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续珍惜校花红杏

2022-07-18 22:57 · 新商盟-chnore.com

“随你,我无所谓。”别开脸,转身,直接的上了床,可见他也只是嘴里说得松爽而已,心底却不是这么想的。

夏馨菲的嘴角抽动了下,这一次,没有像以往那般的去哄回他,而是找了睡衣进了浴室,既然他要傲娇,那么她便随着他好了,凭什么每一次都要自己去作出妥协。

兴许没有想到夏馨菲会是这样的一种态度,所以对于她的行为,穆梓轩有着些许的错愕,因此不由得心底有了想法,难道说她对自己的爱已然在一步步的冷却了吗?就因为她的身边出现了更好的男人。

给自己简单的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床上已然的没有了穆梓轩的身影,这样的一个状况,不由得让她的眉宇紧蹙,抬眼往露台看去,却只见晚风轻拂而过,卷起了那轻盈的薄纱,并没有看见那一道修长的身影。

带着疑惑走出了卧室,预料中的,书房的灯重新的亮了起来,踱步过去,站在门口犹豫了下,最终不再像以往那般推开那一扇阻隔了他们的门,而是无声的折回了身子,很是淡然的上床睡觉。

这一夜,注定了是伤感黯然的一夜,让本来就如履薄冰的一对夫妻越走越远,把之前的努力都给来了个直击的粉碎。

本来相拥而睡的两人,在今晚各睡一边,把中间给隔出了一个浩瀚的海洋。

“说吧!去多少天。”第二天,穆梓轩特意的等她起床,只因有一种感情叫做深爱,所以他无法做到真的对她漠然。

“暂时还不知道,我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夏馨馨伸手,弄了下他系歪了的领带,表面上看似他们都没变,但他们的心底都知道,他们之间已然的跟之前大不一样了。

“一个月?怎么这么久,还有就是,你不是说这是工作吗?”既然是工作性质的,为什么需要请假,这是穆梓轩所无法理解得透的问题所在。

“是工作不假,但却不是杂志社的工作。”夏馨菲说着开始收拾行李,其实她要带的东西并不多,毕竟只要有钱,哪里都可以买。

“难道说你还有着什么身份是我所不得而知的吗?”听她这么的一说,穆梓轩不由得在心底咯噔了下,原来,自己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她。

“这个,解释起来稍微的有些繁琐,所以你还是多关注下几天后的各大报刊吧!我想,里面应该会有你所想要的答案。”夏馨菲不想当面的跟他道出自己的另一重身份,所以她想着要让他自己去发现,这样应该会比较的有意义许多。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个国际通缉犯吧!”穆梓轩带着这样的一种揶揄,很是认真的看着她。

“如若真的是这样,你怕了吗?”夏馨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同认真的看着他。

“你见我怕过什么了吗?”对话听着虽然不够浪漫,但却更胜似甜言蜜语。

“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夏馨菲把行李箱给拉上,他说过,不会对自己再做出任何告白,所以他能这么的说已然不易。

“离开这么久,难道你就不怕我会耐不住寂寞而红杏出墙吗?”一想到他们之间要分开一个月,他的心底便开始有了想念,但他也觉得夏馨菲说得很对,或许他们之间确实需要时间好好的沉淀一下彼此的感情。

“你会吗?况且,红杏出墙并不适用于男人。”夏馨菲没有想到,他们两人能用这么平和的一种态度去讨论自己的离开,所以在庆幸的同时难免不了的有些失落,还以为他就算佯装的,也会挽留一下自己呢?

“我会,所以,就算不在身边,你也一定要看好我。”穆梓轩的心境是矛盾的,否则也就不会忘了自己昨天早上所撂下的话,不再对她有任何的告白,虽说现在的言辞偏离告白许多,但却比那更能煽动人心。

正文 第379章你会想我吗

“不应该是你自己自律一点吗?还是说,你想让我在你身上装摄像头。”夏馨菲的心被触动了下,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不会拒绝。”穆梓轩闭口不谈南宫夕颜给自己所看过的照片,因为心底有她,所以选择给予完全的信任。

“算了,我没有那么的小气,况且,如若你心里有我,也就不可能会看上别的女人。”夏馨菲开始装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还顺带的拿起了贝水画送她的发卡。

“你倒是对我挺自信,只可惜,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时候,心动跟犯错都是瞬间的事情,所以无论是谁,也不能把话给说得太满了。

