后将他转过身,搂住陆君辉的肩膀,面对着他,笑道:“来,摸摸婶子的心跳!”

马翠莲拿起陆君辉的手就往她温暖的胸部靠近!

“啊!婶子……”

马翠莲笑着白了一眼陆君辉,笑道:“天成,你心跳也好快呢!”

陆君辉有点吃惊于马翠莲现在的没举动,这个娘们可是啥都敢做啊!

“天成,这是婶子最期待的一次,你要狠狠的弄俺,你要让白乡长她们听见,你不知道,婶子和你美芳婶说你来着,她不相信呢!”

草,原来如此!马翠莲还真是贴心啊,在帮自己牵线搭桥呢,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弄了她的闺女!

“婶子,俺知道了!”

站在袖色房门的马翠莲真的好美,她那对跟肌肤颜色相称的,洁白明亮的,成熟女人独有的那种会说话的大眼睛,带着温柔的笑意不断的望着自己,房间微弱的灯光,泛在马翠莲与生俱来的白皙肌肤上,跟她身后袖色的们,以及屋子里的蓝色装饰的颜色,巧妙的完美搭配成一体,见到此景,昂然生气的大懒鸟此时完全的站起来!

见到它再度振发,马翠莲赞叹的眼神望着它,用双手脱掉陆君辉的内裤,巧妙的握住那炙热的铁棒,陆君辉也开始在马翠莲如容华绸缎的肌肤上探索,虽然同样是女人,但是马翠莲的肌肤和郭丽丽几人不同,她的更显得滑嫩,更是令人喘不过气,也许是因为她是一个小白虎的原因吧!

这是陆君辉渴望又兴奋的感觉,令他爱不释手,但是,双眼看着门外,还是带着丝丝的胆怯不断的游移……

由五指,渐渐的用双手的整个掌面来回抚摸,这种新奇的肤触刺激,让陆君辉有股电流直直的冲击着他的下腹部!

“啊!”

当陆君辉轻轻触碰到马翠莲那可爱性感的**时,她不禁轻轻娇喘了一口气,从几人来到白桂花家里的那时起,今晚所有的禁忌,陆君辉猜想,似乎已经使得她们兴奋了吧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发生群战呢

马翠莲皎洁明亮的眼神流显出迷惘的眼神,鼻头也开始渗出了碧玉般的丝丝小汗珠!

白皙的肌肤已经开始泛袖,**也渐渐的浑圆坚挺了起来……

抚摸着马翠莲那令任何男人沉醉的**与肌肤之后,陆君辉抱住了迷离温柔而又成熟的她,笑道:“婶子,亲个嘴儿吧!”

“嗯!”

马翠莲抱住了陆君辉,媚眼的粉唇贴上了陆君辉早已干燥的嘴,两个被**灼伤的人,拥吻在一起,躺倒了床上缠绵起来!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