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尺寸太大给女主扩充片段,在马鞍上固定玉势

2020-10-12 20:24 · 新商盟-chnore.com

凑巧的是,张诚今晚送个新交的女朋友回学校,刚好遇到姚诗晴站在门口等人,还花了心思打扮,一看就要跟人约会。

张诚心里好奇到底是谁能勾搭上,姚诗晴这样高冷的校花,躲在旁边观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驾校的教练。

这就让他更郁闷了,这个骚女人,大半夜跑来练车也就算了,还打扮成这个样子,莫不成想勾引教练那老头?

他一路跟了过来,竟然发现教练在车里摸大腿,他当时脑门一热,差点就上去揍趴那个色老头,没想到没多久教练就跑去厕所了。

张诚刚想趁机进去威胁姚诗晴,就看到了这小浪蹄子居然在车里玩起了自嗨,香艳场景让他差点喷鼻血,当场就掏出新买的苹果准备拍照。

倒霉的是他忘记关闪光灯了,这才拍了第一张照片,就被发现了,坏了他的好事。

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凭手里的照片,逼姚诗晴跟自己去开房!

张诚心里暗骂可惜,但看到姚诗晴满脸恐惧的样子,也不躲着了,直接站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寂寞,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张诚满脸猥琐的笑容,他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阴笑道,“一个破杆子哪有真刀实枪舒服,要不让我来满足满足你?”

看到张诚的时候,姚诗晴的脑袋里已经一片空白,惊慌失措。

张诚刚才就已经在旁边看得欲火焚身了,迫不及待地就抓住了姚诗晴的小手,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让你好好享受一下男人的滋味。”

“你,你别碰我,我…不需要……”姚诗晴吓得忙缩回小手,满脸紧张。

“哼,刚才不还挺享受的么?这会儿跟我装矜持了?”张诚冷笑,不怀好意地看着她,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我没有,你快松开,不然我喊人了!”姚诗晴吓坏了,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不断挣扎。

“喊人?你倒是试试?除非你想明天照片被贴在学校里!”张诚嘿嘿一笑,面色狰狞地威胁。

姚诗晴一想起刚才的闪光灯,吓得脸色惨白,万一曝光了,她这辈子可就毁了啊!

可她打从心里对张诚感到厌恶,宁死不屈,情急之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她才知道自己打人了,看张诚狰狞的模样,有些后怕,颤着声说:“你,你冷静一下……”

“你他妈敢打我?老子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打过我!”张诚瞪大了眼睛,变得面目狰狞,“特么的,老子今天非干死你个绿茶婊不可!”

他憋红了脸,眼睛跟饿狼一样可怕,扑向姚诗晴,伸出了魔爪。

这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老王已经悄悄来到了他身后。

他正抱住了姚诗晴,刚准备粗暴地撕开她的衣服,突然脑袋一震,像是被砖头砸到了。

他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看到手上带血,下一刻就晕死过去了。

要不是老王来得及时,估计姚诗晴真要落入魔掌了。

看到老王的那一刻,姚诗晴就跟看到救命稻草似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梨花带雨般落下,委屈地抱住了老王:“教练,你可算来了,要不然我,我就……”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已经对老王产生了依赖,这一刻老王的肩膀就是她最好的依靠。

老王笑眯眯的,享受着姚诗晴胸前在自己磨蹭,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这不有我在呢!”

“我刚才听到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是张诚这小兔崽子,真是太过分了!”

老王恨恨地说,其实心里还真佩服张诚的胆量。

看着晕倒在车里的张诚,老王眯起了眼睛,心里冷笑着:年轻人还是差了点火候啊,跟老子比起来你还嫩了点,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行了,你别怕,我把这小子丢出去,再送你回去吧。”老王推开了怀里的香玉,皱了皱眉头,不把这小子处理好,明天可有大麻烦。

“他,他不会出事吧?”

姚诗晴似乎有些担心,要是杀了人那可就出大事了。

“放心吧,死不了!”老王撇了撇嘴,这种背后敲闷棍儿的事他年轻可没少干,有的是经验。

“你等等,我得把照片删了,他刚才拍了我照片……”姚诗晴想起来,连忙拿起张诚的手机,胡乱一通猛按,完了才松口气。

弄走了张诚,老王又把姚诗晴送回学校里去了。

毕竟都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可不敢带姚诗晴去开房了,万一再出点岔子,屁股可就擦不干净了。

