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短篇散集小黄说

2020-09-11 17:13 · 新商盟-chnore.com

“我去,你来了也不说一声,你看你弄得我满脸都是……”

老刘有点嫌弃。

很快,陈阿萍缓了过来,她骑在老刘的小腹上,上下骑行。

“刘哥,人家下面给你,快进来吧!”

借着水的润滑,老刘终于进了陈阿萍的玉门关。

初极松,才通人,越到深处,里面越发的紧凑。

看来,陈阿萍的深处好久没有被开发过了。

刘明强真的这么短,竟然都没有进入到最深处,怪不得陈阿萍几十年都没有过高朝了。

一个女人,如果在上床方面被男人敷衍了事,那肯定很寂寞。

怪不得陈阿萍会忍不住来找自己,她能忍这么多年,也实属不易了。

老刘甚至有点可怜她了,这女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刘明强家里有那么有钱,锦衣玉食的供养着她。

但谁能想到,一个女人,真正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她们想要的很简单,就是有一个爱她的老公,能让她每晚舒舒爽爽的老公。

“啊……刘哥,我好舒服啊……”

百十来下的功夫,陈阿萍就瘫软在了老刘的身上,全身抽搐,就仿佛犯了羊角疯一样。

“刘哥,十几年了,我都没有过高朝,真感谢你!”

陈阿萍由衷的感激,但是,事情绝对不能这么完了。

她是舒服了,那老刘可还没有呢,刚才被陈晴晴撩拨的不行,现在又和她弄到一半,这就想走了?

眼见着陈阿萍要穿衣服,老刘突然把她压在身下。

动作十分粗暴,甚至让陈阿萍吓了一跳。

她慌张的问道:“刘哥,你干嘛?”

“哼哼,阿萍,你不会就这么想走了吧?我可不是你利用的工具,我还没泄呢,你就想这么走了?”

说着,老刘粗暴地挤入两指宽的门缝,让送牛奶的进去了,送鸡蛋的留在门框外拍门。

“啊……刘哥……不要啊……我承受不住的……啊……”

陈阿萍放肆的高喊着,也不知是疼还是太舒服了。

总之,半小时之内,她来回了四五次。

而老刘,在最后的一刻,将积攒了二十多年的琼浆玉露全部给了陈阿萍。

以至于她下地穿衣服的时候,走路都走不直了。

她那走路颤颤巍巍的样子,看着十分滑稽。

“刘哥,我过几天再来找你!”

陈阿萍穿好了衣服,走出门外。

她进屋的时候,还那么迫切,可经历过这些过后,她已经害怕了,她现在有点躲着老刘走的意思。

刚才进来的时候,老刘轰她都轰不走,可现在,老刘还没下逐客令,她却蜷着腿出去了,连杯茶都顾不得喝了。

老刘一脸堆笑的说道:“随时过来,我这儿宽敞的很!”

“砰!”

老刘把门关上了,而此时,衣柜里的陈晴晴还没出来。

他连裤子都顾不得穿,就去打开衣柜。

此时,陈晴晴正跪在衣柜里,一脸呆滞的看着老刘。

“刘叔,你的家伙真的这么猛嘛?”

陈晴晴一脸的天真,她最好奇的竟然不是自己和她的萍姨有一腿,而是问自己真的那么猛嘛!

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啊,刚才陈阿萍被杀的落花而逃,她又不是没看见。

“你说呢?”

老刘看着陈晴晴的认真脸就忍不住想笑,这小妞的第一反应着实让他乐不可支,只要她对自己的话儿感兴趣了,那就说明,自己距离上她不远了。

这两个女人,拿出来个个都是美人坯子,老的骚,小的也快。

正好,趁热打铁,今天连她一起收了,岂不美哉?

这可谓是老少通吃,正是老刘所期待的场景。

于是,他笑呵呵的看着陈晴晴,问道:“晴晴,在这里蹲这么久,腿麻了吧?”

“没……我还没……”

话还没说完,老刘突然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公主抱地把她抱了起来。

由于她刚才穿衣服穿不及,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老刘刚好摸到她嫩滑的腿,挺翘的臀部。

被老刘的手指快速撩拨,陈晴晴忍不住心里一漾。

这时候,陈晴晴已经被老刘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刘吻住了嘴巴,这可是舔舐过陈阿萍下面的嘴,陈晴晴竟然没有一点嫌弃,甚至还伸出她滑嫩的小香舌,和老刘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这简直太刺激了。

“刘叔……我喘不过气来了……唔……”

她刚要说完一句话,就又被老刘吻住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刘心里非常激动,如果今天真能大小通吃,就赚大发了。

想到这儿,老刘的狼手在陈晴晴的身上肆意游走,从她柔嫩的酥胸摸到那处。

陈晴晴的玉门关早已决堤了,很明显,她刚才又偷偷抚慰了。

而且还是看着老刘跟陈阿萍的时候做的,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姑娘啊!

