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2020-09-14 21:34 · 新商盟-chnore.com

“唉,你这丫头……咝,再快一点……”

老苏咽了咽口水,多重刺激下,也不再推搡。

水花不断溅起,波纹涟漪荡漾而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老苏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就在苏小纯双脚发酸,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老苏突然双手扶住木桶边沿儿,双眼瞪得滚圆,紧接着浑身抽搐起来。

老苏一脸舒爽,苏小纯一脸好奇,但父女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足足过去了三四秒钟,苏小纯突然咧嘴偷笑,“爹爹,你尿尿了耶。”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老苏脸皮不禁一阵发烫,羞臊难忍。

但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呵斥,苏小纯却一手捞起漂浮在水中的乳白液体,用手捻了捻,然后又送到鼻尖闻了闻。

小巧的琼鼻抽动了两下,随后将手中乳白色的黏滑液体甩干净,一脸好奇的看着老苏,“咦?味道怎么怪怪的,好像不是尿尿,爹爹,这是啥呢?”

老苏老脸一红,羞于开口,只好故意板起脸,呵斥一声,“小丫头,问那么多干啥?赶紧把身子擦干净,回屋睡觉去!”

他一发火,苏小纯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只好不情愿的站起身擦干净身子,走出木桶。

但在回屋里时,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木桶里擦身子的老苏,突然狡黠一笑,跑回屋里。

奇怪,爹爹那地方怎么能喷出那种东西来呢?而且爹爹还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着大秘密。

不行,下次我得好好再试一试!

打定主意后,苏小纯双眼一闭,翻了个身,不一会儿便响起轻微的鼾声。

而老苏回到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锅子旱烟,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老苏本来是打算去地里干活的,但因为苏小纯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苏刚准备生火做饭,可苏小纯却坚持要来帮忙,扭不过她,老苏只好作罢。

“爹爹,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苏小纯,老苏脑中不由回想起昨晚洗澡时那香艳刺激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小纯想吃啥?爹给做。”

听到这话,苏小纯甜甜一笑,“昨天的鸡肉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爹就知道你嘴馋,等着,爹这就去杀鸡拔毛。”

不大一会儿,老苏提着毛拔干净的白条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苏小纯却坚持要学怎么切肉,没办法,老苏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的粗手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学起来。

起初,老苏还没什么感觉,可因苏小纯是一只手,使不上力气,他大手只得加大力道。

这一用力,身子不由自主的紧贴苏小纯,鼓囊囊的裆部刚好抵在她两瓣蜜臀上。

虽然苏小纯只有十八岁,但发育的却很好,个头比老苏都要高出一些。

随着使力切肉,身子摆动,那处在苏小纯的蜜臀上不断来回怼撞。

三弄四不弄,老苏竟然有了反应,那处逐渐苏醒,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菜刀在肉上一滑,没切开,导致苏小纯胳膊一崴,连动着身子一动。

与此同时,老苏那处直接滑进了苏小纯的股沟中!

“爹爹,你干嘛用手指戳小纯屁股呢?”

面对自己女儿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苏顿时一愣。

而这话说出后,苏小纯也是一愣。

自己老爹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摁着鸡肉,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爹爹那里……

“肉就是这样切的,会了吧傻丫头?赶紧生火去。”

不等苏小纯开口,老苏屁股一缩,与她拉开距离,然后把她推到一旁,装着若无其事的切起肉来。

可裆部却耸起的一个鼓囊囊的小帐篷,非常的明显,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见状,苏小纯好奇得很,于是一边生火一边问,“爹爹,为啥你那里会时不时隆起呢?”

听到这话,老苏手上一哆嗦,差点把手切了,拧头看了一眼苏小纯,刚好迎上她好奇的目光,心里不免一阵发虚,连忙转过头。

“你这丫头,为啥对这事儿这么好奇?”

“小纯想知道嘛。”

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那你要记好了,这是因为生理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没办法控制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话,苏小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但老苏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直接岔开话题。

“把米淘了去。”

“又蒸米饭吃吗爹爹?”

“咋了,你不愿意吃?”

苏小纯立马摇了摇头,“有肉有米饭不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吗?”

老苏被她这话逗乐了,“傻丫头,你手都割破了,爹爹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还不乐意了?”

听到这话,苏小纯顿时甜笑一声,“咋可能不乐意呢,小纯巴不得天天这样吃呢。”

一顿午饭,在父女两人有说有笑中逐渐做好。

但当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苏小纯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裆部划过。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爹爹那部位先是高高耸起,把裤衩子都顶起一个大帐篷。

随后在自己脚丫子抚弄下,竟流了那种白色粘滑的液体,便忍不住问道:“为啥爹爹昨晚那里会流出那种东西呢?”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苏一愣,不知道该咋说,只好笑着摇了摇头,“问那么多干啥?赶紧吃饭,鸡肉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苏小纯实在好奇的紧,听到这话后,忍不住伸脚探到老苏的裤裆,想要将那白色的液体再弄出来。

