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挺进我下面

2022-07-20 17:01 · 新商盟-chnore.com

“你这人,怎么也不提前的说一声,这就是你今天举办这个派对的真正原因啊!”欧阳瑞西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前天才收到确切的通知,他竟然这么快的便就散播出去了,也幸好都是些自家人,要不非要被人说他炫耀不可。

“鼓掌,快,恭祝欧阳少将高升。”欧阳茉儿的眼眶有些的湿润,据说在怀自己的时候,欧阳少将就错失了一次上升的机会,而后来又因为要照顾家庭而放弃了许多原来所执着的东西。

或许,这就是自己所执拗的原因,只因为她想成为第二个欧阳瑞西,所以才会去接手了魅幻,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一点也不比她差。

“这还真的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姐,恭喜你。”首先给予她拥抱的是欧阳瑞西同父异母的弟弟——欧阳辰海,而这也让穆公子看了为之气结不已,因为这家伙每次都是跟自己对着干,所以他一直就对自己的这个小舅子异常的感冒。

“谢谢!”浅然一笑,一如既往的清冷,但却是这抹清冷拴住了一个穆公子。

“呀!我们应该准备礼物的,都怪穆公子,不提前的说出来,害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上官楚楚也很为欧阳瑞西高兴,毕竟是几十年的闺蜜,所以哪有不替她开心的道理。

“人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目的并不是为了大肆的庆贺,只是想着几家人好好的聚一聚而已。”穆季云之所以瞒着所有人,就是不想让他们备礼物,因为这个任务已经被他给全包了。

“就算这样,也不能让我们这么的尴尬啊!”冷心心很是无辜的撇了撇嘴,早知道这样她就提前把秋季的新款给拿来了,虽然说还不到季节,但总可以充当一下临时的礼物不是。

“姑丈,这件事情,你肯定一早就知道了吧!可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呢?净跟着我爸瞎闹。”穆梓轩斜睨了顾阡陌一眼,这么多的长辈当中,他就跟顾阡陌特别的谈得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当过兵的缘故。

“我只知道瑞西晋升的事情,至于你爸的派对目的,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顾阡陌身靠在椅背上,虽是跟穆梓轩在咬着耳朵,但却佯装出一副坐得很俨然的样子来。

“足见他的老谋深算之处。”穆梓轩举目看向自己的父母,很为他们之间的那一份十年如一日的爱情所折服,同时的,很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一种至真至爱的唯一,所以目光不由得转向了夏馨菲,只是此时的她正满脸的笑容,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自己的父母身上。

欧阳瑞西喜欢低调,而因为穆公子的高调作风让她成为了全场的聚焦点,虽然说都是熟人,可那脸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起来。

这样的一种喜事,让原本就热闹的氛围变得更加的不可收拾,就连道贺之声也就跟着络绎不绝,久久不能散去。可能是因为大家很久都没有聚到一起了,所以今晚的每个人都玩得相当的尽兴。

曲终人散,夏馨菲已经在想着明天该给婆婆补上什么样的礼物才不会显得过于的俗气,毕竟她可是什么都不缺的一个女人。

“在想什么呢?”穆梓轩一边擦着短发,一边的走向了她,依然是比较暴露的穿着,但比起之前,夏馨菲已经习惯了许多。

“想着该送什么礼物给妈表示祝贺才好。”夏馨菲脸颊红润的回应着他,目光不知道该看哪儿是好。

“妈不喜欢搞形式主义。”穆梓轩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所以想也没想的便直接的否定了她的想法。

“可什么都不送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他身为儿子当然没觉得有什么,可作为儿媳妇的却不能这么的不懂事。

“那你就随意的送她些护肤品吧!”虽然说母亲天生丽质,但也经受不起岁月的洗礼,所以现在的她,眼角已经开始有了细纹的出现。

“也好,可是我听说她很少护肤的。”夏馨菲的雀跃也只不过是两秒,很快的便就再度的泄了气。

“你也说了是很少,并不代表着她不用不是吗?这马上的便要进入秋天了,肌肤也就跟着干燥了起来,不如你就选些补水的吧!”穆梓轩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他对这一方面很懂似的。

“呃!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夏馨菲很是诧异的看着他,是因为贝水画的原因吗?

“因为出差国外的时候茉儿那丫头常常让我帮她带。”对于自己这个妹妹,穆梓轩也很是无奈,幸好的是,每次都不用自己亲自的跑化妆品专柜,只要把这任务交给风行国际当地的分公司秘书部即可。

“原来是这样啊!”夏馨菲抿嘴而笑,很难想象他一个大男人站在化妆品专柜前挑选化妆品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唯美画面。

“别乱想,我才不会去女人扎堆的地方。”穆梓轩瞪了她一眼,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吗?

