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 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2020-09-11 21:18 · 新商盟-chnore.com

一个瞎子而已,大壮还真没把他放在心上。

李梅和李大牛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时候也不敢跟大壮顶嘴,便嘟囔道:“我也不管了,你爱咋地那就咋地,不过你也别欺负人家看不见。”

说到底,李梅还是偏向于李大牛的。

自己丈夫有手有脚健健康康的,怎么就这么小气和李大牛杠上了,反观人家李大牛啥也没说,而且还弄得自己舒舒服服的,比大壮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你也不嫌丢人!”李梅继续说道。

大壮一听也是,自己跟这个瞎子计较什么,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的话肯定会笑掉大牙,他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走运,我回家喝口水就出门。”

李大牛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他本来已经想离开小卖部,可听到大壮喝口水就走,便乐呵呵跟个傻子似的坐在小卖部门口。刚才他尝到了李梅的甜头,心想李梅也是个小骚浪蹄子,说不定待会真能把大壮老婆给办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大壮就出门了,不过出门之前他还瞪了眼李大牛。

李大牛就像是个瞎子似的傻呵呵地坐在那儿笑,大壮见状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李大牛还没有那个能耐欺负他呢。

“梅姐,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不然待会大壮哥回来又要欺负人家。”李大牛假装起身要离开,心中却是期待着李梅能挽留自己。

可李梅刚才的确是被突然回来的大壮吓得不轻,她见李大牛要走不禁焦急起来,错过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下次了,更何况李大牛那家伙是真的大,比大壮的要大上一个尺寸,要是能让李大牛干一回自己的话,肯定能舒服上天。

李大牛见李梅没有挽留自己,转身就要走,心中不免有许多遗憾,直到这时候他嘴里还回味着李梅‘大馒头’的美味,就在这时候李梅忽然出声道:“大牛,你还要不要吃馒头了,姐刚才还说要给你吃点更好的呢!”

说完这句话,李梅都羞红了脸。

她也就是欺负李大牛这瞎子没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要不然换做其他男人的话她还真没脸说出这种话来,一想到李大牛那个大家伙,李梅双腿之间就湿得不行,就连大腿都在发软。

李大牛面露喜色,转过身来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道:“梅姐,你该不会是要强买强卖吧,要是待会大壮哥还没走远的话,我不是要死定了?我身上可没啥钱!”

李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来李大牛还是不知道自己给他吃的到底是啥玩意,不过这样也好,她压低声音道:“姐给你吃的这东西以后还有,不过你可不许跟其他人说起,要不然的话姐会生你的气,以后再也不许你吃了,明白了没有?”

“姐,我明白了,那……”李大牛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虽说他早已经知道李梅那个更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可他还没仔细观察过女人那里呢,那里就像是充满了魔力般深深吸引着李大牛。

李梅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才朝李大牛挥挥手道:“那你跟姐进里屋去,这玩意不能放在外面,不然的话容易坏。”

见李大牛没有露出怀疑之色,李梅心中窃喜,真是个傻子。

李大牛拄着盲杖跟随李梅走进了里屋,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也幸好里屋光线不足,要不然的话李梅肯定能看到李大牛因为激动而涨红了的脸颊。

李梅坐在床上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露出那对饱满的胸脯。

李大牛这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虽然刚才早已经吃过这玩意,不过李大牛腹部的那团邪火都没有泄出来呢,此时恨不得把头埋进去,他稍显激动地说道:“梅姐,你准备好了吗,我还想吃刚才的馒头,好香好软。”

“成,那你把手拿过来吧,我让你尝尝,不过这馒头不能咬,只能吮吸。”李梅娇滴滴地说道,迫不及待想要用李大牛的手揉搓自己的馒头,李大牛没干过什么粗活,手掌也比大壮细嫩很多。

要知道每次大壮揉搓那里的时候都让李梅吃疼,根本没什么爽感,李大牛倒是不同,能让她有种极度刺激的快感。

更何况,李大牛还有那个大家伙没有出来呢。

李大牛听话地把手伸了出来,李梅连忙迎了上去,李大牛掩饰住心底的激动掂量着手中的馒头,而后把嘴凑了上去狠狠地吸了几口。

李梅浑身酥麻,她下意识地按住了李大牛的脑袋说道:“大牛你用点力气,不然的话馒头也没啥味道。”