老苏顿时浑身一颤,筷子吧嗒一下掉到桌上,双眼瞪得滚圆,就想出声呵斥,可是当他看到苏小纯时,到了嘴边的话却咽了下去。

只见苏小纯一脸好奇,双眼清澈又纯真,毫无任何邪意。

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裤裆,白嫩的脚丫子隔着裤子来回抚弄着。

红润的樱桃小嘴紧紧的抿在一起,弯眉微皱,好像赌气似得要把他的精华像昨晚那样,用脚丫子弄出来。

见状,老苏张了张嘴,但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来是因为自己女儿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完全是白纸一张,二来他被这么一弄,也很舒服。

出于这种心理之下,老苏没有出声呵斥,更没有阻止,反而鬼使神差的配合起苏小纯的抚弄。

嗯……越来越粗了,爹爹这会儿是不是非常难受呢?

想到这里,苏小纯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老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不吃也不动。

坐在那里,双眼紧闭,腰板挺的笔直,双腿大大的分开,好像在配合着她。

“爹爹是不是又难受了?小纯要不要弄快一点?”

听到这话,老苏飞快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但却一言不发。

这傻丫头,是要把老爹玩死啊!

对于苏小纯的懵懂,老苏其实很想教导她,但他发现,自己又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如果小纯真的完全懂了,会不会就和自己关系疏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真的不愿意这么快就让小纯疏远自己,毕竟,这可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啊。

老苏在胡思乱想,而苏小纯也在浮想联翩,她现在正是懵懂的年龄,再加上老苏说的比较隐晦,越发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爹爹,你那里越来越粗了,那东西是不是快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刚想着该咋回答,就听院门外响起一道女声。

“苏大哥在家不?”

是王秋兰,她来干啥?

突然传来的声音,老苏吓了一跳,刚准备让苏小纯缩回脚,她就立马收了回去,同时低头扒起饭菜来。

见状,老苏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就想起身去迎王秋兰,但低头一看自己高高耸起的帐篷,连扭动了几下,使那处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应声。

“在家呢,是秋兰妹子不?进来吧,院门没关。”

说完,院门“吱呀”一声推开,王秋兰提着一个陶罐子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件灰色的紧身无袖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娇躯,彰显得更加完美。

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儿挺拔高耸的柔软,比起侄媳妇张雅婷丝毫不弱。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微微有些下垂,除了这些,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美艳的熟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随着走动,蜂腰带动着肥臀,两片硕大的柔软有节奏的来回颤悠晃动着,看得老苏几乎移不开目光。

一张姣好的俏脸,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相反还多了些许特有的韵味,配上一对狐媚眼,看得人心里发痒。

“秋兰妹子来了,快起来吃饭。”

老苏坐着没动,因为他一旦站起来,好不容易掩饰的那处就会非常明显的显露出来。

倒是苏小纯,立马站了起来,乖巧的叫了一声婶子。

“看来我来得够巧的,正好赶上你们家吃饭,哟,不错呀,大米饭加鸡肉,苏大哥,你这是有啥大喜事呢?”

听到这话,老苏嘿笑一声,“妹子,你这话说的,没啥大喜事就不能吃点好吃的了?”

说完,看了一眼苏小纯,“我家这傻丫头昨天切菜把手切了,流了些血,我就杀了只鸡给她补补身子。”

苏小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兰姨,坐,我给你盛饭去。”

王秋兰笑着点了点头,紧挨着老苏坐下,同时将陶罐子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在灶房忙着盛饭的苏小纯,揭开陶罐盖。

“苏大哥,你昨天那么辛苦,我特意炖了腊猪蹄,装了一罐猪蹄汤,来给你补补身子。”

说完,冲老苏抛了一个媚眼儿。

老苏嘿嘿一笑,连连点头,同时目光放肆的在王秋兰身上游走起来。

这时,苏小纯端了一碗白米饭走出灶房,一听有猪蹄汤喝,立马放下碗,“兰姨,你先吃着,我去弄汤。”

说着,抱起陶罐子,再次走进厨房,小脸尽是开心的表情。

见状,老苏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一听有好吃的就高兴坏了,真没出息。”

“小纯还是个孩子嘛,要那么多出息干啥。”

娇嗔的白了老苏一眼,王秋兰眼波流转,暗送秋波,“反正苏大哥很有出息,这点我可是知道的,特别是昨天过后,我可是深有体会呀。”

听到这话,再看王秋兰媚态百出,老苏不由心中一荡,“那是自然,老哥虽然上年纪了,可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宝刀未老。”

“不但干农活那是一把好手,耕地也是非常在行的,并且很持久,不像其他庄稼汉,没耕一会就不行了。”

王秋兰顿时娇笑一声,“这个我知道,老哥耕地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就在这时,苏小纯端着鸡汤走了出来,“爹爹,兰姨,喝鸡汤。”

“小纯这孩子真乖,苏大哥以后有福气了。”

说完,王秋兰很是随意的在老苏大腿上拍了拍,然后看着苏小纯,“快吃热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谢谢兰姨。”

