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2020-10-10 10:24 · 新商盟-chnore.com

等刘为民把事情交代完之后,林兰花就开始主动帮刘为民的诊所打扫起来。

刘为民望着林兰花勤快贤惠的模样,心里十分满意,这才是贤惠女人的典范。

在林兰花整理床铺的时候,望着她翘起丰硕的臀部,刘为民忍不住伸手在她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

正在铺床的林兰花突然发现屁股被人拍了一下,顿时神情慌乱,脸色通红转身朝刘为民看去,嘴里怯生生道:“刘,刘叔你干什么嘛!”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一只蚊子飞过,不信你看。”刘为民看见林兰花脸色通红,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赶紧朝她解释起来。

只见刘为民伸出手掌上的蚊子亮给林兰花看,面上也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看见他手上的蚊子,林兰花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误会刘为民了,赶紧朝刘为民道歉道:“刘叔,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

刚才刘为民的大手用力拍在她屁股之上,让林兰花面上火辣辣的,羞涩不已。

“没事,你自己去忙吧!”刘为民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等周围没人的时候,刘为民把刚才拍在林兰花屁股上的右手放在鼻下,仔细嗅了嗅,一副回味的表情。

真是太舒服了!

刘为民刚才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克制住冲动,把林兰花给扑在床上。

冲动是魔鬼啊!

而另一边,林兰花被刘为民刚才在屁股上用力的一拍,心神荡漾,有些不知所措。

等刘为民离开病房之后,林兰花忍不住大口喘着粗气,身子无力坐在病床上喘着粗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刘为民刚才的举动,不像是无意,倒像是蓄谋许久的计划。

林兰花不是什么都察觉不到,只是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敢把心里的怀疑朝别人倾诉。

有时候刘为民望向自己眼里,那眼中的火焰,让她心里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刘为民对她,其实充满着浓浓的渴望,很想把她推倒。。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林兰花却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这种类似于偷情的刺激感觉。

自己丈夫已经去世八年了,身为女人。

特别是经历过鱼水之欢的女人,对于哪方面的需求其实从来没有断绝过。

只不过因为生活的困苦,以及对丈夫的愧疚,让她把心里的渴望压制内心深处最底层。

而刘为民时不时的撩拨,却让林兰花心里的火焰彻底激发出来,让她变得患得患失,心神不宁的。

“难道,刘叔喜欢我?”林兰花想起刚才的事,坐在床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特别是她想起那天晚上沐浴洗澡时候,在浴桶里那香艳火辣绮梦的幻想,顿时脸颊上潮红泛起,身体突然泛起热流直窜心底。

“应该是,据说刘叔在监狱里待了八年,根本没有接触过女人,自己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妇站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呢!”林兰花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可是对于自己的身材相貌颇为自信。

只要她愿意,早就有大把的男人蜂拥爬上她的床,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脸颊潮红的她轻轻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然后稳定心神努力工作起来。

不得不说,家里有女人在的话,的确感觉不一样。

才一个下午,刘为民的诊所就被林兰花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当刘为民去给一个乡民看病回来之后,就发现在诊所上下焕然一新,给人一种诊所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这都是你收拾的?”刘为民望着眼前,处处显得不一样的诊所,顿时忍不住一脸吃惊问道。“真是辛苦你了!”

“是,是啊!”林兰花听到刘为民的夸奖,顿时脸色微红,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双手捏着抹布,不好意思回答道:“这都是我应该说的。”

“家里有女人就是不一样。”刘为民望着林兰花辛苦一早上的劳动成果,顿时忍不住开口赞扬她道。

“刘叔说笑了,这些都是兰花应该做的。”面对刘为民赞许的话语,林兰花鼻尖红红的,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是说笑啊!”刘为民感叹道:“要是我没有蒙冤入狱的话,恐怕儿子都和王桂差不多大了。”

八年的牢狱生活,不仅让刘为民失去了和父亲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也让他失去了大把的时光。

这些东西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林兰花也知道这时候的刘为民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心里十分不好受。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刘为民,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有些不太合适。

“刘叔,你,你没事吧!”林兰花一脸关心问道。

“呵呵,没事的。”面对她的关心,刘为民摆摆手朝林兰花道:“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你不用担心了。”

刘为民说到,似乎想起你些什么,然后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林兰花道:“这钱你先拿着,给小桂买个新书包和新衣服,送他去读书吧!孩子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一直混着不是回事啊!”

“刘,刘叔这钱我不能要。”林兰花看见刘为民递过来的钱,顿时一脸迟疑道。

“我给你,你就拿着吧!不要和我客气。”刘为民也不管林兰花到底愿不愿意,把钱塞在她怀里,一脸严肃开口道:“我想认小桂做我的干儿子。”

“啊!”林兰花听见这话,面上顿时愣住了,因为这个消息来得有些过突然,她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只见刘为民神情有些黯然叹息道:“我也一把年纪了,到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有,做人真是失败,而且我看王桂这孩子乖巧懂事,以后一定是会有大出息的。”

刘为民突然要收她的自己的儿子当干儿子,这是林兰花根本没有想到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王桂的确乖巧懂事外,也是想进一步和林兰花拉好关系。在刘为民看来,只要和林兰花身边的人都打好关系,为自己说好话,到时候林兰花还不是由自己摆布。

