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鳄鱼突击队

2022-08-01 08:19 · 新商盟-chnore.com

  在广西一个深山的军营里,新兵连正在进行训练,每个人都是摸爬滚打,一身泥一身汗,甚至是血。

  这些新兵蛋子最想听到的恐怕就是连长那一声大吼“洗澡”的命令,可连长一个星期才发一次洗澡的命令。他们身上已经臭不可闻了,而且大多数人痒得睡不着觉。

  有一天,新兵马斌终于忍不住,向连长提出了一周多洗一次澡的意见,连长却吼道:“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特别允许你不许洗澡!”这样一来,再也没人敢跟连长提洗澡的事了。

  马斌恨透了连长,私下里叫他“不洗澡的猪猡”,还四处打听连长不爱洗澡的秘密。想不到,不洗澡的原因没打听到,却被他打听到一个意外的消息。原来,连长曾经参加过“丛林鳄鱼”突击队,后来不知为什么被调到新兵连来了。这个消息让所有新兵都对连长刮目相看,因为“丛林鳄鱼”突击队是支十分神秘的部队,没有人知道他们驻扎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执行的是什么任务,但是每年“丛林鳄鱼”突击队招去的新兵,都是新兵连里各方面素质最好的。

  新兵连临近解散的那天,连长突然带大家去市里参观海洋馆。在鳄鱼池前,连长看着几条慵懒的鳄鱼,久久不肯离去,突然他眼眶一红,悄悄地背过了身。马斌知道,连长这是想他的队伍了,就大声说:“连长,给我们讲讲‘丛林鳄鱼’突击队的事吧!”

  连长紧紧地抿着嘴,没有说话,良久,他才控制住情绪,轻轻地说:“他们只是一群静静的鳄鱼。”

  参观完海洋馆,马斌听几个老兵说,明天“丛林鳄鱼”突击队就要来新兵连招人了,马斌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第二天,经过考核,马斌等五名战士的各项技能均名列前茅,达到了考核要求。一名军官走过来,敬了个礼说:“恭喜你们,从来没有一个新兵连有这么多人通过考核。你们都将成为一条神勇的‘鳄鱼’,这是一条‘老鳄鱼’交给你们的信。”马斌疑惑地打开信,原来是连长写给他们的,信中说,如果他们想知道“丛林鳄鱼”突击队的秘密,就马上到烈士陵园去。

  马斌和其他几个通过考核的新兵来到烈士陵园。在一块墓碑前,马斌找到了连长,他正望着手里的一株野草发呆。看到马斌他们,连长长舒了一口气,说:“在你们去那个英雄的部队前,我想先让你们知道什么是‘丛林鳄鱼’突击队。”

  原来,“丛林鳄鱼”突击队是支专门协助缉毒警察伏击毒贩的部队。在广西边境,常有武装毒贩从山路运送毒品入境,“丛林鳄鱼”突击队的任务就是负责根据警方提供的线索,在山里伏击他们。为了防止毒贩报复,突击队里的人都没有真名,只有代号,连长的代号是“鳄鱼168”。

  连长指了指墓碑说:“他就是‘鳄鱼18号’,在突击队里,代号都是终生的,老队员退役或者牺牲,新队员也不会顶替他的代号,只会继续往下排。所以,18这个号码证明,他已经在突击队里服役很久了,这样的一名老队员,他的临阵经验丰富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马斌突然想起了18号喷头,他隐隐觉得,连长要跟他说起一个英雄的故事了。

  果然,连长举起手中的野草,对马斌说:“你认识这种草吗?”

  马斌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连长说:“这是一种在乡下很常见的野草,土语叫‘毛猪猡’,它浑身都是倒毛,把它放在裤脚里,不停地抖动裤子,它不但不会掉下来,反而会顺着裤脚一直爬到腰部。”

  连长说着,捋下一把“毛猪猡”,往袖口里一塞,接着不断抖动衣袖,很快,“毛猪猡”就爬到了他的领口和腋窝里,连长却好像没感觉到痒,一动也不动,对马斌讲起了“鳄鱼18号”的故事。

  那年,连长跟随“鳄鱼18号”去执行任务,他们两人负责埋伏在一个制高点,先放毒贩进入伏击圈,再封住袋口,让毒贩不能从原路逃回边境线。但是这群毒贩特别狡猾,他们似乎嗅出了味道,迟迟不肯往伏击圈里钻。连长和“鳄鱼18号”埋伏了两天两夜,纹丝未动。第三天,太阳特别大,连长身上的汗流了又干,干了又流。突然,连长感觉手臂上一阵奇痒,原来是几株“毛猪猡”掉在了他的袖口里。连长轻轻地抖动袖子,想把“毛猪猡”抖出来,但是“毛猪猡”却越爬越高。连长埋伏在这里,几天没洗澡,全身早就痒痒了,被“毛猪猡”一带,浑身的肉都感觉不舒服起来。他小心地观察了一番,发现附近没有毒贩的踪迹,这才抬起手,想搔个痛快。突然,他身边的“鳄鱼18号”伸出手将他一把按住,几乎是在同时,对面响起了枪声,“鳄鱼18号”很快把手缩入了伪装之中。这时,连长突然感觉到有几滴血溅到了脸上,就轻轻地叫了“鳄鱼18号”一声。“鳄鱼18号”用低沉的声音说:“别动,我们是静静的鳄鱼。”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