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 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

2020-09-15 17:18 · 新商盟-chnore.com

第十一章

这展开的风景顿时就让老钱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气,把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会阴穴按去。

老钱提出要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赵雪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

随着老钱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赵雪在老钱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老钱大呼过瘾。

“钱叔,慢,慢点,这地方太那个了,慢点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虽然赵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钱知道她说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这个部位很敏感,剐剐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很久没有和老公进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钱按压了几下,老钱就觉得赵雪某处有些……

这个发现让老钱大口吞咽着唾沫,灯光下他隐隐能够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压着的邪火腾腾的再次燃烧起来。

“小雪,钱叔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这关系到对于你的治疗。”老钱怕赵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编了个借口。

“唔……钱叔,你,你问吧。”老钱虽然和赵雪说着话,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压在会阴穴上,而且赵雪发现,这时候的频率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快了几分,让她觉得浑身舒坦的不行。

“那钱叔可就问了哈。你告诉钱叔,你这里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我才刚按压了几下你就浑身颤抖,双腿用力夹紧了,这和别的已婚女人不同,她们可都是按压好几分钟才可能有感觉的,你怎么这么快?”

老钱问完满脸期待的盯着赵雪,而赵雪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本来舒服的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她脸上的朝红更浓了,眼神迷离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停了半分钟,赵雪的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传来。

“钱叔,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已经好久没那个过了,这地方好久没受到过刺激了,别说是一个大男人按压了,就是平时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让我夹紧双腿……”

赵雪说着脸上的红都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钱。

“原来这样啊,小雪,钱叔又不是小孩子,对于男女那些事钱叔作为过来人还是知道的,我这只是问一问好了解一下这患处情况,小雪你别紧张,放松点,再按几下,就不按了这里了。”

老钱说着心里大定,暗道对付一个大半年没有过那种体验的已婚妇女老钱还是有把握的。

已婚妇女和雏女是有区别的,雏女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冲上巅峰的快乐,所以想象不到那种快乐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妇女早就体会过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她们知道那份快乐究竟有多么的诱人,所以在没有的时候,她们想,只要稍加引导她们就会上钩。

老钱的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原本还有力气半仰着头盯着老钱动作的赵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时不时夹紧双腿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唔……钱叔,慢点,我现在浑身没劲,你这按压的太快,比我老公……”

赵雪神情迷乱,说话渐渐的不经过大脑,不过在说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还是及时住口了。

可是老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引诱她的话茬呢,赶紧接过来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

老钱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彻底的变成了坏蛋大灰狼,这也不怪他,属实是他和赵雪接触的太深了。

他和赵雪此时的场景恐怕只有夫妻间才会出现吧。

“我老公,啊……没,没什么。啊……钱叔,停,我……啊……”

老钱没想到赵雪那里反应居然那么大,赵雪的话还没说完,老钱就觉得赵雪双腿上传来一阵大力,几乎要将他的双手给夹断。

我的天,赵雪这,竟然这样就……到了吗?

老钱揣着明白装糊涂,看着赵雪不停颤抖的身体说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别吓我。”

短暂又急促的颤抖后,赵雪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犹豫不决的看着老钱,而后眼睛转向被自己双腿紧紧夹着的双手,声音弱如蚊蝇道。

“钱,钱叔,夹疼你了吧?”

老钱看着赵雪舒适过后通红的小脸,满脸迷茫的问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这脸咋这么红呢?”

听着老钱的追问,赵雪原本就红透了小脸,更加红润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钱叔这个家伙,哪有一个劲按压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这个老男人。

老钱的问话虽然让赵雪感到羞恼,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老钱刚才对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钱裤子上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赵雪吓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开始又大了一倍,这下就算是不放出来,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刚才她不停的颤抖的时候,哼哼唧唧的叫声,让本就对她心怀鬼胎的老钱差点把持不住了。

经过老钱的按压,让赵雪竟然来了感觉,而且对老钱竟然有了几分企图。

她迷茫却又忐忑的看着老钱,犹豫了半天才软绵绵的开口道。

“钱叔你,你裤子是怎么回事?”

听着赵雪的话,老钱猛地低头,接着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裤子,吓得赶紧用手按了按,妈的,这坏家伙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可不能把赵雪吓到了。

他将部位藏好,而后担心的抬头正要和赵雪解释的时候,就看到赵雪眼神炙热的看着自己,他心头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第十二章

这渴望的神色让赵雪晕红的小脸显的更加的娇媚,老钱不由的看痴。

他慢慢的俯下身,试探性的在赵雪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顿时一股绵软香甜的感觉就弥漫在老钱的嘴里。

赵雪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边不断索取的老钱,随即又把眼睛闭上了。

赵雪其实对于老钱的亲吻还是有点抗拒的,所以她紧闭着牙关,不让老钱的舌头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老钱也不着急,只是在赵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着,但那只不规矩的大手,则是顺着赵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来到了赵雪的私密之处。

感觉到那里依旧是湿润的状态,老钱的手指头,一下子就滑进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钱这样突然袭击,赵雪终于是无法继续紧闭着自己的嘴唇,喊出了声音。

就这样,赵雪的上下路便一齐失守,只得任由老钱进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可正当老钱准备更进一步索取赵雪的时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响了起来。

这个手机铃声一响,顿时就把缠绵悱恻的两个人吓得愣住了。

赵雪想起这应该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开的晚安电话。

于是她连忙推开老钱,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老钱一眼。

老钱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赵雪看着老钱,声音轻颤着。

看着赵雪此时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还是一副娇羞的模样,老钱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恶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电话的赵雪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赵雪见老钱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李建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赵雪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李建坏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

赵雪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老钱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老钱的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赵雪的两团柔软。

赵雪被老钱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

“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晚安哟。”

说完,李建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赵雪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钱叔,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此时的赵雪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情欲中清醒了过来,一想到刚才自己和老钱居然都那样了,整个人是羞的不行。

老钱一看赵雪的动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没戏了,于是便跳下床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冲赵雪打了声招呼,便失落的离开了赵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钱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为有了上次那样的接触,老钱开始主动跟赵雪联系,可是整整一个星期,无论是给赵雪发短信还是去赵雪家敲门,赵雪都不在回应老钱。

老钱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过了一个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赵雪却突然主动地敲响老钱家的门。

“钱叔,快开门呀!”

赵雪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门。

老钱连忙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

老钱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顿时便明白了什么情况。

“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老钱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钱叔,我回去换身衣服。”赵雪慌张地说道。

老钱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下体温,38度9。

老钱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赵雪也赶了过来,“钱叔,孩子没事吧?”

老钱看了一眼赵雪,气愤地说道:“怎么可能没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8度9,你赶紧去西药柜儿科药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老钱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下体温后,37度2,老钱这次如负重担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赵雪看见老钱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钱。

“谢谢您,钱叔,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老钱安慰地说道。

赵雪立刻从老钱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老钱,抱起孩子跟着老钱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老钱便和赵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项,但一股突然尿意袭来。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

赵雪看着老钱局促的样子,大概猜出老钱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间,冲老钱微微一笑。

老钱则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肉色的底裤,老钱顿时就回想起那晚的风格,忍不住的拿了起来。

感受到那特有的气息,老钱呼吸一下变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热,一股殷红的热流直接淌了出来。

老钱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流鼻血,刚准备动手情,就听到赵雪在门口敲门,“钱叔,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

相关文章:

使用iTunes导入音乐

最后的密码

广州买病假条

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丝袜美腿美女

电脑广告价值分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