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我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2020-09-12 17:30 · 新商盟-chnore.com

老杨猛的吸了一口气,下面几乎快要涨炸开了。

王娟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这个身子是多么的诱人,脱掉内裤之后,似乎放得更开了,坐在我那家伙上不停扭动着腰肢。

我哪儿禁得住这种刺激,直接将裤子一脱,那早就按捺不住的绝世凶器,终于彻底露出头来。

若是平时,王娟肯定得害羞的捂住眼睛尖叫,但是现在她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捕获,脸色只是稍稍一红,疑惑问到。

“杨伯,你把它掏出来干什么?”

我大口的喘息着,只觉得体内已经火热到一个极限:“这东西,当然是用来给你排毒的。”

王娟有些模糊:“这怎么排毒啊?”

边说着,边伸出柔软无骨的小手,轻轻捏住,居然还有些烫手。

“这东西是给你通气的,上下都通了,身体里面的湿毒自然就排出去了,你说是吧?”

王娟已经无法思考,机械的点了点头。

“那要怎么用?”

老杨嘿嘿一笑:“你坐下来,让它捅进你下面。”

王娟一听这话,顿时皱起眉头来:“可是这个这么粗,捅进去会很痛吧?”

我眼睛几乎要笼上一层血色:“就开始痛一下,之后就舒服了。”

王娟仍旧有所怀疑:“真的吗?”

“杨伯这是给你治病,还能骗你不成?”

一听到治病,王娟也不做他想,微微起身,小手扶住我的那活对准,然后慢慢坐下。

我直接顶住了她的玉洞口,王娟的身体本就敏感,下面早就泛滥一片,感觉无比的湿滑。

我忍不住想进去,但是又害怕重蹈上次的覆辙,只能强行忍着,开口问到:“现在你能让它进去吗?”

王娟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不过还是坐下来一点,粗壮的家伙直接将她的玉洞门户给撑开。

一种痛感,同时伴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袭来,王娟一时没有忍住,居然发出一声酥软到骨子里的呻吟。

我整个呼吸节奏都乱了,紧紧盯着她:“是痛吗?”

王娟摇了摇头,轻轻咬着嘴唇:“有点痛,不过没事的。”

毕竟纯洁了这么多年,王娟始终无法亲口说出“好爽”两个字。

她缓缓起身又坐下,任由我的家伙在她玉洞口摩擦,而我哪里受得住这般挑拨,轻轻一抬腰,顿时进去了一半。

她的神秘地带彻底被撑开,王娟咬着嘴唇呻吟一声,快感更加强烈了,同时还伴随着一种极度的空虚感。

明明都已经进来这么多了,可还是好想,好像用这个东西将自己填满……

也就是现在王娟意乱情迷的时候,她这个念头一出现,顿时如同瘟疫一般蔓延,一咬牙,直接坐了下来。

只听噗哧一声,接着又是一声肉体撞击的声音。

紧接着,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将王娟的意识唤醒。

她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自己第一次就这么没了,但是随即而来的快感,又迅速将她的理智吞噬。

罢了,反正都是为了给自己治病,不是吗?

这时候,老杨轻轻一抽,开始前后运动起来。

快感来得是如此强烈,两具赤裸身躯交缠在一起,场面十分火热。

王娟全然忘我,只顾着沉沦在浪潮般的爽快当中。

老杨也是被热血冲到了脑门,翻身就把王娟压在身下,前后冲刺着,动作越来越快。

王娟完全失去了理智,仰着脖子,不停的呻吟,嘴里还迷糊的念叨着。

“这种感觉好棒,好爽……啊,啊!”

老杨粗重的喘息着,两眼赤红。

打了几十年光棍,几十年没尝到腥味,他何尝想过有一天,他能把这么娇嫩的大学生压在身下。

身体,和心理的愉悦,都达到了巅峰,老杨一声低吼,把体内的热能全给泄了出去。

王娟也是在此刻浑身猛的一颤,一顾热流直接喷发出来,打湿了床单。

……

王娟歇了一会,算是缓过劲来了,眼泛春意的看着老杨。

“杨伯,这算好了吗?”

老杨一副高人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样,不过一次不能痊愈,要多来几次。”

“等你下次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再来。”

“好,谢谢杨伯。”

王娟道了一声谢,这才慢慢离去。

老杨是觉得神清气爽,正所谓食髓知味,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王娟那丰满的双峰和挺翘的大屁股。

下次再玩玩后入,那充满弹性的大屁股撞起来一定很舒服。

第二天,老杨正对王娟念念不忘之际,另外一个人忽然找上门来了。

那天过来的时候,董婉鬼鬼祟祟的在门口张望了好一会,见到只有老杨一个人,这才疑惑的走进来。

“你该不会就是这里的杨大夫吧?”

