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2020-10-12 11:40 · 新商盟-chnore.com

老杨感觉自己不行了,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探索,临到要触上,理智才战胜了渴望定住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杨害怕自己这一上手,等她清醒过来告发,自己就晚节不保了,所以他靠着大毅力,硬生生给忍住了。

“梦梦,杨叔带你去泡个冷水澡,待会儿就没事了。”

老杨把她的双手扣起,不让她再乱动,扰乱自己的心。

双手被扣住,碰不到可以解暑的东西,刘寒梦不爽了!

刚刚蹭着东西的时候,有碰到她高耸的敏感处,当即像被电了一样,全身有轻微的抽搐,那感觉太舒服了,她还想要。

强烈的渴望迫使她踮起脚尖一跃,盘腿圈住了老杨的腰,又开始磨蹭起来。

老杨倒吸了口气,开口:“嘶……小妖精,别蹭了,杨叔吃不消。”

刘寒梦迷糊中听到有人说话,害怕消暑的东西被人抢走,赶紧护食。

“不许跟我抢,这个是我的!”

听到刘寒梦霸道的话语,老杨心中一喜,这丫头开始在意他了呢!

他才不管是不是胡话,反正他当真了!

老杨的身体和心理都在享受着,刚刚恢复的理智已经逐渐被瓦解,某个地方越来越大。

“呀!什么东西顶着我了……”

刘寒梦正盘着老杨的腰上下活动,突然感觉后面被顶了一下,刚以为是错觉,之后发现它又连续开始顶她。

老杨笑着又顶了几下,“梦梦,这是擀面杖,你不听话,杨叔要惩罚你。”

连续几下被顶,刘寒梦的那里的反应更强烈了,夏天的裙子太薄了,弄得老杨身上也沾上了。

渐渐的,刘寒梦觉得舒爽起来,并发疯似的想要更多、更多。

闻着房间越渐浓郁的芳香,老杨不满足就这样了。

他本来都忍住了,哪知这小妖精磨人,一直引诱他,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禁不住她的诱惑啊!

刘寒梦被他弄的满面红晕,不由娇喘起来。

老杨见她已经知道了好处,坏笑的托着她向上,离开了那处,他知道刘寒梦中了药,等下肯定会扑过来。

邪笑着说:“梦梦,惩罚结束了。杨叔带你去泡冷水澡,你听话哈!”

彻底失去理智的刘寒梦不爽了!她觉得那个东西很重要,她不想它离开,她转动手腕想要抓住它。

“我要那个,不许把我的东西抢走!”

老杨笑着放开她的双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

刘寒梦的身材是真好,皮肤更是像绸缎一般泛着光芒,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老杨有点担心等下弄她的话,会不会把她的腰弄折了。

双手得到解放,刘寒梦马上胡乱的摸了起来。

从老杨的脸开始,一路摸到他的腰,再往下手不够长,摸不到了。

老杨被她勾的心火一起,耳边只传来她娇滴滴的喘息。

“嗯……好难受……要……”

老杨再也不想忍耐了,他拉开了裤子的拉链,用那东西顶开了她的小裤,眼中盯着那片迷人的景色,腰身狠狠往前一送……

这时,刘寒梦往后一倒,伸手往下探去。

老杨看愣了,这肯定学过舞蹈啊!

腰肢这么软,等下姿势也多一些,想着就感觉热血沸腾,抬步向床榻走去。

行走间,老杨的坚挺突然被刘寒梦伸手抓住,老杨感受到一股温暖,当她的手掌触摸到坚挺处的敏感位置时,像是有股电流进入了身体。

“唔、梦梦,你手稍微轻点,抓疼杨叔了。”

刘寒梦双手握住时,上下碰了一下发现跟自己见过的不一样,这个怎么是有温度的,不由好奇的抓了抓。

见它随着自己的动作抖动,刘寒梦越发好奇了。

因为弯着腰,刘寒梦不自觉的夹紧了老杨的的腰,整个身子犹如一张弯弓,白色的裙子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完美的曲线一览无余。

感觉到下面被一双小手把玩着,老杨感觉浑身血脉喷张。

他今晚一定要办了她!

老杨保持着姿势走向前,期间不时会碰到刘寒梦白嫩的小脸上,让她觉得难受。她一用力,翻身上来,趴在老杨的身上大口喘气。

老杨坏笑着放开手,让她滑溜下去,刚好碰到了他硬挺的地方。

想着马上就要得到这个肖想多时的美女,老杨整个人呼吸都不顺畅了,他等这一刻,简直等太久了。

老杨把刘寒梦放在床上,伸手开始帮她脱吊带长裙。

老杨正在紧要关头,哪知铃声不停的响,让他彻底没了兴致。

这是他特地设置的铃声,估计是有急事,老杨再不情愿还是接了。

“李老板……家里没米了?好,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来电的是隔壁邻居李蓉,她今年三十五岁,离婚后就来这里开了家理发店,平时两人也经常唠嗑,于情于理都不好拒绝她。

