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暗影

2022-08-05 19:52 · 新商盟-chnore.com

  民国年间,塔元是丰阳县治。这儿面对塔元河,背靠石家梁,山水之间是一脉丘陵,厚厚的黄土仿佛随手一攒都能流出油来。塔元老辈人吹,这儿是风水宝地,地底下到处是古墓古董。外地人听了,大都摇头不信。

  可是,一天早晨,叔羊的石祖德误打误撞,却真的钻入了一座古墓。

  那天,石祖德一边放羊,一边唱着山歌。突然旁边草丛中“噌”地一声响,把石祖德吓了一跳,到处望时,什么也没望见。“怪了,明明有响动啊!”石祖德自言自语,拿了一根树枝拨开草丛。原来,是一只兔子,正躲在一个土坷垃下,睁大着双眼望着自己,见了石祖德拔腿就跑。石祖德也撒丫子就追,一边追一边喊着自己的狗:“黄黄,黄黄,快追。”

  黄黄如一支箭射了出去,跟着兔子向山丘那边跑,一前一后两个黑点滚动着,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石祖德远远地听到黄黄在叫,很惶急的样子,心想,没用的东西,被一只兔子弄成这样,啥用?想着想着,加快了脚步。

  前面,草和灌木越来越密,几乎没了什么缝隙,而狗叫声也越来越急,石祖德扒开杂树野草向前寻找,终于找到一堆枯草前,黄黄的声音是从枯草后发出的。石祖德忙扒开枯草,草后是一个洞,只能容一个人弯腰进去,里面黑魃魃的。黄黄的叫声从里面传出来,石祖德急了,喊:“黄黄,快出来。”

  可是,过去很听话的黄黄却没出来,仍在一声声地叫着,急促而痛苦。没办法,石祖德一边嘟囔着,一边找了一根手臂粗的枯松枝,做成火把,拿出火镰子和杂草点着火把,放在洞口熏了熏,熏尽了晦气,然后爬进洞,一条狭窄的隧道横在眼前。

  石祖德一手举着火把向前伸,一手撑持着地面向隧道里爬去。十多步后,狗叫就在鼻尖前,石祖德只顾看狗,没注意下面,手一下子撑空,险些跌下去,吓了一跳,用火把照着往下面一看,惊得大叫起来:“黄黄,哪个狗日的害了我的黄黄?”

  四周静静的,只有黄黄在痛苦地叫着,已经奄奄一息了。

  石祖德晃晃火把,在他面前是一个深土坑,下面横摆着一排白亮的刀子,刀刃向上,闪着寒光。黄黄和那只兔子都落在土坑里,那只兔子已经被刀刺死,而黄黄的肚子已经被划开,浑身是血,拼命地叫着,显然已不能活了。

  石祖德很难过,流了几滴泪,说:“黄黄,你等着,我去揍那个害死你的狗日的。”说着,慢慢下了丈余深的陷阱,把刀一把把取了,用刀在土坎上挖了几个坑,顺坑爬上另一边。又往前爬了一会儿,拐一个弯,前面豁然变大。

  石祖德晃动着火把四周看看,地上摆着一些坛坛罐罐,长满了绿斑。有盆罐,就一定有人。果然一抬头,前面还有两扇石门,上面雕着花纹,还有两个石环。

  “狗东西,害死了我的黄黄,自己却躲起来了。”石祖德猜测那人一定就藏在门内,所以他径直走过去,一只手举着火把,一只手擂着石门,吼道:“有种的你出来!”

  四周很静,没有一个人应声。

  石祖德发了狠,斜着膀子撞向石门。本来他认为很难撞开的,谁知一肩膀过去,石门“吱呀”一声开了,石祖德扎不稳身子,脚步踉跄地冲进去,一下子撞在一块朽烂的木板上,仰面倒了下去。他一边咒骂着,一边爬了起来,火把丢在旁边,借着火把的光,往自己刚才躺着的地方一看,那个木板下盖的竟然是一具死尸,显然,死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腐烂,胸口处一个刀洞,结着血痂,眼睛和嘴都张得大大的。

  石祖德一声大叫,转身就往外跑,跑了两步,又胆战心惊跑回来,拿起火把,飞转身出了石门,沿着隧道一步一步爬出去,出了洞口。外面太阳很温暖,但石祖德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盗墓暗影(2)

  石祖德想了半天,脑筋才转过来,得去警察局报案。如果自己不报,以后查出来咋样也洗刷不清。

    分页
  • 1

相关文章:

CESD-842, 我要一个男朋友最喜欢的听话的母狗番号,2019年12月12号|熟女磁力链资料

ATID-327松下纱栄子来回抽擦顶着 他抱着她律动起来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成 人 小 说爽文

内海美羽(内海みう)2019最新电影视频作品番号封面大全

qq老板是谁 腾讯背后的老板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