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2020-09-17 17:51 · 新商盟-chnore.com

老杨二十多岁的时候,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媳妇,原本生活幸福美满,但可惜媳妇从小身体就不好,加上老杨从小就身体健猛,媳妇受不了他折腾,一年后就去了。

因为这事儿,就传起来老杨克妻的谣言。

老杨就这么打了大半辈子光棍。

父母走了,又没有老伴,老杨只能凭着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在县城一大学边上,开了家小医馆,做妇科医生。

老杨收费不贵,加上也的确有本事,学校的女娃娃时不时的来找他治病。

这个时代不比以前,一个个女娃娃都成熟的很,身材火辣又放得开,加上妇科的特殊性,摸摸屁股捏捏胸的,让老杨趁机占了不少便宜。

但也每次让老杨心痒难耐,无处发泄,只能凭空幻想。

今年刚开学,诊所里来了一个新入学的大学生,这妮子身材妙曼,前凸后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老杨第一次见到,就差点被勾了魂去。

这妮子叫王娟,虽然成绩不错,但家境贫寒,最后只能来上这个普通大学。

也因为如此,老杨很关心她,平时来看病拿药,老杨总会适当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

起初王娟对老杨依旧有些戒心,毕竟也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看病的时候还经常偷看自己的胸部和屁股,这让王娟觉得有些恶心。

可日子长了,王娟本性也善良,她就逐渐把这个经常给自己免费看病,平日还嘘寒问暖的老杨看成了自己的长辈,没病的时候也会提着点水果过来看看老杨,讲一下自己在学校发生的趣事。

王娟的到来让老杨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代,每次王娟来看自己,老杨还会给自己精心打扮一番。

用老王的话说,如果自己能得到王娟,这辈子也就值了。

这天天气正热,老杨躺在太师椅上睡午觉,突然有人在耳边甜甜腻耳呼唤他杨伯伯,睁开眼睛,王娟正弯着腰,笑眯眯的看着他。

夏天穿的本来就少,王娟上半身穿的T恤又松垮,一弯腰,领口里白花花的一片顿时暴露在老杨眼底。

那两团白皙饱满,像是在冲老王招手,老王愣了愣神,连忙从椅子上爬起来,隐晦的把自己正抬头示威的老弟压了下去。

“杨伯伯,睡午觉呢?”王娟把手里的水果放到一边。

老杨站起来,帮着王娟忙活:“这大中午的也没人来找我看病,所以就睡会,小娟,不是给你说了,以后过来不用带东西,自己省点钱不好吗。”

说话间,老王没注意,捏到了王娟的小手,又软又滑,让老王心神一荡。

而王娟也是未经人事,一感到小手被侵犯,脸立马红了起来。

眼前这妮子娇羞的模样,让老杨一阵口干舌燥。

“那个,杨伯伯,我先走了。”

王娟可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放下水果就离开了。

等人走了半天,老杨才回过神来,屋里除了消毒水味,还留有一丝王娟的体香。老杨连忙回到桌子后面,眯着眼睛撩起白大褂解开裤子,握住自己那里。

刚才的一幕好像还在眼前,鲜艳的红唇,饱满的胸脯,老杨越想越兴奋,很快就不行了。

王娟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老杨左等右等,可王娟就是不来,每天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一样。

老杨望着门外叹了口气,刚到手的肉,就这么又飞走了。

王娟可能也嫌弃他这个糟老头子,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吧。

老杨哪里知道,再过几天,他就能彻底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涯,令他朝思暮想的王娟,马上就回来主动找他,敞开腿躺在他身下……

这天黄昏,老杨又送走了一位客人,走到门口却发现王娟正扭扭捏捏的站在外面,好像在纠结进不进来。

最重要的是,王娟面色通红,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

老杨连忙凑过去:“小娟,你这怎么了?”

王娟头一低:“杨伯伯,我好像生病了。”

“生病?快进来,好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老杨连忙带着王娟进了诊所。

老杨给王娟拉了一把椅子坐下,问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王娟点了点头,脸色微红的按着自己胸口:“我这里长了些小红点,有时候发痒,不太舒服。”

老杨见那位置,心里顿时活络起来,开口说到:“什么样的小红点?你把衣服拉下来,我给你看看。”

王娟俏脸一顿:“这不太好吧……”.

老杨顿时一本正经到:“我这是给你治病,先看看总没错吧?”

王娟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终于轻轻拉开自己的领口,一弯腰,柔柔嫩嫩丰盈的饱满立马暴露出来。

这是专属于少女的美景,不是很大,盈盈在握,娇白可人,令人垂涎欲滴。

加上王娟的里衣不是很合身,白晃晃的一片下,粉红欲滴。

老杨虽是是经历过风浪,定力非凡,但此刻他却看到热血沸腾,脑袋像是敲钟般嗡嗡的。

“王伯,你看这里,长了一些小红点。”

王娟脸色通红,娇羞万分。

听得王娟说话,老杨才回过神来,发现在她胸口上面一点,的确是有一片小红点。

老杨自己今天就是自己的机会,眼轱辘一转,老杨顿时计上心来。

“王娟,你这是上火了啊,要是火气在体内淤积太多,怕是要出大事。”

王娟一听,立马就慌了:“那怎么办?王伯,你可要帮帮我。”

老杨心里一阵得意,王娟就是单纯,这就上钩了。

不过他却面色不变,很是认真道。

“这样,你先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按摩按摩,先排排热毒。”

王娟挣扎起来:“王伯,能不能不脱啊?”

老杨板起脸来:“不脱,你怎么散热?”

相关文章:

河南烟草局长河南省烟草局官网

颠倒黑白

一本不说话的书

朱丹溪蚂蟥医疮

雪白的屁股,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