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2020-10-12 09:39 · 新商盟-chnore.com

次日一早,肖彩霞果真出现。

老赵很激动,他没料到肖彩霞竟然表现得这么积极,看来这丫头还真被自己给糊弄住了。

其实,老赵又何曾知晓,昨晚的肖彩霞彻夜未眠。

她在离开诊所后,径直跑回家,撩起裙摆脱下底裤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回想起老赵说的话,懵懂无知的肖彩霞,瞬间脸色煞白,心里止不住的紧张,然而,恐惧之际,体内深处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这种复杂的情绪,牵引着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老赵。

这不,刚来诊所,肖彩霞就神色慌张的拉住老赵,急着就诊。

老赵也不耽误,当即带着她钻进了里屋。

肖彩霞躺上病床,很快就脱掉衣服,露出了雪白无暇的上半身。

望着那具充满活力的身体,老赵的魂都飞了,他顾不上去带手套,两手直接抓住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浑圆而富有弹性的手感,霎间让老赵口干舌燥,他一个劲儿的搓揉着,好不过瘾。

被老赵一摸,肖彩霞感到脸颊发烫,娇躯发软,她不自然的扭动纤腰,两条大长腿来回交叠,在床单上蹭来蹭去。

“嗯嗯……赵叔叔……检查出来了吗?”

感到浑身不自在,肖彩霞吞吞吐吐的问道。

这会儿的老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流口水,哪里肯轻易放过?

他急忙说道,“还没啊,你先别说话,叔叔在诊断呢。”

闻言,肖彩霞信以为真,只好闭上双眼,收敛心绪,不再多嘴。

见到肖彩霞如此乖巧懂事,老赵一时情欲攻心,俯身埋头下去!

“嗯哼!”

当老赵下颚的胡茬在肖彩霞胸前摩挲时,肖彩霞像过了电似的嘤咛起来。

“嗯啊……好痒呀赵……叔叔……”

感受到肖彩霞滑嫩的肌肤,沁人心扉的处子之香扑鼻而来,老赵直吞口水,小腹像火烤一般灼热,那里反应更大了。

此时又听到肖彩霞销魂的叫声,老赵越发猴急了,他急声道,“忍住啊,叔叔正在寻找病灶啊!”

“嗯嗯……那你快……快一点……人家好痒好痒……”肖彩霞微眯眼睑,娇喘吁吁的说。

“别担心,叔叔已经有头绪了,千万不要乱动啊。”

老赵说着,便温柔地亲吻起来。

“嗯哼……嗯啊……”

肖彩霞只感浑身痉挛,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袭满心头,喉咙里发出悦耳的轻吟。

“痒吗?这边怎么样?”

老赵狠狠地吸了两口,又把头转过来,贪婪地亲吻着。

“哦哦……痒……好痒……”

肖彩霞俏脸血红,双眸迷离,两只小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

“嗯啊!嗯哼!赵……叔叔……我受……受不了了……”

肖彩霞痛苦的轻吟着,心里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火热的腿间早已有了不小的反应。

此情此景,老赵彻底失控了,他腾出一只手来,缓缓褪掉肖彩霞的小裤,如狼似虎的说道,“丫头,叔叔这就来给你治疗啊!”

说完,老赵就褪去裤子,对着肖彩霞的那里,用力一挺……

由于老赵是站在病床边上,他扳过肖彩霞的娇躯,将她的两条大长腿,分别架在肩膀上,挺起胯间的大家伙,就往肖彩霞的腿间长驱直入。

刚戳到一大片湿润,肖彩霞就条件反射的蜷缩身体,弄得老赵扑了个空!

“啊,赵叔叔,你,你要干嘛?!”

发现老赵光着屁股,下面还竖起一根大玩意儿,肖彩霞惊诧不已。

这会儿,老赵已经被浴火冲昏了头,他一骨碌爬上病床,压住肖彩霞柔软的娇躯,低吼道,“叔叔给你治病呢,你要配合啊!”

见老赵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原本就担忧病情的肖彩霞,此时更加惶恐了,她小声嗫嚅道,“那你说我这是得了什么病呀?”

在压住肖彩霞后,老赵并没有闲下来,他反复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这具散发青春活力气息的胴体,就像鸦片一样令人着迷,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因此,老赵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糊弄肖彩霞,他没好气道,“你到底还治不治啊?”

