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攻哄受把腰抬高一点

2020-09-16 10:27 · 新商盟-chnore.com

这个数字倒是刺激了我一下,不过我也只有苦笑。

要是李远真有这个本事,我去说说也没什么,但是关键是李远的规模不大,这个项目他根本吃不下。

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猜到他这次找我的目的,而我既然答应过来,其实就已经想要帮他了。

当然,这种事情我不能明说,得崩一会,崩得他越急越好。

“李总,真不是我不帮忙,你自己什么规模自己也清楚,我真说不动。”

这就是最关键的地方,李远自己肯定也清楚,听我这么说,他也只有叹了口气。

沉默几秒,李远还不死心:“王皓兄弟,我手底下还有那么多人指着我吃饭,你就给想想办法吧。”

边说着,李远边给旁边的肖静梅使了个眼色,肖静梅顿时端着酒杯站起来要给我敬酒。

“对啊王总,你就帮帮忙吧。”

肖静梅说着,弯腰和我碰杯,她身上宽松的睡裙顿时敞开了些,两座高山顿时挤满了我的眼睛。

她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李远站了起来:“酒没了,我再去买点,静梅你就陪王皓兄弟再喝几杯。”

说完,没等我回话,李远居然就这么干脆的出去了。

肖静梅还弯着腰,那震撼的风景还摆在我的眼前。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李远为了得到这个项目,居然让自己媳妇用美人计。

见我一直没动静,肖静梅脸色微微有些变化,重新站直,然后坐到我身边来。

“王总,怎么不喝了,醉了?”

肖静梅说着,饱满的胸口有意无意的在我身上蹭,身上的香风不停的钻进我的鼻孔里,我直接就有了反应。

我心说就算是醉了,都能被你吓醒,这未免也太主动了点。

“嫂子,这样不太好吧……”

肖静梅像是没听到我说话一样,而是用手做扇子状扇了扇风:“这里好热啊。”

边说着,肖静梅又把领口拉低了一截,都快要全部露出来了,一边还把裙子往上提了提,直接拉到了大腿根。

“我是不是酒喝多了,为什么身体这热,王总你摸摸看。”

边说着,肖静梅一把拉过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这嫩滑的手感让我心尖一颤,手掌一阵发烫,也不知道究竟是肖静梅的身体热还是我自己热,只能感觉到这股热劲,一下子窜到我的身体里来了,又热又痒,我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王总,你往上摸摸看。”

肖静梅说着,边拉着我的手往上,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抱住她,狠狠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就别怪我了!

几乎是同时,肖静梅发出了一声骚到骨子里的呻吟,只听得我热血沸腾,一把捏住了她的饱满。

“不要。”肖静梅嘴里叫喊着,但是身体已经极为妩媚的扭动了起来。

汹涌的山峰手感极好,我肆意揉捏,将它揉成各种形状,肖静梅口中的呻吟愈发激烈,好像要把人的魂都勾走。

我直接扒了她的衣服,没想到她不禁没穿内衣,居然连内裤都没穿,里面完全真空的。

我把睡裙一扒,她顿时浑身赤裸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丰满的事业线,妖娆的腰腹,挺翘的香臀,这具身体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成熟的媚劲,诱惑力实在太强。

我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去了卧室,把她丢在床上,然后我直接扑了上去,双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游走着。

肖静梅嘴里一直叫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十分配合,而且娇喘连连,鼓风机似的把我体内的邪火越吹越大。

我整个人几乎都要烧了起来,一把脱掉衣服,双手逐渐朝着重要部位摸索过去。

“王总,李远说的事情就拜托了你,要是事情办成了,他一定会感激你的。”

就是这么一句话,如同当头一棒,直接把我敲醒,我顿时停下。

之前拿到项目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就是从徐勇这里获得渠道,然后出去单干。

我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有意帮他,徐勇这边,为了欣岚,我注定是待不久了,现在我急切的想给找个出路,而李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徐勇给了我几个项目,我手里捏了几条分销渠道,要是再拥有李远这个生产渠道,离我出去单干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等真的有能力单干了,也就不用担心欣岚,不用受徐勇的威胁。

而现在,我要是上了肖静梅,就算最后事情办成了,李远也不会感激我,因为这只是作为交换。

而那时候,李远已经和徐勇搭上了,半路出家的我,和已经运营成熟的徐勇,傻子都知道该跟谁。

所以我这次一定不能对肖静梅做什么,要让李远欠我一个人情。

“你怎么停下了?”肖静梅喘息着,带着几分疑惑。

我把衣服穿好,拉过一旁的被子给她盖住:“我们这样,对不起李远。”

没想到肖静梅脸色一白,变得有些急切:“王总,这事是我的主意,而且李远也默认了,只要你答应帮他,不会有什么对不起的。”

我很疑惑她的反应,她好像很怕我不答应她一样,而且她说的这话……居然是她的主意?

