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书包网h真实乱爱故事|花香味道

2022-07-19 19:55 · 新商盟-chnore.com

“我选第三个。”何雅婷凉凉的回答,目光总是不时的飘向那一扇窗户,深知自己刚才的言辞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她真的是无心的,只是一时气急之下的口不择言而已。

“臭丫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听就知道她这是在敷衍自己呢?所以又哪里能容忍得下去她对自己如此之无礼,毕竟不管怎么的说,自己可都还是她的父亲。

“怎么,还想着像以前一样打我吗?”何雅婷倔强的轻抬起了下巴,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就好像只求一死的感觉。

“婷妹妹,你就别惹何伯伯生气了,还是跟我们走吧!”蓝明灏色色的笑着,目光可是一直都停留在何雅婷那姣好的面容之上,男人都这样,越难驯服的女人,也就越想得到。

“滚,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不管怎么说,何雅婷都是靠着本事混到总编的位置的,所以自是有着一定的气势。

“你,臭女人,别给脸不要脸,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这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特么的别不识好歹,也不想想看自己现在什么身份,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还自以为是黄花大闺女那般的令人稀罕呢?”蓝明灏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一向都被人给谄媚惯了的主,这会儿又哪里能容忍得去何雅婷的口出恶言。

“嘴巴放干净点,否则我不介意亲自的效劳。”何雅婷蹙眉,就这样的货色,何骏启他竟然也想要自己嫁过去,不得不说他还真的是自己的亲爹。

“听起来好像诱惑力不错,你的意思,是想要跟我接吻吗?哈哈!想不到婷妹妹这么的豪放,竟然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我玩亲亲,不然这样吧!我们去酒店,好好的温存一下如何。”蓝明灏想得很是美好,但现实总是那么的骨感。

“臭***。”何雅婷想也没想的,抬起手来便是一个清脆的巴掌,瞬间的把对方给打蒙了。

“雅婷,你这孩子,怎么能打明灏呢?”何骏启怒骂了自己的女儿一句,这才转身去谄媚蓝明灏,“明灏,你没事吧!她这是一时糊涂了,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好啊!小贱人,竟然敢打我,看老子不削死你。”蓝明灏说着就要对何雅婷出手,但一个冷冷的嗓音自空气中传来。

“我看谁敢动她一根头发。”邱绍云双手插兜而站,本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对她不管不顾,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要替她出头。

何雅婷幽幽的看向了他,双唇哆嗦了下,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所以只好把目光给收回,停留在自己的脚尖之上。

“本少爷要是动了呢?”蓝明灏这样的人,绝对的是一个猪脑,要不绝不会认清不了当前的情势对自己是何其的不利,竟然敢直面的去挑衅一个处于暴怒状态中的狮子。

“你大可以试试看,反正医药费对我来说绝不成问题。”他正想找人发泄一下心里的怒火呢?如若对方这么的急切送死,他肯定会满足于他。

“可千万别,明灏,看来,今天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改天再来。”何骏启开始伸手去拉蓝明灏,就怕这两人会互相的打起来,要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回去c市可是不大好交差,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人都是自己给带过来的,这要是被打成重伤的话,蓝家人肯定会对自己有看法,而如此一来的话,要想得到他们的资助也就更难了。

“不走,我为什么要走,老子被打了都还没有讨回一个公道呢?可不能就这么白白的受了去。”蓝明灏说白了就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可他的年龄明明就是杵在那的,所以只能说是幼稚了。

“听你这么说,还想着要打回去是吗?”邱绍云邪魅的轻勾唇角,这样的角色,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地痞***般的小混球而已,压根就不值得他去动手,但如若他想要找死,他肯定会很乐意成全他。

正文 第466章我很抱歉

“不,不,邱总裁,我们这就走。”何骏启不管怎么说都比蓝明灏来得识时务,所以在别人的地盘,总不好过于的猖狂,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天所受到的窝囊气,以后有的是机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何伯伯,我们就这样的走了,他以为这是我们怕了他,为什么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蓝明灏吵闹着不肯离开,但何骏启不管不顾的拽着他往外扯,这混小子,也不看看人家有多少的保镖在那,竟然敢这么的不自量力,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他现在,刚好的碰上了这么的一个蠢货。

“安静点。”何骏启气急,也顾不上会得罪他,直接的让他闭嘴。

看着那两人总算是离开,邱绍云这才淡漠的看了何雅婷一眼,但却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的进了屋,那孤高的样子,让何雅婷看了有几分的酸涩,不由得吸了吸鼻子。

但她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依然的站在原地不动,低垂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邱绍云站在二楼的窗纱后面,冷冷的看着花园里那一抹冷清的身影,心里头有着一万种想要说服自己下去找她的理由,却发现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不具备说服力。