用强的手段,哪里有让林兰花心甘情愿主动奉献来舒坦,而且到时候,还能解锁更多的姿势达到心身合一,体验更加舒适的极致享受。

“我,我回去和我婆婆商量一下。”林兰花对于刘为民突然说要收王桂做干儿子的决定,一时之间做不了主,只能说回去找王钱氏商量。

而刘为民的让林兰花不要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然后让林兰花买菜做饭,他肚子饿了。

听到刘为民的话,林兰花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然后出去买菜做饭,并且收拾了一下厨房。

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坐在灯光下吃饭,看上去十分的和谐,这顿饭是林兰花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而刘为民也是,只有体验过孤独的人才会

明白亲情是多么的可贵,现在这样的生活刘为民十分的喜欢。

“小桂,干爹明天送你上学怎么样?”吃完饭后,刘为民望着收拾碗筷的林兰花,还有一旁看着电视的王桂问道。

“我,我能上学?”正在看着电视的王桂听见刘为民的话,一脸怯生生望着刘为民道。

虽然刘为民做王桂爷爷都绰绰有余,不过刘为民心里有别的打算了,自然不想做他爷爷。

“当然了,你想不想呢!”刘为民听见这话忍不住笑着望着眼前这个孩子道。

“当然想了,别的小朋友都已经上学了,就我还在家里玩!”王桂一脸期待望着刘为民道。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王桂虽然年纪小,可也能明白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会冲林兰花要什么,安静的做一个孩子。

“好!明天干爹就去给你报名读书。”刘为民听见王桂这么说,顿时拍板说道。

收拾好碗筷的林兰花,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听见刘为民坚持让王桂去读书,她的心里顿时五味子脾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汉说话算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镇上的小学给王桂报了名。

虽然现在已经是开学的时候了,可是在付了两千块钱的插班费之后,王桂还是进入了小学一年级读书。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趁着诊所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买了钱纸香烛,准备去他父亲的墓地上祭拜。

今天是他父亲的忌日,刘为民除了节日给父母拜祭外,在他们的忌日刘为民都回去祭奠扫墓。

人就是这样,以前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可是当失去了才来后悔。

刘为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没少惹自己父亲生气,可是自从他在监狱里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却是泪流满面,悔恨不已。

身为人子,不能在自己的双亲面前尽孝,不能给自己父亲送终,这是人世间最为悲惨的事。

刘为民的父母站在南头山不远处一块山坳里,那是刘为民家的山地,因为出产不多,所以就成为了刘家二老的坟地。

等刘为民带着祭品,来到二老的坟前之后,刘为民却发现一个异样的情况,那就是他父母的坟前居然插着燃烧的香烛祭品,看样子有人刚刚来拜祭过。

“谁来拜祭我父母的?”刘为民望着坟前摆放的祭品,还有没烧完的纸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要知道在南头村,他们刘家也没有什么亲戚,他父亲以前是从外面来的下乡户。

可是现在却有人来拜祭自己的父亲,难道这让人是父亲曾经救过是病人吗?

刘为民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满眼疑惑道他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反而把自己带来祭品摆好,倒上白酒,然后烧香磕头。

这些年他都没有在时间陪自己父亲身边,等他有时间的时候,父亲却去世了,世事无常啊!

“老爸,对不起。”坐在自己父亲的坟头,拿着酒瓶喝着一口白酒,眼里满是愧疚,有些事错过,就真无法挽回了。

拜祭完毕之后,刘为民收拾完,起身准备回家。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来看自己父亲,不过看样子以后有机会一定会遇见的。

从南头山下来的时候,刘为民走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哭泣的声音。

“这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吧!”刘为民听见这哭声,顿时心里一阵害怕。

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的事情发生,可是这深山密林里突然想起女人的哭泣声就算是胆子在打的人也会被一大跳的。

刘为民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脚下还是忍不住朝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来到哭声传来的地方之后,刘为民发现一个很深的水潭边坐着一个女人,正在那里伤心的哭泣。

“郭小美?”刘为民想清楚这女人的相貌之后,顿时面上一愣,这女人怎么会跑到这躲起来哭。

“呜呜呜,我不想活了!”刘为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见郭小美哭哭啼啼,然后整个人在潭水几个起伏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我去,自杀?”刘为民看见郭小美纵身一跳,顿时暗叫糟糕,脚下三步化作两步,然后朝水潭跳了进去。

只见半分钟之后,刘为民从水潭里把已经陷入昏迷的郭小美,从水潭里给拖了出来。

刘为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郭小美从水里里拖到草地上。

望着已经陷入昏迷当中,脸色苍白的郭小美,刘为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不仅给她做人工呼吸,而且还掐人中。

甚至把双放在郭小美的胸口,做心脏复苏术,让郭小美恢复神智。

在刘为民的不断努力之下,郭小美咳出几口脏水之后,彻底恢复了神智。

“我说,你没事干嘛寻死啊!”看见郭小美救回来之后,刘为民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惜刘为民的话郭小美根本没有听见,只见她在咳了几口脏水之后,整个人翻着白眼又晕了过去。

“我真是无话可说啊!”刘为民的望着昏迷过去的郭小美,面上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相关文章:

dust

淘宝买雪茄_淘宝雪茄店暗号

螺丝钉与桌子

微博设计吧

中央企业职工技能赛管理附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