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娇吼低喘硬挺

2020-10-12 18:10 · 新商盟-chnore.com

老刘根本就没睡着,周美萱和韩晓光的对话,被他听了个一字不差!

没想到外表老实憨厚的韩晓光,私底下也是一个狂浪不羁的男人啊!竟然想当着别的醉酒男人的面,和妻子共度春宵!

老刘隐约的觉得,好兄弟炙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晓光!别……别这样……”

周美萱又羞又臊,艰难的拉扯着韩晓光拽着自己衣服的手。

可是喝多了的韩晓光,力气特别的大,根本就顾不得周美萱的抗拒,反而她越是抗拒,韩晓光就越是觉得兴奋!

窸窸窣窣的声音,落入老刘的耳朵里,分外刺激!但是他现在背对着两个人,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啊。

这可是现场直播!不看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眼福?

老刘思来想去,干脆闭着眼睛,翻了一个身,咕哝了一句:“来……喝!继续喝……嗝!”装作喝醉呓语的样子,免得两个人起疑心。

“行了!快停下!刘叔……醒了!”

周美萱吓得惊慌无措,急忙将韩晓光给推开了,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紧张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老刘。

韩晓光被周美萱这么一推,踉踉跄跄的没站稳,直接一屁股摔坐在地上,闷哼了一声。

周美萱穿着白色的雪纺衬衫,衬衫的扣子已经被韩晓光给拽坏了,露出大片白皙的春光,隐约可以看到粉色的内衣透出来。

下身的牛仔裤被解开了大半,头发也有些凌乱不堪的,看起来有些狼狈。

周美萱脸色通红,急忙系好牛仔裤的扣,用衣服裹紧了身子,看到老刘仍然闭着眼睛熟睡着,甚至还打起了呼噜来,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萱萱……”

韩晓光黏腻的声音传来,周美萱这才回过神儿。

他的身子靠在沙发上,周美萱急忙走到他的身边,准备把韩晓光从地上给扶起来。

韩晓光的身子很重,周美萱不得不放开手,双手扶着倒在地上的韩晓光。

这么一松手,衣服又‘大敞四开’了,而且就在老刘的眼前!

老刘偷偷地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眼前晃荡着的那片饱满的粉色!

因为周美萱面对着老刘的时候,正弯着身子去扶韩晓光,所以那道沟壑,越发的深邃了不少!

幽香扑鼻而来,老刘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香味儿顺着呼吸传遍全身,好似充电一样,让老刘的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补药的威力,可不是盖的啊!

周美萱手上的动作一僵,惊惧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老刘,眼珠来回乱转,紧张的看他是不是醒过来了。

“好酒!”

老刘吧唧吧唧嘴,含糊的说。

呼!

周美萱松了一口气。

为了扶韩晓光起来,周美萱已经香汗淋漓,谁知道刚站起身,韩晓光脚下却一个不稳,直接将周美萱扑倒,压在了沙发旁边儿的地上!

“啊!”

周美萱吓得不轻,好在地上铺了毛绒毯子,摔这么一下,倒也疼不到哪儿去。

“萱萱,我困了。”

韩晓光的声音黏黏糊糊的,不住打着哈欠。

虽说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可周美萱听了,却心头一跳。

困了,也不能在这儿睡啊!她的身边,还有一个随时都能醒过来的定时炸弹老刘呢!

距离老刘的位置太近了,周美萱想叫韩晓光起来,但是声音又不敢太大,若是没叫醒韩晓光,倒把老刘给叫起来了,岂不废了!

无奈之下,周美萱只能抱着韩晓光的身子,轻拍着他的后背。

“晓光,晓光!快醒醒!我们去卧室里睡!你不能睡在这儿!”

周美萱对着韩晓光的耳边说。

“好痒……”

韩晓光闷哼了一声,晃了晃脑袋,眯着眼睛看着周美萱,挑眉笑道:

“萱萱,我最爱你了,你不能离开我啊。”

话音刚落,柔软的吻便落了下去。

又来!

