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_男朋友把我丢在床上开始啃

2020-09-17 18:36 · 新商盟-chnore.com

“表舅妈,没事的,你不说谁都不知道,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高扬一边安慰着杨玉萍,一边手掌略过雪白的肌肤。

半推半就间,高扬卸下了杨玉萍最后的防御,也是最后那一丝丝的可怜的世俗桎梏。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高扬突然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高扬,你干啥,赶紧把裤子穿起来,别在舅妈面前耍流氓。”杨玉萍俏脸通红,秀色可餐。

但是这时候高扬可不管,他已经忍不住了,今天必须要释放,他用膝盖顶住表舅妈的美腿,然后……

就在高扬和杨玉萍即将有肌肤之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婆婆,你赶紧让我进去,我妈肚子疼的不行,赶紧让高扬给我妈去看看。”

“这可不行,小扬正在忙呢,我家传宗接待全指着他呢,呸,不是那个意思,你看我老糊涂了……”

门外的声音,屋子里的高扬和杨玉萍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扬不愿意搭理,他现在就插临门一脚了,哪有放弃的理由。

“小扬,别弄了,外面有人呢。”杨玉萍心里害怕,连忙用手死死的撑住高扬的肚子,不让他进来,“好小扬,舅妈明天给你好吗,我真的怕。”

杨玉萍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高扬这一下子算是冷静了下来,匆忙道歉之后,穿好了衣服。

“啥事啊?”高扬一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贤英,另外一个则是陈秀琴的女儿张秀秀,也是高扬的小学同学。

“高扬,赶紧跟我回去,我妈肚子疼。”说着,张秀秀一把拉着高扬的手。

张秀秀今年十九岁,个子高挑,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白色的短袖,身前的已初具规模,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高扬上学的时候就暗恋过张秀秀,但是张秀秀她爸是村文书,自认为高人一等,根本看不上自己,就算刚刚让自己去给她妈看看,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这让他很不爽。

“你妈肚子疼,去看村医啊,找我干什么?”

高扬之前听张半仙说是晚上去找陈秀琴,但是张秀秀怎么这才下午就来找自己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妈的好事被张秀秀搅黄了,他心里十分不爽,当即就回了一句嘴。

“你!”张秀秀气得一跺脚,但是又不敢对高扬怎么样,她刚刚从张半仙哪里知道,高扬可是天官下凡,比他厉害多了,而且自己的亲妈非常信这个,以至于肚子疼就嚷嚷着找张半仙,不找医生。

见高扬跟一头倔牛一样,张秀秀只好紧咬嘴唇,然后努力堆起一张笑脸,“小扬,我错了,你快点跟我回去吧,我妈还在等着呢。”

高扬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张秀秀今天舔着脸求自己,心里那个暗爽,于是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然后让张秀秀先回去,自己马上就到。

张秀秀一走,高扬这心里就犯难了,自己骗骗表姑婆还行,张秀秀她妈陈秀琴可不同,就连堂堂的村文书都怕,自己要是跑过去,还不被人家生吞活剥了?

而且让高扬搞不懂的是,陈秀琴肚子疼找张半仙干嘛,这家伙除了装神弄鬼之外,好像没听过会治病啊?

带着疑问,高扬决定先去找张半问清楚陈秀琴的情况,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办。

张半仙光棍一个,住在村头的破庙里,高扬几分钟就走到了,一进门就见张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

“哟,天官来了啊,赶紧坐。”张半仙一看高扬来了,立马堆起了笑脸。

“行了,都没人看见,别捣鼓你算命那套。”高扬知道这是张半仙在捧自己,于是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陈秀琴的事情,“陈秀琴那婆娘肚子疼找你干什么?”

“小扬,你还别不信,你真是天官的命相,你这一生将会大富大贵,但是……”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赶紧把陈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诉我,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高扬根本就不信张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直接让他自己去。

“别,天官,哦不,小扬,这陈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两件礼物里面的一件,还有一件是这本书,你要是能读懂了,大有作为。”

张半仙说着,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脏不拉几的书来,这书的封页都已经烂掉了,也看不清书叫啥名字。

“你说这书算个礼物我也就信了,陈秀琴那婆娘算个啥礼物?”

面对高扬的疑问,张半仙只是笑笑,说等他去了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紧急,高扬也不敢多做耽搁,连忙揣着这本破书,然后就往村西头的村文书家去。

此时刚过了晌午,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觉,高扬到村文书家里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哼哼唧唧,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

“你终于来了。”张秀秀站在门口,一见高扬来了,连忙朝着屋里喊了一声,“妈,高扬来了。”

“赶紧让他进来,哎哟……”屋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高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声音的古怪之处,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跟之前表舅妈在自己耳边低吟的声音。

带着疑惑,高扬走进了陈秀琴的房间,这一看到陈秀琴的模样,高扬差点没叫出声来,这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

房间里陈秀琴躺在床上,大热天的还盖着一件小被子,她脸色通红,看起来就跟发烧了一样。

但是高扬现在可不是那种啥事都不明白的小男生,在表舅妈那里,他可是学到了不少,陈秀琴脸上这种红,完全就跟表舅妈和表舅做事之后才有的样子。

难不成,这陈秀琴被男人弄出事来了,不好意思找医生,这才找张半仙的?

高扬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他不由的又多看了陈秀琴一眼。

此时的陈秀琴如同一枚含苞待放的花儿一样,脸上娇羞的红润如同是鲜红的花瓣,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特别那一双杏眼之中秋波流动,就像是一个思春的女人一样。

成熟女人身上的那种气息,高扬根本没有一丝丝的抵抗力,他甚至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掀开陈秀琴身上的被单看一看,这个娘们到底是怎么了。

“小扬,你来了啊?”