貌似,这是一个考验耐力的时候,两人明明就是近在咫尺,但谁也没有去踏出那一步,就算是夜色已经降临,也不见有所行动。

“少爷,该用晚餐了。”李管家走进了客房,冲着站了许久的邱绍云道。

“嗯!知道了,把你们少奶奶叫进来。”邱绍云收回了视线,,把目光投放到了李管家的身上。

“是,我这就去。”李管家轻叹了声,摇摇头的走了出去。

邱绍云抿了抿唇,最后的看了何雅婷一眼,这才转身的往楼下走去。

李管家径自的走到了何雅婷的身边,心底的哀愁可是不少,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少奶奶,该用晚餐了。”

“不用了,我不饿。”何雅婷的脚站得有些的酸麻,但就是不移动位置半分。

“可是,少爷让你进去。”李管家皱眉,小声地道。

“回你们少爷,等我想明白了,自然会进去。”何雅婷自嘲的勾起了双唇的一角,就在刚刚,她一直都在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无论怎么的努力,也无法让自己从那自锁的禁锢里给释然出来。

“那好吧!”李管家不好强求,虽说她刚刚被少爷给赶了出来,但她始终都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所以就算心底对她有了想法,也还是不敢有所不敬。

“怎么,她不进来吗?”看见李管家自己进来,邱绍云不由得蹙起了眉,目光也随之的往外看去。

“是的,少奶奶说她不饿,等想清楚了某些事情自然会进来。”李管家不愧是忠仆,把何雅婷的意思给一字不落的道给了他。

“那就随她吧!”一味的对一个人好,不见得她会真的接受,而他,真的不想再拿着自己的热脸去贴对方的冷屁股,只是,这一餐饭,他吃得是那般的索然无味,就好像在嚼稻草般苦涩难咽,所以,最终,他也只是吃了几口而已,便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少爷,是口味不合你的胃口吗?”看见他这样,李管家赶紧的上前询问。

“不是,撤下吧!我吃好了。”邱绍云说着站起,一步步的往外走去。

“唉!”李管家轻叹了口气,虽然心疼,但却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就算是有着再多的不愿,也只能是听他的意思让人把餐桌给收拾了去。

“打算要在这里站一晚吗?”邱绍云与她相对而站,一样的动作。

“刚才,对不起,我是无心的。”最大的悲哀不是对方不爱自己,而是明知道对方对自己有了感情,而她却无能加以回应。

“无所谓,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你给伤到,只是,那个男人,就真的无法自你的心底走出了吗?”邱绍云的目光是带着哀求的,但愿她能对自己公平一点。

“我很抱歉。”不是走不出去,而是她再也无法去展开一段新的恋情,说她懦弱也好,说她不识好歹也罢,她真的是感觉到累了。

“好,我知道了。”邱绍云难过的轻阖了下眼帘,随之苦涩的一笑,看来,自己还没有开始便被判了死刑,是何其的可悲。

何雅婷抬头,很是不安的看了他一眼,因为不想骗他,所以只能实话实说。

“进屋去吧!好好的休息。”邱绍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车库,开着自己的豪车疾驰着离开了云间聆涛。

这一晚,他都没有再回来,何雅婷很是担心,但却没有主动的给他打电话,只是依然的呆在原地,伴着露水过了一夜,期间,李管家有试图的劝过她进屋,但都被她给拒绝了,无奈之下,只能让家里的女佣人给她找了一件厚衣服披上。

何雅婷这是在虐自己,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那纠结的心变得好受一点。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那么一丁点美好的氛围,是如此的经受不住风吹雨打,瞬间的熄灭在了狂风骤雨之中。

“穆哥哥,小桃已经回来了,所以我想,明天便搬离穆宅。”南宫夕颜佯装很是兴奋地说道,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她可以施展拳脚的机会,所以她只能退一万步而行。

“嗯!随你。”好像自那天之后,穆梓轩对她的态度就变得如此的淡然,既不热络,也不至于会太过疏离。

“那么,我先去收拾行李了。”南宫夕颜咬了咬唇,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委屈,觉得他完全的忘记了自己大哥的嘱托,对自己可是越来越不上心。

“好,要是收拾不过来,就让兰姐帮你吧!”穆梓轩头也没抬,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自己手里的报纸上,而至于他口里所提到的兰姐,则是穆家的佣人。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那你忙。”原有的宠爱不再,也不知道是不是夏馨菲跟他说了些什么,所以才会让他的态度对自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行李收拾好了吗

穆梓轩把目光自报纸中收回,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前两年的她,是真的很乖巧,可现如今,却变得不再是她。

“大哥,明天能不能借你的车一用。”欧阳茉儿这会儿从外面进来,一看见客厅中的穆梓轩,便高兴的扑了上去。

“你自己的车呢?该不会又给报废了吧!”可别告诉自己真的宛如猜想的那般,要知道,她今年已经毁掉了三台豪车了,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败家女。