老杨在浴缸里放满了冷水,让刘寒梦泡着缓解身上的燥热,只能用这种办法了,要不然没有男人帮她,她的身体会爆炸。

“梦梦,杨叔有点事先出去一下,你先泡着冷静一下。”走之前,老杨特地交代了一下去向。

二十分钟后,老杨扛着一袋米,敲了敲门。

“李老板,我给你送米来了。”

“来了,老杨你等一下,我开下门。”

门打开后,老杨看到眼前的景色咽了咽口水,刚刚被梦梦的“勾引”就十分难受,又来这种景色刺激着老杨。

只见李蓉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紫色的睡裙,大半个胸露在外面,修长的大腿十分勾人,看的老杨有些口干舌燥。

老杨的眼神像是牢牢地锁定在李蓉的身上一样,让李蓉也不好意思起来,“让您见笑了王师傅,我在家里都是穿成这样的。”

老杨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冒犯了,收回目光,嘴上道:“我理解,我理解,在家都要穿的凉快一些嘛。”

熟门熟路的把大米扛去厨房放好,转身就被李蓉招呼坐下。

“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跑一趟,挺不好意思的。我昨天刚买了一盒红茶,泡给你一起尝尝。”

老杨附和道:“红茶养胃,平时喝点挺好的。”不过晚上喝茶不太合适啊!

最后半句,他也不好说出口。

见李蓉拿出茶具,行云流水的开始沏茶。老杨看着,心渐渐的平静下来。

壶托在李蓉的手指间,轻巧得如一张薄纸,她左手中指按住壶钮,水流悠然而下,手腕带动手指,恍如描摹着一幅精致的工笔画。

老杨发现这个角度看李蓉,她前面那浑圆的山峰,深不可测的峡谷,让他瞧了个清楚。

刚刚平静下来的火气,蹭的又冒了出来。

李蓉手上端了一杯茶,婀娜的朝着老杨走来。

走近才发现老杨的异样,裤子那里都有了变化,饶是李蓉的脸都有些红了,老杨的本钱还不小呢,肯定比她卧室里的东西好用多了。

不禁又有些得意,连老杨这样的老好人都把持不住,足以证明她的魅力了。

李蓉装作没看见,把茶递给老杨后,在他的身旁坐下。

老杨吞了吞口水,感觉屋子里越来越热。

其实不是屋子热,而是他的心热起来了。

他愣神的时候不小心将茶杯打翻了,李蓉立刻惊呼一声:“怎么弄撒了,我帮您擦擦。”

她抽起桌上的纸巾,蹲下身帮老杨擦着裤腿儿,她这么一低头,老杨看得更清楚了。

李蓉蹲在他的身前,胸口时不时碰到他的膝盖,让他的心酥酥麻麻的。

见擦好了,李蓉习惯性的伸手,结果发现没搭在茶几上,而是碰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作为一个结过婚的人,她当然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当即小脸羞红起来。

老杨被这么一碰,反应更大了。

仔细一看,李蓉长得也不赖,一张鹅蛋脸美艳动人,杏眸多情,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无比诱人。

感受到掌心的变化,李蓉连忙站起身来,小脸上带着两抹红润,眼眸亮晶晶的,仿佛带着别样的暗示。

“老杨,擦干净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最后一个字拖长了语调,老杨听着像是某种声音,越发觉得口干舌燥。

“是我不好意思,打翻了水杯。”

李蓉见他难受的模样,转身又去倒了一杯冷水过来。

接水的时候,两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如同触电一般同时松开手,‘啪’的一声,水杯报销了,不小心溅湿了老杨的裤子中央。

李蓉条件反射的抽出纸巾擦拭,口中道歉:“不好意思,怪我没抓住。”

李蓉看到老杨的强壮时,就起了那个心思。她之前的丈夫太没用了,所以她才离婚的。这段时间也有过一些床伴,但那里都没有他的大。

反正老杨也没有老伴,他们来一次也没关系。如此想着,李蓉的动作开始不安分起来。

老杨吃不消了,这是明晃晃的勾引!

之前在刘寒梦那里没得逞,压下去的火气蹭蹭的全冒了出来。

李蓉感觉两只手都握不住了,抬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老杨,轻佻的说:“这水印擦不干净,不如换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这不太好吧!哪能麻烦李老板做这个。”嘴上这么说,实则心中暗爽,她果然是在勾引他。

这女人勾引男人,就是隔一层窗户纸,只要男人把纸捅破了,这事儿就有戏。

李蓉娇笑着:“杨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还有,李老板的称呼太见外了,叫我蓉蓉吧!”

李蓉说着把手往顶端一按,老杨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抚摸。

“蓉蓉,你家浴室在哪?”

李蓉站起身贴在他身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杨哥,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呀!”

李蓉的两团柔软直直地压在了他的胸膛上,把老杨美坏了,他的兄弟已经迫不及待了……

相关文章:

【微财富】-weicaifu

奥意战争:蒸汽装甲舰船的首次大海战

全彩本子无修 tolove无修

小菊的春天共多少集

NITR-200 中出 西条沙羅作品2016年02月16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