送姚诗晴回学校的时候,已经门禁了,他只好帮姚诗晴翻墙,拖着她的屁股,倒也摸了个过瘾。

处理完这一堆烂摊子,老王也累的不轻。

回到家里的时候,都是凌晨一点多了,他拿起了昨晚还没喝完的酒,弄了叠花生米,刚要喝几杯,房门就被敲响了。

“王哥,我刚才丢垃圾不小心把门关了,钥匙忘了……”

开门一看,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租房的房客,同时也是自己的学员,穿着个吊带裙,委屈巴巴地站在门口。

小姑娘今年二十四岁,不过这姑娘干的是服务行业,白天睡觉晚上上班,少有时间练车。

老王听说这姑娘是在某会所给人洗脚的,有时候也会陪客人喝点酒,也不是啥正经工作。

“那你找我也没用啊,找房东去呗!”老王纳闷道,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居然是真空上阵。

同样是穿着吊带裙,年轻的穿起来跟徐娘半老的房东,那差别可不是一星半点。

老实说这姑娘长相也不赖,只是胸和屁股没那么大罢了,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就是年轻。

“我敲门了,丽丽姐可能睡着了。”

委屈地说。

她口中的丽丽姐,就是房东那骚娘们了。

“那咋办,到我屋里坐坐?”老王问道,看到穿得这么性感,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难不成想勾引自己?

想到这里,老王心思顿时活跃起来了,他知道上班最多给客人吃吃豆腐罢了,还轮不到风尘那一地步。

又加上年轻漂亮,要是真想跟自己发生点啥故事,他还真不介意。

“太好了,谢谢你啦王哥!”忙不迭点头,在老王的示意下,她这才走进了屋子。

一进屋她就注意到了老王桌子上的一碟花生米跟半瓶二锅头,笑道:“王哥你一个人喝酒?”

“恩。”老王点头,“你随便坐。”

“那我陪你喝点呗?”

小静试探性地看了他一眼。

老王心里暗喜,答应道:“那敢情好!”

俩人分别坐在对面,小静开始给老王倒酒,这干过服务行业的女孩就是不一样,倒酒的姿势都显得那么专业。

“来,王哥我敬你一杯!”

小静举了一杯,喝了一小口,两人有的没的聊了起来,不知不觉时间逐渐过去了。

“我去上个厕所。”

小静起身去上个厕所,没多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流水声,这让老王有点心猿意马,他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也有些涨涨了,也起身准备放水。

没想到刚好跟出来的小静撞了个满怀,胸前真空的雪白压在自己身上,让老王瞬间肃然起敬了。

“啊呀,王哥,你可把人家撞疼了呢!”小静媚笑一声,居然揉了揉自己胸前那一对,那千娇百媚的娇滴滴的样子,看得老王都直了。那可真不好意思,要不我帮你揉揉?”老王半开玩笑的问道,没想到小静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好呀!”

小静眨了眨眼睛,就这么看着他,丝毫没有退怯之意。

老王也摸不清这姑娘的套路,故作镇定地道:“算了算了,要是把你那对儿揉坏了我可赔不起!”

小静被他这话逗乐了,笑得前俯后仰,一低头那吊带裙下便露出了一片雪白风光,“哈哈哈,王哥你可真逗!”

她如此娇媚的样子,又加上刚才喝了点酒,老王那家伙当场就挺了,刚好让捂嘴娇笑的小静瞧见了。

看到那庞然巨物,小静惊讶得合不拢嘴,心里暗叫:我的妈呀,怎么会这么大!这得有二十公分吧?!

她好歹也是阅历丰富的女人,却从未见过这么大号的,忍不住惊讶,甚至想到,要是能和老王折腾,那滋味该有多酸爽?

想到这里,她竟觉得身体有些空虚。

“王哥,你咋这么不老实呢?”小静俏皮地用手指捅了捅老王那里,倒吸了口冷气,“真不得了,你这有点吓人啊!”

“那可不,你别随便招惹它!”

老王骄傲地抬了抬头。

“招惹还能咋样了?”小静笑着说,故意又戳了几下,不屑道,“刚才让你揉两下你都没胆儿,还想干嘛呢?”

她这一番话,竟说得老王无言反驳。

小静瞧他吃瘪的样子,忍不住轻笑起来,“我说王哥,你该不会这么大岁数了还是老处男一枚吧?”

老王顿时就不乐意了,傲然道:“开玩笑,老子年轻那会儿睡过的女人可比你吃过的盐还多呢!”

“你就吹牛吧你!”小静捂嘴偷笑,根本不信,“就你看女人的眼神,分明就是憋坏了的饿狼,哪里像纵欲过度的样子?”