“我没有多想啊!”打死都不承认最近成为了夏馨菲的新法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欧阳茉儿接触久了的缘故,所以让她都变得跟她似的不诚实了起来。

“还是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穆梓轩说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酒气,可见他刚刚喝了不少的酒。

“不要紧,反正全勤奖已经没有了。”夏馨菲泄气的噘了下嘴,才上班一个月,她就各种请假加迟到,幸好自己有成功的出了好几篇的专访,否则早该被辞退了吧!

“这可不像一个年轻人该有的生活态度。”穆梓轩把毛巾随手的一扔,让夏馨菲看了微微的蹙了下眉,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拿了起来,放到了专用的洗衣篓里。

“那你给我说说看,一个年轻人该有的生活态度是怎样的,跟你似的像个拼命三郎般的工作,最后连一点玩耍的时间都没有吗?”夏馨菲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女强人,那对于她来说太累,她要的是平静的生活,美满的家庭,至于工作,能养活自己就好,真的不会过于的奢求,毕竟她的心底始终如一都是奔着一个目标而去,那就是穆梓轩。

正文 第135章被打

“这话听着怎么好像是在怪责我没有时间陪你的意思呢?”顺手的把她给轻拥入怀,动作是那般的自然,看来他是真的有在努力。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总要误解我。”夏馨菲娇嗔的看着他,但心底却是甜蜜的,这样就好,只要他不拒自己于千里之外,她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夏馨菲,我一直都很奇怪,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关于这点,他总是琢磨不透,也就因此,才会时刻的困扰着他。

“我想想,应该是从初中吧!那时候正是懵懂的年华,正是对异性感到好奇的时候,而你,也刚好的具备了小女生的所有幻想。”把自己的隐私给剖白出来,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她还是轻抬下巴,陷入了那一种甜蜜的回忆当中。

“这么说来,我便成为了你yy的对象。”确实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有些早,只是她真的确定这就是爱情吗?而不是一种单纯的崇拜。

“这应该便是你不幸的开始吧!毕竟你是那么的抗拒我。”夏馨菲侧头看他,俊颜近在咫尺,只要自己稍微的抬一下头便能碰到他那柔软的唇。

“与其说抗拒你,不如说我抗拒被人设计。”自傲如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欣然的接受。

“对不起!但我可以发誓,在你告诉我之前,我真的是一无所知。”夏馨菲紧张的起身,可能是因为太心急的缘故,所以很不幸的撞到了穆梓轩的下巴,让他忍不住的轻嘶了声。

“你这是要谋杀吗?”眉宇紧锁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撞坏。

“我看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夏馨菲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这么的笨呢?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好了,我没事。”穆梓轩抓住了她乱摸的小手,以免一会擦枪走火就不好了。

“好像红了,要不要擦点药之类的。”夏馨菲无比的愧疚,就好像是痛在自己身上似的特别心疼。

“不用,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娇弱。”之前去当兵的时候他可是有被狠狠地操练过,所以早就练就了一身的铜墙铁壁,就算撇开这个不谈,从小到大,他可一直都是个练家子,所以又怎会因为这小小的碰撞而矫情。

“那么,我……”夏馨菲凝神的看了他一下,随之突然的凑近他,柔软的吻如沐春风般轻轻的印在了他的下巴上,随之便羞怯的急急撤离。

穆梓轩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的主动献吻,所以微愕的直视着她,难道说她不知道跟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千万不要给予太多臆想的空间吗?

“我要睡了。”夏馨菲在他迫人的目光下直接的躺下,随之小手一拉,便把自己给藏于了被子之下。

穆梓轩低笑,还以为她真的很大胆呢?原来也是会害羞的啊!只是她的性格自己可是越来越难以掌握了,在你认为她温柔可人的时候,她却俏皮有加,可当你觉得她很跳脱的时候,她又变成了一个乖巧的邻家女孩。

周一应该是每一个上班族最讨厌的事情吧!可夏馨菲却是那一个例外,所以一大早的便扬起了满脸的笑容,刚一把车给停稳,便迫不及待的步了下去,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重重的巴掌,把她整个人都给打懵了。

“郑韵怡,你疯了吗?”夏馨菲捂着发疼的脸颊,不可思议的看着此时正一脸怒意的郑韵怡。

“这就是你嘴贱的下场,夏馨菲,别以为我真的是怕了你,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惹怒到我。”就是因为她前两天在夜店乱说话,所以自己的男朋友才不顾自己的苦苦哀求提出了分手的。

