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2020-10-10 21:41 · 新商盟-chnore.com

“唉哟,真的好疼。不信,你摸摸看。”

李小沛拿着老张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胸脯上。

老张触手的那一瞬间,自己那颗老心脏都要飞了起来。

“唔!”

李小沛俏脸浮出一抹绯红,双眼悄悄扫过老张,见他一脸享受的样子,暗道:这老张也太容易搞定了吧,真不知道慕容雨怎么会看上他的。

不过,慕容雨,这老张很快就只属于我了。

李小沛心里充满了得意。

“那我给你揉揉吧。”

送上门来的东西,不吃白不吃,老张嘿嘿一笑。

“嗯,那就麻烦老张了。”

李小沛俏脸更红,她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看起来很诱人。

揉捏了一阵后,李小沛脸上的表情惊讶起来,心里总算明白慕容雨为什么会看上了老张。

老张的那双手,太有魔性了。

这时,她眼里透着渴望,“老张,再,再用力一点。”

“嗯!”

老张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了,心里却很讶异,虽然他对自己的手法很自信,但毕竟很多年没使用了,也就之前在慕容雨身上用过,可也没有像小妮子,这么快就被按出了感觉?

李小沛开始变得有些放肆,双眼来回打量着老张,一双纤细的手慢慢地抱住了老张,在他的身上来回摸了起来。

我去。

老张感受着身体和心里的双重刺激,这小妮子的手法也很不错,看来在男人身上学了不少的经验。

李小沛一阵乱摸,当她触碰的老张那里的一刹那,双眼更是充满惊讶,这也太恐怖了吧?

虽然老张年纪大了点,但凭着这么夸张的本钱,难怪,慕容雨会看上了他。

“小丫头,我年纪都比得上你爸了,你怎么能在叔叔身上乱摸呢?”

老张也不生气,笑着打趣道。

“好了,你应该没事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老张也不傻,有些事不能表现的太急切,两性关系越主动的那个,往往最后越容易失去主动权。

李小沛不明白这么关键的时候,老张为什么会突然下了逐客令。

她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大步地离开。

吃了中饭,门诊开始忙碌了起来,今天来店看病的人不少,因为老张是一个人,忙里忙外,等到全部弄好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

关了门,上楼,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视频,慕容雨果然出现在视频里,他心里隐隐有些激动,可看了一会儿,慕容雨换上了睡衣,在被窝里看着书,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举动。

随便吃了口饭,老张躺在床上迷糊地睡着了。

半夜,他被慕容雨那甜蜜优美的声音惊醒,快速翻身跃起跳到电脑前,快速地点开监控系统,入眼的场景立刻让他沸腾起来。

慕容雨的隔壁传来了一阵嗯嗯哼哼的叫声,而她竟然自我安慰起来。

老张不禁暗恨,李小沛大白天还来勾引他,晚上就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下次要是再来勾搭他,他肯定不会再客气。

沉下心思,他开始细细地观赏慕容雨,来回不断地拉伸视频距离,寻找出最佳的欣赏位置。

终于,他固定了视频距离。

十五分钟后,慕容雨喘息着,又再次把被子蒙在了头上。

妈蛋的,李小沛真是个小浪货。

老张一边暗骂,一边关了电脑,他感觉有些累,直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刚躺下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叮咚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张,张叔,在干嘛。”

是慕容雨发的信息。

嘿,这小丫头,肯定被对面吵得睡不着。

老张心里泛起一阵恶趣感,立刻回了句,“在想你啊,想得都睡不着觉。”

“嘻嘻,张叔真坏。既然那么想,那你来找我啊。”

慕容雨又回了一条信息,让老张倍加振奋,他立刻回道:“你说的,我现在就来找你。”

“别,隔壁有人。”

慕容雨生怕老张真来找他,又秒回了一条短信。

“唉,真伤心。”

老张故意发了一张沮丧的图片。

“别嘛,张叔,我,我先睡了,晚安。”

这一晚,老张抱着手机来回看了很多遍,他感觉,跟慕容雨的关系又近了一步,那种兴奋别提有多爽了。

迷迷糊糊他睡了过去,恍惚间感觉有人钻进了他的被窝,娇滴滴地叫唤他:“老张,老张,我好想你。”

“小雨,你,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老张眯着眼一看,慕容雨一丝不挂地抱着他,大长腿搭在他身上,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

“我,我是你老婆,我不在这儿又在哪儿?”

慕容雨亲吻了他的脸,嗔道。

老张大喜,急切地扑了上去,可接着他发现自己居然扑了个空,睁开双眼,哪里有慕容雨的身影。

呵,竟然是梦。折腾了一宿,老张凌晨才睡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洗漱好后,他拉开诊所的卷闸门,没想到房东李姐站在门口等他。

“张哥,你这怎么回事?都等你老半天了。”

李姐见开了门,立刻挤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

老张心生警惕,不由地问道。

“我有个远房亲戚,她刚生产不久,可是一直出不来奶,你不是老中医吗?帮我一起去看看。”

老张本来想要拒绝,但碍于租了她的房子,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要她不骚扰自己,也就好了。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

老张关了诊所的卷闸,跟在李姐的后面,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

李姐似乎对这一个高档小区很熟悉,转了几个弯,直接进入了一栋洋房,推开了门,她示意老张跟进去。

房间的光线很暗。

李姐反锁了门,迫不及待地贴了过去,撒娇道:“老张,你看人家的手机怎么回事?刚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弹出了这个,是不是中毒了?”

老张心里暗叫不妙。

果然,下一秒,老张就感觉背后被人拦腰给抱住了。

老张不由吓得往后一退,谁知道这一退,脚下没站稳,直接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倒去。

眼看失去重心,老张下意识地拉住了李姐。

李姐唉哟一声,直接面朝老张倒了下去,把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老张有心要推开,可李姐的分量可不轻,他怎么也推不开,反而李姐的脸正好对准了他,嘴唇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

“张哥,人家喜欢你很久了。你就从了我吧。”

老张大口喘着气,却发现喉咙里被塞了一颗小药丸,这一刻,他后悔都来不及了,没想到李姐色胆包天,居然把他骗到了家里,还给他喂了药。

老张一脸惊恐,“你,你给我吃了啥?”

“嘿嘿,爱上我的东西啊!”

李姐居高临下地看着老赵,一脸得意地笑着说:“进口货,你就乖乖地享受吧!”

老张挣扎着,可没想到,他越挣扎,身体内的药性发作的越快,浑身燥热难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老张四肢越来越无力,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上了当,今天怕是难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

“老张,我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

李姐媚眼含丝,急不可耐地说道……

相关文章:

网购长城雪茄_长城雪茄网上商城

贝尔德发明电视

光荣的荆棘路

在车上被弄到高c《我的极品女教师》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

白嫩气质美女猫宝丝袜长腿诱人美胸秀色可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