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叛徒

2022-07-21 19:51 · 新商盟-chnore.com

  双尸初现

  2007年8月8日,松江省楚原市关公庙居民小区发生一起命案。遇害者是一对年轻男女,均是被人用利器割断喉咙而死。最奇特的是两具死尸被刻意地摆成面对面拥抱的样子,而且四只手臂紧紧纠缠。经确认,二人为夫妻关系,男的叫龚天生,二十九岁,省外贸公司业务员;女的叫王玲,二十六岁,师大附小语文老师,两人去年年底结婚。

  案情分析会上,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沈恕对调查结果并进行分析说:“案发现场的门户未见到破损痕迹,凶手是敲门后进入。死者夫妇中,女方的社会关系单纯,没有与人结仇或金钱来往。男方因常年出差在外,社会关系比较复杂,侦破的重点应从男方入手。”

  我接着汇报尸体检验结果:“尸体解剖结果显示,二人的致命伤均在喉咙处,伤口深约一寸,极薄,死者系被刮胡刀片一刀割断颈部主动脉,失血过多而死。两名死者的颈部伤口的深度和部位完全一致,可以肯定是一人作案。”

  沈恕补充说:“此案的凶手只有一人,却能连杀两人而未遭到任何反抗,一定是出手飞快,一刀致命,受害人来不及反应。此外,两名受害人拥抱而死,这里面一定有某种特定的寓意。能在刮胡刀上下工夫的,肯定是盗行的人,所以我们应该从盗行中刮胡刀玩的溜的下手。”

  正说着话,沈恕的手机响了,城郊别墅又发生了双尸命案。

  命案再起

  死者是楚原市的娱乐业富商何骏和他的情妇。这个何骏不仅是几家夜总会的老板,还是省工商联的副主席。两人的死法几乎和上起案件一模一样,颈部动脉被一刀割断,两具尸体面面相对,手足相缠。死者的脸上都有惊惧的表情:凶手是不速之客。

  此时,基层派出所传来一个好消息:刚刚抓捕了松江省火轮帮的大当家张荃,此人专门登大轮(火车上流窜作案),刮胡刀玩得很溜。沈恕兴奋地讲道:“送到我办公室来。”

  沈恕连吓带捧,几个回合就攻陷了张荃的心理防线。张荃交代:“这年头,没什么人练刮胡刀这功夫了。老一辈里,能用刮胡刀杀人的,整个松江省,只有老鬼庆可以做到。”

  沈恕颇感兴趣地说:“老鬼庆是什么人?真名叫什么?”

  张荃说:“不知道真名,只知道他喜欢独来独往,像活鬼一样,后来他就销声匿迹不知道去哪里了。”

  与省厅和公安部的反扒专家联系过后,证明了张荃所说的老鬼庆确有其人。

  局长横祸

  这个老鬼庆让沈恕看到了一丝破案的希望,立刻下令全力寻找老鬼庆。

  这个时候,一个在押犯人李德明称愿意提供老鬼庆的情况。

  李德明说:“我曾经和他较量过一次。那是1983年,我在天津到北京的火车上盯住一个国家粮库的业务员,目测他身上的现金至少有五万,用白布裹着。我得手后就随着人群在门头沟站下了车,走出没两步,一名列车员在背后招呼说,同志,你的东西掉了。我低头一看,那个白布包平坦坦地躺在地上。拾起一看,五万变成了五百。后来我在楚原市的街头遇见过那个人,好像是1990年,老鬼庆骑一辆自行车,后座上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我看见他的时候,他也刚好注意到我。虽然只是匆匆一眼,但是我保证见到的是老鬼庆。”

  沈恕说:“老鬼庆长什么样子,能不能画出来?”

  李德明说:“试一试。”

  一天后,画像出炉:此人身高一米七四左右,偏瘦,短发,脸上略有皱纹……

  凝视着画像,沈恕正陷入沉思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他的手机:“沈支队,我是铁路分局的老陈,你到车站来一下,有大事发生。”

  北京到楚原的特快列车进站后,列车员清理软卧车厢时见床上还有一对男女相拥而睡,走过去发现已死去多时。铁路公安分局的刑警队长陈双庆来到现场,核实死者身份,竟然是楚原市消防局局长王千里和他的新婚妻子李曼珊。两人新婚燕尔,蜜月旅行归来,未料到在火车上惨遭横祸。

  我来到火车上时,发现两具尸体的死状与前两例完全一致,验过伤,颈部动脉被利器割断,伤口细小,出刀精准,毫无疑义是同一个人作的案。

  曙光初现

  看到这个消防局长,回想起这几起命案现场,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问沈恕:“你还记得2005年夏天真爱夜总会的那场大火吗?那场大火从午夜烧到黎明,造成了137人死亡。我到现场救援时,到处是烧成了焦炭的人形。我当时都在救助那些伤员,无意中瞥见一对尸体,他们就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也正是因为这一眼,这个情景才深藏在记忆里。”

    分页
  • 1

相关文章:

五虚六耗的意思_成语“五虚六耗”是什么意思

【挠脚心】-yangmore

秋波 [原创],关于秋波是啥意思的介绍

【1+1教育网】-edu11

饺子的花样包法大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