“晴晴,让刘叔进门好不好?”

“唔……好……要想对付萍姨那样对付我……”

此时的陈晴晴已经意乱情迷了,老刘知道,那衣柜有一道缝隙,刚好观看到刚才自己和她萍姨战斗的场面。

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第一次见到自己一个糟老头子战斗陈阿萍那种寂寞妇女,她果然就按耐不住寂寞了。

想想就觉得刺激,陈晴晴非但没有怪自己,竟然还回味着自己刚才弄陈阿萍的场面。

这要是让她的萍姨听见,估计会哭笑不得吧!

“好啊!”

老刘满口答应,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本来陈阿萍没来之前,自己就差点得逞了,当时还有点犹豫。

可是自从破天荒的干了陈阿萍之后,他更加欲求不满了,再看到任由自己抚弄的陈晴晴,老刘又起反应了,而且比刚才还要强。

“刘叔,快进来,让我也尝尝你的东西!”

陈晴晴竟然在催促他,他更加不客气了。

果然,她那里早就耐不住了。

老刘心里不淡定了,这还等什么,这么嫩的女孩,自己做梦都想得到呢!

他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冲进去……

“叮铃铃……叮铃铃……”

陈晴晴的手机响了,上面赫然写着“萍姨”!

“陈阿萍?”

老刘下意识的一惊,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睡了她闺蜜的女儿,事情传到他爸那里,他非要和自己拼命不可。

“刘叔,我们不理她,我们继续……”

陈晴晴竟然下意识的挂断了,她太想得到老刘的垂怜,她想要像她萍姨一样,得到老刘那放肆的爱。

“刘叔,快来啊!”

见老刘有些发愣,陈晴晴又催促道。

“好……”

老刘又重新整理情绪,在她那里上摩擦了几下,准备挺进去。

“叮铃铃……叮铃铃……”

又是陈阿萍打来的,这下可把老刘气坏了,怎么一次又一次的?

“刘叔,这次我好像得接了,萍姨好想找我有急事!”

老刘暗道不好,小丫头的理智好像战胜了她的欲望,这不是什么好事啊!

万一陈阿萍让她回去,那可怎么办啊!

可是,这时候,陈晴晴已经把电话接了。

为了不露出马脚,老刘没敢弄进去,他怕陈晴晴疼的叫出来,于是继续用他的家伙摩擦着陈晴晴娇嫩的神秘之地。

依然那么嫩,那么有感觉。

“萍姨,什么事啊?”

陈晴晴有些不耐烦,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却被陈阿萍扫兴了,她当然不乐意了。

刚才她就躲在衣柜了,可都迟迟没有出来打扰萍姨和刘叔的雅兴。

现在倒好,轮到自己了,萍姨竟然总是打扰自己,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恨她的萍姨。

“晴晴,快来医院,你姨夫他快不行了……”

此时,陈晴晴心烦意乱,老刘还在磨蹭着她的神秘之地。

一股强烈的刺激感袭来,她竟然叫出了声!

“啊……好痒……”

听见这话,陈阿萍一愣,狐疑的问道:“晴晴,你在干嘛?有没有听我的话?”

陈阿萍急坏了,她现在哪还有心情管这些事。

“啊……有在听……姨父早晨不还好好的……他……他怎么了?”

陈晴晴又爽又心烦,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晴晴,你别哭,你姨夫他刚才下班的时候,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你快过来,你姨夫他可能命不久矣了!”

陈阿萍哭了,她有些后悔,她哪能想到,自己正在和老刘激情的时候,丈夫竟然出事了。

她后悔不已,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都这么对不起老公了,他竟然还出事了,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

给他戴了绿帽子,还让他丢了命,真是悲哀。

“萍姨,我马上过去,你别急啊!”

这时,陈晴晴突然坐起身,依偎在老往怀里。

“刘叔,我们不能再做下去了,我姨夫出事了……呜呜呜……”

此时的陈晴晴,就像是一个小女人一样,那么柔弱。

依偎在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怀里,哭的那么楚楚可怜,让老刘一阵心疼!

