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核肿胀无法闭合,我要吃你的奶小妖精

2020-10-13 09:49 · 新商盟-chnore.com

她身上只裹着条短短的浴巾,脸上却没半点羞涩,把高跟鞋一扔,大大方方的问卢畊弘说:“你要洗一下吗?”

卢畊弘咽了下口水,忙说:“要。”说完就跑进洗澡间了。

听见外头那女孩格格直笑,卢畊弘觉得自己糗出大了,今天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胆的事,他平时看个女孩都偷偷摸摸的,这次居然被女人调戏,尽管不一定来真的。

见到洗澡间里挂着那女孩的衣物,卢畊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安,看了下却不敢拿下来,因为像这种坐台的女孩,谁知道她干不干净。

为了给伍苇静一个好的印象,卢畊弘也想在那女孩面前挣回点面子,着实大力搓洗了一番。

出去的时候,那俩相谈甚欢的妞看着他眼睛一亮,那女孩夸张的说道:“没想到你收拾一下会这么帅。”说完撩他说:“要不,咱们友谊交流一下好不好?只要你能行,我不收你钱。”

伍苇静打了她一下,引得她格格直笑,逗趣说:“伍医生,你坏哦!行,我不跟你抢。”

伍苇静懒得理她,叫卢畊弘到床上躺下。

卢畊弘挺不好意思的,尤其这里有两个女人。

但想到怎么都是要出来献丑的,犹豫着也就脱了。

裤子一去,那女孩倒吸口凉气跟伍苇静说:“伍医生,他这是有病吗?我不信。”

卢畊弘听着有些骄傲,没办法天生的。

伍苇静淡然说道:“是真的,他说关键时刻都不行,我才找你来的。放心,就诱他一下,不真来。”

“既然不真来,那你怎么不亲自出马?”

那女孩的话刺激到伍苇静了,弄得她有点慌,强行管理表情,板着脸说道:“我是医生,我有别的事要做……”

她说不下去了,卢畊弘却是浮想联翩。

跟那女孩相比较,卢畊弘还是希望是她的。

伍苇静不好意思在这话题里纠缠了,强行改变话题叫卢畊弘躺到床上。

卢畊弘一躺下她就跟那女孩说:“你开始吧。”

那女孩没有半点害羞的意思,伍苇静一指挥,她很快进入状态,然后居高临下冲卢畊弘抛媚眼说:“帅哥,我来了哦!”

卢畊弘听着一激动,她看着格格直笑。

伍苇静不满的说:“认真点,这是治病。”

那女孩突然一愣,脸上带着愕然的表情,卢畊弘垂头丧气的不敢看伍苇静。

伍苇静看见以后愕然道:“原来是真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编的呢。”

那女孩不服气,又是一阵努力,见卢畊弘始终没反应,她觉得挺没面子的,下来气鼓鼓的说......

“伍医生,他嫌我长得丑呢,这我可没办法。活我可干了,工钱不能少。”

卢畊弘听了忙捡起裤子问她多少钱。

她看着卢畊弘的脸一番纠结,最后咬牙说:“算了,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姐今天免单。”说完她进洗澡间拿衣服出来,背对卢畊弘穿将起来,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卢畊弘看着流口水,惹得伍苇静嗔他说:“早干嘛去了?”说着打他一下。

那女孩穿好衣服见他们那样,格格笑道:“伍医生,你们干嘛呢?我还没走呢,打情骂俏也等我走了再说啊。我还是快点走吧,免得呆会儿又怪到我头上。”

她说走就走,留卢畊弘跟伍苇静两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窘得谁都不好意思说话。

最后伍苇静应该是受不了了,拣起手提包低着头匆匆就走,走到门口才停下,纠结半晌,咬着牙回头跟卢畊弘说:“我就不信你真不行。你这应该就是心理问题,怕生,只要克服了第一次,以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说着她回来把外套脱了,让卢畊弘躺在床上说:“你别动,我再试一下,不许你主动碰我,听到没有?”她脸红得可以。

卢畊弘都懵了,她这是要亲身试验?

卢畊弘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就热血沸腾,僵直着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伍苇静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终于下定决心像刚才那女孩一样。

换了个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可能真像伍苇静说的那样,他怕生,而他跟伍苇静算是有点熟了,所以......

卢畊弘试探问她说:“你……你就这样吗?”

“就这样。”伍苇静的脸似乎冒着热气,卢畊弘能感觉到她的羞涩,但她还是很大胆。

见卢畊弘一直很精神,伍苇静很诧异,说:“没事啊,怎么你跟小茹会那样?”小茹就是刚才那女孩,也不知道是真名还是假名。

卢畊弘觉得问题还没真正解决,就提醒她说:“可能是因为咱们没那么彻底。”

伍苇静听着脸一红,视线在他脸上流连,似乎想看出这是不是他设的陷阱。

她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跟卢畊弘说:“你不许看过来。”

卢畊弘呼吸一滞,忙把头扭到一边。

伍苇静开始试探,卢畊弘本来没有动她的打算,但一兴奋就失控了,翻身把她压到底下,在她的惊叫声中,红着眼疯了一样……

相关文章:

梦见躺在棺材里

BGN-002 新人 プレステージ専属デビュー 川菜美鈴|你懂の卡哇伊磁力BT资料

是谁杀害了女教师

连接上无线路由器后怎么查看WIFI密码

内蒙古草原上的恐怖之夜

文章标签