闻言,肖彩霞像小鸡逐米似的点着头,应声道,“我治,我治!”

见肖彩霞妥协,老赵再无丝毫顾忌,他一边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一边伸出舌头舔舐着两颗凸起的粉点,嘴中嘟嚷着,“叔叔继续了啊,你别乱动哈。”

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小脸红晕,巨痒钻心,她醉眼朦胧的呢喃道,“嗯嗯,好好,赵叔叔,我,我不动……”

也难怪,肖彩霞长这么大,并未有过这种感觉,虽然十分疑惑,但内心深处却隐隐有些好奇,甚至莫名的渴望。

更何况,她在男女之事上,又是一张白纸,所以被老赵侵犯,仍然蒙在鼓里。

而老赵就不同了,身为医生的他,自然知道这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因此,面对天真无邪的肖彩霞,他简直刺激到不行!

虽然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但老赵如今也是宝刀未老,反而像沉寂许久的火山蓄势待发,一时间,可谓施展出浑身解数。

要知道,老赵当年可是醉卧花丛,撩术超群,比一般的男人更懂得调情。

所以,未经人事的肖彩霞,又怎么抵挡得住呢?

很快,在老赵的拨弄下,肖彩霞体内的快感就凝聚成一股狂风骤雨,袭满全身。

她渐渐地迷失自我,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欲望,喷薄而出!

“嗯哼……赵叔叔……我……我受……受不了了……”

此时的肖彩霞,双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红艳的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吁吁。

见时机已到,老赵内心狂吼一声,分开肖彩霞的双腿,握住胯间的那玩意儿,就朝里面挺身而进!

刚触碰到那片温热的湿润,两个人的身体皆是一颤,肖彩霞更是呻吟出声,“哦哦,赵叔叔,好痛哦……”

“忍忍啊,别怕,一会儿就舒服了!”

老赵连声说道,同时急忙调整身姿,由于刚才太过猛烈,未经开发的肖彩霞又相当紧致,老赵并没有得逞,只是牢牢地抵在了大腿根部。

接下来,他得先慢慢地进入!

刚握住家伙开始摩擦,外边就响起了一道叫喊声,“赵医生,在不在呀?”

听到声音,老赵吓得身下一软,整个人像弹簧似的跳下病床,提上了裤子,他嘱咐肖彩霞穿好衣服,自个儿先出去看看。

原来是社区的苏会计又来了。

苏会计真名叫苏婉晴,因在社区负责财务工作,大家都爱叫她苏会计。

苏婉晴年龄约莫三十岁,打扮很洋气,身材特丰满,是个十足的风韵小少妇。

老赵每次看到她,总爱多瞅上几眼,然而,仅仅只是过眼瘾,却不敢有非分之想,毕竟,苏婉晴已为人妻,更何况她的丈夫,也不是个善茬。

这会儿,苏婉晴见老赵从里屋出来,眉眼带笑的上前说道,“赵医生,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来,快收下!”

老赵见苏婉晴递上一只菜篮子,不禁纳闷道,“我刚给人看病,你这是?”

苏婉晴妩媚一笑,拍了拍老赵结实的胸膛,说,“我来感谢你呀,昨天我儿子可多亏了你!这是我专程托人给你带的农家土鸡蛋!”

闻言,老赵恍然大悟,憨厚的笑着摆手道,“不用不用,那是我的本职工作啊。”

就在二人拉扯之际,肖彩霞从里屋出来,打了声招呼,就红着脸先行离去了。

望着那道倩影,老赵连声喊出,“小彩霞,别忘了过来复诊啊!”

“咦?这不是肖彩霞嘛,她怎么又来了?”

再次碰到肖彩霞,苏婉晴好奇的问了句。

老赵挠了挠后脑勺,随意扯了个理由,“哦,她呀,胸背扭伤,我给她做推拿呢。”

“啊?你还会推拿呀?”苏婉晴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

老赵愣了愣,笑着点头道,“略懂略懂。”

不料,苏婉晴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里屋走去。

她一边扭着大蜜臀,一边庆幸的说,“正好这两天我的腰不舒服,你快来帮我看看哟。”

相关文章:

【北疆硅藻泥】-beijianggzn

小兔拉里睡不着

为什么要做轻微伤鉴定

蟹王子(意大利)

旅行者与骆驼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