“我知道,昨天的事情,你很生气,可是换位思考一下,换做是你,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会觉得有几分的可信度。”素手抬起,指腹在他的薄唇上轻柔的描绘着,一天一夜的疏离,让她的心在涩涩的扣紧着。

“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走吧!我送你去机场。”伸手,捉住了她挑逗的小手,就担心自己会在下一秒很没有志气的破功,却闭口不愿去提及自己昨天早上那仓促之下的无终告白。

“穆梓轩,你会想我吗?”最终,她还是再一次的妥协,否则也不会对他有了这样的一问。

“不会,s市的美女太多,我会想不过来。”心里明明就有了答案,但嘴上却倔强的不肯承认。

“讨厌,我是你老婆耶!”夏馨菲嘟嘴,气呼呼的转过了身子。

“好吧!看在你这么在意的份上,那我就每天抽出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去想你吧!”穆梓轩说得特别的勉强,就好像想她有多为难似的。

“谢谢!你还真够慷慨的。”几秒钟,亏他好意思说出来。

“怎么,嫌少了吗?”明知故问,说得就是他这个腹黑男。

“不敢,我很知足的,几秒总好过没有。”嘴里说得豁达,但脸上却是傲娇的小表情。

穆梓轩努嘴一笑,大手突然而出,一个用力,便把某个生气的小女人给卷进了怀中,不带一丝停留的,薄唇也随之的压上。

他的吻狂野中带着几分的柔情,可当夏馨菲去加以回应之时,他却狠心的给轻啃了下,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那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骨子里所携带着的恶劣因子让他总是那么的出其不意。

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所以在他咬了人想要撤离的时候,不曾想夏馨菲这一次聪明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般傻傻的喊疼,而是直接的给咬了回去,可能是因为想让他接受这样的一个教训吧!所以力劲可是用了不少进去。

“你还真当我是肉呢?”穆梓轩因疼而蹙起了眉宇,目光更是怒视她而去,自己只是轻咬了她一下而已,可她倒好,竟然跟自己来真的。

“是你先咬我的不是吗?我这只是作出适当的反击而已。”夏馨菲看了眼他的唇,不好,真的破皮了,可见,自己刚刚真的没有个轻重,所以赶紧关心地问道:“疼么?”

“你说呢?”没好气的给了她一记白眼,她自己咬的自己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道吗?竟然还好意思问自己。

“我这是让你记住,这里,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给染指了去。”眼珠子一眨,娇媚的挑了挑眉,整个人置身于俏皮跟性感当中。

“家有恶妻,谁还敢靠近我啊!”她这样霸道的一种宣言,莫名的让他顿生愉悦之意。

“你说什么?我是恶妻。”夏馨菲瞬间的不淡定了,自己哪一点像是恶妻了,有谁比自己温柔似水的,让她站出来看看。她保证不撕烂她。

“看看,你现在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泼妇的形象。”穆梓轩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就好像她有多么不堪似的入不了他大少爷的眼。

“穆梓轩,你这什么表情啊!老娘真有这么的丢人吗?”夏馨菲说着直接的跳到了他的身上,什么女神范,什么冷战都统统的滚一边去吧!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把他给收服了。

“不丢人,只是丢节操而已。”穆梓轩最不喜欢的便是网络用词,但现如今,情急之下也只能先拿出来应付她,不过这样真性情的一个她,恰好是年少之时那一个最为美好的回忆。

“节操是啥?能吃吗?如果不能,别跟我讨论这个。”双腿牢牢的圈住他的腰身,竟然还能让他站得笔直,可见,穆梓轩的腰力很不错。

“节操不能吃,但我能,所以,夏馨菲,如果说你不怕误了飞机的话,我不介意给你洗洗脑,顺带的,也让你感受下吃我是一种怎样的滋味。”穆梓轩的目光邪气而又带着魅惑,就那么直勾勾的凝视着她,说不出的挑逗之意。

“无耻。***。”夏馨菲白了他一眼,人也随之的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脸上尽是对他的嫌弃,想不到,他们两人之间,如此之快便风水轮流转。

“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穆梓轩说完直接的把她给壁咚到了墙上,大手在她的身上开始肆意的点火,既然她都骂自己是***了,怎么着,也应该要讨回些福利才算对得起自己吧!