李大牛嘿嘿一笑,舌头也伸了出来。李梅的馒头比弟妹的要大,而且还更软。

李大牛贪婪地吮吸着嘴里的大馒头,他另一只手也十分不老实地按在李梅的另一个馒头上,让李梅时不时从鼻孔里发出声闷哼。

与此同时,李大牛下面那玩意肿胀得更加厉害了,就像是要炸裂开来似的。

知道这时候李大牛也终于才发现原来李梅给自己喂的是壮.阳.药,心说李梅还真是个浪蹄子呢,不过这也正合他心意。

李梅见李大牛那玩意终于完整地抬起头来,嘴巴张得大大的,暗道:“大牛这玩意比大壮要大了一倍不止,要是能让大牛给我爽一次,也不亏了啊。”

想到这里,李梅面色更加红润。

她眼看着李大牛如同饿狼般扑在自己的胸脯之前,李梅语气中都带着些激动,她说道:“大牛,刚才姐不是跟你说有更好吃的东西么,你想不想吃?”

李大牛心中大喜,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不过他没有露出自己的心思,而是把嘴从馒头上收了回来,迟疑道:“姐,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你这馒头虽然很香,可也不能吃啊,要是等会你强行让我买下来的话我跟谁说理去?”

“谁知道大壮哥是不是还蹲在外面呢?”

听到李大牛说这话之后李梅也放下了心中的警惕,看来李大牛的确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她笑道:“姐怎么可能骗你,我要请你吃海鲜,不过还是老规矩,不能用力咬,只能舔舔。”

李梅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不过虽说有些羞臊,可却充满了刺激感,而且李大牛的技术细腻,比大壮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那成,姐快让我尝尝呗,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李大牛心中比李梅要更加激动,因为他还没尝过女人下面呢。

李梅解开裤腰带,然后轻轻地脱下了裤子,生怕被李大牛听到她脱裤子的声音,所以这个过程极为小心而又谨慎,饶是如此,李大牛还是将整个过程都尽收眼底。看到李梅那两条大白腿的时候李大牛差点吞了吞口水,他太紧张了!

当一个瞎子,真是幸福!

李梅没犹豫多久,把最后的底裤也都脱了下来,露出光秃秃的平原地带,李大牛都看呆了,原来李梅竟然是个极品白虎!

这下,李大牛更加激动了。

“梅姐好了没,我现在有点难受,不知道是咋回事,是不是你给我整的那些药出了啥问题?”李大牛不解地问道,李梅扫了眼李大牛那家伙,心说要是没反应的话才怪呢,不过她嘴里却是说道:“没事的饼子,待会姐可以帮你弄出来。”

李大牛心跳都漏了半拍,原来李梅的计划是这个!

他心中也没有什么负担,反正一切都是李梅在诱导他,他刚想要说话的时候李梅抓住他手腕然后放在了她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

李大牛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他伸手摸了摸,惊讶地发现李梅那儿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一片,他皱眉道:“梅姐,这是咋回事啊,怎么感觉有点黏。”

李梅舒服得就要呻吟出来,不过她仍旧得压制住心中的激动,面露羞涩说道:“可不是吗,海鲜都是这样,城里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大牛没事的,要不你尝尝?”

要是李大牛不愿意尝的话,李梅那才叫一个心疼呢。

简直浪费!

李大牛面露迟疑之色,让李梅更加放心,最后李大牛才点头道:“梅姐,我就尝尝可以吗,我身上可没啥钱,怕是买不起。”

其实他心中早已经乐翻了天,只想快点动嘴。

李梅也是如此,根本不想听李大牛磨磨唧唧的,她当即说道:“你放心,姐不会做那种事情,大家都是村里人,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那成,我尝尝。”李大牛说道。

他把嘴凑了上去,李梅口干舌燥,心中也有无尽期待,她挺了挺腰,同时按住李大牛的脑袋说道:“姐这地方简陋,你得蹲在地上吃才行。”

李大牛心中早已经等不及了,他慌忙照做。

当李大牛舌尖触及到李梅那儿的时候,李梅差点叫出声来,这家伙还挺有本事的,不仅仅是那玩意大,就连口活都这么好。

李大牛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同时嘴里还疑惑道:“梅姐,这海鲜的味道不行啊,怎么感觉咸咸的?”

李梅还不知道怎么回到李大牛的问题呢,李大牛脸上又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说道:“梅姐,我不行了,我感觉下面要爆炸了,这可咋整?”

李梅看了眼李大牛的小帐篷,嘴里几乎能塞进一个鸡蛋。

这玩意,也太大了吧?

相关文章:

计叔扮仙斗县官

灰小狼的风筝

轻一点痛太大了阅读 给我 别停

玉帝审案

法院在何种情况下不受理男方的离婚请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