周美萱瞪大了双眼,想要反抗,可是身子却酥麻一软,甚至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二人缠绵许久,纠缠不休的模样,尽入老刘的眼底,尤其是周美萱娇羞闷哼的声音,就在耳边,似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好兄弟一样!

“唔”

好兄弟慢慢膨胀,老刘调整了一个姿势,免得被压的难受。

“我们回……回屋吧。”

韩晓光稍微清醒了一些,艰难的扶着茶几站起身,伸出结实的手臂,把周美萱从地上拽了起来,圈入怀中。

“要去洗个澡吗?”

周美萱扶着韩晓光的腰,担心的问了一句。

喝了那么多的酒,浑身酒气冲天的,再加上刚才这么一折腾,浑身都出了不少的汗,洗个澡,能舒服一些,也能醒醒酒。

可这话落入韩晓光和老刘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可真骚啊。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逗人家,老刘心想。

“不洗了,时间不等人,我们回屋睡觉去。”

韩晓光直接打横抱起周美萱,喝的醉醺醺的韩晓光走路都直晃悠,这可吓坏了周美萱,死死的抱着韩晓光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来。

“你……走慢点!”

老刘眯着眼睛,看着韩晓光将周美萱放在床上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脱掉短袖,扑了上去!

老刘的瞳孔骤然一缩,呼吸也伴随着韩晓光的动作,越发的急促了起来!

说实在的,光是看着这种情景,就要比他真枪实弹的上去要刺激多了!

韩晓光的呼吸粗重,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周美萱的身上,周美萱的小腿乱蹬着,感受着韩晓光的大手,慢慢滑过细嫩的肌肤,朝下探去,忽然浑身一紧!

周美萱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余光看到卧室的门,还大敞四开着,心中顿时有些不安。

若是家中没人也就算了,可是……客厅的沙发上,还躺着一个老刘呢!

虽说这是在她自己家,可若是老刘将她和韩晓光的事录下来,闯到网上去,一样不堪啊!

不能被他抓住更多的把柄了!

“晓光……你先等一等,我去……关门!”

周美萱忽然将韩晓光推开,走到了门口,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沙发上的老刘看了一眼。

老刘嘿嘿笑着看向周美萱,四目相对之际,周美萱吓得浑身汗毛根根倒竖!

他醒了!

老刘的那种眼神,让周美萱浑身颤栗,头皮发麻!

几乎是想都没想,周美萱‘砰’的一声,就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声音有些大,甚至连迷迷糊糊,马上要睡着的韩晓光,都给吵醒了。

韩晓光揉了揉眼睛,困倦感似浪潮一样,铺天盖地的朝着他席卷而来,终于坚持不住,沉沉睡去。

周美萱也全然没有了再和韩晓光继续的念头,满心恐惧的锁上了门,躺在韩晓光的身边,警惕的盯着门锁。

老刘会不会趁着后半夜,韩晓光睡着的时候,忽然闯进来?

不……不会,他应该没有这么大胆吧?

周美萱的心中,是又紧张,又不安,翻来覆去的几乎彻夜无眠,一直到外面天刚蒙蒙亮,才终于忍不住困倦的睡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嗯……”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老刘被一阵轻轻嘤咛的声音吵醒了。

坐在沙发上,老刘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环顾四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因为喝醉了酒,在周美萱他们家睡下了。

“别闹了……我好困啊。”

娇羞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不受控制的传进了老刘的耳朵中。

老刘兴奋地竖起了耳朵,发现声音是从周美萱和韩晓光的卧室里传过来的。

这对儿小夫妻,还真是火热难耐啊,逮到机会就缠绵在一起!

老刘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耳朵紧贴在门上,仔仔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感受着一双大手,沿着她的小蛮腰,一寸寸的往下抚摸,周美萱小嘴微张,忍不住低声嘤咛。

胸前的双峰,伴随着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周美萱浑身紧绷,心头窜起了一股火热。

半梦半醒之际,听到耳边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紧接着一个人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周美萱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昨天晚上,老刘那阴森猥琐的眼神儿来!

“啊!”