“切!”老王撇嘴,冷笑道,“你还年轻呢,很多事情怕是都没经历过,别在老哥面前装有经验了。”

“王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经验怕是不比你少哩!”小静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那咋说,咱俩比划比划?”

老王急了,他难不成还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看轻不成?挑衅地看了她一眼。

岂料道小静丝毫不躲避,反而傲然地扬了扬脑袋:“哼,我就怕你撑不住了!”

她这态度,让老王再也把持不住了,又加上酒精的催发作用,一把抱住了小静,将她搂在怀里。

“王哥,你……”

小静稍作挣扎,但力度却不是很大。

“小静,我受不了了,帮帮我吧!”老王饥渴地看着她,那目光仿佛要把她给吞了般,这几天他实在是憋坏了。

他双手轻车熟路地爬上了小静雪白的大腿上,却被她一巴掌拍掉了。

“王哥,我开玩笑你还当着了呢?”小静皱了皱眉。

“这种事情能开玩笑?我可不管了,今天非把你吃了不可!”老王可不管那么多了,他也知道像小静这种女孩早就不是什么处女了,心里没啥负罪感。

再说了,小静能半夜三更跑他家里来陪他喝酒,想必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故作矜持罢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小静冷冷的说道,“再说了你都年纪这么大了,我可不想被你……”

她一把推开了老王,转身就要走。

老王见状,连忙冲上去抱住她,哀求道:“我知道你是洗脚妹,客人给你多少钱,我也给你钱,行了吧?”

“我早不做那行生意了!”

小静冷冰冰地说。

可老王却死死地抱住她,根本不容她挣脱,她用力地推了推,却不小心踩到了老王的脚上,身体失去重心,顺势倒在了老王怀里。

老王一时也没啥防备,俩人就这么倒在了沙发上。

而小静那对还刚好压在了老王脸上,闷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不过老王却十分乐意。

他使劲儿把脸埋进去,贪婪地吸着小静身上淡淡的体香。

“小静,你就帮帮我把。”老王苦苦哀求,早已上下起手,对小静的身体展开了攻势。

小静最近刚辞职了,不想继续干那行了,一时有些不习惯,每到了晚上身体总是空落落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今晚特意来找老王了。

再加上经过这一番接触,她已经感觉到老王那强壮的身体,让她身体重新焕发了活力,就跟触了电似的。

在老王上下其手之下,小静的身体瞬间就软了下来,动情地躺在他怀里,一双白莲藕般的玉臂,紧紧地缠住了老王的脖子。

老王望着那性感诱人的红唇,再也克制不住了,狠狠地吻了上去,一接触便感受到了一股股清甜。

小静这些年干服务行业,没少接触过男人,每次男人一看见她就跟饿了千年的狼似的,抱住她就是一顿粗暴狂啃。

她还从没遇到过像老王这样,看似激情似火,可却温柔地让人心软的男人,他接吻的技术也太好了。

小静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他贴住后,就跟沾上了胶水似的,再也分不开来了。

不出一会儿,她就沦陷了,情迷意乱。

她主动伸出了软滑的香舌与老王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缠绵着。

像两条鱼儿在水里如胶似漆地交合。

在刚才,小静还以为老王就是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老男人,估计也就是中看不中用,唬人的把式罢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老王玩女人居然这么厉害,三两下就让她动情了,这可了不得。

要知道小静可是干职业的,那些男人提枪上阵,她也很少能觉得过瘾,可老王这还没真弄呢,就让她沦陷了。

小静忘情地享受着老王的肆意抚摸,双腿也紧紧地缠在他身上,胸前不断磨蹭,闭着眼睛那长长的眼睫毛透着一股风情万种的韵味。

她很少这样主动,都是任由男人发挥,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享受被爱抚的感觉。

小静的身材虽然没姚诗晴那么好,可她够高,得有一米六八的样子,那一双大长腿太完美了,近乎无可挑剔,老王激动地摸着那双大白腿,皮肤细腻嫩滑。

不出一会儿,小静就受不了了,她浑身燥热,像是被撬开了那欲望之门,滔滔不绝,她忘情而激动,迫切而空虚。

“王哥,我受不了了,你快来吧……”

小静满是期待,胡乱地亲吻着老王身上都每一处,企图让老王能快点拔枪上阵。

相关文章:

征收土地如何给予补偿?

luyouqi设置

隋文帝信任赵绰

SSNI-513,想像絶する絶頂潮!ミニマム少女を巨根ポルチオ大開発 逢見リカ番号,2019年07月07号-极性感磁力链资料

夜阑卧听风吹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