“我的小心肝啊,别哭了,快穿衣服,刘叔送你去医院!”

事到如今,爱做的事肯定是做不成了,只能送陈晴晴去医院了。

她姨夫出事了,一直被姨夫当做女儿一样照顾的她,当然要第一时间赶到。

“好!”

两人急忙穿上了衣服,走下了楼。

老刘有台车,早年间还算有钱的时候,买的一辆大吉普,平时也不怎么开,倒是保养的不错。

这辆吉普,搁现在就是一个古董了,市面上见都见不到了。

换句话说,这辆吉普要是换钱,绝对可以换一辆玛莎拉蒂。

但是老刘并不打算换,因为这车是当年的一个恋人送给他的,有纪念意义。

是他活儿太好了,给人家伺候舒服了,就得到了这辆吉普。

“刘叔,你这车不错嘛!”

这车虽然是老款车,但里面的内饰绝对不差,当年这可是爆款车,多少人想买都买不到呢!

“嗨,当年你刘叔也是有钱人呢,往事就不提了,咱们快去医院吧!”

一路奔波,车子很快停在了医院门口。

“晴晴啊,这时候我上去不方便,要不,还是你自己上去吧!”

老刘有些尴尬,当年,自己和陈阿萍在一起过,算是他的前男友吧!

这刘明强现在半死不活的,一看到自己,还以为自己和陈阿萍旧情复燃了,非得活活气死不可。

可是,陈晴晴现在很柔弱,她把老刘当成唯一的依靠了。

生活的压力即将要把她无情的击倒,一个小女孩,在陌生的城市里依靠着别人生活,现在还面临这么大的挫折,当然要找一个可靠地男人。

而老刘,就成了她现成的男人。

“刘叔,你陪我上去吧,我害怕!”

陈晴晴抱住了老刘的胳膊,用酥胸蹭着老刘,撒着娇,希望老刘能陪着自己上去。

软磨硬泡,老刘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他又不是铁石心肠,当然受不了亲爱的小宝贝这么哭。

他拿出纸巾,擦了擦陈晴晴的小脸,还哄着她说:“晴晴,刘叔陪你上去,别哭了,天塌下来由刘叔给你顶着。”

别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刘依旧是个暖男,总会在女人最脆弱的时候,说出最暖心的话。

很快,他们到了病房,推开门,正看到奄奄一息的刘明强。

“萍姨,姨夫他怎么样了?”

陈晴晴急忙问道,她也不确定姨夫有没有脱离危险期。

“晴晴,快过来,你姨夫有话跟你说!”

看陈阿萍的情绪,十分不对劲,看情况,好像是没抢救过来,现在应该是想说临终遗言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刘明强还是那么帅气,他留了胡子,下巴上胡子泛白,带着金丝眼镜,依然是一副生意人的打扮。

只不过,他已经没了往日的色彩,倒是显得很落魄,身上的西装已经破败不堪,血印透了他的衣服。

“晴晴,姨夫快不行了,以后,你一定要要听萍姨的话,经济学一定要读到毕业,到时候,继承你爸爸的家业,不要让你爸爸失望,你爸爸和姨夫泉下有知,也才能安心!”刘明强说起话来,奄奄一息,出气多,进气少,肯定是快不行了。

这都已经开始立遗嘱了,他又抓住陈阿萍的手,低声道:“阿萍,我这些年忙于工作,疏忽了你,到现在都没能给你留下一儿半女,真抱歉!”

“老公,你不要死,我还要和你一起去浪漫的土耳其呢!”

陈阿萍还是很爱她老公的,她的眼泪不会骗人。

“去不了了,我知道,年轻的时候,你和老刘……”

话还没说完,刘明强眼睛一瞥,正看到老刘站在门口。

“刘大根?”

刘明强心神一凛,喘气也变的急促起来了。

“强子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刚一见面,我们就要阴阳相隔了,真对不住你啊!”

老刘有点尴尬,早说过不上来了,现在还给病人添堵,这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了。

“你……你和阿萍……你……你们……啊……”

话还没说完,刘明强的脖子一软,举起的手也彻底放下了。

他竟然死了,老刘还没怎么说话,他竟然就被活活气死了。

“这……”

相关文章:

秋田美人G罩杯 番号:277DCV-052

手机设置水星路由器的网址是什么?

MISM-007 新人 黒羽みり作品2016年02月20日

【室内空气监控仪】-kongqijiankongyi

太阳公公发电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