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夹得我好舒,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

2020-10-09 20:06 · 新商盟-chnore.com

“啊,疼,好疼的,杨叔你弄疼人家了。”刘寒梦害羞的轻叫,她感觉下面被撑得胀胀的。

“你忍忍,你看看,你这里反应更大了,说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

这个节骨眼上,老杨可不想停下来,继续哄着她。

刘寒梦咬紧嘴唇,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乌黑的发丝,她疼的把眼睛闭上,两手紧紧的抓住老杨的胳膊。

老杨非常兴奋,刘寒梦的下面那么紧,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紧张的全身发抖,他好不容易才进去了一丁点,刘寒梦立刻张着小嘴娇喘起来。

老杨激动不已,刘寒梦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老杨那里越来越膨胀,抱着刘寒梦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进入。

“啊,疼,疼呀,杨叔我忍不住了。”

刘寒梦开始娇喘了起来,身子下面一阵阵的收缩发抖,她的手指抓破了老杨的胳膊,想推开他。

老杨却压的她更紧了,趴在了她的肚皮上,挺着腰杆奋力撞击她的身子。

虽然只是进去一点,但老杨已经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老杨在她那里缓缓的动着,渐渐的,刘寒梦那里已经溪水潺潺,春潮泛滥了。

老杨浑身抖动,分开了她的两腿,欣赏着她那里粉嫩的美景。

少女的身体,果然是那么雪白娇美,让老杨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揉碎似的。

刘寒梦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间,发现老杨那恐怖的东西,已经快进去一半了,弄的她特别的胀痛,虽然很舒服却有些难受。

“不,不要了,杨叔,我太疼了。”

刘寒梦眼泪汪汪的,觉得下面那里越来越胀痛了,她使劲的推老杨的胸膛。

老杨担心她又像昨天一样反抗,就停了下来。

“我在给你排毒啊,你没发现吗,排出来的毒素越来越多了。”

老杨知道刘寒梦因为是第一次,有点疼是应该的。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碰过这样纯洁美好的少女了,所以很珍惜很怜爱。

他舍不得马上就占有她,担心会吓着她,必须要让她心甘情愿的。

刘寒梦小脸一红,杨叔真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啊,还想拿话哄她,她才不上当呢!

“杨叔,要不明天再排毒吧,我今天实在太疼了。”

刘寒梦拽着老杨的手臂撒娇。

老杨哆嗦了一下,她刚刚扭动的时候带到他那里了,刺激的又前进了一点。

“啊……”

老杨吸了口气说:“梦梦,今天一口气排完,不用等明天了。”

“不要,不要,好痛。”

刘寒梦一个劲的挣扎,让老杨很痛苦,眼瞅着要吃到了,叫他这么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可是这回刘寒梦的反应太激烈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三两下一推,把他的东西都推了出来。

老杨只好哀求道:“梦梦,我特别难受,你帮帮我吧。”

“怎么帮你?”

老杨的表情太过痛苦,她有些不忍,犹豫的问道。

一听有门,老杨赶紧指了指下面的东西,“把它放到你的嘴里,我再教你怎么做。”

刘寒梦惊呼道:“把它放进嘴里,可是这么大,怎么可能放的进去呀!”

“可以进去的,梦梦,你就帮帮杨叔吧,再不舒缓,杨叔就要死了!”

想到网上查到的资料,刘寒梦红着脸说:“你不能死,我帮你就是了。”

老杨见她同意,刚准备指点她操作,刘寒梦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他两腿间的东西。

可刘寒梦明显没有经验,再加上老杨的那东西实在是强壮,她张嘴试了几次没能成功。

老杨赶紧扶着,让她先用手握住,教她操作步骤。

“嗯,我晓得了。”

刘寒梦再次张开小嘴,伸出香舌,蜻蜓点水般的轻吻着老杨那雄厚的本钱。

当刘寒梦含着老杨的那玩意儿后,老杨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如同吃了冰棍一样,舒爽感从她那温软的小嘴里传遍了他的全身。

很湿滑很舒服,虽然她没什么经验,牙齿弄的他有点疼,但是特别的刺激。

老杨看着她被塞满的小嘴,捧起她漂亮的脸蛋,伸手握住她那对饱满圆润,开始抚摸起来,他快乐的哼出声来,闭着眼很是享受。

“杨叔,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刘寒梦吸允了一会儿后,发现老杨那里还是粗大肿胀的,猛地听到他的叫声,她有点急了,轻轻的吐了出来。