老杨本来闭着眼在假寐,听到声音之后,眼睛张开了一条缝。

还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娟的室友董婉。

两人只见过一次,对彼此都不熟悉,但是董婉见到老杨一副糟老头的样子,那次过后从来不来这里了,还让王娟也别来了。

她来这里干嘛?

带着疑惑,老杨开口了:“这里只有我一个杨大夫,你找我有事?”

董婉脸色顿时有些古怪,上下仔细的打量起老杨来。

“她们说的那个有真本事的杨大夫,就是你?”

老杨的医术不说是多出色,但是在这周围一众庸医里面,绝对是拔尖的。

“就是我。”老杨再度肯定,又问到,“你到底有什么事?”

董婉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这才开口。

“我是……找你看病来了。”

“哪儿不舒服?”老杨随意问到。

可是没想到,董婉埋着头,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她也是听别人说,这里的杨大夫治妇科病很厉害,本以为是个女的,没想到居然是老杨。

她最近下面时不时的瘙痒,可把她难受坏了,自己又没钱去大医院,只能来这里求帮忙。

反正横竖都要面对的,董婉心一狠,说到:“我就是,下面痒。”

“下面痒?”

老杨闻言,不由得站起身来,心里已经有了些心思。

又是一个送上门的肥肉啊。

“到底怎么痒?你仔细说说。”老杨装出一副关心病情的样子。

董婉手指不停搅动,十分难以启齿。

“就是痒,有时候还会流出腥臭的水来。”

老杨心里估摸了个大概,最近天热,估计是没注意清洁,和太热了,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不过,这种实话怎么可能说出来。

“你这描述也太少了,我连你出了什么问题都不知道。”

“那怎么办?”

老杨摸了摸鼻头:“先给你检查一下吧。”

董婉脸色顿时僵了:“怎么检查?”

“当然是哪儿不舒服检查哪儿啊。”

一句话把董婉说得脸红心跳,哪不舒服检查哪儿,那岂不是要检查自己的下面?

要是个女医生也就罢了,但是老杨分明是个男的,难道自己要把下面露出来给他看吗?

老杨面上风轻云淡,但是心里其实有点着急了,这贸贸然的提出来,恐怕董婉会拒绝。

于是他开口到:“我先提醒你啊,你说的这个症状,有可能是里面发炎了,要是不好好处理,引起内部糜烂,到最后太严重了,可是需要动手术切除的。”

董婉也是急了,自己上网查过,但是越查越离谱,简直跟得了绝症一样。

实在没办法她才找过来的,但是让一个男人看他下面,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你是在吓我吧?”

老杨冷哼一声,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别以为小病小灾的可以不管,就是一个小感冒,也有没有妥善处理最后死人的案例!”

这下董婉彻底被吓住了,眼里立马浮现出一层泪水来。

“那求你给我检查一下吧。”

老杨装作无奈的样子,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指着屋里面的检查床。

“你去哪里躺好。”

董婉心里别提多纠结了,那是半天才迈开一步。

老杨见着也急了,出声催促到:“你到底做不做检查啊,不好好检查,我怎么敢给你治病,用错药了怎么办?”

董婉听到这话,浑身顿时一紧,也不敢再耽搁了,赶紧跑到床边。

正要上去,但是老杨一把将她拉住。

“等等,先把内裤脱了。”

董婉心里害羞极了,虽然不停的安慰自己这是检查的正常程序,但是就是控制不住。

想想要在一个男人面前张开双腿,还把下面给人看,一种羞耻感就在心头挥之不去。

董婉迟迟没动,老杨也不耐烦了,缓和口气劝到:“这都是正常的检查程序,你去大医院也是这样,掏的钱比我这可多多了。我这也是为你身体考虑啊。”

“要是耽搁久了,还会影响生育的。”

听到这话,董婉总算是挺不住了,颤抖着双手,将内裤脱了下来。

之后,她才爬到床上去。

检查床老杨动过手脚,高了不少,董婉穿的紧身裙,在她往上爬的时候裙子卷了上去,白皙圆润的臀部正对着老杨。

老杨吞了吞口水,叫住了她:“等等,我看你的臀部有点不对称啊,我顺便帮你治治吧?”

相关文章:

27歳 介護士 番号:300MAAN-206

喷瓜妈妈有办法

猴子分粥

调教肚子好涨要尿任务|家公在沙发要了我

家公在沙发要了我 快穿系统欲娃系统n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