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异想世界

2022-08-01 08:58 · 新商盟-chnore.com

  1、我站在502门口,按响了门铃,伴随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的男人,他用询问的眼神望着我。

  我忙朝他友好地点了一下头,请问这里是不是有房子要出租啊?

  男人摇了摇头,你一定是搞错了!

  我摘下遮住三分之二脸蛋的墨绿色太阳镜,朝男人甜甜地笑了起来,是吗?

  正要关门的男人突然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身子一边朝后仰过去,一边紧张地指着我:“你,你……”

  我虽然对自己的容貌很是自信,但是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大男人竟为我失态到这种地步,我忍住笑,果然,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尴尬地摇了摇头,然后眨了眨眼睛,其实……我还真有一个空房间,你要不要看看?

  我穿过脏衣服臭袜子罗列的阵地,不小心打扰了正在空方便面桶上聚餐的苍蝇,苍蝇不满地飞起来,朝我“嗡嗡嗡”地发泄了一番,然后又自顾自低下头去大快朵颐,当我最终在门口停下来,望着满屋子的画板和油彩长长地吐气时,男人搔了搔乱蓬蓬的头发,你看,就是这个房间了,这是我的画室,收拾收拾还是不错的。

  我突然觉得他憨憨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你还是个画家啊!

  2、我自此便在小画家沈长山的家里住下来,自我来了之后,他便一改颓废相,不但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甚至常常在我下班回家后准备好了饭菜给我。

  事情是在我搬进来一个月后发生的。

  那天早晨,我刚起床,便在墙上发现了一幅生动的图画,画面颜色如此鲜润,显然是刚刚完成的作品,画中的景色是在晚上,一个女人打开窗子,探出头来,扬起一只手,专注地望着前方,身后吊灯橘黄色的光芒笼罩着她,淡粉色的窗帘随风轻轻扬起,不时拂过她的脸庞,使得她微微沉思的容颜平添了一股温馨。女人的表情如此生动细腻,以致于我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正是我。

  我不由得摇头微笑,这个沈长山,终于不甘于默默奉献,改走进攻路线了。

  我一出去便是一整天,晚上回来,沈长山果然又乖乖地等在餐桌前,我进房间换了衣服,一回头,墙上那幅画已经不翼而飞了,并且那个位置的墙面颜色明显比别处更白一些,显然是有人弄了白灰涂上去,盖住了画面。

  吃饭的时候,对于墙上那幅画的事儿,沈长山只字不提,我便也故作不知,看看他还有什么把戏要耍。

  风平浪静的三天之后,墙上的画又出现了。

  这次是两个人,依然是从窗外望过去,一个女人背对着窗子,望着门口,一个男人刚刚打开门,正弯下腰要换拖鞋,门的位置稍远一些,男人的面貌看得不太清晰。

  我晕,这个沈长山,他这是暗示我们现在的生活看起来很像夫妻吗?

  我去洗漱的时候看见沈长山的房门大开,他摊开四肢,趴在床上睡得正欢。

  晚上回来,和上次一样,画面又被涂死,沈长山跟没事儿人一样。

  可是,第二天早上,我又在墙上发现了第三幅画,依然是上两次的角度,依然是那一对男女,可是这次,却像拍电影一样,镜头被拉近,两人在窗前紧紧相拥,亲密地吻着,我清晰地看见男人的样子,细长的眉毛,窄小的脸庞,竟然不是沈长山,我微微有些诧异。

  可是,更让我吃惊的事儿还在后头呢!

  3、那天晚上可能要下雨了,空气闷热难忍,我很烦躁,躺了很久也睡不着,索性跑到楼下,绕着小区慢慢走着,转悠了一会儿,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正准备上楼,一辆奥迪开进小区门口,车灯正好打在我脸上,亏了我戴着太阳镜,不然非得给晃瞎了不可。

  一个男人打开车门走下来,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刚想走,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等等……这个男人看起来怎地如此面熟?

  我陷入沉思,他已经走了过来,小姐,不好意思,有没有吓到你?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