“没有,梦梦做的很好,可以继续的。”老杨很享受这种乐趣。

“人家嘴巴都含酸了,你还没有舒缓过来,好累哦。”刘寒梦揉了揉脸,抱怨道。

老杨本来就是欲火焚身的,被她这样用嘴弄了会儿,他越发的想得到刘寒梦了。

望着她两腿间,那粉嫩的地带,含苞待放,刚刚进入的紧致又浮上心头。

老杨盯着她的桃源洞,笑眯眯的说:“我已经好久没有舒缓过了,所以需要的时间会久一点,梦梦累了就躺着,杨叔自己来也是一样的。”

老杨一直揉捏着她的丰硕,刘寒梦下面早就春潮泛滥了,之前的疼痛也忘记了,乖乖的躺了下去。

“我怕疼,杨叔轻点呀!”

“别怕,叔会好好疼爱你的。”

老杨快忍不住了,那里要爆炸了似的,很想快点在她身子里面发泄出来。

他立刻分开了她的两腿,朝她那神秘的地方挺入。

她那里很滑很温暖,刚进去一点,刘寒梦又疼的摇头。

“好涨好烫呀,杨叔,你这里更粗大了,不要了嘛,我会疼死的。”

刘寒梦看着两腿间的家伙,推了推老杨。

“没事,等下就不疼了。”

老杨欲火焚身,狠狠的朝她那里进入,一下就碰到了她身体里的那层膜了。

老杨更加兴奋了,她果然是第一次,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她!

“嗯,好热好难受,杨叔,我有点晕了,你别再动了,太疼了。”

刘寒梦脸颊绯红,眼神迷离,浑身发抖,夹紧了两腿,抱着老杨,娇喘吁吁的求饶。

“听话,再深入一点,你就不会难受了,乖啊!”

老杨搂着她的小蛮腰,狠狠的朝她的那里刺探下去……

刘寒梦一下子疼的大叫起来,她感觉身体好像传来了撕裂的疼痛,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杨叔,你那里太粗太肿了,我好痛!”

刘寒梦急了,使劲一推,把放松警惕的老杨推开,拿起一旁的被子遮住了身子。

老杨原本就要破了刘寒梦的第一次了,没想到她的反抗这样剧烈。

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边哄着、边向她靠近。

“梦梦听话,我都说了,等下就不会疼了,你不是还要帮我舒缓吗,快把被子拿开。”

“不要,我不要。”

她摇晃着脑袋,抓紧被子不让老杨掀开。

老杨已经欲火焚身了,他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耐心也消失殆尽,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

“杨叔,不要这样,不要……”

刘寒梦见被子阻止不了他,直接用双手捂住下面,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老杨充耳不闻,一边伸手去抚摸她的酥胸,一边用手在她两腿间摸索,又挺着他那东西靠近她。

突然刘寒梦手机铃声响了,这让刘寒梦眼睛一亮,断断续续的说:“杨、杨叔,我爸、爸爸来电话了,手机有定位。”

一听这话,老杨顿时清醒过来,要是让她父亲知道这事,他真得进局子了。

吓得赶紧起身,跟刘寒梦说今天就是排毒加舒缓,但是因为部位特殊,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下次就不帮她弄了。

刘寒梦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不敢告诉别人。

从包包里取出手机接通,软软的开口:“爸……我刚刚在睡觉没听见……嗯、好的。”

挂了电话,刘寒梦见老杨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穿好衣服坐在凳子上。

不经意间看到地上的小裤,刘寒梦涨红了脸说:“杨叔,我要回家了。”

“那我先出去,等下送你回去。”老杨知道没有机会了,只好绅士起来。

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刘寒梦的被子没有盖好,明显可以看到那里的泥泞。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兴奋,看来经过刚刚那些事儿,他成功的点燃了她的激情。

既然这样,他明晚就另外想个办法要了她!

刘寒梦掀开被子,见床单湿了一大块,臊的不行,都怪杨叔不停手!

她下床捡起小裤穿上,走动间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隐隐作痛,不由好奇的想着:吴丽和赵成在一起怎么就不会痛呢?

难道,是因为赵成的比较小?

怀着这个疑问,刘寒梦坐着老杨的车回了家。

老杨见她要关门,忙伸手拦住,问:“梦梦,你明天几点过来?”