“送人了。”欧阳茉儿就这样,只要是自己看得顺眼的,可是一点也不吝啬。

“送人了?”穆梓轩的嘴角狠很的抽动了下,这还是自己那个龟毛妹妹吗?这派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方了。

“对啊!魅幻里面的一个帅哥。”这便是欧阳茉儿的天分所在,很会笼络人心。

“你可还真大方,几百万的车子,就这么的被你给送出去了,还是刚买不久的新车,要是让穆公子知道你把他给你买的车送了人,不知道他会怎么的念叨你。”穆梓轩啧啧了两声,这死丫头,对家人总是那么的精打细算,对外人倒是挺豪爽大方的。

“爹地不是跟夏叔叔去英国了吗?等他回来,估计那会儿西泽哥哥的车子也已经到位了。”欧阳茉儿噘起嘴来,笑得一脸的明媚,原来,她打的是这样的一个小算盘。

“你就那么的相信你西泽哥哥。”穆梓轩冷笑了下,他可觉得不太乐观。

“不然呢?难道说他骗我不成。”可不能这样坑她,要知道,她可是因为觉得有了新车开,这才把穆公子给买的车转手送人的。

“郊游那天你没有听哲霆说吗?他的卡已经让楚楚阿姨给没收了,也就是说,想要你西泽哥哥给你买车,那得要等到猴年马月去。”穆梓轩摇头低笑,就这丫头给当了真,他们可是个个都知道那小子的底细的。

“那可怎么办,我总不能自己掏腰包去重新的买一辆吧!”欧阳茉儿一脸的沮丧,早知道如此,早上之时就不那么的大方了,现在可好,成为了无车的一族。

“家里不是还有着很多的车吗?还是说,你非得要最新款才行。”知道这个丫头喜欢新鲜的事物,但她换车的速度可是比自己还要来得勤快。

“那当然,难道你不觉得这样比较的拉风吗?”欧阳茉儿整个人都腻歪在了他的怀里,可是惬意得很。

“不见得,烧钱是真。”穆梓轩任由着她撒娇,反正对这个妹妹,他有时候也特别的没辙,说白了,就是现在所流行的什么妹控之类的。

“欧阳茉儿,你这样的赖着我老公,可是要收费的。”夏馨菲自楼上款款而下,嘴角轻勾,很是玩味的睨视着这一对兄妹。

“凭什么啊!他可是我哥。”欧阳茉儿说着更加的贴近了穆梓轩,不但如此,两条细白的藕手也随之的圈住了对方的脖颈,用一种绝对得意的眼神去挑衅着夏馨菲。

“你叫他一声看他答应吗?”夏馨菲说这话的时候,眸带威胁的看了穆梓轩一眼。

“大哥,嫂子她这是在欺负我。”欧阳茉儿不管不顾的摇晃着穆梓轩,让他替自己做主,但对方却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老公,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我欺负了她,嗯!”夏西菲狡黠的抛了个媚眼过去,说不出的深情款款。

“没有。”在这种时候,穆梓轩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该站在那一边才更加的安全。

“你们好讨厌,竟然合起伙的来欺负我,哼!不跟你们玩了。”欧阳茉儿说着站了起来,气呼呼的对夏馨菲道:“喏!把你的老公还给你。”随而,大步的往楼上而去,却跟刚好下来的南宫夕颜给碰作了一堆,差点没有让她给滚下楼去,幸好及时的抓住了一旁的扶梯。

“南宫夕颜,你就不能看着点路。”欧阳茉儿潜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那么的一瞬间,她的心脏竟然出现了停跳的现象,可见,就算她表面上装得有多么的不在乎,其实她的内心还是很重视自己肚子里面那个小家伙的。

“明明……”南宫夕颜本来想说明明就是她自己给撞上来的,但因为大家都在场,只能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改换一种相对于比较可怜兮兮的语气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我懒得理你。”欧阳茉儿虽然以往也很看南宫夕颜不顺眼,但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大声的斥责于她,所以,可是把在场的几个人都给愕然了去,而她大小姐却一溜烟的上了楼。

南宫夕颜咬了咬唇,觉得无比的委屈,明明就是她撞上自己的,可却倒打一耙的把气给撒到了自己的身上。

“夕颜,你别在意,茉儿她是无心的。”夏馨菲见她这般,终是心生不忍,退却一万步来说,她都还是穆梓轩战友所交拖给他的遗孤,所以就算明知道她的心思不纯,也没有完全的抹杀掉这其中的一层关系。

“嗯!我不会跟她计较的。”但是,却会和你计较,不过,这是她的心底之话,不会轻易的给说出口,总感觉,肯定是她跟穆梓轩说了些什么,才会对自己那般的冷淡的,但是又不好亲自的质问于她,所以只能一个人在那胡乱的猜测。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