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那声集结号

2022-08-03 21:41 · 新商盟-chnore.com

  在华北军区烈士陵园。一位老者站在墓碑前自言自语:团长,咱的任务完成了,我们打得苦啊,打得没有子弹了。每年我来一次给你扫墓。天气不好,我不能说了,不说了。我要回去了,团长,再见。

  这特殊的地点,这些特别的言谈,让我们想到,眼前这个老者肯定是扛过枪流过血的老兵。那他究竟完成了什么任务呢?

  说来那是1948年冬天的事了,正是淮海战役的时候,解放军的一个团迎面碰到了国民党的精锐部队。敌我力量相差太悬殊,要是面对面硬拼,肯定是全军覆没。于是,首长下达了一个命令:派几名战士死守阵地,掩护大部队安全转移,集结号响了,他们才能撤退。否则,必须坚守阵地。就是这么个看似简单的命令,引出了今天这个传奇又震撼的故事。电影《集结号》正是取材于这个传奇故事。而那位自言自语的老者,也正是电影《集结号》中主人公谷子地的原型:常孟兰。

  当年,常孟兰率领战士舍命坚守阵地几个小时,大部队终于安全转移了。可因为一直没有听到集结号,他手下的战士全都牺牲了。为了告慰生死与共的战友,常孟兰几十年来一直在寻找当初下命令的连长。为什么?因为他想告诉连长,他们坚守5个小时,完成了任务;他还想问连长:集结号是不是曾经吹响?

  回忆往事,常孟兰仿佛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我们的连长一脸疤,姓何,叫何有海,唐海县人。那天很晚了,他对我说:‘二排长,带你排一个班,掩护全军的安全转移,听吹长号一声撤离。’他就是这样下的命令。待我回头一看,大部队已经沿着团部的方向撤退了。”常孟兰此时很明白,离他越来越远的,不仅仅是大部队,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这时候,常孟兰面前就像摆着一枚硬币,一面是生,另一面是死。但作为一名军人,他别无选择。

  和电影里描述的基本一样,战士们坚守阵地,接连打退了敌人数次猛烈的进攻。当然,人也越打越少了。战斗进行了几个小时。眼看着战友们就要顶不住了,常孟兰着急了,这集结号怎么还没吹啊?刚接到命令时,常孟兰来不及多想。战斗进行了一半,终于能稍微歇口气的时候,常孟兰开始琢磨了,是大部队遇到麻烦了?还是团长压根就没打算吹号?“一个兵在我跟前,我看他精明,我说你跑出去百来公尺,把帽子摘了,你可不能暴lou哦,专听号音。”常孟兰担心因为战斗太激烈听不见吹号,特意叫一个兵专门听吹号。

  敌人马上就要冲上来了,常孟兰领着弟兄们誓死抵抗。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倒下去了,可是集结号还是没有吹响。转眼间天已经黑了,敌人包围了常孟兰坚守的这个小村子。也多亏了天黑,敌人怕伤着自己人,在混乱中不敢轻易开枪,常孟兰才能够趁黑、趁乱突围。

  突围后,常孟兰找遍了整个华北,就是找不到自己的部队。他心里总觉得有个事放不下。啥事儿啊?咱领了命令死守阵地,让部队撤退。可怎么部队就没个回信呢?我这任务算是完成了还是没完成啊?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常孟兰找了一年多部队,就是没找到。眼看着全国解放了,常孟兰带着遗憾回到了家乡。这一回家不要紧,让他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因为没有退伍证,县里并不承认他是部队上的人。县里面人说:“你当初当兵走了,怎么别人回来都有退伍证,你却没有?你不是逃兵是什么?”

  “逃兵?我常孟兰是个逃兵?!我领着弟兄,为了部队转移,死守阵地,怎么成了逃兵了?”常孟兰想不开啊。可是,他又不敢说什么。当时正赶上土改,常孟兰的母亲被划为了富农,本来这成分问题就让一家人抬不起头,再加上一个逃兵的帽子,常孟兰有点受不了了。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是因为突围后找不到部队,不是自己开小差回家,得找到给自己证实这个情况的人。就这个人,他一直在找,却一直也找不到。

  常孟兰后来干脆跑到了北京军区去询问,这一次终于打听到了老部队的消息,但结果却让他失望。原来他当年所在的部队已经入朝作战了,能给他提供证明的人多数都牺牲了。这个结果让常孟兰有点垂头丧气。他甚至都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一路上,他都在骂自己,常孟兰啊,常孟兰,你还找什么啊?跟着你的弟兄们都阵亡了。原来的部队也去抗美援朝了,又有很多战友生死未卜。你失去的那点荣誉,面对的那点困难,和他们比起来还算得了什么呢?就这样,常孟兰回到了家乡。关于集结号这事儿他也没再去找,只是每年清明节的时候,他总要给老战友们祭拜祭拜。

    分页
  • 1

相关文章:

浅田结梨(あさだ ゆうり)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秋风相送

强推新人本庄铃来COOL 宣传中文片啦!

张雨生死因

背板带宽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