“停!我认输还不行吗?”看他这样的一种阵仗,夏馨菲急急的喊停,否则难保他不会趁机的吃了自己,说好听是他让自己吃,可到了最后往往吃亏的可都是女人。

“可惜,已经晚了。”细碎的吻如风拂过,肆意的摧残着她的所有感官,一个月,想想就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所以怎么着也得先慰劳慰劳自己再说。

“可是我要来不及了。”夏馨菲推拒着他,但那半推半就的做法显得有些的难以让人信服,其实比起穆梓轩,她更渴望能得到他的宠爱,毕竟女人在这一方面总是要比男人要来得敏感许多。

“大不了我调出风行的专机送你。”男人一旦要想做成某件事情,就算多难,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克服,而现在的穆梓轩,无疑就是被这样的一种状况给困扰住了,不对,应该说是他完全的被夏馨菲给迷去了心神才对,所以才会失去了自己一贯以来那引以为豪的自控能力。

正文 第380章始乱终弃

陷身于情潮中的两人,丝毫也没有注意到南宫夕颜那来了又去的身影,还以为昨晚他们会有一番大吵发生呢?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让自己看到如此羞怯的一面,所以在脸红之余,更多的是羡慕跟深深的嫉妒感。

那样的一种耳鬓厮磨她也无限的向往,所以无形之中让她更是加剧了想要得到穆梓轩的迫切心情,从而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她无时无刻的不在为自己制造着机会。

夫妻就这样,总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只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矛盾,一般都不会置气太久,而夏馨菲跟穆梓轩都有意的撇开昨天早上的那一段不愉快,所以两人很快的便就回归了原先的那一种融洽,只是心底还是杵着一根刺就对了。

“我开车过去,所以不用你送去机场。”缠绵过后的夏馨菲一脸的娇艳,软声细气的挨在他的身上。

“你不是出国吗?怎么开车过去。”穆梓轩讶异的坐正了身子,一脸不惑的看着她。

“谁说我要出国了。”她只是说要离开家一段时间而已,可没有说过要出国。

“好吧!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她确实是没有这么说过,所以穆梓轩乖乖的承认错误。

“记住了,除了我之外,不许看别的女人一眼。”夏馨菲突然的挑起了他的下巴,用一种痞痞的口气去跟他说话,这样的一个小女人心态,很是突显出她的真实个性来。

“我妈呢?也不许看吗?”穆梓轩很是无辜的反问,既然她要装老大,那么他便示弱一回又何妨。

“咳咳!那个,妈除外。”夏馨菲汗颜,还真的是应验了那么的一句话,装逼不成遭雷劈。

“茉儿呢?也不许看吗?”某人貌似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她,所以才会这么的刨根问底下去。

“靠,你赢了,可以了吧!”再说下去,他估计会连七大姑八大姨的都给自己扯出来,所以她主动的认栽。

“夏馨菲,你再这样,可就真的没有人要了。”穆梓轩起身,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是谁说这女人温柔似水、优雅娴静的,在自己看来,她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土匪。

“怎么,你想始乱终弃。”今天,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赖在床上不起,因为她的全身这会儿都处于酸软的状态当中,可是连半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如果是这样,你要怎么做。”穆梓轩好像是逗她上瘾了,所以才会这么的故意气她。

“不怎么做,只是会霸占着你家的牌位一角而已。”这话,说不上是威胁,但却是她的心理写照,因为失去了他,于她而言,也相当于失去了整个世界,所以她真的是输不起。

兴许是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的一说,所以穆梓轩愕然的看向了她,眉宇也跟着紧蹙而起,特别的不喜欢她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回应自己,那会让他觉得很有压力感。

“噗嗤!我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夏馨菲见他的脸色瞬间的暗沉下去,不由得莞尔的一笑,试图把这无意之中的一句玩笑话给圆过去。

“可我是认真的,所以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就算只是玩笑,他也无法想象那样的一种后果,所以请原谅他的心不够坚硬,他真的会害怕失去。

“穆梓轩,你这样的话,我会很舍不得离开的。”眼眶不由得氤氲起薄薄的水雾,是谁说他们之间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其实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别跟我撒娇,起来,我送你过去。”如果猜得没错,她肯定不是一个人离开,毕竟那个男人出现的时机太过于的巧合了。

“你就不问一下我是跟谁去吗?”夏馨菲起身,很是好奇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就算是跟他已经裸诚相对,也很难看透他的内心,深沉得让人为之抓狂。