陈秀琴微微张口,她本身是个大嗓门,在村上还真没有几个婆娘吵架能吵得过她,再加上她男人是村文书,村里人大都畏惧的很。

虽然现在陈秀琴身体有些虚弱,但是声音还是不小的。

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高扬这才回过神来,躺在床上的不是任君采摘的柔弱女人,而是村里最蛮横霸道的女人陈秀琴,他吓得连忙把自己的目光从陈秀琴的身上挪开。

“琴婶儿,你这是怎么了,发烧了吗?”高扬自然不敢说自己心里想的,这要是说出去,陈秀琴估计都要把自己给活剥了。

高杨这话音刚落,陈秀琴的脸色明显就变了,她皱着眉头看了高扬一眼,语气变得冷冰冰,“怎么,张半仙没有跟你说?”

这一问,高扬一颗心猛地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回忆里张半仙只说陈秀琴是他送给自己的一件礼物,但是现在他怎么看都不像礼物,倒是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而且马上就要炸了!

心里把张半仙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之后,高扬知道,就目前这情况,要是还是说自己不知道,那等着自己的肯定不是什么好果子。

他爷爷的,不管了,拼一次!

高扬咬了咬牙关,当即笑着说,“琴婶儿,你这情况张半仙跟我说了,但是我也需要看一下,这样才好帮你呀。”

话音落地之后,陈秀琴突然沉默了,她一双杏眼紧紧的盯着高扬。

此时高扬心乱如麻,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的陈秀琴心里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惹怒了陈秀琴。

高扬在一分一秒种煎熬,不过很快陈秀琴却突然用手拍了拍颤巍巍的身前,然后坐起身来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扬的胸口,“小扬,你刚才差点把婶子吓死了,以后这种事情可不能跟婶子开玩笑了,听到没?”

“嗯嗯!”

高扬连连点头,其实他心里这会儿完全是一团雾水,但是从陈秀琴的眼神当中他知道,肯定跟男女之事有关。

不过即使能够肯定,高扬现在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毕竟现在陈秀琴的样子跟平日里蛮横霸道的样子相去甚远,高扬可不想玩火。

  但是看到陈秀琴那一脸的媚态,加上那双秋水绵绵的杏眼,他心里又痒的很,这么好的机会摆在自己的眼前,要是自己不去试一试,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小扬,你还愣着干啥,快点帮婶子啊。”这时候一边的陈秀琴可是按捺不住了,她那地儿现在难受的很,而且还不能动,一动这心就被勾的痒痒的。

  “琴婶儿,那我这就来了……”高扬看着情形,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高扬壮着胆子,轻轻揭开盖在陈秀琴身上的小被子,立马雪白的肌肤就出现在高扬的眼前。

  琴婶儿居然里面没穿衣服!

  高扬心跳加速,眼前的场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片刻的震惊之后,他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只好不断吞咽口水,想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小扬,你不要告诉婶子长这么大都没有看过女人吧?”陈秀琴用手护着胸前,然后一脸玩味的看着高扬。

  虽然高扬来到这个村子里,已经有不少年了,但是因为家里穷,陈秀琴从来都没有关注过他。但是今天一看,陈秀琴心中有些欢喜。

  没想到这小子长这么大了,而且面皮倒也白净,比村里那些黑娃子好看多了。

  老牛吃嫩草,从来都不是男人的专属,女人同样需要,特别是像陈秀琴这样表面风光,其实一肚子寂寞的女人。

  不过,村上长得白净的男生不止高扬一个,只不过能接近到陈秀琴的,也就只有高扬了。

  “琴婶儿,你能站起来吗?”

  高扬虽然看到陈秀琴的身子心里很激动,但是他到现在还是没有弄清楚这女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这个问题要是搞不清楚,他这心里根本没底。

  陈秀琴一听,面露难色,语气竟然有了一丝丝哀求的意思,“小扬,婶子也想站起来啊,但是一动身子那地儿就疼的很,你还是想想办法赶紧给婶子弄出来吧?”

  听陈秀琴这么一说,高扬抓住了几个关键词,那地儿,疼,弄出来。

  高扬虽然身体孱弱,但是脑子却是很好使,从这三个关键词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丝线索。

  难道说琴婶儿把什么东西弄进去了?

  想到这里,高扬低头看了一眼,但是因为之前琴婶儿用力抓着小被子,以至于他仅仅只是掀开了一角。

  “琴婶儿,你放心,张半仙都跟我说了,我肯定能帮你弄好。”

  高扬这话说完,陈秀琴又看了他一眼,然后两只手这才缓缓松开,“小扬,虽然张半仙跟你说过了,但是有句话我还是要跟你重复一遍,这件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给我烂在肚子里,要不然的话……”

  陈秀琴说着,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凶悍,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平日里那个蛮横霸道的村文书老婆。

  高扬连忙点头,陈秀琴的这句话让他再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这娘们估计是用什么东西自己捣鼓自己,然后弄在里面出不来了。

  想到这里,高扬朝房间的四周看了看,终于在房间里一处阴暗的角落里,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东西。

相关文章:

汉昭帝:蒙骗不了的皇帝

常见的管辖权异议情形有哪些

通过手机修改TP-Link无线路由器密码更方便

300MAAN-075,一个人烤肉女生店内楠帕:广告公司员工系列,稀缺作品番号|你懂的磁力BT资料链接

平舌音有哪些 平舌音有哪些字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