这里面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我不禁发问:“你和李远,到底怎么回事?”

肖静梅苦笑一声,娓娓道来。

事情还得从好多年前说起,肖静梅和李远是一个村的,两家从小结了娃娃亲,等到了年纪,两家逼迫着李远和肖静梅结婚。

但是那时候,李远已经有一个心爱的女人叫金巧,最后在两家的压力下,两人不得不分手,甚至没过多久,金巧都被逼得精神失常了。

两人结婚之后没多久,李远得知金巧的消息,一怒之下离开了村子,跑到城市来打拼。前年李远回村,结果又因为家里的压力,把肖静梅带了出来。因为这些事情,李远对肖静梅没有半点感情,甚至还恨她。

而肖静梅因为这些对李远心怀愧疚,但凡有能帮上忙的事情,她都会拼尽全力去帮。这次这个事情,也是肖静梅提出来的,李远对肖静梅本来就没感情,又加上她一直坚持,所以也就默认了。

这背后的故事未免也太曲折了,我下意识的有些怀疑。

“逼得精神失常,有这么夸张?”

肖静梅只是苦笑着摇头:“人嘛,好的时候单纯善良,但要是恶起来,就恶得没边了。”

我唏嘘一声,同时越发坚定了心里的想法,既然李远这么重感情,那这个人情我是要他非欠不可了。

“嫂子,这事也不是你的错,你也别太内疚了。至于这次这个忙,我可以帮,但是李远这边的规模实在太小了,我最多帮他争取三成的项目。”

这么大一个项目,三成其实已经很多了,但是肖静梅不懂这些,听到只有三成,面露难色。

“王总,你心里真的不必有什么芥蒂,你现在就可以要了我,就是请你多帮一下李远……”

我摇着头:“不了,嫂子,你把我的话带给李远就行了,他会满意的。我就先走了。”

说完,再不等肖静梅挽留,我直接离开了。

眼下,我就得花点心思帮李远要到这三成的项目。

徐勇最近因为欣岚,对我倒是极为宽容,不过光是我一个,恐怕还不够。

我又去找陈雅,不管怎么说,她都占着公司的股份,我加上她,要这三成应该能行。

两天后,我主动去找徐勇。

“勇哥,你那个项目那么大,单个生产厂家恐怕供应不上来,你要不考虑分给几家一起做?”

徐勇目前对我还算客气:“有好几家竞标的公司,都有独自完成的能力,不过他们要价有点偏高,你说的方法,也能节约一笔成本。”

这两天经过陈雅的干预,徐勇已经有些动摇了,我见此立马接话。

“我觉得,那个李远的公司就不错。”

徐勇皱着眉:“李远?他不光找了陈雅,还找了你?”

毕竟之前去陈雅家撞见过,所以我也不需要隐瞒:“对。”

“他的要价,的确很优惠……行吧,既然他都请动了你和陈雅,那我就派人去看看,要是质量什么的没问题的话,我给他一半。”

本来我的预期最多要三成,没想到徐勇这么大方。徐勇给的越多,李远欠我的人情就越不容易还,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一离开办公室,我就赶紧给李远打电话。

李远在电话里一个劲的道谢,说等合同签完了,一定要请我吃饭。我也没拒绝,想到他和肖静梅的事情,便叫他把肖静梅也带上。

一提到肖静梅,李远的语气顿时阴沉了些,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又打电话,想把这消息告诉陈雅,但是陈雅居然没接。

一直到下午,陈雅才回了我电话。

“陈雅,你干嘛去了,不接电话。”我迫不及待的问。

陈雅的声音有些迟疑:“我去见小倩了。”

我脑子里面顿时浮现出各种正宫撕小三的暴力场景,那个小倩喜欢健身,要是真的打起来,陈雅一定吃亏,我顿时担心:“你没受伤吧?”

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奇怪:“我没事……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去小倩那里一趟?”

相关文章:

【ABP-119】桃谷绘里香百度云视频哭了哪一部 桃谷绘里香无码电影番号下载

ARMG-035 星野梨绪_个人资料

手机没有root权限怎么查看wifi密码

喜羊羊的头像

性姿108式做法动态图 真人两性32式性姿势动态图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