刘寒梦抿唇一笑,“明晚九点吧。”

老杨笑道:“记得准时来,杨叔给你准备了神秘礼物。”

“知道了,会准时去的。”

刘寒梦靠在门后,想到老杨的话甜蜜的笑了,她很期待呢。

第二天一早,老杨的店里就来了一个美女。

简单的运动服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别有气质,并且也挡不住她应有的性感。

那一对饱满紧实的柔软,沉甸甸的挂在上面,老杨毫不怀疑跑起来的时候,会左摇右晃。

白色的小短裤,露出一双雪白的美腿,扎着马尾辫的样子,竟有一丝清纯少女的味道。

看着别有一番风味的少妇,老杨不禁起了反应。

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张雪的眼里。

她扭着水蛇腰,扬起红唇笑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计生用品啊?”

老杨咽了下口水,回道:“有啊,你要什么口味的?”

张雪弯下腰,笑吟吟的问:“老板,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她胸前的那一对柔软像两个沉甸甸的柚子一样,搭在桌子上面,随着她的话语摇晃着。

老杨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说,成熟魅惑的张雪对他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刘寒梦是清纯的少女,李蓉是勾人的尤物,那面前这个就是魅惑人狐狸精。

自从老伴去世后,他就没得到过女人的滋润,每次都在关键时刻被打断,他已经憋了很久,对于那方面的渴望,简直如狼似虎。

现在张雪的暗示,成了压倒老杨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喜欢玫瑰味的,玫瑰香有求爱的感动与沉醉。”

张雪掩唇娇笑起来,“老板,我们的爱好都是一样的,那给我拿一盒吧。”

“美女,你说别的方面会不会更契合呀!”

老杨口中说着,走到一旁的架子旁,取出一盒递了过去。

张雪笑了笑,接过盒子直接塞进包里,付款后转身离开。

“啊!”

没走两步,张雪突然双腿一软,脚下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肿了起来。

老杨见状,急忙上前扶着张雪。

“美女,你没事吧?”

张雪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秀眉紧蹙。

“有点疼,我试试看能不能走。”

刚站起身,她脚下一阵剧痛,整个人扑在了老杨的怀里。

老杨也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正好握住那一对饱满。

他下意识的捏了一下,张雪情不自禁呻吟出来。

“嗯哼……”

这老板,自己都受伤了,他还想着占自己便宜。

想到这儿,她噘起嘴说:“松开,你手放哪里呀!”

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就像老婆跟老公撒娇的样子。

“美女,你的脚踝都肿了,我松开你走不了的。”老杨关心道。

“不用你管,我能走!”

张雪白了他一眼,强行往前走,可脚裸处剧烈的疼痛,让她直冒冷汗。

老杨懂得察言观色,看得出她没有真正生气,赶紧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

“美女,我送你回去!”

张雪纠结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外来的车子不能直接开进小区,张雪只能趴在老杨身上,让他背进去。

自己的胸部贴在老杨微微湿润发热的后背,她感觉那股热量仿佛通过衣服,袭遍了自己的两片酥胸。

而酥胸上传出的感觉,又通过所有表皮细胞,席卷了她每一寸肌肤,让她仿佛身处棉花糖里,甜甜的。

同时,老杨也呼吸急促,两片柔软挤压在自己后背,随着走路时的晃动,就像是在给他按摩一样。

他的手没有闲着,抱着张雪的大腿根部,时不时会往上提。

张雪察觉到老杨的动作,心里却并不反感。

一会儿后,老杨用手指慢慢的划过张雪的大腿内侧,来到私密处的边缘地带。

“唔嗯……”

顿时,张雪脸色一怔,下面轻微的瘙痒传来,让她下意识闷哼一声。

本以为老杨不会在外面太过大胆,可谁曾想老杨的胆子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的手指缓缓伸进那薄薄的短裤,然后勾起张雪的蕾丝小裤裤,一点点的往前。

张雪扭动了一下臀部,可就这么一扭,刚好让老杨的手指钻了进去……

相关文章:

征收土地如何给予补偿?

luyouqi设置

隋文帝信任赵绰

SSNI-513,想像絶する絶頂潮!ミニマム少女を巨根ポルチオ大開発 逢見リカ番号,2019年07月07号-极性感磁力链资料

夜阑卧听风吹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