“原因呢?是什么?”一大早的被打,任谁都会心情不爽,所以现在的夏馨菲,目光冷冽的瞪着郑韵怡,她最好给出自己一个确切的理由来,否则这一巴掌她非要还回去不可。

“你还好意思问我原因,如果说不是你说什么老男人之类的,我男朋友他会突然的跟我提出分手吗?要知道,我们可是谈了四年了。”郑韵怡有些的声嘶力竭,四年的感情,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试想这放在谁的身上都会为之的心伤。

“是你先挑衅我的,而且,如果你真爱他的话,又岂会去做出劈腿的事情来。”听她这么的一通控诉,夏馨菲有着小小的愧疚,还以为那个男人是她新钓上的凯子呢?有谁会想到竟然是谈了四年的恋人啊!毕竟她可是跟麦月牙亲眼的看见她跟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难道说真的是她的父亲不成,如若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玩笑岂不是开大了吗?

“我劈不劈腿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夏馨菲,你我之间的恩怨可是永远都洗不清了。”虽然说那个男人不见得是真心爱自己,可她真的是对他倾注了所有,就算他总是跟自己伸手要钱花,但那也是一种感情的寄托。

“对于这个,我很抱歉,所以这一巴掌,就当是我欠你的。”夏馨菲越过了她,疾步的走进了公司,她承认,自己当时的处理方法很不对,思想过于的狭隘,所以才会那般的口不择言,但如若不是她咄咄逼人,对自己侮辱在先,她也不可能会去做出那么没有气度的举动来。

郑韵怡愤愤不平的看着她的背影,夏馨菲,别以为我会这么容易的便就算了,你今天让我所经受的痛,他日我必会加倍的奉还。

遮遮掩掩的进入办公室,不用看夏馨菲也知道自己的半边脸肯定都红了,因为此时正阵阵的刺痛着。

“馨菲,你的脸怎么了。”她刚一坐下,麦月牙就开始关心了起来。

“哦!没事,走路不小心被撞了下而已。”夏馨菲低垂着头,实在不想让太多的人发现自己脸上的异常。

“瞎说,被撞了能有这么明显的手指印,而且有的地方还被指甲给划伤了,一定是被谁给打了对不对,那个人是谁,怎么会这么的野蛮啊!”麦月牙心疼的皱了下眉,想到她跟郑韵怡之间的矛盾,所以目光不由得往她的位置看去,却刚好的接收到了她那愤恨的眼神。

“我这是自作自受。”夏馨菲知道瞒不过她,所以只好大大方方的承认,原来是被划破了皮,怪不得她会觉得这么的刺痛呢?

“是郑韵怡那个女人对不对,你跟她是一前一后进的办公室,肯定是她对不对。”这个女人,真心的可恶,每次都这样,总是喜欢没事挑事,不就是因为馨菲比她年轻,比她漂亮吗?她就要在那不依不饶的,有本事她把所有比她年轻漂亮的都视作为仇人啊!

正文 第136章可能会有点疼

“是,但这一次,是我自己有错在先,所以我甘愿承受。”夏馨菲知道失去一个所爱之人有多么的心痛,那样的感受她可是品尝过,一点都不好受,所以郑韵怡会情绪失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这一巴,她挨得不冤。

“就算真的有你的责任,如果我猜得没错,也肯定是因为郑韵怡她先惹了你,否则依你的个性,不可能会随意的去得罪人。”麦月牙觉得夏馨菲的个性实在是太好了,所以才会总是备受委屈。

“算了,都过去了,就这样吧!”夏馨菲知道麦月牙这是在替自己抱不平,但今天的她,真的是觉得自己做错了,就算她当时怎么的侮辱自己,也不应该当着她男朋友的面说出她劈腿的真相来,毕竟那并不是自己该去管的事情。

“我只是心疼你而已,来,我先帮你擦点药吧!”麦月牙就是一个百宝箱,她办公桌的抽屉里除了文件之外可是备有很多的应急物品。

“嗯!谢谢!”依郑韵怡刚刚那暴怒的力度,夏馨菲知道如果自己不做点应急措施的话,等会非要迅速的红肿起来不可,所以对于麦月牙的提示她欣然的接受。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道路交通事故

较量,关于抗美援朝纪录片完整版的介绍

葫芦兄弟第二部 葫芦兄弟第二部动画片

TP-Link TL-WR710N V2路由器Bridge(桥接)模式设置

业主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共有部分的不构成侵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