苏小纯乖巧的点点头,端起鸡汤,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见状,王秋兰搭在老苏腿上的手猛然向上滑去,一下盖在鼓囊囊的裆部。

“妹子……”

“苏大哥,你也别愣着啊,快喝呀。”

说着,小手微微用力,捏了捏火热的那处。

顿时,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苏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苏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王秋兰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女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打击之下,让老苏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王秋兰欲仙欲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苏的反应后,王秋兰抿嘴一笑,“苏大哥,鸡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苏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老汉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王秋兰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苏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苏正常吃饭,王秋兰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又有肉吃,又有鸡汤喝,苏小纯高兴的不得了,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老爹和王寡妇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苏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王秋兰小手的扶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小帐篷,很是显眼。

幸好苏小纯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王秋兰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苏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苏浑身一颤时,王秋兰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坚挺。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小纯发现?

想到这里,老苏转头向王秋兰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王秋兰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苏大哥,如果你喜欢喝妹子熬的鸡汤,往后我就多送点儿过来。”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杀鸡熬汤送来给老哥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王秋兰,老苏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王秋兰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苏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苏大哥喜欢喝,妹子杀两只鸡又少不了啥。”

“嘿嘿,那就好,不过这平白无故吃/人嘴短呀,要是以后妹子你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免费给你看。”

王秋兰眼波流转,娇笑一声,“苏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和我还计较啥?”

确实不用计较,他都把王秋兰压在身下疯狂输出了,两人好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秋兰和老苏两人互相在对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弄。

特别是王秋兰,胆子大的不得了,仿佛将苏小纯当成了空气。

一只小手在老苏两腿之间不断的抚弄揉捏,甚至还来回上下套弄,爽得老苏两眼忍不住直翻。

看着身旁这美艳的俏寡妇,老苏再也不想忍耐,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王秋兰美腿上来回游走抚摸的大手,逐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儿,然后稍稍往上一看,直接盖在了两腿之间那鼓囊囊的小坟包上!

“嗯……”

要害被袭,王秋兰忍不住嘤咛一声,娇躯更是轻轻颤抖了下。

而正是她这声嘤咛,引起了苏小纯的注意。

抬眼看去,不由眉头微皱,爹爹怎么和秋兰婶子坐的这么近,他们两个不热吗?

疑惑之下,不禁出声发问,“婶子,你和我爹坐这么近不热吗?”

听到这话,老苏和王秋兰的动作齐齐一停,连忙分开了一些。

“有吗?你这孩子,赶紧吃你的饭!”

老苏训斥了一句,大手也不敢再作乱,可王秋兰却没有收敛,小手依旧盖在他两腿之间,捂住火热不愿松手。

这骚娘们儿,真要命啊!

害怕被苏小纯发现,老苏没敢乱动,可是王秋兰却不打算放过他。

三摸四不摸,把老苏撩抜得欲火高涨,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邪火蹭蹭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心中不由一荡,老苏忍不住再次将大手探了过去,直接盖在王秋兰两腿之间抚摸起来。

不大一会,王秋兰脸色逐渐潮红,一对杏眼水汪汪的,身子更是时不时扭动一下。

眉宇之间透出三分春情,七分陶醉,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享受。

老苏也是一样,被她小手抚弄得很是舒服,虽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刺激得他格外兴奋。

不知不觉,两人再次紧挨在一块。

就在老苏准备再进一分时,王秋兰突然娇喘一声。

“婶子,你咋了?爹爹,你咋又和我婶子坐的这么近?不嫌热的慌吗?”

说完,苏小纯疑惑的看着王秋兰,“婶子,你脸咋这么红呢?”

然后又看向老苏,“爹爹,你快给我婶子瞧瞧,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刚才我还听见叫她唤了声呢。”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没啥事,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呢,你婶子脸红是因为热的。”

“热的?那你还和我婶子坐这么近?”

见苏小纯一脸疑惑,王秋兰就知道和老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整了整衣衫,径直起身,“苏大哥,我晚点再来拿罐子,你和小纯赶紧吃,妹子就不打扰了。”

说完,别有深意的冲老苏抛了一个媚眼儿,扭着肥臀离开了。

“爹爹,你咋不送送我婶子呢?”

见自己老爹根本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苏小纯不满的嘟囔了句。

老苏只得干笑两声,没说什么,低头扒起饭菜来。

起身相送?他现在这种状态一旦站起来,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匆匆瞥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再回想起王秋兰刚才走时看向他的眼神,老苏心中不免为之一热。

这骚寡妇,欲望可真强啊,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就又想要了,不愧是守寡了这么些年,估计早都憋坏了!

相关文章:

碱的通性

IPX-383,今一张覆盖着精和狂欢的美丽面孔!楓カレン番号,2019年10月13号|潮极品BT资料

法律对残疾人的法定扶养人有哪些规定?

tplink路由器怎么恢复出厂设置步骤

【欧卡改装网】-ocar.tv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