周美萱惊叫了一声,猛地将身上的人踹到一边儿,挣扎着坐起身子来。

“萱萱,怎么了……”

韩晓光疑惑的看着周美萱,揉着脑袋,睁开困顿的双眼,迟疑的问。

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是韩晓光,周美萱这才猛然松了一口气,将额前的碎发缕到脑后,喘息道:

“没……没事儿,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时间也不早了,老刘还在家里,两个人也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欲望,收拾收拾,就起床了。

推开门儿,周美萱果然看到了老刘端坐在沙发上,一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儿,让她心中一阵恶寒!

怎么还没走!难道还要一直赖在他们家吗?

“刘叔,你醒了啊。”

韩晓光到并不介意,笑着和老刘打招呼。

“呵呵,是啊,想着和你们两个说一声,我要回去了。”

听到老刘这么说,周美萱紧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心中忍不住催促,要走就快点儿走!不要一直在这里碍眼!

老刘虽然嘴上说着要回去,可是却仍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

“别啊刘叔,吃过早饭再走吧?”

韩晓光刚说出口,却被周美萱重重的掐了腰上一把,疼的韩晓光呲牙咧嘴的。

“晓光,你难道忘了,咱们家没有做早饭的材料了吗?”

周美萱硬挤出来一丝笑意,咬牙切齿的对韩晓光说。

“可是我昨天不是买了那什么……”

韩晓光还要继续说,老刘明显看到,周美萱的脸色一黑,都快成煤炭了。

“呵呵,不用了,晓光,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

老刘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那一刻,老刘明显听到周美萱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老刘现在也不着急了。

他的话,已经和韩晓光说到位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搬走了。

既然不搬走了,还愁没有时间尝一尝周美萱的滋味儿吗?

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他这个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要不然,也不会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早就把毅力锻炼出来了。

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家,老刘坐在沙发上,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烟。

这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

烟和美色,是老刘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件事儿,缺一不可。

点燃一根香烟,老刘夹在指缝中,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屋子里,瞬间又成了仙境。

酒足饭饱思淫欲,老刘忍不住心想,隔壁的小仙女在做什么呢?

瞥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孙骁骁是来这边出差的,估计应该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上班去了吧?

坐在沙发上,老刘可以清楚的看到,墙上的那个小洞,在对自己招手。

去你大爷的。

老子说不看,就不看!

老刘笃定了信念,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落地窗前,拉开门窗,站在阳台上继续抽烟。

一阵馨香的味道飘然而来,老刘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侧过头一瞧,就看到勤快的孙骁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了满满一衣架的衣服。

香味儿就是从那些衣服上散发出来的。

‘卡啦’

隔壁阳台的门打开,靓丽的孙骁骁出现在眼前。

“哎呀,刘叔?起的这么早啊!”

孙骁骁热情的和老刘打着招呼,她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裤,显得特别有气质。

“是啊,习惯了。你呢骁骁,这是要上班儿去啊?”

老刘和蔼的笑着问。

脑袋里,却浮现了昨天,她和小冯视频聊天时,那副销魂的模样儿。

简直判若两人哪。

“是啊!落了点儿东西,我走啦刘叔!晚上见!”

孙骁骁随手将放在洗衣机上的钥匙拿在手中,踩着小高跟,转身‘蹬蹬蹬’的离开了。

晚上见……

咳咳。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的让人……浮想联翩呢?

如果孙骁骁在家的话,他可想什么时候见她,就能见到啊。

一阵微风吹过,老刘的目光,忍不住又落在了隔壁的衣架上。

半透明的雪纺衬衫,粉色的小吊带,黑色的裤裙,肉色的丝袜,还有……那一排排半透明蕾丝内衣和……丁字圆洞内裤……

让老刘顿觉大饱眼福!

老刘‘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慢慢的走到只有一墙之隔的隔断旁边儿,好似迷了心窍一般,摸了一把那晾晒着的蕾丝内衣!

相关文章:

为什么192.168.1.1回车(显示)中国电信?

法治新报2017年广告价格,法治新报最新广告报价

木田梦乃 番号:259LUXU-938

一个添下面两玩上面哦,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AVOP-152 三上里穂_个人资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