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迷局

2022-07-29 07:52 · 新商盟-chnore.com

  一起迷离的凶案,在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悄然展开。

  办公室恋情

  宁蕾上班没多久,就陷入一场办公室恋情中。她爱上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老板张向强。宁蕾供职的这家企业,是家做水暖器材的私人企业,只有十来个人。张向强是个粗粗壮壮的中年人,也是个人精,手下员工做事情,都感觉脑后有一双眼睛盯着,稍有差错,都会被发现。

  张向强对宁蕾有感觉,可能是因为宁蕾的性格。宁蕾其实是个相貌普通的女孩儿,平时话不多,但属于那种特别温婉的类型。在公司,宁蕾的角色是文员,常常要接听电话。张向强的老父亲多病,有时候老爷子住院,张向强忙不过来,会派个员工过去做陪护。派别人去,老爷子没怎么念叨过,可派宁蕾去了一次,老爷子却跟张向强夸过好几次。

  人的好感常常是相互的。虽然是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但宁蕾从张向强这儿很快就感受到了特殊的善意。所以,尽管工作上的事隋很多,她上班时也相当繁忙,出差错时,张向强也会严厉地批评,但事情过后,她总能感受到他细腻的关心。宁蕾很喜欢上班的感觉,她甚至发觉自己比过去开朗了许多。

  但是,回到家里,宁蕾的话却不多。不是她回家不开心,而是因为她家人都内向,不爱说话。父母离异的时候,宁蕾还很小。这些年,是她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她和哥哥宁博拉扯大。宁博比宁蕾大六岁,已经娶妻生子,妻子在一家百货商厦当营业员。他们家住在西安市东门外,已经退休的妈妈帮着哥哥带孩子。他们就是一家极为平常的西安人。

  对张向强本人的情况,宁蕾的了解一点也不比公司同事多。平时,张向强在公司很少提到家里情况。他曾经告诉过宁蕾,他十年前就离了婚。离婚再娶,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可有回张向强提着好多礼物跟着宁蕾到她家去,却在宁蕾妈妈这儿碰了一鼻子灰。见到张向强,宁蕾妈妈非常冷淡。他走后,宁蕾妈妈明确跟宁蕾说,不同意她跟张向强谈恋爱,甭管他有多少钱。宁蕾理解,她妈主要是嫌张向强比她大15岁,而且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但她妈却说,她对张向强感觉不好。

  这以后,宁蕾妈妈就要求宁蕾下班后必须马上回家,不许再以陪客户、公司同事聚餐之类的借口晚回来。其间,她妈也让别人给宁蕾介绍对象。宁蕾迫不得已也去见过几个,但当然都没了下文。2012年6月,有回宁蕾妈妈发现,宁蕾脖子上挂着一个玉坠儿。妈妈识货,一眼看出那玩艺儿是和田玉,问她哪儿来的。宁蕾说同学送她的,不值钱的玩艺儿。宁蕾妈立马跟她翻了脸: “是张向强送你的吧?”就要她摘下来给她看。宁蕾不摘,她妈气得拿剪刀就要剪下来。这工夫,宁博回来了,他出手帮忙控制住妹妹,硬是让他妈摘下了那个玉坠儿。后来,宁蕾跟张向强说这事儿时,提到宁博打了她,张向强就很生气: “他再敢打你,我剁了他的手!”

  这个时候,他们俩早就悄悄同居了。张向强在大兴新区买了一套房子,产权写的是宁蕾。后来,他把这套房装修了,平时就在这儿住。上班时,两人少不了也会溜出去,在那儿好一下,有回张向强还让宁蕾看他手机拍的一张照片,那是.张张向强的保单,受益人写的也是宁蕾。其实宁蕾一点都不在意他的钱,而是看中这段感情。跟张向强在一起,她觉得特别轻松,什么事儿都有张向强替她考虑好,她几乎不用动脑子。就算动脑子,她也知道张向强比她不知道要快多少倍,两人压根不在一个重量级。直到出事后,宁蕾才承认,她找张向强,多少有些恋父情结在里面。

  因为坚决反对女儿跟张向强谈恋爱,2012年10月底,宁蕾妈妈让宁蕾辞了职。尽管妈妈管得挺严,但宁蕾还是和张向强跑到上海玩了一圈儿,回来后又悄悄跟张向强同居了一段时间。

  元旦后,宁蕾开始在陕西省图书馆上一个师资培训班。二十多天里,张向强每天都会开着他的奥迪Q7接送她,风雨无阻。只有元月9日这天下午,没能联系上张向强。过了二十几分钟,他的电话回过来,说刚才开会,静音,没听到她的电话。

  因为妈妈不同意,宁蕾为此挺苦恼。后来,张向强导演了一出轰轰烈烈的农药事件,以自杀相要挟,吓得宁蕾妈妈不轻,从此再也不敢说他什么难听话。

  宁博的“艳遇”

  宁博是一个扔在人堆里就不好找的年轻人,抽的是10元一包的蓝“白沙”,开十万元以内的“赛拉图”。宁博在一家外省驻西安的企业干,空闲时还和老冯等几个同学合伙办了个小公司。

  元旦前的一天,宁博带儿子出去洗了个澡,回到家正泊车,看见有个拖着行李箱的女孩儿在冲他招手。一愣神之间,这个穿件红色羽绒衣、身材高挑的女孩儿已经走到他车窗跟前: “能不能麻烦你把我送到机场?我给你三百块。这个死地方怎么拦不下出租车呀!”车窗一开,一股淡淡的脂粉香就飘了进来。宁博却先问了她一句: “是不是你把我的车给划了?”

  一周来,宁博的车两次被划伤。以前宁博也遇到过这类事儿,但这次有些诡异。第一次被划后,他的雨刮器上夹了个条子,上面说: “对不起,我搬东西,把你的车划了。我有急事,先去办事,你打我的电话联系我。”宁博仔细看了看车身,确实有划痕,但划得不深,所以,他随手就把那张纸条给扔了。奇怪的是,几天之后,雨刮器上又出现一张纸条,内容差不多,字体也和上次一样,歪歪扭扭,连留的姓名和电话好像都一样。再看自己的车,这次遇到毒手了,划痕既长又深。难道现在的骗子又有了新花样?会不会有人在跟他恶作剧?宁博也想过打一下那个电话,看看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是想了想之后,宁博还是决定收起这点好奇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随手扔掉了那张纸条。

  “划车?划什么车?我是要租你的车!”看女孩儿一头雾水的样子,宁博的思路迅速回归到三百块钱上来。跑趟机场,油钱、过路费才能有几个钱?反正这会儿也没啥事儿,这钱为什么不挣呢?宁博才不是个看不上挣小钱的人呢。于是,他说了声“上车”,女孩儿便拎着小行李箱上了他的后座儿。

  车上,女孩儿有礼貌地逗了逗宁博的儿子,这就让车里彼此的陌生感迅速化解。她告诉宁博,她叫伊阳阳,在上海一家服装公司跑销售,现在要回上海。宁博听出了她普通话里有南方口音。她也问到了宁博的姓名和电话,说是回来时还让他来接:“你放心,我照样付你车钱的。” 宁博从后视镜看见,和他聊天的间隙,伊阳阳一直在玩着手机。现在,好多年轻人不是都像她这样,无时无刻都在玩手机嘛。到了二号航站楼,伊阳阳给了宁博三百块钱,还连声道谢,再次强调回来还坐宁博的车。宁博回到家,伊阳阳的短信已经到了,说她已经登机,还说回来要请宁博吃饭。宁博也就回复,祝她一路顺利。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