“如果你愿意说,就算我不问,你也会主动的提起,但如若你不想告诉我,就算我问了又有何用。”就好比现在,她不就主动的跟自己说开了吗?所以作为一个聪明的男人,千万不要揪着一丁点的事情而去耿耿于怀,而是要适度的豁达一点,这样的话,会收到好的成果也说不定。

“轩宝宝,你怎么这样,总是让人莫名的感动。”夏馨菲说着圈住了他的腰身,亲昵的依偎进他的怀里,感觉拥有了他,就拥有了全世界,哪里都不想再去。

“闭嘴。”穆梓轩恼恨的瞪了她一眼,他可是一个成熟而又稳重的男人,所以可是跟宝宝这两字完全的不搭边好不。

是否,相爱的恋人都特别的能腻歪,所以当他们下楼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十点,也就是说,他们起床之后,可是花了两个多小时在调情之上。

“穆哥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吗?”看见穆梓轩的手上提着行李箱,南宫夕颜的心底不由得有些的慌张,因为他一旦离开的话,那么自己住进来的目的可就更加的难以实现了。

“不,是你嫂子要出差一段时间。”穆梓轩的语气又恢复了原有的那一种平和,不再似昨晚那般的冷厉。

“呃!这样啊!还想着趁此机会跟嫂子多聊下天呢?看来,又泡汤了。”南宫夕颜佯装出一副很可惜的样子来,而她的心底,已经乐开了花,因为夏馨菲的离开,刚好的成就了她。

“没事,我很快就回来,所以有的是时间。”如果要说到不放心,夏馨菲倒是对南宫夕颜有着些许的想法,所以转而继续的开口,“不过倒要麻烦你一件事了,在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可要帮我看好了你穆哥哥,别让他被别的女人给勾搭了去。”

“噗嗤!穆哥哥才不是那种人呢?但既然你这么的说了,我一定会帮你看住他的,保证他不会跟其他的任何女人有染。”因为到那时,他已经完全的属于我了,这一句,是南宫夕颜在心底默默而说,眉角全都是愉悦的笑容。

“那么,我可就要好好的谢谢你了。”夏馨菲看起来好像真的很感激她似的,很是友好的摸了摸她的头,但只要细心去看便不难发现,她的嘴角那稍纵即逝的冷嘲是那么的不屑一顾。

正文 第381章仅限于妹妹

“在你们眼里,我是透明的吗?”穆梓轩的眼眸来回的一扫,说不出的霜寒。

“哎呀!穆哥哥,你就别生气了,嫂子只是在跟我说笑而已。”南宫夕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副被抓包后的可爱表情。

“我看看,真生气了吗?”夏馨菲转到他的面前,一脸揶揄的笑看着他。

“你好像很得意。”从没见过哪个女人像她似般把自己的老公拿来取乐的。

“呃!我哪有。”嘴上虽然是这么的说,但她唇角的笑意已然的出卖了她。

南宫夕颜的眼眸一沉,很不喜欢这种总是被忽略的感觉,但就算如此,她脸上的笑容也不曾消减分毫,不得不说演技一流,不去做明星可真的是太埋汰她了。

“狡辩。”可气的捏了下她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宠她,还是无可奈何的一种表现,反正给人的感觉带着几分的意欲而为。

“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听话。”夏馨菲依依不舍的凝视着他,眼里完全的没有了一旁的南宫夕颜。

“别把我当成孩子。”穆梓轩皱眉,很不爽这样的一种感觉。

“知道你不是孩子,你只是我一个人的轩宝宝而已。”夏馨菲说完大笑着上了自己的车子,那任性到极致的笑声可是让人又气又恨到想要亲手的掐死她。

可恶,穆梓轩果真被气得绿了脸,但也因此而看出,这个女人,不可否认的,总能轻易的挑动他的心扉,尤其是她霸道的宣誓,虽说带着玩笑的成分,但那一股子的真挚,很难让人给忽略了去。

而面对夏馨菲这样的一种旁若无人,南宫夕颜除了嫉妒之外可谓是不屑一顾,因为她很自信的觉得,等夏馨菲再回来之时,这个家已然的没有了专属于她的位置。

“路上注意安全!”穆梓轩本来要送她的,但是她坚持自己开车,见她那么的执拗,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