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情仇

2022-08-06 09:20 · 新商盟-chnore.com

  1934年夏,抗联警卫团一连一排排长石虎带领四名战士护送一名干部去烟筒山,完成任务回来路过一片树林时,听见林子里有女子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石虎一愣,手一挥,四个战士便跟着他,在矮树丛的掩护下,向那叫喊声靠去,只见在一片平坦的林地上,三个穿伪军军装的人,正撕扯着一名女子。石虎骂了声“畜生”,举起枪,只听“啪”的一声枪响,骑在女子身上的伪军脑门正中多了个洞,那人向后一张,仰跌在女子的脚下。其余的两名伪军见状,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把双手举过头顶。

  女子爬起身,钻进那片平地边的一个小窝棚里,呜呜的哭声传了出来。

  一名战士把一个伪军踹倒,骂道:“你他妈还是不是人?自己当了汉奸不说,还在这里欺负自己的姐妹。”说着,一拉枪栓,就要开枪,却被石虎拦住。

  “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们是县警备大队的,奉命捉拿女抗联。”那伪军一边回答,一边拿眼睛往石虎脸上瞅,寻找活命契机,又一边问,“请问好汉你们是哪部分的?”

  “我们是抗联的。”石虎知道县警备队是县伪军大队,有九百多号人,大队长姓白名森,是原来张作霖时期青山县县衙里的一个师爷,日本人来了之后,就依附了日本人。

  “就你们几个?”

  “我们一起来了二十几个,连长知道我们要抓的是共产党县妇联的女干部,没有武器,连枪也不会打,就把兄弟们安排在下面的村子里,领我们哥俩来,要先快活快活,哪知道……”

  那战士一听,又来了气,伸手又要打,被石虎拦住,“好好看住他们俩。”转身到了窝棚前,“同志,我们是抗联的,能出来一下吗?”

  “我听到了,可是我的衣服没法见人了。”

  石虎听了,愣了一下,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扔到了屋里,又过来问那两个伪军,“这里离村子有多远?”

  “两三里地吧。”

  “好了,把你们同伙抬回去吧,记住以后少做点祸害中国人的事,否则他就是榜样。”

  “是,是,多谢长官。”

  那两个伪军连忙爬起来,背起那死尸,一趋一颠地往回就跑,屋里的女子这时冲出来,手里不知拿了什么,向那二人砸去,正砸在死尸的后背上,那背着尸体的伪军一趔趄,几乎一个狗吃屎,在另一个伪军的搀扶下,终于稳住步子,十分狼狈地跑了。

  看着两个伪军狼狈的样子,女子忍不住“哧”地一声笑了。

  石虎看着女子的笑脸,不由得呆了。

  女子长得很是白净,额头垂下一排薄薄的刘海,把一张精致的粉脸点缀得十分清爽,上身裹着石虎的外衣,像大褂一般,虽然宽大,却掩饰不住那身材的凹凸。

  “咱快撤吧,”一名战士提醒道,“那声枪响恐怕已惊动村里的伪军了。”

  一行人带着女子,从从容容地离开了平地,向山中撤去。几个人离开后,从另一树丛中钻出一蒙面白衣女子,向几个人去的方向看了看,微微一笑,向那两个伪军离开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石虎跟女子聊了起来。

  “你怎么一个人呆在山里边?”

  “我干爹是中共青山县县委书记,我是县妇联干事。”女子说着,脸色突然一暗,“前天,县委正在我家开会,突然我家被日本人包围了,干爹他们拼死抵抗,杀开一条血路,把我送了出来,我出来后不久,就听里边轰然炸了,干爹他们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说着,女子泪水不禁流了下来。

  “我从小父母双亡,是干爹把我养大,又领我参加了革命,可现在……”女子说不下去了,长长地出了口气,稳了稳情绪,“后来,为了躲避日本人的追捕,在一位大爷的帮助下,我进山要找抗联。”

  “你干爹是青山县县委书记?”

  “是的。”

  “姓什么?”

    分页
  • 1

相关文章:

关于“多次抢劫”的认定

D-LINK无线路由器记本无线wifi上网设置

东晋时的淝水之战指挥官是谢安吗 晋朝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尹馨_三级_老公_个人资料

竹原ゆり 番号:259LUXU-77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