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2020-09-12 12:31 · 新商盟-chnore.com

“嘶……”

正低头吃饭的李香,感觉到大腿传来一阵异样之感,忽然身躯一震,瞳孔放大,吃惊的看着陈川。

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吧?调戏了她女儿不算,现在又调戏起她来了!

感觉到那只有些粗糙而滚烫的大手,正逐渐毕竟她的要处,李香身体一颤,连忙用双腿将陈川作恶的手给夹住,阻止他前进。

一颗心都紧张到了嗓子眼。

嗯?

陈川没想到李香反应会如此之快,竟然用腿将他的手给夹住了,他在心底嘿嘿笑了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用力的将李香腿给撑开了,然后顺势就伸了过去。

触手就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热,陈川并没有着急着大肆挑逗李香,而是轻轻的在上面画着圈圈。

瞬间,一种痒痒的,特别煎熬的感觉就涌入李香心头,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香没忍住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分开了不少。

脸上随即呈现出一副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的表情。

她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陈川,用力的摇着头,提醒陈川别乱来。陈川置若盲闻,继续着。

他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敏感得多,身体颤抖幅度很大,这让他特别兴奋。

“让你刚才踢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陈川在心底坏笑了两声,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将丝织裤挑开了……

感觉到陈川的动作,李香如坐针毡,身体抖动幅度愈发强烈起来,他惊恐的看着陈川,这一刻身体紧绷如弓,十指紧紧抓着座椅。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陈川的手指好像……

“嗯……”某一刻,李香忽然将下巴扬得高高的,发出一声沉闷的音调。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抖做一碗水,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把,瘫软无力。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李香的异样,一旁的蒋楠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蒋楠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陈川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的样子。偷偷打量着李香。

此刻的李香,面红似霞,大眼睛水汪汪的,那模样别提多惹人眼了。

“我,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李香不敢多待,担心会被女儿姑爷发现出她的异样,连忙匆匆站了起来,回了房间。

”妈可能是感冒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明儿个我去给她买点药。“王海根本不知道丈母狼是因为什么而身体不舒服,看她的样子以为是感冒了呢。

“嗯。我们继续吃吧。”蒋楠嗯了一句,说道。

“来,陈兄弟。我们再喝两杯。”

“好,我敬你王大哥。”

陈川又和王海喝上了,边喝边聊,蒋楠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很快的,两瓶五粮液就见了底,其中有一瓶多都进了王海的肚子。不得不说,王海的酒量确实大得吓人,要是跟他”硬拼“的话,就算两个陈川也喝不过他一个王海。

所以陈川很聪明的每次在和王海喝酒的时候都只喝一口,而王海则是一喝喝一杯。

这不,这会儿王海应该是喝多了,说话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陈兄弟,看你挺帅气的,在学校里估计没少被女生追吧?我跟你说,不是大哥我吹牛,想当初我上大学那会儿,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系草,有很多女学生嚷嚷着要跟我生孩子处对象,我嫌她们屁股太小了,生不出来儿子,所以没答应她们……”

“你别看我现在是搞IT的,其实我以前是个文青,唱歌跳舞喝酒嫖妹……不能说是嫖,应该说是把,对就是把。我可是样样精通。只是……砰……”

没有只是了,王海脑袋一偏躺桌上了。大兄弟这是喝高了啊,怎么什么话都瞎说呢。

陈川恶汗不已。都说酒醉的男人胆子大,这可不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吗?

蒋楠早已生气得俏脸发白,就差拧着王海的耳朵,问他一声:你嫖的哪个妹子!带我去看看!

“楠姐,你别生气。王大哥这是喝高了啊。”看着蒋楠生气的表情,陈川帮王海说了句好话。

“哼!就知道喝,喝多了就吹。他有这能耐,用得着一个月领那五六千块钱!”蒋楠没好气的骂道了一句,然后起身开始收拾餐桌。

“楠姐,你们房间在哪?我把王大哥扶进去休息吧,看他都醉成这样了。”等蒋楠收拾完,陈川看了一眼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王海问道蒋楠。

蒋楠指了指方向:“那边。算了,我帮你吧。你别看他瘦,其实很重的,你一个人扶起来吃力。”

“好。”

陈川和蒋楠合力将王海扶了起来,一人牵着他一条胳膊将王海扶进了房间。

房间里倒是装扮得很温馨,一张天蓝色的大床,床头上挂着蒋楠和王海的结婚照,照片当中的蒋楠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婉约有度,亭亭玉女,特别迷人。床头柜上摆着一瓶百合花,百合花散发着阵阵香气。

将王海扶到床上躺下,陈川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到床边开始喘息起来。本来这点力气活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喝多了酒浑身乏力。

“小川,麻烦你了。”蒋楠也累得够呛,一边喘息着一边向陈川道谢。

“没事的。”陈川应了一句,目光落在蒋楠身上,水晶灯的映射下,此刻的蒋楠有种别样的美丽。

浑身像是镀上了一层莹沙似的,看上去像极了一个飘飘若仙的仙女,她的额头上清晰可见一层细腻的汗珠,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特别迷人,精致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红霞,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什么。

薄薄的T恤衫难以遮掩她傲人的胸姿,随着喘息而左右上下摇曳着,纱质裙下方,两条修长而丰腴的美腿紧紧并拢着,肌肤细腻,光滑如玉。卡通拖鞋前部,露出她精致而迷人的脚趾,趾甲盖上那涂了性感粉色指甲油的趾甲,宛若夜空中闪明的星星,在灯光的映射下,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夺目的绚彩。“楠姐,你好漂亮。”陈川眼睛通红着看着蒋楠,在心底猛咽了一口口水。

他感觉胸口处有种特别炙热的东西在肆虐着他的思维,刚才饭桌上那股腾起熄灭的火焰,这一刻蹭的一下忽然点燃了。

他的呼吸三长五短,粗重而毫无规律。

触及陈川那炙热的眼神,蒋楠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小川,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别乱说。“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王海,见王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楠姐,我,我想要你!”陈川再也忍不住,挪到蒋楠身旁,将蒋楠一把给扑倒在了床上。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蒋楠体恤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蒋楠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蒋楠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陈川,焦急道:”小川,别这样,姐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陈川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下再拽她的裙子。蒋楠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陈川得逞。

“小川,你快停手啊,姐求你了。”蒋楠都快急哭了。

老公王海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楠姐你就答应我吧,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此刻的陈川,在酒精和欲望的双重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陈川这般急切的样子,蒋楠面如死灰,真是后悔让王海买酒。这下好了,不是引火烧身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陈川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陈川那种强烈的欲望。

蒋楠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小川,姐求你快一点,我真怕……”蒋楠哆嗦着说道。

“嗯。”

陈川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蒋楠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蒋楠默默的在心底叹道。然后双眼再接触到陈川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陈川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蒋楠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陈川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陈川前所未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蒋楠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小川,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蒋楠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李香和王海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某一刻,陈川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蒋楠的纤腰。

察觉到陈川的异样,蒋楠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陈川一把,惊呼:“小川,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陈川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蒋楠的腰和她融合在了一起。

呼……

“水,我要喝水。”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王海,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呃……

相关文章:

我如何使用ping命令呢?

电工与电子技术基础

甜言密语

【快考网】-kuaikao

火山奇缘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